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千年恩怨
  • 有一只狐狸
  • 若有神助
  • 2861字
  • 2019-04-21 16:06:43

昆仑山上,大黑石前。

“墨染!你醒醒啊!”

白衣女子满身血污,残破的袖口,肩膀上血淋淋的伤口冒着黑气,伤口处传来的疼痛让她满头冷汗,而因为失血过多,让她原本白皙的脸更加苍白无色。她怀里抱着一个满身伤痕、奄奄一息的男子。

女子流着泪,悲恸地晃着男子:“墨染,你说你要娶我的!你说话不算数……我们说好的……”

怀中的男子动了动嘴唇,只是依稀听到:“小白……你别晃了,再晃我就真的……要走了!”说完便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

“墨染,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我马上让朱雀过来救你!他一定有办法的!”女子哭着说道,一边抹着泪。

“朱雀他上了……年纪了,你就不要折腾他了……”

“可是……”

白衣女子的身侧,站着一个穿青衫的小女孩,一脸悲恸地哭着对女子说:“前辈,太子殿下他这是……”

“太子殿下他没事的……”女子冲着小女孩喊道,“你快去把朱雀给我叫来,快啊!”

女子歇斯底里的。

“好,这就去……”

小女孩刚要转身离开,就听到男子气息微弱地说,“小白…我自己的命,我自己清楚,这一次,我真的要走了!”男子依旧大口地吐着血,“这一世没能让你做我的妃,我……”

“墨染,我求你了,你别再说话了好不好,我知道你会没事的,我这就带你去找朱雀,他会有办法的!”

女子拼尽全力地想要抱起地上的男子,但因自己亦是伤痕累累,肩上的血口子汩汩地冒着血,便瞬间跌倒在地。

“小白……我……得走了!”

女子拼命摇着头,手紧紧攥着男子的衣服。

男子全身开始发出了金光,身子越来越变得透明,整个人模糊了起来。慢慢地,与周围尘埃融为一体,随风而去。

“前辈,殿下他这是……”一旁的小女孩吓得跪了下来,“殿下他……”

“不,不可以!”

魂飞魄散的人,不入轮回,不进六界,若是这样,他们便再无相见的可能了。

或许只有将他的魂魄聚集之后打入轮回,他们才有再见的可能。

女子屏气凝神,使出最后的力气将男子的魂魄重新聚集到了一起,将其送进了轮回。

看着聚集起来的魂魄飘进冥界,女子虚弱地跌倒在地,而立在一旁的大石头却突然发出了“桀桀”的笑声,开口说话了,那阴沉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这样还是太便宜你们了,你们把我关在这里,别以为我就出不去了。我倒是想看看,就你们这法力不足而筑下的牢笼,能困我多久?等我出去了,我一定要你们不得好死。”

“你别做梦了!这封印至少能困你个……千年万年,到时候你们魔族早就在这六界灰飞烟灭了,就算你出来了,还能有什么用?”白衣女子捂着肩膀上还冒着黑气的伤口,单手撑地,眼前开始模糊,身体渐渐失去了知觉。

“等我出去的那天,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就算你把他的魂魄留下来了又能怎样,我的子民们会找到他,杀他个千回百回,让他再魂飞魄散一次。”

“我再送去你去给他作伴,让你们死了也能做个亡命鸳鸯,哈哈哈……”

石头上的光突然亮了起来,封印起了作用,石头再也没有发出声音来了。

小女孩扶着她,“前辈,你怎么样了?我这就带你回千元山,铃音姥姥和神医会想办法救你的。”

“你说我还能再见到他吗?”

“会的,前辈!一定会的”

“我好累,你说我是不是又胖了,所以才觉得身子好重好重……”女子还没说完便晕了过去。

千元山。

狐狸洞中。

一位蓝衣女子打了一盆水,丝巾打湿后再拧干,轻步走到石床边坐了下来,替床上沉睡的白衣女子擦拭着双手,一边自言自语道:“前辈,这都千年了,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呢?殿下他也都轮回了几十次了,他可还在等着你相见呢!自从上次大战之后……”说话的女子叫做水凝,她低头叹着气,想了想还是算了,便端着盆子出去了。

石床上的女子一袭白衣,紧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碎一地眼珠子是不是的转动而颤巍巍的,白皙的脸庞却没什么血色,小嘴倒是红润得很。

如果不是女子的眼珠子偶尔会动一动的话,别人都还以为这狐狸洞里躺了一具千年女尸呢。

昆仑山。

一个黑影来到一块黑色的巨石前,对着石头跪了下去,“主人,您醒了!有什么吩咐,属下这就去办!”

