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水库边的哭声2

  • 最后一个送灵人
  • 三江水
  • 2651字
  • 2020-04-14 20:04:39

我忽然激灵一下,该不会是有水鬼学江水枝的哭声,迷我下去吧,等我脚踩到水里,就被拖下去了。村里的小孩都在水库里游泳,每年都会淹死一两个的。

先不管了,我连忙推着摩托回去。经过江水枝家时,我朝她家里看了一眼,发现有灯光。

还是进去问问吧!

我走进她家院子后,听到有打麻将的声音,江水枝父母都是麻将鬼,肯定在通宵打麻将。

我推开门,江水枝的妈妈看见了我,问道:“江水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额,阿姨,江水枝呢?”我说到。

“你她都睡了。现在找她干嘛啊?”

江水枝已经睡了?那水库边上的哭声,真的可能是水鬼的引诱声了。不过它能学出江水枝的声音,说明江水枝之前在那里哭过。

“喔,那算了,我明天来找她吧。我想问问她报考学校的事情。”我随便找了借口。

“还报个屁学校,考那么差,过几天让她出去打工。”江水枝的妈说到。

我点点头,走出去。江水枝的成绩一直挺好的啊,怎么会考差呢?高中她上重点高中,我上普通高中,可能是高考临场发挥出了问题,所以考得差,才会去水库边上偷偷哭吧。

我回到家里,第二天傍晚在别人的摩托上接了点油,灌进赵林的摩托里后,骑去他家。

赵林见我来了后,急忙说道:“江水兄弟,不是我催你哈,这事能不能快点解决?我老婆今天都跟我吵架了,说我停工这么多天,推了几个活,再这样下去全家都要喝西北风了。”

“我理解,我会尽快解决的。”

我让赵林去找了面镜子,在镜子四周用胶带粘住,让镜子上面可以存点水。水是属阴的,可以寄魂,再在水上洒上一点香灰。

等到晚上十点,我把镜子小心翼翼的搬到后车厢,点了三根香,说道:“你们一家三口惨死在路上,却没有跟着聚阴谷那些恶鬼一起为非作歹,很是难得。我知道,你们想回家,但我并不知道你们家在哪里,能告诉我吗?”

我说完就紧盯着镜子上的香灰,香灰上慢慢显出一行字,是他们老家的地址,详细到是哪个村。

“明白了,我会送你们回去的。”

我跳下车厢,赵林在外面等着,见我下来急忙问道:“怎么样?知道他们是哪里人吗?”

“隔壁省的。”我回到。

赵林有点犯难了,说道:“那江水兄弟,我再开车到那里去,就要耽误更多的时间了。我老婆跟我吵架肯定是老王在里面怂恿的,我要再不干活赚钱,她真会跟我离婚的。”

“明白!”我拍了拍赵林的肩膀。

“你明白就好,要不这样吧,你把他们送回去,路费,还有耽误的工费,我一分不少的给你。”

其实这事也不完全是赵林的事,我是送灵人,自然有责任将要送的灵送到彼岸。

我说道:“行吧,赵叔,你现在家里也有点困难。钱方面,按之前说的,工费吗,就算到今天。往后几天就不要算了,至于路费吗,我想骑你的摩托把他们送回去,那地方太偏了,坐车估计够转车的,我怕晕车!”

赵林感激的都快要给我下跪了,紧握着我的手说道:“你太够意思了,江水兄弟,你太够意思了。我现在把钱给你,明天我就能去接活吗?”

“能!”我重重的点了下头。

“那就好,那就好,我现在去给你拿钱!”赵林激动的跑回家。

我走到车上,把那一家三口的尸骨用麻袋装好。然后拿出一个涂了墨的矿泉水瓶,说道:“你们一家三口就暂时寄居在这里面吧!我休息两天就送你们回去。”

三股阴风灌进矿泉水瓶里,我将瓶盖拧上,放进麻袋里。拎下车,绑在摩托后面。

赵林已经拿了钱出来,连忙塞到我手里,说道:“辛苦你了,江水兄弟,你真是我的恩人啊!”

