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复仇
  • 最后一个送灵人
  • 三江水
  • 2653字
  • 2022-01-21 17:39:24

“村长,你们村里有人会在野外布陷阱抓兔子或抓黄鼠狼吧?”我问到。

村长点头道:“对啊,怎么了?”

“一般都布在哪里?带我去!”

我猜那只黄鼠狼多半是被兔夹子夹住脚了,而黄鼠狼是很有灵性的东西,魂跑了出来,上林海的身,操控林海去把兔夹子掰开。

但是经过村长家隔壁时,一时天性难忍,抓了只鸡喝血,补充体力。

到村外后,村长说道:“一般都在这一块布陷阱!”

我们便开始寻找林海的尸体。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黄鼠狼上林海的身来帮自己解困后,就会离开林海的肉身,而林海也会躺在这附近。

可是搜寻一番后,并无结果。

我纳闷了,问道:“还会在别的地方布陷阱吗?”

“一般都在这一块,这一块兔子多黄鼠狼也多。但是到山里面去布陷阱的也有,可是大山那么大,找起来不容易啊!”村长说到。

“不容易也得找啊,不然林海的尸体躺在野外,被什么野猫冲了气,诈尸的话,第一个就是要找你!是你卖了栋鬼屋给他,才会害他惨死的!”

“哎哟,江水兄弟,你不要再说了,我真不知道那两个女鬼那么凶啊!我以为有人住进去了,有了阳气,她们就会走了。再说卖的钱也不是我一个人的。”

“得了,别墨迹了,赶紧带路去找吧!”我催促到。

在山里面转了一个多小时,天都蒙蒙亮了,也没找到林海的尸体。而来帮忙的几个人又累又困,有些囔囔着回去睡觉算了。村长担心林海会诈尸,找自己报仇,便不停的催促这些人打醒精神。

等到上午七点多,我们还是没找到林海的尸体,但是却找到一群黄鼠狼的尸体。

它们是被炸死的,有几只已经炸得分尸了,还有两只小的,估计没被直接炸到,但是被震得七窍流血死的。

我发现有只大黄鼠狼的尸体比较奇怪,它已经长出白胡子来了,身体并没有明显伤痕,头下面的血迹是一重一重的,以中间为圆心,溅射到四周。这种血迹不是一次性流出来的,而是一次一次撞击造成的。

所以这只快要成精的黄鼠狼是自杀的,我摸了摸它的腿,有只腿骨是断的。

我点了根烟,说道:“出事了,黄鼠狼是益兽,干嘛要炸它们呢?把自己家里的鸡关好点不就行了?”

一人说道:“这肯定不是要炸黄鼠狼,是想炸个野猪什么的吧,无意炸死了一窝黄鼠狼而已。”

另一人道:“哪里还有野猪喔!七八年没见到过了!”

“有,我上次就见过。”

……

村长见我神色不对头,紧张问道:“出什么事了?”

“如果你一家人出来闲逛,结果却突然全家都被炸死了,就你一个活着,你会怎么样?”我问到。

“报仇,找到谁埋得炸药,弄死他!”村长哆嗦的说到,说完他也猜到我要说什么了,大声咆哮道:“哪个王八蛋埋得炸药啊?我现在就去村里找他出来!”

“赶紧的!这黄鼠狼都要成精了,又是自杀,很凶!如果被它先找到埋炸药的人,那人就死定了!”我说到。

大家一起往村里跑。

因为天亮了,大家就发散去找。谁找到了就去林海家跟我说声,我先去睡一觉。

林花起的很早,我到家时,她已经把粥煮好了。

“江水兄弟,辛苦你了,找到海子了吗?”林花问到。

“昨晚你都听见了?”我问到,她点点头:“我又不傻,他们如果真是打麻将缺人的话,随便在附近叫一个就行了,跑这来喊你肯定是出事了,我偷偷跟出去听了。不过既然你不想我知道,我也就装着不知道,回来等消息。”

“那你一晚都没睡啊?”我有些心疼这个可怜的女人了。

林花点点头:又问道:“海子还没有找到吗?他为什么会去吃人家的鸡啊?”

