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废郑钰
  • 神炼巅峰
  • 李铁球
  • 2039字
  • 2022-01-21 17:35:50

“不行,这样下去我会输的。”

秦浩心中焦急,很快,他静下心来,郑钰的动作,在他眼里,竟然变得缓慢起来,就像被拆解的招式,能被他一一看清。

顿悟!

他立刻明白,自己怕是陷入了顿悟状态。

“去死吧!”明明不定的郑钰,心中冷喝,挽出无数剑花,而他则是一剑刺向秦浩小腹,那里是丹田,一旦被刺破,秦浩就废了。

他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笑容。

这一招已经击败不少同阶敌人,秦浩区区武徒后期,根本么没办法挡下这一招的,这也是郑家的成名绝技。

“当!”

眼看郑钰一剑刺来,秦浩身体微侧,然后手掌以精妙的角度,狠狠拍在郑钰剑身之上,竟然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之前做击打训练,秦浩就曾经练过这些,在石头到来之际,侧面拍飞,这种状况他练了不下一千次。

不过,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什么?”

郑钰身体一滞,立刻收剑后退,心中很震惊。

秦浩竟然接下了他这一剑?

这个过程极为短暂,观众看到是秦浩空手接白刃,直接击退了郑钰的进攻,反倒逼迫郑钰后退几步。

“这小子好恐怖啊!”

观众席,一位武师境强者赞叹道。

以他的境界,只能勉强捕捉郑钰的运动轨迹,如果单纯应对这一剑,他也只有八成的把握,秦浩神乎其技,竟然以这种方式,化解郑钰的进攻。

“如果是我,根本接不下这一剑啊!”孙不凡脸上露出惊愕之色,这小兄弟真是太让人意外了,他越发相信,秦浩背后有高人指点了。

“你竟然能接下我这一剑?”郑钰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很难吗?”秦浩反问。

其实他很清楚,刚才那一剑的风险。

如果他没能正巧拍在郑钰剑身上,那么,很有可能被郑钰一剑削掉手掌,而后刺穿丹田,而且这种危险还很大。

不过,他对自己有信心。

“也好!”

郑钰突然平静下来,脸色有些阴沉,“既然如此,就让你尝尝千光分影剑的威力,我练成这招之后,只用过一次,那次我可是击杀了一位受伤的武师强者。”

“你能死在这招之下,也算是很光荣了。”

郑钰的话落音,他就出招了。

千光分影剑除了能舞出无数剑花,最厉害的还是蓄势,一套剑法使出来,一招叠加一招,最终威力能提升十几倍,能秒杀同级对手。

最简单起手式,而后就是一套强横的剑法。

秦浩在舞台上躲避,他没有武器,面对郑钰很吃亏,但也不是不能继续战斗,只是付出了十几道伤口的代价。

“去死!”

十几招之后,郑钰剑招蓄势完毕,整个人都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而后,他身体凌空,举剑而起,如使刀一般劈下来。

这一剑,十分风骚,有种很强烈的压迫感。

秦浩瞬间觉得,自己身子难以动弹,似乎,根本躲不开这一剑,只能硬生生的阻挡,可是如此,他一定会被郑钰一剑劈死。

火石电光之间,秦浩思考了好几种办法,就是没能想出合适的办法。

“拼了。”

他咬咬牙,如果接不下来,大不了就直接进入神秘空间躲避。

这是最坏的结果了。

秦浩体内元力运转,如同奔流的溪水,如同狂暴火药桶,最终运转到脚掌,通过穴窍喷薄而出,爆发开来。

“轰!”

秦浩脚下白光闪烁,竟然发出轰鸣,脚下石台都被这一脚给踩爆,碎石纷飞。

借助脚下的爆发力,秦浩的身体竟然一飞而起,如炮弹一般,弹射出去,而后他身子重重的撞到了空中的郑钰。

“嘭!”

空中的郑钰,根本没有任何借力点,他只觉得,秦浩如同一头野兽般,直接把他撞飞,连躲避都没有办法。

“噗!”半空中,郑钰就狂喷鲜血。

最强的一剑被打断,威势没有发挥出来,直接让他被反 噬,体内元力一阵翻滚,而后一股气血直冲天灵盖。

郑钰如同死猪一般,倒飞出去,直接撞断了武斗场边缘石柱,如同死猪一般,死死地甩在地上,激荡起一股烟尘。

而秦浩本人,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脸色有些发白。

刚才的情景,十分危险,他足足消耗了大半的元力,才能突破郑钰剑势封锁,而后身体腾空,直接把郑钰撞飞。

“说,为什么一定要杀我?”秦浩捡起郑钰的佩剑,剑指郑钰脖子,稍微用力,就见郑钰脖子上被刺破,流出鲜血。

“别杀我,我说。”郑钰完全失去那种高高在上的气质。

躺在地上的郑钰,如死猪一般。

之前他曾经多次叫嚣,让秦浩跪地求饶,而如今,失败的却是他本人。

“比赛之前,你不是叫的很厉害吗?一定要废了我?还让我跪地求饶?还挑了我的手筋脚筋?让我生不如死?”

秦浩反问,一脚踩在郑钰胸口,让他再度喷血。

这些话都是郑钰说过的,而如今他败了,败得很彻底,甚至,他忘记了求饶,忘记了认输,有的只是羞愧与恐惧。

“好,秦浩真是好样的。”

“我就知道,浩哥肯定可以的。”

观众席爆发阵阵掌声,有人都站立而起,为秦浩欢呼,其中,沈颖和冷锋的声音最大,十分开心。

不过,那些投注郑钰的观众,可不是那么开心了。

“算了,我没有兴趣知道了。”秦浩微微摇头,而后,他脚下白光一闪,一脚踏在郑钰丹田处。

而郑钰只觉得自己全身一阵,丹田瞬间破碎,泄了气的气球,瞬间干瘪消失。

“你竟然敢废了我?”躺在地上的郑钰,一脸的狰狞相,他想不到,秦浩一个区区贱民,竟然废了他?

“我没有杀你,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秦浩一脸的无所谓,对方不但扬言废了他,还让他跪地求饶,现在失败了,他废了郑钰,岂不是理所当然?

至于郑钰家族报复,秦浩没放在心上。

“这小子真狠,如果中途不陨落,将来必定是一方强者。”赛台上,有些数位武师强者,纷纷感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