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悬浮舰中的小女孩

  • 诡秘神探
  • 残剑
  • 4513字
  • 2019-10-22 10:10:58

前往月灵镇的悬浮舰中,苏夏静静地倚靠在座椅上。

我是谁?

我是穿越者苏言?

或者,我是这个科技高度发达的联邦夏国普通学生苏夏?

苏夏心中依然有些迷茫。

梦境的那份记忆太深刻,太真实了,以至于他久久走不出那种悲恸。

失去的滋味,他已经历经了一次,他如今,又亲历了一次。

他以为他不在乎的东西,一旦失去,却痛苦得让他窒息。

想着,他忍不住再次的落泪。

“爸爸,爸爸你别哭了,妮妮会很听话的。爸爸,妮妮陪你玩、逗你开心好吗?”

一个甜甜的声音传来。

悬浮舰的另外一边,一个四五岁的红裙小女孩走下了座位,来到了苏夏的身边。

她大大的眼睛眨巴着,看着苏夏,一脸担心的模样。

她看起来非常萌,非常可爱。

看到这小女孩,听到她那一声稚嫩而清脆的‘爸爸’的称呼,苏夏几乎瞬间就想起了地球上的女儿兮兮。

他穿越的时候,兮兮也这么大,也这么的可爱。

想到这些,他的心就像是被刀割一样的痛。

是啊,我苏夏也有女儿,如果我的女儿像是现在的我对待父母一样对待我,我又该多么的难受呢?

苏夏鼻子一酸,没来由的觉得,自己这一生,是如此的失败。

“不,我,我不是你爸爸,我是大哥哥。大哥哥不伤心的,谢谢妮妮你的关心啦。对了,妮妮你一个人坐悬浮舰吗?”

苏夏询问着的时候,眼睛睁大了。

因为,小女孩忽然变得格外的恐怖,她脸上的肉一块块的掉了下来,‘啪嗒’、‘啪嗒’的砸落在了地上。

大大的眼珠子同时滚落而下,像是弹力球一样砸在悬浮舰的地板上又弹了起来。

她原本那一头乌黑的长发,也忽然从后面翻转了过来,披在了前面。

可爱的小女孩,忽然化作了浑身染血、面目狰狞的女鬼。

而悬浮舰之中的柔和灯光,也忽然之间变得阴暗而明灭不定。

“啊——”

旁边,一名乘客惨叫了一声,人头滚落,被小女孩伸手接住,并化作了她手中的弹力球——只是,这弹力球足有足球大小。

“爸爸,我们来玩弹弹球吧。”

小女孩妮妮的声音已经不再甜美,反而阴冷刺骨,令人不寒而栗!

“怎么回事?!”

苏夏的心,一下子抓紧了,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莫名的危机感让他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一股股不安让他莫名的心悸。

原本悲伤、痛苦和沮丧悔恨的情绪,全部被这种恐怖的变化给冲散了。

“该死,她已经发动了凶魂魂域!而且还是两层的凶魂魂域,完了!我们又迟了一步!”

远处,有两名浑身闪烁着淡淡红光的男女猛然冲了过来。

那年轻的女子脸色苍白,一脸的绝望之色。

而那名男子,脸色沉冷之极,他身上匍匐着的一只如猎豹般的虚影魂兽,此时也在瑟瑟发抖。

“嘻嘻,爸爸你快看——”

小女孩似乎十分得意,将手中的人头屈指一弹,那人头狠狠的撞向了那一对青年男女。

青年男女浑身的淡红色光芒瞬间熄灭,他们的身体定格,人头像是被锐器瞬间切割,如同皮球一般滚落了下来。

切口平齐,苏夏甚至可以看见其中鲜红的血肉翻开的血腥场景。

那青年男女的人头,同样像是皮球一样从地上弹了起来,并在瞬间落入了小女孩的手中。

三个皮球在小女孩的手中,旋转着,在人群的尖叫声中,猛然射向四方。

那一刻,整个场景仿佛化作了一场弹珠球游戏。

人头皮球触碰到的乘客们,头颅纷纷爆炸。

而有少数乘客的人头,似乎因为具备某种灵性,并没有炸成血雾,反而同样化作了人头皮球。

苏夏毛骨悚然,不论是前世今生,他都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惊悚场景。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人头皮球越来越多,并汇聚一起,朝着他飞来。

他眼瞳收缩,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

“乘客朋友们,悬浮舰已经到站‘灵溪站’,请号码为7、9、13、39和71号的乘客朋友们下舰,祝您旅途愉快。”

悬浮舰清悦的女声提醒,忽然传来。

苏夏心中一凛,惊醒了过来。

他第一眼发现,他正以右手捂着眼睛,背靠着座椅小憩。

而右手的手心,一面镜子散发着柔和的白光。

白光,正在逐渐的消失,镜子的轮廓,也在一点点的消失。

时间,仿佛回到了十分钟之前?

