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埋伏
  • 神炼巅峰
  • 李铁球
  • 2121字
  • 2022-01-21 17:35:50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两个时辰,天也黑了下来,外面的行人也越来越少,酒楼里面的客人,三三两两的离开了。走的时候,几个熟悉的人在一起商量着,晚上去哪找些乐子。

所谓的乐子,那边是去青楼好好享受一下,和那些美女们在床上谈论一下理想,然后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秦浩可以对着漫天神佛发誓,这顿饭是他吃过的最为有趣,又最为憋屈,还最为回味无穷的一次。

他和沈颖之间,关系更近了一步,二人彼此分享了一下自己的小秘密。

百味阁外面一处隐秘的街道里面。

一个中年人带着十几个身着黑衣的人,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那些人的修为大多是武徒级别,其中有两位武徒巅峰的武者,领头的中年人修为竟然是一位武师境的强者。

领头的中年人眉头紧皱,朝着百味阁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转头对身边的一个英俊的青年道:“铭儿,那小子不会已经走了吧?”

“不会的,爹,我们不是一直在这盯着呢!”青年小声的说道。

那青年面色英俊,双眸中却露着一丝的阴历,这青年便是和秦浩和沈颖二人有过一面之缘的姜明坤,乃是天漠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姜家的公子。

那中年人便是姜家的家主,也是姜明坤的父亲姜海峰,修为在武师中期之境,在天漠城混得风生水起,也算是一号人物。

“怎么那么久了还不出来?”姜海峰面露疑惑,顿了一下,继续道:“已经两个多时辰了,他们怎么还不出来?难道走漏了消息不成?”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想必不会吧!这些人都是我们家族的人,怎么可能有内奸呢!”姜明坤沉吟片刻,道:“想必是他们还在里面吃饭吧!”

姜海峰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目光落到了儿子身上,不忿的道:“你小子不务正业,为了一个区区的女人,竟然要我亲自来。”

姜明坤顿时哑火了,他很敬畏他的父亲,也很佩服自己的父亲。

姜明坤修为也是武徒后期之境,和郑家郑钰的修为一样,不过姜明坤生性好淫,不注重元气的修炼,自然要输给郑钰一筹。

不过,姜明坤却是一个称之无愧的阴谋家,善于算计别人,在整个天漠城算是有很著名了,不过都是臭名昭著,普通人见了他都是躲着走,在他的面前,连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生怕得罪了金公子。

姜海峰虽然嘴上在训斥儿子,但在心中,却是暗自嘀咕着,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竟然能让儿子念念不舍?若是真的很漂亮的话,不妨娶回家给儿子做媳妇,想必在天漠城,还没有人不愿意的。

当然是没有敢不愿意的。

百味阁另外方向的一个街道中,同样是一个中年人,身后跟了六七个武徒级别的武者,满脸平静,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这人身边跟着郑家郑钰,此刻的郑钰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面上尽是颓然,目光如阴冷的冰窖,寒的令人发指。

那个中年人,郑钰的父亲,郑鼎卿,天漠城三大家族之一的郑家家主,武师中期强者。

不过郑鼎卿面色阴寒,冷冷的站在原地,但是能感觉到他此刻正在处于暴怒的边缘,谁都不想惹怒他。

“那个小杂种怎么还不出来?”郑鼎卿面色不悦,就像媳妇被强奸的了一般,自言自语道:“难道他们已经离开了?”

他身后十几人,不敢说话,只在那站着,连大气都不敢出,这位爷的宝贝儿子今天被人废了,现在正生气呢!谁敢触他的眉头,生怕一句话好说不好,惹怒了他。

他身后的人,修为也都是在武徒级别,都是郑家的家族力量。

“你说那小杂种修为也是武徒后期,竟然能打败你?”郑鼎卿皱着眉头,阴冷的对着自己儿子说道。

郑鼎卿为一代强者,更何况一向高傲的儿子,竟然败在了一个名不见经的小子手里面,这是何等的荒谬。

郑钰点点头,神色复杂,道:“他确实在武徒后期,但是他的修为淳厚,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在比赛场,郑钰听了姜明坤的主意,三番五次的要置秦浩于死地,秦浩最终打败了他,也废了他的修为,让他变成一个终身不能修炼元气的废人,但是在公众场合下,秦浩不好杀了他,便留了他一命。

郑钰好不领情,把此事告诉了武师境的父亲,郑鼎卿一听儿子被废了,气的一蹦老高,立刻就要去击杀那个叫秦浩的小子。

不过被郑钰阻拦了,便在晚上,准备悄无声息的杀了秦浩,为儿子报仇。

郑鼎卿心中对秦浩也狠的要命,你好死不死的,竟然废了我的儿子。

我儿子可是我郑家的希望,你就这样废了,若是不杀了你个小杂种,我郑鼎卿如何在天漠城中立足?有何脸面成为三大家族之一?

又过了半个时辰,秦浩和沈颖终于满意的结账离开了百味阁,这顿饭真是令秦浩满意之极。

带着沈颖慢悠悠的出了百味阁,外面只有微弱的月光,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太清楚基本上算是一片黑暗。

大街上出奇的安静,悄悄的。

秦浩悄悄的拉着沈颖的小手,缓慢的走在大街上,目光四下看了一下,面上露出了一丝无声的笑意。

大街上空无一人,黑漆漆的,唯有微弱的月光,静静的挥洒在街道上。

秦浩心中大为高兴。

街道上既然空无一人,那就说明郑家和姜家的人已经安排就绪,这条街道也应经戒严,平日晚上虽然人很少,毕竟是还有人。

从这就能看得出,郑家和姜家的人是如何的霸道,办事的时候,竟然不许任何人在此地逗留。

不愧为是三大家族啊!

不过,今天的戏,可不是白看的。

若是不让你们付出一些代价的话,岂不是白白的便宜了你们?

“现在的天,怎么那么黑啊?”沈颖紧紧拉着秦浩的手臂,压低声音问道:“不会有坏人吧?我怎么有些害怕啊!”

“还真被你猜对了,有几十个人想打我们的主意。”秦浩微微一笑,伏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不过你不用怕,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们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