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融合血玉
  • 神炼巅峰
  • 李铁球
  • 2127字
  • 2022-01-21 17:35:50

下午的时候,秦浩并没有如往常般去练拳,而是在自己房间静坐,思考着以后的路途。

外界,对他来说,还是很陌生的。

自小在清远镇长大的他,虽然在天漠城呆了一年多的时间,但他的生活完全是两点一线,将军府和军营之间。

外界的纷扰,似乎和他没有关系。

黄昏时,秦浩自己去吃了点饭。

从下人那里得知,历老已经离开,但是把沈颖寄养在了将军府,说是等段时间再来接沈颖回宗门,进行入宗仪式。

沈颖虽说是历老的徒弟,但还未曾正式加入历老的宗门,所差的也就是一个简单的仪式罢了。

这一点,和秦浩倒是没有任何关系。

吃过饭,岳云成和岳云溪兄妹来看了秦浩,但是并没有发现秦浩的异状,只是来安慰一下秦浩,而后便离开了。

在岳家,除了大表哥岳云天一直对他有敌意之外,其他人待他还是很好的。

如果不是不得已的话,秦浩并不愿意离开。

夜色渐渐地暗了下来,秦浩并未点灯,只是在黑暗中坐着。

长时间的训练,他在黑暗中隐约能视物,这是他一年来,对五官训练的结果,无论是视觉、听力还是嗅觉,都要比常人要强不少。

黑暗当中,秦浩掏出胸前的血玉,仔细端摩,血玉竟然发着淡淡的红光,映照在他那略显黝黑的脸上,显得格外的红润。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秦浩不断磨挲那只有不足一寸大小的血玉,发现其上竟然有丝丝的余温传出,竟让他失落的内心,感到了一丝的温暖。

许久后,秦浩握着玉坠,盘膝而坐,渐渐放弃了这个想法。

一个母亲送的生日礼物而已,怎么可能是什么绝世宝物呢?

这个想法,他自己都觉得不现实。

一年未见父母小妹,他觉得十分想念,许多之前熟悉的画面,不断的在脑海中浮现,一幕幕是那么的温馨。

不知不觉间,握着血玉的手,更加的紧了。

白天被指甲刺破的掌心,再度流出鲜血,全部沾染在那块血玉之上。

“好热。”

突然之间,手中的血玉发烫,把秦浩的思绪拉回现实中。

他伸开手,只觉得手中的血玉,像是一块烧红的炭火般,传出极高的温度,手掌似乎都要被烫红了。

血玉越发的热,秦浩想把血玉丢掉,可是血玉就像胶水般,黏在了手上。

“啊啊!”

炽热的高温,使得秦浩发出低沉的叫声,好在他的住所有些偏僻,晚上不会有什么人来,才没被人发现什么异状。

血玉发出强烈的红光,照在屋子内的所有角落,一片的血红。

就连秦浩那略显稚嫩的脸上,都被红光笼罩。

然而,在血玉接触秦浩鲜血的时候,就开始融化,逐渐变软,最终化作一道道血红的光芒,完全进入秦浩体内。

许久后,秦浩发现,血玉完全消失了。

“究竟是什么东西?”秦浩疑惑。

片刻后,他体内出现一股股微弱的气流,自心脏开始,朝着全身的筋脉蔓延,与此次同时,外界有丝丝能量被吸引,进入他的体内。

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全身的筋脉,有蚂蚁在撕咬。

“唔。”

秦浩强忍着,心中无限狂喜,这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气感。

一时间,他心中思绪万千,许久以来,这种感觉,只是在梦中出现过,他做梦都想成为一名武者,逐渐强大,去见识外界。

他父亲秦天啸费尽心机,耗费无数金钱,都没能把他的潜质开发出来。

在天漠城军营里,练习一年的基础无数,苦练刀法枪法,都未曾有气感。

就连岳峰的老友历老,都宣判了他修炼的死刑。

而如今,母亲给他的生日礼物血玉,竟然改变了他的体质,拥有了气感。

“不过,既然有了气感,接下来的修炼可就难不倒我了。”秦浩心中狂喜,他可是做梦都想成为武者的人,自然学习了最简单的修炼吐纳法诀。

其实,普通人有了气感之后,只要按照吐纳口诀去练,都能逐渐的强大下去。

秦浩对基础口诀,可是倒背如流。

“敛心净神,盘膝而坐,五指虚抱,运行周天……”

基础炼气口诀,在秦浩脑海中浮现,他完全照做。

趁着体内还有气感,他就精心凝神,用心神去引导体内那少量的“源气”,去按照小周天运行图谱去修炼。

所谓小周天,即是引导源气在体内的主脉运行一周。

这期间,伴随着剧烈的痛楚,红光中,能发现秦浩已经是满身大汗了。

不过,这点痛苦,怎么能打消他成为武者的决心呢?

修炼之始,极为困难痛苦,好在秦浩有一年多的军营经历,练就了强健的体魄,对痛苦的忍受能力有所提升。

在强大的家族,或者宗门里,后辈开始修炼,会有相应的滋养灵液来辅助修炼,不但能抵消大量的痛苦,还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不过,能辅助修炼的滋养灵液,都是天价,根本不是现在的秦浩能负担的起的。

再者言,好不容易有的气感,如果再去准备灵液,等到一切齐备,没准来之不易的气感又消失了,到时候都没地方哭。

半个时辰后,秦浩终于完成了一个小周天。

很快,秦浩有开始进行第二个小周天。

初学者只有运行三十六个小周天,才能在丹田处,炼化云雾气旋,开辟丹田,最终将之稳固,才算是一名真正的武者。

万事开头难,第二个小周天用的时间就比较短了,只有小半个时辰。

在第三个周天的时候,只用了一刻钟。

往后的话,也就越发得快了。

等到凌晨的时候,三十六个小周天已经完成,小腹丹田处,也渐渐地有了胀痛感,他知道,这是要开辟丹田的前奏。

秦浩不敢有一丝放松,只怕这种感觉再次消失。

就在他准备开辟丹田,准备稳固的时候,却愕然发现,他炼了半夜的灵气,在一瞬间全部消失了。

“草,什么情况?”

秦浩瞬间蒙了。

难道之前的一起诶,都是一场梦?

不过,血玉的消失,说明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皱眉,思索片刻,自言自语道:“不,肯定是哪里弄错了,我辛苦修炼半夜,那种感觉不会是假的,难道我的方法不对?还是说我没有滋养灵液的缘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