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大开杀戒

  • 最后一个送灵人
  • 三江水
  • 2748字
  • 2020-04-14 20:04:39

等我们跑到那个女人跟前时,才发现她是被吊着的。已经死了,脚离地只有十公分,踮起脚尖都能踩到地。

“老婆!”大猴嚎啕大哭起来,将他老婆抱了下来,尸体已经僵硬了,眼睛睁着,舌头伸到最长,很怨的样子。

村长这个王八蛋,被他的乌鸦嘴说中了,现在又死人了,我又有麻烦了。

不过大猴的老婆只是普通村妇,就算现在死的冤,也翻不出多大浪来!

“节哀顺变!”我拍了拍大猴的肩膀,不忍心看这画面,就看向别处。

忽然,我发现前面有个老人站在那里望着我们。被我看到后,连忙躲到树后面去。

“别走!”我拿着电筒追了过去。

等我追到刚才那个老人所站的位置时,却发现地上的草根本就没有被踩压过的痕迹。

刚才那个不是人!调虎离山?我心头一惊,回过头,幸好,大猴还在那里抱着他老婆哭。

我跑回去后,和大猴把他老婆抬出了林子。因为他老婆的尸体已经僵硬了,抬回家的实在太累,并且一个死人这样子进村去,吓到出来玩的小朋友就麻烦了。

我让大猴回去推个板车来,我在这里看着他老婆。

大猴走后,我点了根烟摆在大猴老婆的头前,说道:“大婶,眼睛闭上吧,你这样大猴多难过啊!”

我摸过她的眼皮,可是双眼依然睁着,不肯闭上。

等了半个多小时,大猴推着板车来了,后面还有小孩的哭声。我大声问道:“你带谁来了?”

“我两个孩子!”大猴哽咽着回到。

靠!我连忙将衣服脱下来盖住他老婆的脸,他也不想想他老婆就这个样子让他孩子看见,得多大的心理阴影啊。

等大猴走近后,两个小女孩哭着跑过来,一个看起来十岁左右,另一个只有五岁。十岁的姐姐已经知道死亡的意义了,所以哭的很凶,而五岁的妹妹可能是被姐姐影响所以才哭的。

“妈。”姐姐跪在地上,摇着她妈的手。妹妹也跟着跪下。

“行了,先回去吧!”我说到,跟大猴一起把他老婆抬上板车,如果他拉回去,姐姐很懂事,见这里路难走,便在后面推车。妹妹自己走这种路都踉踉跄跄的,我便将她抱在怀里。

“大哥哥,我妈妈怎么了?”妹妹问我到。

“你妈睡着了。”

“喔,那为什么爸爸和姐姐都哭啊?”

“因为他们饿了,你妈妈睡着了就没法给他们做饭了。”我胡说到。

“原来是这样啊。”妹妹笑了。

到大猴家后,他把客厅收拾了一下,空出位置来,在地上扑了张草席,将他老婆搬过去。找了块毛巾盖住他老婆的脸,我的衣服坏给了我。

大猴的母亲开始哭了起来,拍着腿哭道:“你说你啊,以前总要跟我争这争那啊,现在怎么不争了?说走就走啊!”

我走过去拍拍大猴妈的手臂,说道:“奶奶,你就别哭了,你哭的话,你儿媳妇受不起。”

邻居听见哭声跑来看,知道大猴老婆死了后,也就主动去大猴亲戚家报丧。

我把大猴拉到一边,说道:“你老婆不是自杀的,你应该看的出来吧!”

大猴点点头:“我知道!是那只黄鼠狼害死我老婆的嘛,一定是它干的,我要把它剁成肉泥。”

“现在就别说这种气话了,你炸死了它全家,现在它杀了你老婆,我估计还只是开始。它要杀光你全家,让你尝尝全家惨死的滋味后,再最后一个杀了你。”我提醒到。

大猴看向他两个年幼的女儿,原本还是很愤怒的他,突然非常害怕的拉住我的手说道:“大师,你跟它说,有什么冲我来,别害我女儿。”

“说实话,黄鼠狼这种东西我没接触过,处理起来跟一般的鬼是不是相同的方法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多加小心,在找到那只黄鼠狼之前,全家人都不要单独出去了。”

“嗯。”

