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最后一个送灵人
  • 三江水
  • 2586字
  • 2022-01-21 17:39:24

好好的,尸体怎么会不见了?

我连忙跑进屋里仔细找,楼上楼下都找遍了,也不见林海的尸体。还能飞了不成?也不可能有人会偷尸体啊!

可是林海家住这么偏,我晚上又都在村长家,如果真有人来把林海的尸体弄走了的话,也不会有人看见。

既然找不到他的尸体,现在只能问他自己了!

我跑到村长家,刚才那些人都在打麻将,开了两桌。见到我来了后,其中一个立即站起来,说道:“江水兄弟也来玩嘛?我让给你!”

“不了,我不会!”我笑到,跑上楼,敲了敲林花的房门。

林花满脸憔悴的打开房门,问道:“有什么事吗?”

“林海的尸体不见了!刚才我们都只顾着对付那两个女鬼,没留意棺材里的动静。”我说到。

林花有些站不稳了,我连忙扶住她,说道:“没事的,能找回来,我来找你,是想问下林海是生辰八字。”

“用他的生辰八字能找到他的尸体吗?”林花流着眼泪问到。

“我给他招魂,他的魂一定知道自己的尸体在哪!”

林花连忙告诉我林海的出生时间,我换算成八字后,写在纸上,再问道:“你们老家的具体地址呢?”

林花一边说,我一边写,写好后我确认道:“林海是在老家出生的吧?”

“是的。”

“那行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去给他招魂。”

“我也去。”林花拉住了我的手。

看她的样子,一定有很多话要对林海说,不让她去也睡不着,反正现在她家没有了恶鬼,她回去也没什么大碍,我便同意了。

我们一起下楼时,一个打麻将的说道:“江水兄弟,你跟林花回去啊?”

“孤男寡女的,哈哈哈!”

“寡妇门前……”

我咳了一下,他们意识到玩笑开过火了,对林花说对不起,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林花倒不在意这些,轻轻说道:“没事,今天辛苦大家了。”

路上我砍了根竹子,到家后倚在门口,然后将吃饭的桌子搬出来,摆在院子里。再将香炉也拿出来,点上香,找了件林海的衣服挂在竹梢。

便开始招魂,其实招魂也没什么大名堂。就是不停的喊着林海的名字,因为林海已经死了,不是招生人魂,未免他一死魂就被过路的阴差带走,所以海妖念他的生辰八字和出生地点,以及死亡时间和地点。这样阴差听见了,就会暂时送回来。

可是我喊了半个多小时,嗓子都喊哑了,也不见有任何动静。

林花站在旁边流泪说道:“林海,你来吧,再见我一面好不好?”

夜半露水重,现在又起风了,我怕林花会感冒,便对她说道:“算了,招不到,可能被阴差带走了,等他头七那天回魂吧!”

扶林花回房休息后,我也上楼睡觉。躺在那里,越想越不对,方琴说林海现在在花花世界开心,说明不是被阴差带走了,方琴肯定知道林海的魂在哪里。

我想放方琴出来问问她。

可是方琴刚才被我用阵法伤了,现在怨气很重,如果放她出来的话,因为她受伤了,所以肯定不会是我的对手,但是她要是逃了,我就很难找到她了。她这样逃走的话,日后伤势恢复了,只会变本加厉的报复男人,就怕到时候不会只害负心汉,是男人就要害了。

无奈只能打消放方琴出来这个念头,折腾一晚上,我也累了,倒头大睡。

感觉还没睡多久,就被楼下的喊声吵醒了。我跑到窗户上看,只见村长带着刚才帮忙的几个人在下面喊。

“听见了,别吵了!”我大声回到。

跑下楼去,林花也被吵醒了,正好也打开房门。

“不知道出什么事了?”林花说到。

“花姐你别管了,好好休息吧!”我说到,打开门后,马上朝村长他们使眼色。

村长对于交际很拿手,马上明白我的意思,大声说道:“有两个家伙输完钱回去了,我顶上去了还差一个人,江水兄弟,你去凑个脚吧!”

