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凶魂魔音事件

  • 诡秘神探
  • 残剑
  • 2943字
  • 2019-10-12 18:24:49

悬浮舰重新起航,同时,也出现了和苏夏记忆中一模一样的‘补偿方案’。

未来的轨迹,似乎已经完全重合。

“冥罗镇最近三天,陆续失踪了三百三十六人,如同忽然间凭空消失、毫无痕迹。

之前,他们其中一些人留下的信息里,有提及一个共同点——这些失踪的人,都听到过一种很奇特、很诡异的声音。”

头等舱中,安沐笙提及了冥罗镇的情况。

“凶魂魔音?”

苏夏本能的开口道。

他的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了一系列与‘凶魂魔音’相关的资料和影像——冥罗镇冥缘村的村后、也就是伽罗镇城边缘的那片区域,那一处断壁残垣之中那一排排的苍古石碑。

那些失踪的人,全部都在石碑之中!

“轰隆——”

那一刻,苏夏仿佛隐约看到了一幕很奇特的视角场景——有很多人挖开了石碑所在之地的某一处墓地,忽然墓地地面坍塌,有人摔进了墓地之中。

墓地里喷出大量的鲜血。

随后,有一名蓝衣少女,披头散发,露出了一个背影。

她坐在一名灰衣青年男子的肩膀上,双手搂着那青年的额头,像是骑牛牛一般。

似乎感应到被关注,那蓝衣少女忽然回过头,朝着苏夏视野所在的地方邪异的一笑。

苏夏的心,猛的一沉!

他隐约看到,她的脸色极尽惨白!她的双眼虽没有染血,却完全是一张死人脸!

更恐怖的是,这少女他认识——那是他的妹妹苏婵!

而这蓝衣少女转身之后,那灰衣青年的头也随着转了过来。

那灰衣青年头部转动的时候,脖子像是被切断了一样,大量的血水喷涌了出来,他却毫无知觉。

苏夏脊背发凉,浑身生出一股刺骨的寒意——这灰衣青年,好像就是他苏夏!

苏夏如坠冰窟,汗毛根根竖起。

这时候,他感觉到双肩传来一股巨大的抓力。

“咦?苏夏你——你觉醒的是预知天赋?”

安沐笙浑身一震,忽然一把抓住苏夏的肩膀,猛的摇动了起来。

听到苏夏一口说出‘凶魂魔音’这四个字,安沐笙的双眼熠熠闪光,情绪很是激动。

苏夏被安沐笙这一抓弄得回过神来,差点吓尿!

苏夏心中无力吐槽——你安沐笙好歹是伽罗城这边的执法堂堂主,能稳一波吗?

“果然,果然是预知天赋!太好了,苏夏你能预知,冷青苑你‘锁定’,我主‘镇压’,我们简直是完美的组合!”

宁紫萱兴奋得就差手舞足蹈了。

“呃——我的御魂天赋是‘弹珠’,不是预知……‘凶魂魔音’的事情,我只是恰恰知道一点而已。”

苏夏无奈解释道。

说话之间,苏夏念头凝聚,他的背后,直接凝聚出了两颗充满灵性的、棺材钉直径大小的弹珠。

凶魂魔音,不是普通的凶魂,而是即将蜕变成为魔灵的恐怖存在!

其相关的信息,更是牵扯到了重大的因果,谨慎起见,苏夏不能让安沐笙和宁紫萱对他的能力形成误导,或者是形成期待。

“弹……弹珠天赋?这……这天赋能干哈……干啥?”

宁紫萱脸上的笑容僵硬了起来,显得很是错愕和不解。

安沐笙也有些发懵,他尝试着释放他自己的‘魂兽’,去感应苏夏的能力。

只是,在感应之中,苏夏的能力,除了具备一定的攻击力之外,其余似乎都非常的普通。

安沐笙的心,直接凉了半截,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反而充满赞赏和鼓励的道:“苏夏,你才刚刚觉醒天赋,就能凝聚两颗弹珠,并拥有不弱的攻击力,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强的!”

苏夏怪异的看了安沐笙一眼,道:“你觉得我很蠢吗?”

安沐笙一怔,随即讪讪的笑了笑,无奈道:“这不是……怕你难以接受吗?”

宁紫萱伸手,拍了拍苏夏的肩膀,道:“苏夏,你也别伤心难过,虽然只是一种偏向‘娱乐型’低级天赋,但你总算也成了御魂者啊,不是吗?这样,你不是可以向你妹妹、你爸妈证明自己了?不是可以不再活在你妹妹的光环影响之下了吗?

这是一种全新的开始了啊!”

冷青苑闻言,也连连点头,道:“是呀是呀,苏夏哥,婵婵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的!”