回到了月灵站的上一站灵溪站?

苏夏心中一紧,已经来不及多想,他直接扫了一眼对面的座位。

座位上,一个身穿红裙子的小女孩正晃着白藕般胖乎乎的小脚丫,喃喃的唱着儿歌,很天真很欢乐的样子。

似乎感应到了苏夏的目光,小女孩回应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那种微笑,像是一个小天使一般,令人身心愉悦、如沐春风。

只是,苏夏非但没有愉悦,反而觉得灵魂都为之一颤,浑身冷气直冒。

苏夏看向了前方,坐在头等席位的,正是之前被皮球炸成了两颗人头的青年男女。

两人正交头接耳,低声交谈着什么。

苏夏的身体在发抖,无边的恐惧蔓延,他的身上,很快溢出了汗水。

汗水粘着衣服,让他觉得有些难受。

他第一次觉得,死亡离着他如此的近。

现实,往往远远比梦境更加的可怕。

因为,在身临其境的危险之中,他远远做不到梦境之中那么淡然与镇定。

“我该怎么做?”

“提醒那两人吗?一定会被发现、一定会被那女鬼瞬间杀死的!”

“那……我要违反乘坐规定,提前下悬浮舰、逃离这一艘死亡悬浮舰吗?”

苏夏心中天人交战着,他想提醒,却对于那小女孩无比的恐惧。

在死亡真正来临的那一刻,他从来没有发现他是如此的怕死,如此的懦弱无能!

他不想多管闲事,这一艘悬浮舰之中,没有任何人与他有任何的关系!

他们哪怕是全死光了,也不会让他觉得伤心难过!

他的心,也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就像是,他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世界的那个家里的亲人一样!

苏夏站了起来,皱眉看向了巨大的悬浮舰舱。

目光中,有面带慈祥笑容、正在逗着儿子开心的父亲;有相互依靠着、说着悄悄话儿、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恋人;也有满脸忧愁、失落失意的中年男人,还有挺着大肚子、静静躺着聆听音乐的孕妇……

苏夏看过去的时候,那位聆听音乐孕妇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朝着他报以温和而善良的一笑。

苏夏一怔,心中微微有些触动。

他本能的避开了孕妇的目光,垂着的双手,忍不住的发抖。

“18号乘客您好,此站为‘灵溪站’,下一站才是您要抵达的‘月灵站’,请您回座位坐好,请不要影响其他乘客出行,谢谢您的配合。”

忽然间,悬浮舰悦耳动听的女声提醒很柔和的在苏夏的耳边响起。

苏夏前行的步伐停下,他的头脑在那一刻变得格外的清醒,同时,心中生出了一种热血与冲动。

之前,那一对男女交流的一幕,再次在他脑海之中浮现。

他若有所思,随即朝着那小女孩主动的走了过去。

“妮妮,你是不是很想玩弹珠游戏?大哥哥陪你玩好吗?”

苏夏大声的说着,随即伸手直接抓向了小女孩的手。

这时候,他整个人前所未有的镇定,说话的声音也很温柔,那语气,竟是和之前妮妮与他对话的语气语调,一模一样!

这一幕,立刻引起了头等舱中那对青年男女的注意。

“那里有人?”

“没有吧?”

“嗯?那这青年?咦?他竟是……”

两人低声的交流,很奇妙的落入了苏夏的耳中。

苏夏仿佛忽然之间多了一个视野,看到了两人的交流甚至于两人相视一眼之后眼中的震惊、惊喜交加的眼色!

随即,两人猛然站了起来。

“叮——”

整个悬浮舰中的光线忽然黑暗了起来。

一道红光以极致的速度,在苏夏的手抓向小女孩的手的时候,忽然覆盖了过去。

苏夏的手仿佛触碰到了高压电,浑身被电得抽筋了起来。

这时候,他手心逸散出一缕淡淡的柔和白光,将他身体的那种强烈的刺痛感逐渐驱散。

人群之中,忽然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声,但很快,黑暗散去,光明到来。

“乘客朋友们,悬浮舰因为动力系统出现了一些故障,造成了飞行过程之中的颠簸,影响了您们的乘坐体验。故,此次旅程票额将会在稍后全额返还,并额外补偿三倍票款,以表达泰鼎悬浮舰公司对大家的歉意。

现在,大家请回座位坐好,不要到处走动,悬浮舰将重新起航……”

悬浮舰恢复了正常,空间秩序也得以维护。

乘客们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四周,他们的表情之中或充满疑惑、惊讶、喜悦抑或者是充满了思索之意。

“这些日子,怪事越来越多了。”

“谁说不是呢,不过联邦会处理好的吧。”

“听说是星际光磁耀斑爆发导致的影响?”