我看了下手机,说道:“都三点了,还打啊?”

“打到天亮吃早饭呗!”村长说到。

因为之前我明确拒绝过打麻将,所以如果现在立即答应他的话,林花肯定会起疑心。于是我说道:“可是我不怎么会打啊,要不这样吧,你们打多少一番的?我输了就按一半来算,赢了就跟你们一样的算,行不行?”

“行!”村长回到,拉着我往外走。

我回头对林花说道:“花姐你去睡觉吧!”然后对村长道:“你们也太胆小了吧,叫我打麻将而已,要不要全都过来,那两个女鬼已经被杀了啊!”

走出一段路后,我才低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一个胖胖的说道:“刚才我出来撒尿,听见村长邻居家院子里的鸡叫,本来我还笑那只鸡失眠呢,这么早就叫。可是仔细一听不对啊,那是惨叫声啊!我就凑过去一看,你猜我看见谁了?我看见林海了!半截脑袋都没了,抓着那只鸡就啃啊!”

另一个说道:“也是奇怪了啊!林海的鬼魂居然还吃鸡,我都想不通。”

他们还不知道林海的尸体已经不见了,以为见到的林海的鬼魂。

“那不是林海的鬼魂,那就是林海。你们走后,我想看下林海,打开棺材盖却发现他不见了!”我说到。

村长马上缩起了脖子:“不能吧?棺材不是用墨斗线封了起来么?他还能出来?”

“肯定是有人在外面推开了棺材盖。”我说到。

村长看了看四周:“谁那么缺德啊?把个死鬼放出来干嘛?现在诈尸了,不知道要害谁呢!”

我问刚才那个胖子道:“大哥,你刚才看见林海抓着一只鸡吃?是怎么吃的?”

胖哥说道:“就是咬啊,生咬啊,咬的一嘴鸡毛,瘆人的很!”

“具体怎么咬的?是东一口西一口的咬,还是只要着一个位置不放。”

“额,我想想。是咬着脖子不放!”

“哦,原来这样。”我马上又问道:“这一代黄鼠狼多吗?”

“多着呢!怎么了?”胖哥纳闷到。

村长比较机灵,问道:“黄鼠狼占了他的身?可你不是在棺材上封了墨斗线么,那东西驱邪啊,黄鼠狼敢动?”

我解释道:“墨斗只是对鬼对僵尸等有效,因为这些以前都是人。之所以只对人有用,其实主要还是利用潜意识里的恐惧,以前的木匠,墨斗一弹,接着不是斧头砍就是锯子锯,鬼灵怕的不是墨斗本身,而是怕会挨斧子。但牲灵不一样,他们不是人,没这种概念,所以不会怕墨斗。”

“原来是这么个理啊!”众人点头到。

一人说道:“又学会了一样,哈哈,跟着江水兄弟混几天,我也能成半个道士了!”

村长又问道:“可是黄鼠狼自己有身子,干嘛要用林海的身子?”

这个也是问题所在,一般黄鼠狼迷人上身也只是对活人,不会动尸体。不过现在问题既然出来了,只有先找到林海,制服他就弄清楚情况了。

“大家一起去找吧,争取天亮之前找到林海,不然太阳一出来,会出事。”我说到。

我们到了村长的邻居家,查找线索。村长的邻居也起来了,是个老大爷,那大爷说道:“刚才我听见鸡叫,就跑出来看,看到一个人一瘸一瘸的跑了,我的鸡也被他吸干了血,真是吓人啊!”

“一瘸一瘸的跑了?”我问到。

大爷点头道:“对啊,一瘸一瘸的。”

可是我处理林海的尸体时,并未在他脚上看到有伤啊!怎么会瘸呢?既然林海不瘸,那么瘸的就是黄鼠狼自己了!

我知道林海在哪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