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可移动超级智能

  • 诡秘神探
  • 残剑
  • 3746字
  • 2019-10-13 16:27:24

安沐笙来回踱步着,脸色十分的精彩。

苏夏的话,给予他极大的冲击力,让他觉得心中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一般,喘不过气来。

他并没有怀疑苏夏所说——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这件事,都绝不容忽视!

若是再多一些可能,那么,形势将十分危急,刻不容缓!

“苏夏,可能,我需要你随我走一趟,去找杨教授。”

安沐笙眼神之中充满了深深的期望之色。

“杨教授,是那个之前出现‘返老还童’变化的‘杨延淮’教授吗?”

苏夏询问道。

“正是他。杨教授对于史前文明非常有兴趣,见到你这样的天才,肯定会非常开心!”

安沐笙立刻回应道。

“抱歉,如果是杨延淮,我没法答应你。”

苏夏沉吟了片刻后,又道:“你应该知道我母亲和叶氏生物公司的渊源,其中的因果我不懂,但,杨延淮教授,和叶氏生物公司,有着非常深的合作对吧?”

安沐笙闻言,有些欲言又止。

他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道:“不错,从提升生命潜能的药剂‘生命药剂1号’到目前的4号,他就是主要的研究者。另外,让所有的御魂者能稳定驾驭魂兽的‘融魂药剂’系列,也是他最先研发出来的。

他是一个值得我们所有御魂者、所有人尊敬的人!”

苏夏道:“不错,但,我还是不能答应。当然,我也不反对你将我告诉你的结果,告诉他——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安沐笙还想劝,但嘴巴动了动,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如今还是第一次接触苏夏,却仿佛已经早就认识、早已经了解苏夏一般,竟是觉得,无论他再说什么,事情也不会再有转机了。

“唉,你若不前往的话,我恐怕很难让他们重视——毕竟,很多专家都无比努力的研究史前文明的一切,却依然收效甚微,可是你却随意一听就明白了,似乎有些儿戏……”

安沐笙颇为失望,却也没有强人所难。

如果是别人,他可以以大义的名义压迫,强制征召。

可,苏夏不行。

苏家人为联邦付出的太多,他没有资格去这么做——哪怕,这件事重要到与四百万条人命相关。

“安沐笙堂主,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做什么?更遑论,我相信,很多获得了重大成就的研究人员的研究成果,更多的是灵机一动,从而获得的成果!

当然,灵机一动不够的话,那就二动、三动好了。

至于说我随意一听就明白了……这话也不对,我也是想破脑袋、想的头发都快掉光了才想到的。

而且,我也并不是对史前文明没有一点儿研究啊,学校最近就在学习这个,我也就花了些心思在上面了。”

苏夏笑了笑,倒是没有显出多大的压力。

安沐笙狐疑的看了苏夏有黑又亮的头发一眼,嘴角无法控制的抽了抽。

“原来你也研究过史前文明,难怪你能听懂了。”

宁紫萱反而相信了苏夏所说,恍然大悟。

“嗯,因为我上午上课的时候被陈雨彤老师逮住了,后天我得上交一份‘史前文明灭绝之谜’的万字论文,不研究不行。”

苏夏道。

宁紫萱闻言,俏脸上的表情也明显精彩了几分。

“所以,你研究了两小时了?”

宁紫萱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生气。

苏夏:“差不多吧,其实主要还是我有点难受。”

宁紫萱来回打量了苏夏一眼,道:“怎么了?神经错乱……咳,你魂觉天赋苏醒的后遗症还没好吗?”

苏夏:“我这一身才华实在是太横溢,不释放一点儿出来,憋的难受。”

宁紫萱一呆,嘴角抽了抽,随即,她美眸中辉光流转,打趣道:“憋的?要不要我帮帮你?”

安沐笙听不下去了:“你们够了!小萱你,你真是——他还是个孩子!”

宁紫萱娇笑道:“是啊,他还是个孩子,所以,千万不能放过他!”

安沐笙脸黑如炭,狠狠的瞪了宁紫萱一眼,才道:“魔音凶魂,陈长老的生死危机,四百万条人命啊!而且连我们自己都生死未卜,你们还有心情打情骂俏?我都想哭都没地方哭啊!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宁紫萱俏脸微红,心道:鬼才和这小屁孩打情骂俏呢,太自恋太臭屁了!

心中虽这么想,她却还是声音温柔的道:“安堂,你一定是不了解苏夏。”

安沐笙闻言,都差点儿抓狂了。

宁紫萱也不卖关子,道:“安堂,苏夏光凭声音,都能听出这么多的名堂,甚至一字一句,都有着令人信服的力量——这说明,他对于他的判断很自信。而目前,凶魂魔音事件,只导致了包括陈建淞巡察使在内的三百三十六名失踪者。

和四百万的数据,差距的很大。

陈长老何其天赋纵横,却也在御魂者蜕变为御灵者三年的时间里,毫无建树。

凶魂想要蜕变成为魔灵,同样不可能那么简单的。

所以时间上,我们是很充足的。

安堂您是关心则乱!

再者,咱瞧瞧这小屁孩、咳咳,这位少年天骄苏夏,他虽然不愿配合杨教授调查,但是结果已经有了啊,之后的行动,可以让他配合一下我们行动嘛,即便他依然不愿意,我们行动的结果也可以给他参考啊!

以他的妖孽智商,还能有什么能难到他的吗?

以大脑思维模拟光波频率、剔除其中的部分频率,从中提取投影影像——安堂,这人分明是个可移动的超级智能啊!

这不是预知天赋,却胜过预知天赋啊!

