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沈颖的心事
  • 神炼巅峰
  • 李铁球
  • 2277字
  • 2022-01-21 17:35:50

秦浩尴尬一笑,在沈颖头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好气无力的道:“别瞎说,我是去办正事了,等会让你看一出好戏,保证你喜欢!”

沈颖来了兴趣,“什么好戏?能不能提前透露一点剧情,就算提前说点什么是什么戏也好。”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是黄雀。”秦浩轻轻一笑,淡然道:“别忘了我们的主要目的,吃饭!”

沈颖若有所思的道:“对,吃饭,不过你刚才出了那么久,让我一个人在这无聊的待着,可要好好地补偿我一下哦!”

“补偿?”秦浩苦笑着,面上露出了难看的表情,“好吧!你说如何补偿,我若是做得到的话,肯定会补偿你的。”

秦浩感觉有些不妙,沈颖出了名的调皮,不会有什么令他难堪或者难办的事情吧!

若是那样的话,自己还是找借口推辞,或者干脆溜号得了。

要是被沈颖整了,那可就倒霉了。

“喂我!”沈颖张开小嘴。

“呃!”秦浩无奈的泪奔了,不过还是老实的夹了一口菜,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沈颖嘴里。

“我要喝酒,倒一杯喂我。”沈颖面容灿烂,又张开了嘴巴。

秦浩强打着微笑,到了一杯酒,放到沈颖嘴边。

“我要吃鹅肝!”沈颖撅着嘴,脸蛋红彤彤的,说话的时候,就连舌头都有些打结了。

“……”

“我要吃那个!”沈颖指着一盘菜肴。

“……”

“那个给我来一口。”

秦浩,“……”

秦浩几欲崩溃。

沈颖一会指着这个,一会指着那盘菜,秦浩便要殷勤的喂他,还要陪着笑容,稍有不慎,又会引来沈颖的不满。

这小姑奶奶,还让不让人活了?陪吃,陪喝,还要陪笑,我日,我真想日,这他妈的简直是三陪啊!

“好了!我吃饱了!”沈颖拿出一张手绢,文静的擦擦嘴巴,脸上露出了笑容。

秦浩如蒙大赦,松了一口气,准备自己开吃。

“等等!”沈颖突然叫道。

秦浩泪奔了,小姑奶奶,您是吃饱了,我倒是还饿着呢!

“你不是吃饱了么?又要干什么?”

沈颖甜甜的一笑,飞快的拿去秦浩的筷子,笑道:“你刚才已经喂饱我了,该我喂你了。”

秦浩眼珠子几乎掉了一地,不可置信道:“开什么玩笑?我原来虽然是个少爷,但也没有到让人喂饭地步。”

沈颖眼珠子转着,神秘的笑着,“你确定没有让人喂过饭?”

“呃!”秦浩愣住了,思考了半天,沈颖的目光中有一种狡黠的意味在里面,难道有什么陷阱不成,他迟疑了片刻,才道:“真的没有,我是个独立自主的人,不干那些少爷才干的事,哪里像你,从小娇生惯养的。”

秦浩说话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他自己的情况,他原本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人物,平日里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轮到他做。

除了平日了和冷峰学的一手得意的烧烤本领之外,似乎什么也不会做了,当然了,要除了吃喝玩乐。

“难道在你小的时候,你娘没有喂过你吃饭和……那个什么吗?”沈颖调皮的笑着。

秦浩呆了,原来这妮子在这等着自己呢!怪不得呢!那哪能算数呢?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好不好?这也算数?

“那不算数,谁没有小的时候。”秦浩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沈颖不满的撅着嘴,厉声道:“张嘴!”

秦浩照做,要不然这妮子就要发飙了,沈颖发起飙来,可不是好玩的。

不知如何,沈颖十分的奇怪,平日里修炼不努力,而且不好好的对战,但却有很丰富的战斗经验。

若是沈颖发飙的时候,就算是武徒巅峰之境的士兵,也不是她的对手,而沈颖才现在区区武徒后期。

“你给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吧!我觉得你小时候应该很快乐。”沈颖又夹了一口菜,满怀爱意的放到秦浩的嘴里。

闻言,秦浩一愣,面上开始不自然起来,其中有愤怒,也有一些伤感。

可以说,在父母的庇护之下,秦浩的生活很惬意,也很舒适,他有着一个美好的童年,他和冷峰一起长大,其中的乐趣,足够秦浩谨记一辈子的了。

可是,不久前,全家上下,除了他和冷峰二人在外,才侥幸逃过一命,其余诸人全部遇难,何其的悲惨。

这其中有他的父母,也有几个从小玩到大的下人,也有自小就照顾他起居的几个下人,虽然他们都是拿钱办事,但他们在秦浩的心里,就如同亲人一般。

“怎么?你不高兴?”沈颖一怔,也看出了秦浩的不自然,这其中自然有些事情发生。

秦浩强打着微笑,道:“没什么,你若是想听的话,我可以讲给你听。”

沈颖微笑着,为他倒了一杯酒,递到他的面前。

秦浩接着酒劲,把自己从小到大快乐的事情,毫无保留的对沈颖讲了一遍,听得沈颖津津乐道。

但是在沈颖听说秦浩的家人遇害,她微微一笑,拉着秦浩的手,关切的道:“秦浩,你也别太难过了,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

“谢谢你啦!”感受到沈颖真挚的表情,还有那浓浓的关切之意,秦浩很感动,紧紧地攒紧沈颖的小手,重重的点点头,道:“你说得对,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沈颖脸蛋微红,微微啐了一口,道:“什么一家人,说的就像我是你的媳妇一样。”

秦浩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调侃道:“你不是我的媳妇么?你已经打上我的记号了,这辈子非我莫属了。”

沈颖心中一喜,脸蛋更红了,悄悄的低下了头。

“对了,你也说说你的童年吧!”秦浩想起了什么,突然道:“我好像没有听你说起过,说过你家人的事情,给我念叨念叨呗!”

闻言,沈颖神色黯然,像是触到了内心深处,最柔软的一根刺,表情极为痛苦。

好半响,她才渐渐的恢复正常,缓缓道:“我的童年其实很简单,我娘生下我之后,就已经死了,别人说我是不祥之兆,说我是克母的煞星,我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长大。”

沈颖又道:“我从小是跟着父亲长大的。我的父亲很爱我,但是在父亲年轻的时候,曾经的罪过一些仇家,一年前的一天,父亲被仇家围攻了,虽然凭借着一身的武艺,逃了出来,但也深受重创,频死之际把我托付给了厉老,不久后父亲便去世了。”

“你也别太伤心了,我们的经历何其的相似啊!”秦浩感叹一番,目光中露出一丝狠厉,缓缓道:“逝者已矣,我们活着的人,就要好好的活着,积攒实力,将来有朝一日为家人报仇。”

沈颖重重的点点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