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冷曦的后手

  • 诡秘神探
  • 残剑
  • 2498字
  • 2019-10-18 18:25:51

催眠,是一种很可怕的能力。

特别是,当催眠成为一种‘治疗型’的灵魂天赋的时候,更是如此。

苏夏亲眼看着冷曦将项伟和冷青苑催眠,心中触动很大。

冷曦给两人灌输了另外一种记忆——两人中午上完课后,听到自己的母亲出现精神失常的情况,纷纷赶回家,照顾母亲冷曦,等冷曦情况稳定下来之后,他们才有些困乏的选择了休息一会儿。

而冷曦给予她自己的暗示,也是如此。

“等我在困乏的时候,你便用这‘水晶球’在我眼前摆动,然后运转我教你的‘激活魂力’的方法来发音。完成之后,你关好门,离开就行了。”

冷曦完成了催眠,随即才看向苏夏,交代道。

苏夏点头答应。

随后,冷曦开始教导苏夏如何激活魂力。

苏夏按照她所说,每一步,都没有出错。

做完之后,冷曦拿出了一枚紫色的水晶球,在苏夏面前摆动,道:“你先看着,记住水晶球摆动的速度,把握那份魂力波动的气息大小,能做到吗?这一点,不能出错。”

苏夏想了想,道:“我尽力吧,应该问题不大。”

冷曦拿着水晶球,运转魂力,在苏夏的面前摆动了起来。

很快,苏夏的意识变得有些恍惚,但是他却无比认真的看着,牢记着水晶球摆动的每一个细节。

“苏夏,敞开心扉,告诉我,妮妮到底怎么了?”

冷曦的声音非常的奇怪,带着一丝丝沙哑、一丝丝蛊惑之意。

那声音,在说出之后,仿佛一下子就侵入了苏夏的灵魂深处。

以至于,苏夏都忍不住想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冷曦。

苏夏静静的看着水晶球摆动,情绪没有什么起伏。

对于这一幕,他一点都不奇怪。

冷曦的态度转变太快了——所以他知道,冷曦必定会有后手。

但,没有关系。

因为,只要他不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情,无论如何,冷曦都不会杀他。

既然不会死,其余任何事情,冷曦想做,就让她做吧。

谁让,她是冷青苑的母亲?

谁让,她是妮妮的外婆?

谁让,他曾经是一个人渣?

“冷阿姨,让妮妮安心的去吧。有些事情,您既然知道,其中隐藏着巨大的危险,就不要去触碰了。现在,冷青苑她正是花季的年龄,无忧无虑、天真纯朴,还带着天然呆的青涩稚嫩,人生,正是风华正茂。这样,挺好的。”

苏夏沉默了半响,轻叹了一声,说道。

“你……你没有被催眠?怎么可能?以你的意志,在消除戒心之后,绝不可能抵挡我的‘引魂’天赋的入侵!”

冷曦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之前的感动、激动等等情绪,这一刻,全部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源自于骨子里的冷漠,以及一丝没有成功的惊讶。

“我也想被您催眠,想忘记一些东西,想与人分享一些东西,但,那不可以。凶灵古堡牵扯了太多的秘密和危险,这些,有一个人去面对,就够了。”

苏夏认真的看着冷曦。

他没有运转任何的魂力,因为催眠一旦不成功,一定会出现反噬的情况——但,只要他这边不乱动,冷曦那边,就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这么说来,你还真是伟大、真是崇高啊!”

冷曦语气冷厉、甚至,还有着明显的讥讽之意。

这时候,项伟和冷青苑都听不到,有些话,她也说得没有顾虑了。

“冷阿姨,您是一位母亲,是一位外婆,我能理解您对于您的孩子的爱。所以,您知道,这并不是伟大,而仅仅,只是对于孩子的一份爱而已。冷阿姨,我知道您不会原谅我,但,我还是想说——我,只是做一些弥补,是真心的。”

苏夏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尊敬,也一如既往的真诚。

冷曦凝视着苏夏很久。

苏夏没有回避冷曦的目光——那带着魂力气势威压、蕴含着一种审视力量的目光。

许久之后,冷曦收回了水晶球,也收回了那一身的气势,悲声道:“妮妮没了,我的妮妮没了。我……再也没有外孙女了。”

苏夏心中很不是滋味,抿着嘴,没有说话。

是啊,妮妮没了。

他也再没有‘妮妮’这个女儿了。

那‘兮兮’呢?

兮兮在地球上,是不是也没有了爸爸?

想到这些,他的情绪,也格外的低落。

“我不愿意相信你,哪怕是一点,都不愿意,但……念你是妮妮的父亲,你催眠我、让我忘记这一切吧。忘记了,什么都不知道,就不会再伤心难过、不会再肝肠寸断,痛不欲生了。

那样,我还可以笑着活下去,还可以继续没心没肺的生活。”

冷曦说着,两行泪水忍不住哗哗的淌落了下来。

她递过了水晶球。

苏夏的手微微颤抖,却很快稳定了情绪。

随后,他开始催眠。

过程很顺利。

冷曦脸上淌满泪水,安安静静的倒了下去,以一个非常……诱人的姿势。

但,苏夏心中却没有半分绮念。

将她抱到床上,苏夏拉上被子,看着她还淌着泪水的脸色逐渐陷入平静状态,他再次长长叹了一声。

“我不能难过。”

“我要开心。”

“我要以身作则,要做一个好的榜样。”

“妮妮也不希望我天天伤心难过。”

苏夏深吸一口气,抹去眼角的泪痕。

“青苑,妈,对不起,虽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会去承担一切的因果——我已经选择了下地狱,选择了为众生负重前行……”

苏夏心中呢喃。

随即,他将水晶球默默的放在冷曦的枕边,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冷曦原本略显苍老的模样,此时也在逐渐的恢复,再次变得如只有三十七岁一般。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十分的顺利。

渐渐地,一个小时的时间流逝了。

冷曦清醒了过来,她默默的擦掉眼角的泪水,黯淡无神的眼眸里,多了许多的思索之色。

“是凶灵古堡改变了现实?还是……他真的不是妮妮的父亲?”

“抑或者,是我依然活在剧本之中?”

“若他是‘他’,那么刚才,他一定会趁机对我们母女动手动脚,甚至是侵犯……但是他完全没有。甚至,我刻意做出了一些引诱,他都没有……”

冷曦心中沉吟着,随即轻轻捏碎了水晶球。

水晶球内部,出现了一颗拇指指甲大小的透明球体。

“若他真的对我们动手,那,我便让他死无葬身之地!让他,好好去陪妮妮。但,他没有。”

“以他的能力,不可能知道这水晶球之中隐藏着致命的杀机。”

“如果是剧本世界——不管是谁将我们封锁在了‘剧本’世界,抑或者是凶灵古堡做了某些改变,改变了现实,我一定会寻回我孙女!”

“忘记?身具‘顶级’的‘隐魂’天赋,我岂会真正的忘记?这,依然是对你的考验——你,通过了!”

冷曦将透明球体重新‘封锁’了起来,然后,打开腕表,尝试着去联系安沐笙。

很快,腕表上出现的一系列信息,让她的身躯微微一颤,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一个时辰之前,安沐笙和宁紫萱,在冥罗镇冥缘村失踪了!”

“失踪之前,安沐笙发回来了一块墓地的照片,墓地里,一具‘形容凄惨’的干尸,引起了巨大的恐慌!”

“伽罗城执法总部,有人看到照片中的那具‘干尸’,出现在窗外,正静静的盯着办公室里的所有人。”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