第25章 班门弄斧

  • 诡秘神探
  • 残剑
  • 2667字
  • 2019-10-19 11:03:35

“爸,安沐笙现在没事,你们将这次的任务推掉。”

苏夏出言阻止。

“嗯?夏夏你——你喊我啥?你喊我‘爸’了?”

苏尘转身离开的身影一顿,转过头来,脸上显出几分惊讶、惊喜之色。

“爸,哥哥没喊爷爷,哥哥在喊你。”

苏婵嘿嘿笑道。

苏尘闻言,脸顿时黑了下来。

这丫头,听不懂话还是怎么的,这么喜欢和你老爸抬杠!

苏婵依然笑嘻嘻的,接着又道:“妈,灵猫事件没一点头绪呢,任务估计得很久。而且,我接取的任务,都是一些没什么危险的任务啦,大多都集中在冥罗镇那一块儿。”

叶婉菱瞪了苏尘一眼,道:“才三十七,你就老态龙钟了?聋了?儿子给你面子喊你,你还装模作样,矫情!”

说着,她又瞪了苏婵一眼,“任务在冥罗镇?放弃!不许反驳,敢反驳,我立刻上报,将你的预备巡探职位注销掉!”

苏婵:“……”

苏尘:“……”

‘聋了’的苏尘朝着苏夏走了过来,仔细打量苏夏之后,目光立刻明亮了起来。

“哎呀,好儿子,你终于开窍了啊,嗯,不错不错,已经觉醒了,看样子,咱这一家人,都得上战场了。”

苏尘眼中显出一丝无奈之意,但隐藏得很深,而且很快就消失了。

随即,呈现出的是一种欣慰、赞赏之意。

“爸,我刚从冥罗镇那边回来,去的时候,也是和他们一起去的,其中的情况,我比你们清楚。爸,你们先不要过去,让他们那些专家,也都撤回来吧——如果,不想安沐笙和宁紫萱死的话。

另外,有些事情,我得和杨教授说明一下——他没有来找我,但是我必须要找他谈谈,越快越好。”

苏夏想了想,说道。

他自己的能力不足,以他觉醒之前的‘叛逆’表现,杨教授估计也对他不怎么看得上眼。

但,没关系,有父亲和母亲助阵,有些事情就好办了。

苏夏说话,有条有理,话语之间,蕴含着一种难言的自信。

这种表现,自然落在了苏尘和叶婉菱的眼里。

两人心中,都有种说不出的惊喜。

儿子,终于长大了啊!

“夏夏,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苏尘若有所思,询问道。

“夏夏,这件事,非同小可,安沐笙虽然只是伽罗城执法堂的堂主,但是他是伽罗城‘御魂者’一系的真正核心,一旦他不在了,伽罗城御魂者组织,会出现大乱的!”

叶婉菱语气凝重了许多。

“爸,妈,这次自然觉醒,如同重新历经了一次人生,感慨极多。而且,很多事情,我也已经能从大是大非上去判断了。爸,妈,相信我,将杨教授他们都喊过来吧。”

苏夏认真说道。

“好,夏夏,我将他们喊过来。”

苏尘听到苏夏这么说,便不再迟疑了。

当即,他打开了腕表,选择了与杨教授通讯。

“杨教授,我是苏尘,现在,请你们的队伍,立刻停手,并来我家一趟。杨教授,你也亲自来一趟。”

苏尘语气非常严肃。

说实话,以他对儿子苏夏的了解,这件事,他其实没有任何把握。

尽管,儿子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变得成熟稳重了很多,对他们的态度也变好了很多,但,冥罗镇的事情,毕竟太重要了。

可,儿子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即便是儿子之前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即便这是一出恶作剧,他也愿意亲自承担这件事带来的任何恶果!

只因——苏夏那一声情真意切的‘爸’。

“什么,要等七分钟?七分钟之后,就可以救出安沐笙?安沐凡说他有九成把握?安云毅也在?”

苏尘忽然声音加高了几分。

“夏夏,好像,他们已经有希望救出安沐笙了,那我们?”