“这事有点复杂,你现在不用操心太多,一定不要太累。我摸你脉搏的时候,估计你身孕还没三个月,这时候胎盘不稳,很容易掉的!”

“嗯,我自己心里有数,你不用担心我。昨晚我已经想通了,一切都是命,怪不得谁,伤心也没用。我能做的,就是把这宝宝生出来,给海子留个血脉。”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我大口的喝粥,昨晚没睡好,现在困的不行,就跑楼上去睡觉。床头装着方琴母女的魂的那个矿泉水瓶在晃动。

我把瓶子拿在手中,感慨道:“我知道你们两个命苦,都被心爱的男人背叛,如果换着一般人的话,可能会恨所有的男人。昨晚伤了你们,我也感到很愧疚,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们没有遗憾,心甘情愿的上路。”

我将矿泉水瓶放进了抽屉里,在抽屉上也贴了张符。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想折磨死我,我刚睡着,就被人大声给喊醒了。是昨晚帮忙的一个大叔。

“大叔,叫睡着的人一定要小声的慢慢叫醒,知道不?你这样突然喊,会把我吓丢魂的,严重点直接吓出心脏病来!”我抱怨到。

大叔说道:“呵呵,对不起啊,江水大师,我们找到是谁埋得炸药了。”

“喔?”我坐了起来,“那他没什么事吧?”

“没事,好好的呢。除了这个外,我们还找到了林海的尸体。”大叔说到。

“在哪里?”

“埋炸药的叫大猴,林海的尸体就在他家院子的猪圈里。”大叔说到。

“猪圈里?”我有些摸不到头脑了。

大叔又说道:“是啊,在他家猪圈里。大猴说今天天还没亮的时候,有个人敲他门,问他有没有在山上埋炸药,他睡的模模糊糊的,就回了声是,也没起来看。除了他之外,很多门口挂着黄鼠狼和兔子皮的家里,昨晚都被人敲门问了。”

原来黄鼠狼是借着林海的身体,问出谁埋得炸药!要报仇的话,不必靠林海的尸体。

我现在是又怕又急,让大叔带着我去大猴家。

路上,我才发现有很大一部分的院子上都挂着黄鼠狼的皮。

“抓到黄鼠狼,杀了就算了,干嘛还把皮挂起来?”我责怪到。

大叔说道:“哎哟,黄鼠狼皮值钱啊!剥了晾干拿去卖,很多人都是靠干这个养家的,也没出过什么岔子啊!”

“那是你们没有抓到狠得,现在好了,一个白胡子黄鼠狼全家都被砸死了。”我说到。

说话间,已经到了大猴家,因为发现林海的尸体,他家聚了很多人。

穿过人群,村长也在里面,路过村长身边时,我说道:“谁是大猴?叫他跟我进房间!”

“那林海的尸体怎么办?”村长问到。

我说道:“找块大黑雨布包起来,等会抬到他家去!你赶紧把大猴给我叫来!”

我走进屋里,很快村长就带着大猴进来了。

“什么事啊?”大猴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山上的炸药是你埋得?”我问到。

大猴点头道:“对啊,我想炸头野猪。”

我简单说道:“野猪没炸到,但是炸死了一窝黄鼠狼。有只黄鼠狼已经有点修为,全家被你炸死了,它自杀了,要找你寻仇!”

大猴却呵呵一笑:“你吓谁呢?我杀了那么多黄鼠狼,这次就要被寻仇?想骗钱吧?村长,你在哪碰到的骗子?”

我听完笑了,朝大猴竖起大拇指:“哟,你狠,老子不管你了!”

“江水大师,你可不能跟他计较啊!”村长拽着我,同时呵斥大猴道:“赶紧说对不起!”

大猴道:“对不起什么啊?我又没惹他,炸死了几只黄鼠狼怎么了,我还心疼浪费炸药了呢!”

我甩开村长的手,毅然出去。村长追了上来,拉着我,说道:“江水兄弟,你大人大量,别跟他计较了!”

“我没生他气,但我是送灵人,这事跟送灵没关系,所以我也不会插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