史前文明那个叫什么‘猪角(go)亮’的人,说什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只怕也不如苏夏的脑袋亮吧?”

安沐笙闻言,双眼顿时像是灯泡一样发光了起来。

他猛的转头看向苏夏。

这眼神,非常具有侵犯性。

“苏夏,凶魂魔音事件,我们聘请你当我们的军师,怎么样?”

安沐笙满怀希望。

“我看,你们还是好好研讨一下再说吧,另外,安堂这件事,您未必有发言权。魔音凶魂事件目前影响并不大,也没有显出恐怖的危机来,所以现在说任何话,都太早了。

嗯,冥罗镇快到了,我想去个地方看看,你们去吗?”

“去,当然去!苏夏,我……我能先将你之前说的那些,告诉杨教授吗?”

安沐笙请示道。

“你随意吧,不过我觉得,不会有什么用。另外,陈长老既然闭关三年,而且瞒住了所有人,恐怕……这时候还会有类似于即将突破的气息传出。所以,不会有任何人相信,陈长老已经死了两个小时。

他们更不会冒着打断陈长老晋升御灵者的风险,去检查陈长老闭关之地的。

这个责任,恐怕没几个人担当得起。”

苏夏的话,如一盆水,直接浇灭了安沐笙心中大半的热血。

这时候,他也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的确一直被苏夏左右了。

或者说,苏夏说出的一系列话语,以及苏夏妖孽得令人恐惧的智力,太过于骇人听闻、震撼人心了。

以至于,他失去了一贯该有的冷静!

这时候,安沐笙反而更加确信,陈长老出了问题!

“出了事,我来背,无论如何,事情我要先告诉杨教授,四百万条人命,这不是一个小数目!”

安沐笙豁出去了。

“安堂,我这边,会全力支持您!”

宁紫萱也不再开玩笑。

她其实也完全被牵着鼻子走了。

但看到苏夏那自信而又洒脱不羁的样子,心中就有些不舒服——就好像,苏夏偷了她的宝贝一样。

有这种心思存在,她反而能从整体去考虑事情了。

……

冥罗站。

走出悬浮舰后,苏夏四人便处于冥辉村的范围。

苏夏目光四顾,确定方向后,便准备搭乘一辆悬浮车,前往冥缘村。

“苏夏,我们去哪里?”

安沐笙带着宁紫萱跟了上来,像是跟班一样。

至于冷青苑,早已经寸步不离的跟着苏夏,生怕被甩了。

“去冥缘村,乘坐‘悬浮车’去,看完之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不是去冥河村考察吗?冥河村是第一处失踪——”

“冥河村已经成了一片无人区了,而冥湖村和冥哲村虽然还有人口居住,但这三个地方,不会有任何收获。”

“为什么?还有,你怎么知道是冥河村、冥湖村和冥哲村三村人口失踪?这些也是靠推理吗?这……没有丝毫逻辑可言啊!”

“不为什么,说了你也不可能懂的。冥缘村,村后有一处荒山,那里有些石碑,我们去挖开一座石碑,应该能找到一些东西。”

“你不说说,我实在是没法向上面交代,苏夏你完全可以证明你自己啊!”

安沐笙还在苦苦求恳。

苏夏之前猜测得不错,安沐笙将消息传递给了杨教授、传递给了伽罗府总部,但是上面却仅仅只是回馈了一个‘知道了,等消息’的答案。

苏夏刚准备回答,这时候,安沐笙的腕表再次震荡了一下。

随后,安沐笙接到了杨教授弹出的视频通讯,安沐笙默默的接受。

两人交流的画面,陷入黑暗的状态,外人无从得知。

可很奇怪的,苏夏忽然多了一份视野和听觉,看到了这一幕。

七十多岁的杨教授前几年因为一些未知的原因,苍老得近乎如一具腐朽枯木,可如今,看起来却黑发童颜,看起来似乎只有四五十岁的模样。

苏夏心中一凛,知道此处视野出现双份,必定会有‘因果尘缘镜的镜子世界剧情任务出现’,他留了个心。

“苏夏觉醒的是‘预知天赋’的那个‘时钟’形态的‘魂兽’吗?”

杨教授毫不啰嗦,开门见山。

安沐笙如实回答道:“不是预知天赋的图腾影像,而是两颗‘娱乐型’的弹珠,弹珠的直径大概十厘米长……”

杨教授略微沉思,回应道:“既然不是,那他的话,半句都不值得参考!这孩子,心性有些扭曲,有些是非不分,不知好歹。他在家里,从不喊他的父母,说话从来没有半点儿尊敬之意,十分叛逆!

他不体谅父母不知妹妹的难处也就罢了,还孤僻而又自以为是!

如今他初次觉醒,立刻就想证明自己,怕是在听‘神秘音频’的时候,已经受到了凶魂魔音的干扰。凶魂魔音的确不简单,所以你要好好看紧他,必要的时候将他镇压起来,保他周全。

苏家……如今的传承就指望他了,他若是不行,就早些为他选一个好点天赋的御魂者妻子,让他们孕育出下一代吧……”

“另外,这次——这次你行事太鲁莽,以你的能力,这一段音频,怎么能给他们这种刚刚觉醒的御魂者聆听?你怕也是被音频乱了心智,做这么糊涂的事!

苏夏要是真出事了,我们还怎么与苏尘、叶小姐交代?我们何来颜面面对苏家先烈?”

杨教授的话,很明显,也是总部的意思。

苏夏闻言,差点吐血。

虽然——这杨教授的那些评判,并不偏颇,可,那是之前的他好吗?

他已经痛改前非了好吗?!

他苏夏,不要面子的吗?就这么一无是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