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深山枪声(一)
  • 风云湘鄂西
  • 向远志
  • 2168字
  • 2019-04-19 14:00:55

作者的话:红军战史,未曾披露。国恨当前,前嫌尽弃。

山,好高好大的山!鄂西南山区的大山一座连着一座,在初夏上午的睛空下,这些山头好似与太阳一样高。

一个身着破旧汗衫,脚穿一双草鞋,身材高大的青年,站在一条小河边,抬头仰望着面前的这座叫秦家大山的高山。口中轻蔑地“哼”了一声,又自言自语地说道:“你再高我也要登上你的头顶!”说完便沿着一条几乎不存在的小径向山里而去。

这青年叫赵岩,刚刚十八岁。在他十三岁的时候父亲为了讨生计,跟随路过罗坪赵家寨的盐贩子去挑盐,可是这一去就没有回来。后来母亲多次找过路的盐贩子和挑夫们打听,才知道他的父亲在万县被一群当兵的拉去当挑夫了。母亲每天都要站在路口张望,可是好几年过去了,父亲还是没有回来。由于母亲过度操劳,终于一病不起。请来寨子里的大夫黄二先生诊断后,开出药方,要秦家大山顶峭壁上的血藤才能医治。黄二先生给赵岩讲了血藤的特征,这血藤的叶乌黑宽大,只要割断枝条,就会流出血样的汁液。还特地嘱咐他,血藤数量极其稀少,千万不要将主藤割断,只能割侧枝,以免整株不存。于是,他半夜就动身从罗坪赵家寨赶了几个时辰的路才到达秦家大山的脚下。

在下午时分,赵岩终于登上了山顶,累得他直喘粗气。他找了个阴凉处坐下,看着刚才的来路都掩没于浓密的森林之间,一片绿色在渐渐西沉的阳光下闪着点点光辉。山顶上凉风阵阵,一会儿就吹得他浑身舒坦。他拿出水壶喝了几口水,抹抹嘴角后,又从包袱里取出一个玉米面饼啃了起来。吃完后,满足地站起身来,看着远处起伏的山峦,由清晰到模糊,层次分明,但却好似都在秦家大山的面前低下了头。

突然,赵岩的眼前一亮,悬崖边上一株叶片乌黑的藤蔓植物正随风摇曳。很像黄二先生所说的血藤,他走到崖边,见这株藤萝的主蔓就在脚下,只要一柴刀下去就可以斩断。而这株血藤的枝蔓却伸出于崖壁之外,根本够不着。再向下一看,万丈绝壁下面雾气升腾。但是为了母亲,无论如何也要采到血藤的一段枝条。但他也记住了黄二先生的话,这血藤不能整株毁掉。他站在崖边想了想,转过身去,找到一根细长的小树,砍下来做成一个长钩。来到崖边一试,恰好够得着,他钩住一段藤蔓使劲一拉,便将这段枝条拉了过来。用柴刀一刀斩断,只见血红的汁液从切口溢了出来。他心里一阵狂喜,果真是血藤。看来母亲的病可以治好了!

他将这枝血藤用包袱包好,准备下山。突然背后的树丛中传来“沙沙”的声音。他回头一看,一头狗熊正朝他而来。赵岩在来秦家大山时,黄二先生就告诉过他,山里有狗熊,并说这狗熊视力不是很好,站着不动他就看不到人,因此,只要不是很近,它一般是不会袭击人的。可这头熊已经在身后,距离也太近了。容不得多想,赵岩猫着身子向山脊那头跑去。这头熊已发现了赵岩,便一路追了过来,霎时间便追上了赵岩。

赵岩知道单是跑,绝对是跑不掉的。便快速向一块石头后面躲去。而此时那狗熊也用全力扑了过来,却一下子撞在了石头上。这一下狗熊被激怒了,它循着气味转到石头后面去找赵岩。而赵岩又躲到了石头的另一面。就这样人畜之间纠缠了好一阵,幸亏赵岩年轻动作快,不然早丧生在熊掌之下了。不一会,他与熊都累得直喘粗气。正在此时,在不远处传来“砰,砰”几声如爆竹炸裂一样的巨响,吓得这头狗熊转身向山的另一面飞快地逃去。

赵岩循声望去,看到那头熊直向山的北侧冲了下去,正好遇到从山下上来的一队人马,那些人见一头熊迎面冲下来,吓得不知所措,都忘记了开枪。这头熊立起身来,一掌将最前面的人打倒在地,后面的人都吓得四处躲藏。好一阵才听到几声枪响,那头熊终于被这些人打死。

赵岩见过集镇上的保安团士兵,老百姓都称他们为“白狗子”或“白军”,以区别于活动于湘鄂西边一带的红军,从衣着上看这些人正是保安团白军的装束。他知道这些人是惹不起的,转身准备向来路奔下山去。正当他转身要走时,却听得一个人轻声喊道:“小兄弟,救救我!”

这声音虽然不大,赵岩却听得清清楚楚。他定眼一看,是个约二十五六岁的高大的汉子。这汉子似乎体力不支,一个跟头摔到在荆棘丛中。赵岩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那汉子声边,将他扶起,见他手里还握着一把短枪。赵岩见过集镇上那些当兵的手里拿的长枪短炮,所以认得那汉子手里拿的是枪。那汉子喘着粗气说:“小兄弟,我是红军,快找个地方把我藏起来。”

赵岩听母亲讲过,以前从鹤峰过来的红军,在沙道一带打过土豪,是为穷人打天下的军队。他记得上山时看到离这里不远处有一个小山洞。顾不得多想,扶起那汉子就往山洞而去,那汉子虽然受了枪伤,但毕竟是经过战阵的人,意志很是坚强,在赵岩的搀扶下,很快就来到山洞中躲藏起来,赵岩将受伤的汉子扶在地上坐下后,又用一些树枝将洞口遮掩起来。而那些保安团士兵由于受到熊的阻吓,耽搁了一些时间,等他们打死那头熊后,却发现一直追着的敌人不见了。

那些白军在附近搜索了好一阵子,却一无所获,便在长官的催促下骂骂咧咧向山下追去。

白军们消失在下山的丛林中后,那汉子让赵岩将用来遮蔽洞口的树枝拿掉,起身往洞外走。赵岩见此,忙将他扶住,一起来到洞外的树荫里坐下。那汉子的体力似乎恢了一些,他脱下上衣,赵岩才看清他的右臂受伤了。赵岩虽没见过枪伤,但也可想到是被枪打伤的。

那汉子让赵岩帮他把伤口包扎了一下,然后说道:“小兄弟,这里不能久留,那些白狗子如果找不到我,可能还会回来。我得离开这里。说完用尽气力站起身来,向山的西头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