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最后希望
  • 神炼巅峰
  • 李铁球
  • 2043字
  • 2022-01-21 17:35:50

在军营里练习武术,这是姨夫岳峰的建议,想成为武者,强大的体魄是根本。

快一年了,秦浩除了体魄逐渐强健之外,收获的就只有一身黝黑的皮肤了。

大表哥对他虎视眈眈,一直以为秦浩是个废物,根本不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千方百计的想驱逐他。

“砰!”

秦浩赤手空拳,狠狠击打在面前的木桩上,手上逐渐渗出了殷红的鲜血,顺着木桩往下流,他却像没有知觉一般。

脸上有些痛苦、忧伤。

还有不解。

为什么!

究竟为什么!

不能成为武者,再加上痛失家人的双重打击,让稚嫩的少年变得逐渐成熟,心性也更加的稳重。

为此,岳峰请来了一位游历到天玄国的强者,来为秦浩解决修炼上的困惑,这也是秦浩最后的希望了,如果还不能成功,他会悄悄的离开这里。

秦浩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走到旁边武器架旁,拿出一支两米多的长枪,练习最基础的拼刺枪法。

“呼呼!”

挥舞的长枪,发出沉闷的声音,秦浩继续挥汗如雨。

黄昏,秦浩收枪,回到岳峰单独为他安排的帐篷里,简单洗漱一番,换上自己的衣服,朝着天漠城走去。

秦浩无心去理会街上的热闹,径直的回到将军府,守门士兵象征性的问好,秦浩略微点头,便进去了。

“浩弟,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刚进门,岳云溪迎面而来,亲切问候。

秦浩微微摇头,道:“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没事就好,跟我来,爹爹要见你。”岳云溪微微颔首,道:“明天,爹爹那位老友就要来了,到时候会让他帮你诊断体质问题的,姐相信你,你能成为武者的。”

秦浩眼中有希冀,重重的点头。

来到书房,姨夫岳峰端坐,见到秦浩二人到来,放下手中的书籍,道:“浩儿坐下,云溪你出去吧。”

岳云溪看了父亲一眼,退出了书房,她知道父亲的脾气,不允许外人违逆,只好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秦浩没有客气,直接坐在了岳峰对面。

“浩儿,派去清远镇的人回来了。”岳峰道。

秦浩略显紧张,死死地抓紧椅子扶手,发出咯咯的响声,这是他目前最关心的事情了。

一年了,一直没有秦家的消息,他很担心。

每次调查的结果,都是父母只是失踪了。

但是他知道,就算担心,也要等岳峰的调查结果出来后,再去做决定。

“还和一年前的结果一样,他们并没有发现你父母的尸首,这就说明,你父母很可能还活着。”

岳峰知道秦浩担心双亲,并没有卖关子,直接道:“但是,据我所知,这次出动的杀手很神秘,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势力做的。我没有一点头绪,根本不知道从何查起。”

秦浩脸上青筋暴起,死死地抓着扶手,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竟然是武者势力做的。

“不过,据我所知,他们可能是为了你家的一件传家宝,但具体什么情况,我并不清楚。”岳峰道。

“我家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啊!”秦浩无语。

不过,要说有纪念意义的物件,就只有他脖子里面的血玉吊坠了,那是他母亲吕素素在十三岁生辰的时候送他的礼物。

血玉呈环状,比铜钱稍大些,摸着很是圆润,偶尔有温热感。

不过,这吊坠最对也就是价值三千金币而已。

天玄国流通圆形方孔的铜钱,一千钱价值一个金币,三金币就是一笔不小的财富,犯不着被一个强大的武者势力惦记吧?

“嗯!既然如此,你就先回去休息吧,明日中午,来客厅找我。”

岳峰轻轻点头,道:“我那老友明天就要来了,我会请他帮你诊断的,能不能成功,就看明天了。”

秦浩心中有些激动。

这真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秦浩已经起床。

这是他一年来的习惯,早起进行体能训练,而后练习基础拳法,还有在军营学习的基础枪法。

这个过程,持续一个时辰左右。

之后简单的洗漱,去厨房找点东西吃,而后就早早的在大堂外面等候。

他站立的如同标枪一般挺直,虽然表面很担心,但实则内心焦急,他把最终的期望放在了岳峰的这一位老友身上。

中途,岳云天来过一趟,只是冷冷的看了秦浩一眼,便自己离开了。

看到岳云天那冰冷,带着一丝杀意的眼神后,秦浩疑惑。他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这个表哥。

表哥虽然隐藏的很好,但秦浩还是看出来了。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有时候他就在想,秦家出事,是不是就和这个大表哥有关系呢?

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此想法,因为他们之前根本没有交集。

日上三竿的时候,突然有下人通传,有客来访,岳峰赶忙亲自外出迎接。

秦浩知道,一定是岳峰的那位老友到了。

果不其然,片刻后,岳峰迎着一位青衣老者进府。

这老者头发灰白,身上气息内敛,眼神囧囧有光,给人一股淡淡的压迫感,十足的高手范。

老者身后,还带着一位绿衣少女,只有十四五岁的年华,和秦浩相仿。

这女子虽然年少,但肤白貌美,身材高挑,身上发着淡淡的清香,高傲的神情中,带着一丝难以觉察的忧伤。

他们从秦浩身边走过,而后,秦浩紧随其后,进入大堂。

这位青衣老者,被岳峰奉为上座,而他本人则是坐在了次坐,那绿衣少女和秦浩则是站在了堂下等候着。

“历老,真是欢迎您的大驾光临啊!”岳峰露出和煦的微笑,道。

“嗯嗯,这就是你那外甥了?”青衣历老抬头,瞟了秦浩一眼,淡淡道。

“是的。”岳峰点点头,说道:“我这外甥名为秦浩,是我家内人姐姐的儿子,今年十五岁,这两年为了修炼的事情,他父母没少费工夫。”

“嗯!”

历老点头,道:“看着基本功倒是扎实,但如果不是修炼的苗子,这辈子也就只是一个粗鄙的武人罢了。”

粗鄙!

武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