叶婉菱显然知道苏尘与杨教授交流了什么,是以有些为难的看向苏夏。

“七分钟?他们是不是已经打开了一条向下的隧道,里面出现了一些水滴声、海浪声的声音?如果是的话,请立刻退回来!”

苏夏认真思索了片刻之后,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心中微微一沉。

苏尘想了想,取消了通讯的隐私保护,让苏夏、苏婵两人也都可以看到、听到。

随后,他将苏夏的话重复了一次,询问了过去。

“嗯?苏尘你……你强行动用了预知天赋吗?”

杨教授杨延淮那边有些吃惊。

“不,那是我儿子苏夏猜测出来的。我希望,你们立刻退回来!请给我苏尘一个面子,任何后果,我苏尘,一力承担!”

苏尘语气凝重,回应道。

“苏尘,苏执法,陷入危险中的人,不是你,不是你的儿女,你当然可以这么说!但,那是我小叔!我安云毅,通过自身的‘灵眼’亲自判断出,我大伯就在前方的台阶上,很快就可以救出来了!

至于你们苏家的那什么预知天赋,有的话就贡献出来,没有就闭嘴!”

杨延淮那边,一个公鸭嗓的声音,高声叫嚣着,语气很冲。

很明显,杨延淮的通讯,并没有对那人‘保密’。

“苏尘,安云毅十四岁,但是自然觉醒之后,就是御魂者二阶顶级的实力,甚至于,已经即将接近三阶,已经被伽罗科大凶灵系特招,是少有的绝世天骄。他之前帮忙破了很多凶魂案件。”

杨延淮沉默了片刻之后,再次婉拒了苏尘。

苏尘看向了苏夏。

苏夏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若是前世的他,抑或者是觉醒之前的他,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是绝不会做的。

但,这件事他若不干预,现在的情况越麻烦,闹得越大,他的‘因果尘缘镜中世界’的任务,就越是难以完成。

苏夏走向了苏尘,手心朝着苏尘照了一下,又朝着虚拟光屏一抹。

“嗡——”

虚拟光屏的投影,忽然笼罩了苏夏,以至于,苏夏直接面对上了杨教授。

苏夏看到,杨教授正忙着指挥队伍开挖。

投影的画面前方,有一条黝黑色的隧道,里面隐约传来大量的蝙蝠嘶鸣、水滴、海浪夹杂的声音。

杨教授身边,一名染了一点银灰色发色的板寸头少年,双手叉腰,正在大声的训斥着什么。

这是一片大型的施工现场。

“杨教授,我是苏夏。”

苏夏直接开口道。

“哦,你有什么事?如果是说你那些什么波什么数据,就不要说了!你应该知道,我专门研究这个几十年了。史前文明,有个成语叫做‘板门农佛’,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杨延淮对苏夏,明显有敌意。

苏夏心中都有些奇怪——这他娘的哪里来的敌意?

我天生自带嘲讽脸?

苏夏轻轻点头,道:“班门弄斧,布鼓雷门、贻笑大方,关公面前耍大刀。”

苏夏用的是纯粹的史前文明语言。

杨延淮呼吸微微一滞,一张颇有魅力的脸上,微微多了几分红润的血色。

“你倒是真学到了些史前文明语言,但不要在我面前显摆,我也没空和你讨论这个。”

杨延淮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语气不太好,同时点了点屏幕,不再与那少年‘共享’通讯。

杨延淮身边,那银灰色板寸头少年,双眼闪烁着灵光看了过来,见到是苏夏之后,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屑的瞥了一眼,然后收回了目光。

不是轻蔑,也并不敌视,只是单纯的看不上眼罢了。

苏夏读懂了对方的眼神的意思,也没太在意。

小屁孩,年少轻狂,又处于一种狂躁的焦虑状态,中二也是应该的。

“从现在开始计时,一分十三秒后,隧道之中会传来一股股荒古的苍凉气息,同时,黑暗的环境里,会出现一只紫罗兰色的眼睛,这只眼睛,会占据整个隧道,从事钻探的普通工人,都能看到。

御魂者,看不到。

不过杨教授你和那小屁孩,也能看到。”

苏夏开口。

杨延淮闻言,眉头一皱。

苏尘和叶婉菱,则相视一眼,两人眼中充满了狐疑与震惊之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