石头里隐约瞧见一个黑影伸了伸懒腰,只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千年了!我在这块石头里困了千年,当年若不是龙族太子与那九尾狐,这天下早就是我的了。可恶啊!”

“主人,这六界迟早是主人的囊中之物。”

“乌崖,九尾死了没有?龙族的太子呢?”黑影低沉地问道。

“回主人,墨染遁入轮回,这都轮回了几十次了,这一世投生在帝都皇家。至于那九尾,当年她为了救墨染,仙力耗尽又是重伤,便进入休眠状态,正在千元山的聚灵石上躺着呢。”

“哈哈哈……即便如此,这样还是太便宜他们两个了,我受的便要他们千倍百倍地换回来,我要的是让他们生不如死……”

“是!”黑衣人作了揖,“这封印坚持不了多久,离主人破封之日不远了,属下先祝贺主人统一六界,灭了那九尾和龙族。”

“一定要把圣器找到,我就能重掌六界!”

“是!属下这就去办!”

千元山狐狸洞中,水凝倒完水回到洞中,隐约感受到一股逼人的气息,带着一点杀气。水凝警觉地抽出自己的短剑,小心地打量四周。

瞥见聚灵石床上坐着个人,垂着头,周身仙气若有若无地弥漫着,青丝披肩,但还隐约带着一股杀气,却看不出是谁,水凝急忙跑过去,剑指拿人并大喝道:“大胆贼人,竟敢冒犯……”

那人缓缓抬起了头,一张苍白而又无血色的脸,水灵灵的眼睛时而散发出杀气,水凝的声音戛然而止,静静地望着床上的人。

“你是水凝吧?”女子开口道,“我这是睡了多久了?”

水凝颤抖着,“我……我……前辈,你终于醒了!铃音姥姥说过你就要醒了,没想这么快……”说着说着,豆大的泪珠从水凝的小脸上滚落。“前辈……”水凝激动地抱着白衣女子。

女子拍拍水凝的背,“好啦,我醒过来不是一件好事吗?你怎么还哭上了?那我是不是得躺回去,这样你就不哭了?”说着女子作势要躺回冰床上。

水凝赶忙拦着道,“前辈,您就别拿我打趣了,您醒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

“我记得我很久之前跟你说过的,不要叫我前辈,那样会让我显老的,还是叫我小白就行!”

“那怎么可以……”

“哎呀!我说行就行,快给我准备洗澡水吧,感觉好久没洗澡了,”小白拉起衣服嫌弃地闻了闻,“顺便做顿好吃的,饿得我狐狸尾巴都要出来了!”

小白收了收不自觉冒出来的杀气,饿了一千年还真是不好受啊。

“好,我这就去准备!”水凝抹了抹脸,站起身,“小白,你等会啊,我这就去。”

小白抬头看着自己的狐狸洞,一切都没变化,只是往日洞中嬉笑打闹就少了个人影。

往昔,狐狸洞热闹非凡。

那个时候,小白经常带着修炼千年的水凝,跟墨染在洞里修炼。想不明白参不透的玄机因为有了墨染的讲解,小白修炼就变得容易多了。

墨染总是说她笨,还说她能活这么久,是上天的垂怜。

小白气不过的时候就会拉着还傻傻的水凝,一起追着墨染满山跑,小白那个时候跟墨染说,如果哪天追上他了一定把他好好打一顿。

墨染那时候不以为然,还不屑地跟小白说:“要是你追的上我,别说打我一顿了,娶你都行!”

从那个时候开始,一到修炼结束的时候,小白总会带着水凝追着墨染满山跑,小小的水凝晃悠悠地跟在小白身后,说着一句“站住!别跑!傻太子!”

那时候的日子太过美好,以至于小白一千年里也是念念不忘,现在回想起来又湿了眼眶。

“还真是物是人非啊。”小白抹了抹眼角的泪珠,不禁感叹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