我想了想,黄鼠狼虽然已经死了,成了灵,但是跟人死后成鬼一样,对生前害怕的事物已经保持着恐惧。

我说道:“你现在去找两条狗来,一条绑在前门,一条绑在后门。记住,要胸前有白毛的那种,舌头有胎记的就最好不过。我想绑着两只这样的狗看家,它应该不敢进来。”

这种狗特别聪明,人都能分出好坏来。并且一般不会乱叫,只有感受到家主有危险时,才会发出警惕的叫声,适当时候也会攻击入侵者。

“好的,我现在就去!”大猴说着马上就跑出去了。

来哭丧的亲戚一个接一个,房子里不停放着鞭炮,我叹了口气,在院子里找了张凳子坐下。

五岁的妹妹跑出屋子,我怕她跑到外面去,便过去把她抱了过来。

“妹妹你想去哪啊?”我问到。

“我想去尿尿!”妹妹指了一下院子角落的旱厕。

我说道:“喔,天这么黑,你不怕踩空了掉进屎缸里啊?这么小,又是晚上,不用去厕所,在这尿就行了!”

“可是妈妈说女孩子在外面撒尿羞羞!对了,大哥哥,我妈妈要睡到什么时候啊?”妹妹睁着大大灵透的眼睛问到。

“要睡很久,乖,你尿尿吧,没人看见,不会有人说你羞的!”

“嗯!”

妹妹撒完尿后,便坐在我腿上,看着那些亲戚进进出出。

没过多久,大猴就牵了两只狗来,分别绑在前门后门。

一个男人跟大猴说了几句话,那男人便朝我走来,妹妹喊道:“小猴叔叔!”

小猴摸摸妹妹的头:“叫叔叔就行了,不必加我名字,这样没礼貌知道吗?”

妹妹点点头。

小猴对我说道:“你好,你是先生吧?”

“嗯,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嫂子的事,就多辛苦你了。一般你做事要多少酬劳,我好给你钱。”

“两千。”我回到。

小猴麻利的给了我两千,说道:“辛苦了。”

“没事,你去忙吧!”

小猴便回去帮忙了,过了半个多小时,妹妹在我怀里慢慢的睡着了,而屋里面的人现在又都很忙,所以我就抱着。坐久了,我自己也昏昏欲睡了。

我是被一个女人的喊声给惊醒的,一个妇女在厕所前大声喊道:“快来啊,快来啊,出事了!”

我连忙跑过去,旱厕的屎缸里,一些头发露在面上。很快里面的人就被打捞起来,是大猴的母亲,浑身都是屎尿和蛆虫,嘴巴张着,蛆虫从她嘴里爬进,鼻子爬出,耳朵上也有很多蛆虫。

一人捂着鼻子说道:“这屎缸也就一米深啊,怎么淹的死人啊?”

“就是啊,并且也没听见老太太喊啊!”

我看着老太太的身形,腿脚屈着,脖子弯着,脸朝下,明显是有人按着她的头,让她起不来,活活淹死在屎缸里面。

“妈!妈!”大猴冲过来,跪在了地上,不顾他母亲一身的屎,抱着她哭道:“我可怜的老娘啊,怎么死的这么惨啊!”

小猴也跪在旁边哭了起来,这一家一天死两个人,那些亲戚都不知道怎么安慰。

妹妹歪了下头,好像要醒过来,我连忙捂住她的眼睛,抱着她走远一点。

大猴哭了好一会后,对小猴说道:“去打水来帮妈洗一洗,她老人家爱干净。”

小猴进屋后,大猴跑到我跟前,噗通一声跪下:“江水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家人啊,一天功夫,死了两个。我不想我女儿出事,你一定要救救我两个女儿啊!你跟那只黄鼠狼说,我知道错了,我该死,它要杀要剐,冲我来,我一句怨言都没有,千万不要伤害我两个孩子啊!”

可是我记得被炸死的那些黄鼠狼里面,有两只小黄鼠狼被爆炸气浪震得气孔流血而死。

“别这样!起来吧!赶紧起来!”我把妹妹放下,扶起大猴。

妹妹站在地上也完全醒了,揉着眼睛问道:“爸爸,姐姐呢?”

“姐姐?”大猴回过身,整个院子里都没有看见他大女儿。小猴从屋里拿着水盆出来,大猴马上问道:“小猴,你见到妙妙在里面吗?”

“没有啊,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小猴回到。

大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身体也凉了半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