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冲突
  • 神炼巅峰
  • 李铁球
  • 2052字
  • 2022-01-21 17:35:50

武斗场给出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主要让参赛者恢复元力,好进行接下来的比赛。

利用这半个时辰时间,秦浩的境界已经平稳下来,身上的刀伤,也都已经结疤,不过还有些许疼痛而已。

“浩哥,你不知道,最后那一记手刀,真是帅呆了。”冷锋一脸的兴奋,如同他胜利了一般,“我决定了,以后一定要苦练刀法,真是太帅了。”

“我很担心你。”沈颖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傻瓜,我都说了,我有保命底牌的,就算输了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你要相信我啊!”秦浩微微一笑,轻抚沈颖黑色秀发。

“可是,当时真的很危险啊!”

“我都说了,我有底牌的,无论多么危险的境地,对我来说都不是事,以后你会慢慢地明白的。”秦浩并没有太过详细的解释。

神秘空间的事,不能外传给任何人,否则很可能惹来杀身之祸。

有时候秦浩就曾想过,家族被灭门之事,是否就与神秘空间有关,不过,最终被他否定了。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比赛继续。

“小子,你运气不错,不过,也只是到我这为止了。”秦浩的对手,是一名中年大汉,一上台,就十分的猖狂。

“哼!”秦浩只是冷哼一声。

“小子,知道我之前对手下场吗?”大汉露出轻蔑微笑,“都被我打死了,你虽然杀死了武月,但在我面前,还没有猖狂的资格。武月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是吗?真不知道你哪来的信心?”秦浩冷晒。

这大汉也是武徒后期,虽然十分牢固,但说武月没有给他提鞋的资格,这真是太自大了。

“滚吧!”

秦浩根本不愿意和此人多说话,靠侮辱死人来抬高自己身份,太可耻了,他不愿意和此人多交流。

脚踏七星步,玄妙步伐拉出七道残影,将大汉包围。

“啪!”

秦浩很随意,一耳光甩在大汉脸上,直接把他的门牙都给打掉吐了出来,鲜血直流,大汉一脸的蒙圈,而后就被他一脚踹了下去。

大汉身体重重倒地,身体一震抽搐,立刻重伤。

“秒杀,太厉害了。”

“这秦浩夺冠呼声很高啊!”

“不过,另外赛台也有几个变态,并不比秦浩差啊!”

观众都在议论,说秦浩夺冠几率比较大,但也有人就不这么认为,毕竟,其他三个赛台上,都有几个变态人物,丝毫不比秦浩差。

一个时辰后,四强产生,每个赛台上留下一人。

第一赛区朱超,第二赛区郑钰,第三赛区秦浩,第四赛区邱丽丽。

中午,武斗场停赛,工作人员整理上午的下注情况,而后开始分析下午的赛况,武斗场开盘,分别开出冠军盘口。

夺冠呼声最大的,莫过于郑家大少郑钰了。

此人武徒巅峰境界,实战经验丰富,家世又好,很多人对其都有好感,而且此人出道以来,极少有败绩,通常都是秒杀对手。

郑钰赔率八赔一,秦浩赔率一赔八,其他两人赔率都在一比一左右,唯独秦浩和郑钰赔率相差太大。

“你就是秦浩?”比赛结束后,郑钰特地来到秦浩位置前,一脸居高临下的样子,非常高傲。

“正是!”秦浩眉头微微一挑,这家伙来者不善啊!

“区区武徒后期的散修,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走到了前四强,希望你在遇见我之前,可不要被杀了呢!”郑钰很高傲的说道。

他是三大家族之一郑家的大公子,一旦突破武师境界,肯定就是下任家主,那可是威风八面呢。

像秦浩这种散修,根本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他们就像贵族,其他人都是散修贱民,根本不配和他相提并论,他面对秦浩如此高傲,也就不难理解了。

“你是谁?”秦浩问道。

“听好了,我家少爷乃是三大家族郑家的大少,未来的家主,根本不是你这种贱民可以比的。”郑钰身后,一个仆从说道。

身为郑家仆从,此人有种天生的优越感。

“啪!”

秦浩扬手,一巴掌甩在仆从脸上,直接把仆从打得原地转圈,最后摔倒在地,大口吐着血沫子。

他可是一拳能打断一颗碗口粗细的树呢,仆从根本不是武者,如果不是秦浩手下留情,一拳可以打死郑钰仆从。

“主人在说话,狗有什么资格狂吠?”秦浩不屑冷哼。

“你?好大的胆子。”郑钰脸上露出一抹狠色,“小子,敢打我的人,你不想混了是吧?”

“允许他指着我鼻子骂,就不允许我还手?”秦浩讥讽,“三大家族也太霸道了吧?”

“郑少,武斗场禁止私斗,有恩怨可以去赛台上解决。”这时,孙不凡从包房里出来,隐隐把秦浩护在后面。

“小子,你就祈求别遇上我吧。”

郑钰恶狠狠地道:“否则,我会让你体会到生不如死的滋味,到时候,我会活活的折磨你,千刀万剐,希望你永远都能躲在别人身后。我们走。”

郑钰一挥手,有两人抬着那被秦浩扇蒙圈的仆从,而后就离开了。

“秦兄,你有些鲁莽了啊!”孙不凡露出一丝苦笑。

“鲁莽?我倒不觉得。”秦浩微微摇头,“很明显,郑钰就是来找麻烦的,就算我不得罪他,他也不会放过我的,我在他眼神中,看到了杀意。”

自从开启了神秘空间后,秦浩发觉自己的感知力大大提升,就连郑钰眼底那不可觉察的杀意,他都能隐晦的感觉到。

郑钰来者不善,这是很明显的。

“本来以为,我可以调节一下,没想到你们之间已经水火不容了。”孙不凡叹息,“这郑钰是郑家的大少,从小极为优越,很少有败绩,而且心狠手辣,我怕你不是他的对手,到时候能认输就认输吧。能进入前四,已经很不错了。”

“不可能的。”秦浩摇摇头,“我们两个,必须分出胜负的,否则,我心里难安,我一定要查出究竟是谁在幕后搞鬼。”

“哎,随你了,有需要记得想我求助啊!”孙不凡说道,而后,带着侍从离开了武斗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