“别这么说,我是干这一行的!”我笑到。

骑上摩托回去,骑到一半时才想起在镇上忘记加油了。我心悬了起来,该不会又要推回去吧?菩萨保佑啊,但愿能骑到家。

可是,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摩托骑到村头的水库时又没油了。

“哎呀,我真是哔了整个动物园了!”我骂到。

迈腿下来,刚停住,却又听见水库旁边有哭声,还是江水枝的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走到水库上面往下看,这次看见了江水枝,还真是她!那么昨晚怎么回事?我晃了晃头,往下面走去,同时喊道:“江水枝,你这么晚一个人在这里干嘛啊!”

江水枝并没有理我,站了起来,往旁边走。

“江水枝?这么晚了回去吧!”我想江水枝可能是比较伤心,再说我跟她也很长时间没见面了,或许我在她心中只是个同学而已,所以没心情搭理我。

我跟在江水枝后面,水库只有一条台阶,往旁边就是水泥砖按成的斜坡,很陡。我走在上面都有点难,奇怪的是江水枝却走的很稳。

“江水枝!回去吧!”我大声喊到。

江水枝慢慢的往上走了,可能她真的不想搭理我吧。

我还是去她家,把她父母喊来吧,不然江水枝出了什么事我心里过意不去。

我回到岸边,推着摩托回去,经过江水枝家时,走进她家里。她父母依然在打麻将。

“阿姨,江水枝在水库旁边哭啊,可能有什么想不通的事呢,你们去看看她,。”我说到。

江水枝的妈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你个江水啊,你是不是刚睡醒啊?我家水枝在洗澡呢!”

我像被雷劈了一下一样,懵圈了。

“不是吧,我明明看见她的啊!”我坚持到。

这时江水枝擦着头发从中堂后面的卫生间走出来,看着我问道:“江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江水枝就站在我面前,那我刚才看见的是谁?我敢肯定我没看花眼,那人就是江水枝!对于自己整个小学初中暗恋的人,我肯定不会认错。可是,眼前,解释不通啊!

“江水?”江水枝喊到。

我恍惚一下,咳了一下说道:“额,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准备报考哪个学校。”

江水枝的妈插话道:“昨天不是说了么,让她出去打工。”

江水枝的眼神有些失落,冲我挤了个笑容。

我便连忙说道:“我还有个事找你,我们进去聊吧!”

江水枝点点头,带我上楼到二楼的客厅。她父母都在楼下打牌,她哥也在外地,所以楼上就我们两个人。

“江水,好久没见你变帅了好多啊。”江水枝开玩笑到,但我看得出来,她并不开心。

我舔了舔舌头,问道:“江水枝,你最近去过水库吗?在那里有没有被吓到过?”

我这么问,是因为我担心我在水库看见的江水枝是她被吓丢的魂。

江水枝摇摇头:“没有啊,我这几天都在家里看电视,没出去过。你干嘛问这个啊?”

那不是江水枝被吓丢的魂,那是怎么回事啊?我脑子都要炸了,难道真是我看花眼?

江水枝看我心不在焉的,便问道:“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我咳了一下,随口说道:“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你。”

江水枝的脸一下红了,望着我,我更尴尬了,这一不留神就耍流氓了。

“额,那什么,我回家去了。”我站起身。

走到楼梯口时,江水枝喊道:“江水。”

我回过头看向她,她又摇了摇头:“没事,这么晚了,路上小心点。”

“嗯。”

出了江水枝的家,我连忙朝水库跑过去,今晚的月亮很亮。我看见水库对面的斜坡上有个女孩,身形上很像是江水枝。

我也顾不上斜坡危险,准备绕过去。

跑到离她只有几米远时,看清了,就是江水枝!这时,我的脚却好像被人拉了一把似的,人往水库里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