苏夏无言以对。

你们真会说话!

说的我都想揍你们了!

向妹妹证明自己?向爸妈证明自己?

我是那么中二的人吗?

他们真正的心愿,就是希望我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平凡且幸福的过完一生啊!

成为御魂者,时时刻刻走在生与死的边缘,他们会开心才怪了!

以苏尘和叶婉菱的能力,真的豁出去用心培养他,让他苏夏强行晋升御魂者,明显是并不艰难的。

可,他们却没这么做!

在以前,苏夏厌恶甚至憎恨父母,是因为他认为那是超能力,父母不传授超能力给他,他越发孤僻和偏激。

可如今,他自己个是个父亲,也深深的明白,什么功成名就都不重要,只要女儿兮兮、妮妮能平安健康的走完一生,就已经是他最大的心愿了。

将心比心,他的父母、妹妹都成了御魂者,时时刻刻面对生死危机,那么他的安全、他的未来,才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可如今,这个心愿,也没了。

苏夏摇了摇头,没有解释。

头等舱中,难得的陷入了平静。

安沐笙意识到了场面的尴尬,立刻转换了话题,道:“这次冥罗镇的事情,发生得很离奇,目前我们掌握的信息也不多。但是那奇特的声音,倒是有失踪之人录制了下来。

之前,上面在隔离的环境让专家听过,听出的声音很奇怪。

像是在海边的礁石上传来的哭泣声,又像是在半空中的祭坛上传来的水滴声。”

宁紫萱收敛情绪,严肃道:“这声音,普通人是不能随意听的,便是御魂者,聆听的时候,最好处于魂域的保护之中,以避免这种魔音感染。苏夏,你们两人帮忙听听,分析一下?”

宁紫萱说完,自己也呆了呆。

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苏夏不是还没成为预备巡探吗?

那宁紫萱,虽然已经是预备巡探,但能力仅仅只是‘困锁’的能力啊,而且也不是很强啊!

宁紫萱说完,意识到不妥,想收回,却也已经没法了。

她以为安沐笙会瞪她,却不想,安沐笙却目光一亮,道:“对啊,苏夏你智力惊人,宁紫萱你将来也必定成就惊人,你们两位天骄,帮忙分析看看!”

苏夏闻言,心中生出很怪异的感觉。

沉吟了片刻,苏夏叹道:“看来我隐藏得还不够深,这唯一的一些有瑕疵的地方,都被你发现了。”

这话说完,苏夏竟是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这不是因果尘缘镜之前说的话吗?

果然,因果尘缘镜是在潜移默化的改造我的性格啊。

想到之前他给自己设定了那么多的‘性格’,他便有种蛋……淡淡的忧伤。

冷青苑闻言,捂着嘴儿噗嗤一笑,美眸明显明亮了几分,有些惊讶的看着苏夏。

“哥哥说,苏夏哥很可怜、很孤僻,生活在迷茫与困惑的囚牢中,无法走出来……看起来不像啊!哥哥也太坏了吧?现在就想把妹妹嫁出去啦?也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嗯,不过苏夏哥真的好帅啊……”

冷青苑心中不知想到了什么,顿时再次脸红了起来。

苏夏实际上已经留意到了冷青苑的情况,见状也不由嘴角抽了抽——真是天真、幼稚,动不动就发花痴,这样真的好吗?

你以为你这么喜欢我,我就会原谅你、和你在一起吗?

哼,这辈子,你都没希望了!

安沐笙和宁紫萱,有些哭笑不得,但考虑到御魂者初次觉醒都会出现神经不正常的情况,两人倒是也释然了几分。

安沐笙释放出魂兽的部分领域,笼罩了头等舱中的小部分区域。

随后,他才打开腕表,投影出一道屏幕。

屏幕上有一个音频文件。

安沐笙抬手点开。

顿时,一股股很奇怪的海浪声,形成了重重叠叠的冲击音,呈现了出来。

便在那一刻,因果尘缘镜的声音出现了。

因果尘缘镜:“你聆听到了一道‘因果魔音’,你搜肠刮肚、联想到前世所学习到的物理知识和数学知识,想破脑袋,才发现了其中的异常点。但联系到凶魂魔音出现的‘致命危机’场景,为了解救你自己,为了让妹妹不至于被凶魂感染、化作蓝衣凶魂,你冥思苦想,耗尽心血,却想不出答案。”

因果尘缘镜:“经过伟大的因果尘缘镜的提醒,你撕扯着头发、痛不欲生,终于想到了答案。”

苏夏:“你再加戏试试?要不要我想到谢顶?这问题很难么?”

因果尘缘镜:“……”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