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一场硬战
  • 最后一个送灵人
  • 三江水
  • 2576字
  • 2022-01-21 17:36:04

我和赵林先回到他家,然后赵林骑他的摩托送我回家,之所以不直接开车送我回去。是因为车上还有“两个人”,赵林不敢返回家时单独和他们相处。

爷爷见我这么快就回去了,知道事情肯定没办妥,问道:“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是啊,爷爷,那里不止一家三口亡魂。他们的肉身掉进山谷里,而那个山谷是个聚阴谷啊,你孙子我今天差点就回不来了!”

爷爷看了一眼我胸口的八卦,哈哈大笑起来:“你用这个方法出来的?真机灵啊,由你接我衣钵,我放心。”

我坐到床边,给爷爷捏着手,说道:“爷爷,你快别先说这种话了,当时我们被聚阴谷里的冤魂怨鬼缠着出不来,女的亡魂为了带我们出来,被发现了,现在她被压在聚阴谷,而她老公和儿子却跟我们来了。现在要送他们一家三口回去,就得把那女的亡魂招上来,可是聚阴谷里的那些怨鬼肯定不会放人啊!”

爷爷咳了一下,说道:“那就免不了一场硬战了。”

“这个我也想到了,你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让风险降到最低?”

爷爷想了想,说道:“时间上,先考虑阳气最重的时候吧,十一点之后,十二点之前。千万不要到十二点,十二点由阳转阴,很凶。”

“那你有没有什么法宝?我看电视里面,道士啊之类的,都有几个传家的法宝啊。”

爷爷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我,“哪有那么多法宝啊,就墨斗,五帝钱,桃木剑。我们家的桃木剑都被虫子咬烂了,所以桃木剑都没有。”

我顿时泄了气:“那你觉得我一个人搞得定聚阴谷吗?”

“我怎么知道?”爷爷也挺犯愁的,“人很多潜能都是在逼于无奈下爆发的,我也不知道你会爆发出什么潜能来啊!”

“那你可以给我提供一些什么经验意见没有?”

爷爷昂起头,陷入沉思,不知道过了多久,传来了爷爷的呼噜声。

我去,居然睡着了!上次拿个没墨的墨斗坑我,现在让他给我提供一些经验意见,居然睡了!

我无奈把爷爷的电风扇风力调小一点,走到院子里犯愁。

看着院子里的桃树结了果子,为什么桃木剑能克阴呢?

这时奶奶走到我旁边,说道:“江水,我给你做了碗面条,你趁热吃吧。”

我敷衍的点了下头,问道:“奶奶,你知道为什么桃木剑能克鬼邪吗?”

“喔,这个啊,年轻时候跟你爷爷谈恋爱的时候,他总是给我讲一些故事。好像是说后羿是被桃木击杀的,后羿被封为了什么神,神常在桃树下面。桃木就沾了神的气息,邪灵不敢靠近。又说什么,桃木是五行之精,所以能驱邪。”奶奶慢吞吞的说完摇头道:“哎呀,我也记不清了,你赶紧吃面吧。吃完洗个澡睡觉,浑身脏兮兮的。”

“嗯。”

我吃面的时候慢慢琢磨这桃木,原来它能驱邪不是因为它做成剑形,也不是因为上面画了什么符,而是因为它的材质,就能克邪。

洗澡后,我躺在床上慢慢琢磨这件事。第二天一大早赵林就赶来了,但是我告诉他今天不行,要再等一天,我做好准备。

一整天,我都在家里忙活,把院子里的桃树给砍了下来,做成一支一支的小箭。然后到同学家借了一张弓弩来,那个弓弩是他爸用来打鸟的。

弄好这些后,我又去镇上买了些朱砂来研磨,用深井水泡开,将桃木小箭泡在里面。

当然这些还是不够的,我还做了很多准备,比如买了七只没有阉割的公鸡,将碎桃木碾成粉等等。

第三天天刚亮,我就给赵林打电话让他过来接我。

我们赶到聚阴谷,已经是上午十点了。因为赵林不敢下去,所以只能我一个人下去。这时太阳正好照着聚阴谷,聚阴谷里的那些怨鬼也不敢拿我怎么样。我就连忙将亡者一家三口的骨头捡了上去,放在车上。

捡好骨头后,一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了。

我坐到车上,对赵林说道:“打开空调吧,我睡一觉,天黑了再叫我。”

赵林惊讶的说道:“天黑了再叫你?天黑了那些鬼凶啊,你有什么要做的,干嘛不现在做?”