“唉,不知道,有科学家提出过文明终结的说法,倒是有些吓人。”

“朗朗乾坤,说什么末世,不是已经证明那是歪理邪说吗?那位说这话的科学家不是已经被驱逐了吗?而且联邦已经辟谣好几次了。”

悬浮舰里,议论声此起彼伏。

“苏先生,请您过来一下。”

苏夏还呆在原地,这时候,头等舱那边走过来一名年轻貌美的乘务员。

女乘务员朝着苏夏报以礼貌性的微笑,声音温柔,撩动人心,话语却带着一股毋容置疑之意。

这样的语气和声音,仿佛只要是男人,都无法拒绝她。

苏夏沉默了半响,随即默默的走向了头等舱。

头等舱在体验上并不比普通舱优越太多,相互之间也并没有什么遮掩,仅仅只是位置靠前、并能屏蔽一些特殊信号、同时阻隔声音传递。

当然,或许还有其它安全方面的设置,不过苏夏却并不清楚。

“苏夏,父亲是驱灵族后裔苏尘,母亲叶婉菱,是叶氏生物科技公司的老总的女儿,妹妹苏婵,拥有‘魂觉’能力,已经成为‘一阶御魂者’。”

年轻的紫衣长裙少女居高临下,静静的看着苏夏。

女子身边的灰色西装男子闻言,微微皱眉,却也没多说什么,一双漆黑的眼睛,略显复杂的盯着苏夏。

“所以,你们想说什么?”

苏夏心情逐渐平复。

他不知道之前短暂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那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快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事情已经结束。

但他本能的感觉到,那男子已经受伤了,而且还不轻。

“你怎么发现‘弹球凶魂妮妮’的?你能看见她的存在?”

女子以一种审问的语气询问苏夏。

苏夏心中莫名的烦躁,一股难以言喻的杀戮情绪,竟是疯狂的滋生了起来。

仿佛,耳边有一个声音在说:“弄死她,弄死她,杀死现场所有人,毁灭悬浮舰,保守秘密。”

“你这是什么眼神?怎么,想与我们动手?”

那女子语气一沉,一股寒意瞬间笼罩了苏夏。

“小萱!”

男子低喝一声,却身形一个踉跄,嘴角溢出大量鲜血。

鲜血从他口中滴落,却在落地之后,化作一缕缕的黑水,将整个悬浮舰的光洁地面腐蚀出一片片黑洞。

黑洞里,冒出大量的充满死蛇般臭味的灰黑色气体。

苏夏看到那灰黑色的气体后,瞬间产生了一种烦闷欲吐的强烈眩晕感。

他立刻屏住呼吸,皱眉道:“如果不是我,你们已经死了,整个悬浮舰的乘客,也都已经死光!你们就是这么对待恩人?”

“恩人?我怀疑你已经被凶魂感染,如果不是你父母的——”

女子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男子打断了。

“闭嘴!小萱,他说得没错,如果不是他,我们的确已经死了。他应该是处于觉醒的边缘——驱灵族族人,不会轻易被凶魂感染的!”

男子说着,拿出一张灰色的玉质名片,道:“我是执法堂的安沐笙,这是我的搭档宁紫萱。我们目前接管的,便是造成三处魂域灾劫的‘弹珠凶魂案’。

驱灵族,曾拥有一种很特殊的‘预知天赋’,能预知一些特殊事件的发生。这一点,我已经从你们家族的档案之中获知。

小萱不知道这些,话语不好听,你不要见怪。”

男子语气很诚恳。

苏夏沉默了半响,伸手接过那灰色名片,道:“好。”

女子脸上的冰冷之色消失了,大而清亮的眼眸里,充满了异样之色。

她满是怀疑的看着苏夏,似乎绝不能相信,苏夏会拥有这样的逆天能力。

“马上要高考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向上面提出申请,保送你加入执法堂,成为预备巡探。”

男子阻止了女子继续说话,反而声音温和的向苏夏抛出了橄榄枝。

苏夏深深的看了那男子一眼。

执法者?

巡探?

类似于前世的城管?警察?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之前的事情,并不是你想象之中的能力,只是一种本能——而且,既然你这么快就知道了我的一切消息,想必也知道,从小到大,我因为各方面的能力都极为普通,所以我父母也根本没有让我接触、学习这方面的能力的事情吧?

这件事,只能说,是一种巧合。”

苏夏皱眉,毫不犹豫的开口拒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