我当然知道天黑了阴气重,爷爷说不要十二点以后,那是因为他有点老糊涂,只以为我是要把尸骨拿上来,但是更重要的是,我要把女的鬼魂也带上来。阳气那么重,怨鬼全躲起来了,我上哪找那女的鬼魂去。

我不耐烦的说道: “你别啰嗦,等会把车厢里的那些鸡喂一喂,扇扇风,别闷死他们了。”

“闷不死的,这里这么阴凉!”

我不再搭理赵林,放低椅子闭目养神。

傍晚时候,赵林摇醒了我,说道:“六点了,天黑了。”

夏天六点当然还没天黑,只是这里阴气太重,过了两点就照不到太阳,现在已经是阴沉沉一片了。

我伸了个懒腰,吃了两个面包,喝了口矿泉水。

“赵叔,等会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千万不要闭上眼睛,眼睛是神门,一闭眼神门就关了,很容易被鬼邪入侵。”我说完跳下车。

赵林连忙说道:“诶,你什么意思啊,我不下去的啊!我就在车里面也有危险吗?”

“我要把他们全炸出来!”

“几个意思啊?”

我绕到驾驶位,说道:“下来吧,赵叔。”

赵林跳下车,我拿着小刀在他中指上狠狠的割了一刀。然后让他把衣服脱了,拿毛笔沾着他的中指血,在他胸口上画了八卦。

赵林见这阵势,腿发抖说道:“这是要干嘛?我也有危险啊?要不我回去吧!行不行?”

“你回去?你回去了谁开车带我走?”我反问到。

我走到车厢旁边,将捡来的尸骨每具都拿下一根来,放在地上抹掉一些,然后用尸骨磨成的粉泡在水里。泡开后,我滴了两滴在眼睛上,那个酸爽刺痛,一时半会都睁不开眼,不过睁开眼后,就看见车后排坐着的父子俩了,虽然还是若隐若现,不过能看见他们就好办多了。

“你们两个坐在车里不要出来,知不知道?”我对那对父子说到。

他们点点头。

我再拿毛笔沾着朱砂,在车上画了几个大符。

画好后,我深吸一口气,拿出弹弓和一个一个的小球,这些小球里面都是桃木粉,用薄纸抱着,一旦受到强大的推力,薄纸就会散掉,桃木粉会洒下。

我走到路边,将一个一个的桃木粉小球弹向聚阴谷的上空。

所有桃木粉都弹出去后,聚阴谷里阴风四窜。

我尖起眼睛看山谷里面,见到一个女人也在蹿动。

因为我只用了他们一家三口的尸骨磨粉泡水滴进眼睛里,所以我只能看见他们一家三口的亡魂,其他的都看不见。倒不是没办法见,我去弄点尸油滴眼睛里就能开阴眼了,只不过我担心那些冤魂长得太惨,看见他们样子的话,我会忍不住害怕,气势下降。

女鬼好像被其他鬼拽着,行动不由她自己,在草上飘来飘去。

我拿出泡过朱砂水的桃木箭,驾到弓弩上。朝女鬼移动的前方射出,忽地一下,女鬼好像没有怨鬼拽着她了。她急忙朝我飘来。

而她的动作,也引起其他怨鬼的注意。阴风全向我袭来。

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子,心里着急啊,女鬼终于扑到我跟前,钻进了瓶子里。我朝车后厢跑去,把瓶子丢进了驾驶舱。

到车厢就安全了,那里有很多公鸡。可是我刚把手撑上去,脚就被拽住了,一股强力往后一拽,我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