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借身
  • 最后一个送灵人
  • 三江水
  • 2622字
  • 2022-01-21 17:39:24

我猛地转过身,可是却什么都没看见。

突然,一个人迎面将我扑倒,掐着我的喉咙。我胡乱抓着那个人的脸,却一不小心将他的半截脑袋给扯了下来。

是临海?我心中惊讶到,他诈尸了?可是干嘛要害我啊!

我两只脚顶住他,用力将他顶起来,从我身上翻过去。而我也得以喘息,急忙往屋外跑。

跑出去后,我立即在摩托后面找装备,当然还是桃木剑,五帝钱这些。我将桃木剑紧握在手中,看着屋里面,心想着他不追出来我也不进去,里面黑不溜秋的,看也看不见。

可是过了一会后,我才想起林花还在里面。林海现在诈尸,是没有理智的,六亲不认,也记不得林花。

我打开手机电筒,往窝里跑,林海却躺在地上。再跑进房间里,林花还睡着,她现在怀孕身体虚,刚刚又被鬼上身,所以身体吃不消晕倒。

“林花!林花!”我背对着林花,警惕着喊到。

林花被我喊醒了,问道:“怎么了?江水兄弟,你怎么跑我房间来了,现在怎么这么黑,停电了吗?”

“别说了,先出去!”我喊到。

“发生什么事了?”林花纳闷到。

“哎呀,先出去再说!”我有些不耐烦了,把林花拽起来走到院子里。

出去后,我才将刚才发生的事说给林花听,林花摇头道:“不会的,海子很善良,他不会害你的。”

她这么一说,倒提醒我了,林海如果真是诈尸的话,六亲不认,肯定会进房间害林花。可是并没有,说明他不是诈尸,而是被屋里原来的脏东西借身了。

我问道:“先不管这些了,你知道村长家在哪里吗?”

林花点点头:“知道。”

“那你现在就带我去。”

“现在?家里没人怎么行?”

“那些灯泡都炸了,反正也要买新的来,走吧!”

林花只好带着我往村里面去,她家住在村头,独门独户,离村里集居有一百多米的菜地。

到了村长家后,几个男人正在打麻将。我进去后没好气的问道:“谁是村长?”

一个胖胖的男人站起来,问道:“我是,你是谁啊?”又看向林花,问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我大步走过去,踩着凳子走到桌子上,将上面的麻将踢掉,蹲在村长面前。这几个人吼起来,要打我,但是听见我说出原因后,马上又闭嘴了。我大声说道:“你把一间凶鬼屋卖给林海林花,不是要谋财害命吗?现在你得逞了 ,林海已经惨死了!”

几个马上安静下来,村长轻声道:“说什么呢?什么凶鬼屋?那屋子好好的,只是屋主都死了,现在归公家而已。”

“是吗?”我将村长耳上夹着的烟抽过来,自顾点上说道:“如果真是一间好好的屋子,你不会自己占了?别跟我说你清廉,看你肥头大耳的,就知道什么货色了!”

“你说话注意点分寸!”村长发怒到。

“分寸?我跟你说,林海的半边头都被削掉了,他是被你间接害死的,一定会找你报仇的!”我吼到。

村长一个哆嗦,眼神有些游离。

我说道:“不啰嗦了,你赶紧带上几个青年跟我走!”

“为什么啊?”村长有些不乐意。

“把林海的尸体抬出来,不然怨气冲到了,你绝对活不过今晚,村里也还会有很多人被害死!”我吓唬他到。

村长只好打了几个电话,招呼了八个青年小伙子来,这么多人,阳气这么重,想必那屋子里面的两个女鬼不敢造次。

“林花,今晚你就住在村长家里吧,不要过去了。”我对林花说到。

看林花的表情,她是不放心林海,所以不等她开口,我马上补充道:“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那屋子里现在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就会伤到你的孩子。”

林花只好点头答应。

我和村长带着八个青年前往林海家,路上我问村长原来的屋主是怎么死的,干什么的。

村长因为害怕自己会被害死,所以不敢骗我,原来那屋主是一个叫着方红铃的老舞女。方红铃是本村人,可是年纪小小的,家里人就得病死光了,她一个人跑到上海去做舞女,在上海赚了不少钱。

方红铃年纪大了,跳不动了就回来,旧时代的人思想很封建,大家都看不起她。她就在那里盖了一套房子。也没有结婚,就一个人过着,并且就算老了,也很风骚,经常勾引村里的男人。

八几年的时候,老舞女不知道从哪里捡了个小女婴来,取名方琴,当是以后给自己养老送。方琴从小被老舞女影响,长大了也不正经,经常到县城里面跟着一帮男人疯,还带着那些男的骑着摩托回来疯。

六年前的一天,村里有个干农活的经过她家屋子,闻到一股恶臭味,便在窗户上偷偷看,结果发现方红铃和方琴都死了。

大家进去后,两个人都是被掐死的,家里值钱的东西也被洗劫一空。肯定是方琴带来的那些男的,见财起意,害了她们两个。报警后,也没抓到人,就成无头案了,那屋子因为有人蚕丝过,所以村里面也一直挺头疼的,拆的话要花钱,村里经济不好,就一直放在那里。

直到前几年林海和林花两个外来户闯入,村长就把房子卖给他们了,还答应帮他们上户口。

可是村长也没有想到,现在竟然闹出这么一档子事来。

说话间,已经到了林海家。虽然人多,但是却都害怕,没一个敢先进去。我只好带头进去,他们才跟着进去。

“把林海的尸体抬走吧。”我对跟来的青年们说到。

他们看见林海的惨状后,都捂着嘴巴,有一个还忍不住跑外面去吐了。

“哎!”我走进房间里,扯了张床单出来,将林海的尸身盖住。

村长问道:“抬到哪里去啊?不会放我家去吧?”

“村里没个可以停尸体的地方吗?”我反问到。

村长想了想摇头道:“没有。”

“那就抬进院子里的棺材去,明天再说。”我说到。

几个青年将林海的尸体抬进棺材后,就连忙躲开。我将林海被我扯下来的那半边脑袋找到,拼上去后又简单缝了一下。

一般棺材盖要到最后才能盖上的,林海现在睁着眼,是不能盖上去的。不过现在特殊情况,不盖着明天太阳一出来他就得晒太阳,并且他这样子,万一再被里面的女鬼借身攻击人怎么办?

我只好让大家把棺材盖盖上,然后问村长村里有没有老木匠,借个墨斗来。

三个青年结伴去借了墨斗来,我用墨斗线将棺材缠住,这样就不怕屋里的女鬼再拿林海闹事了。

弄好这些后,村长问道:“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我咳了一下,他们留在这里也确实帮不上忙,便摆手道:“走吧!”

村长又问道:“那你呢?你不走吗?”

“方红铃和方琴死的惨,冤魂很凶,不把她们解决掉,以后村里够出事的!所以我还不能走!”

村长抓着我的手:“小伙子,你够意思,敢问你叫什么,干什么的?”

“江水,一个路过这里的送灵人。”我回到。

“喔,那辛苦你了,事情办完了,我做东请你吃顿好的。”村长拍着胸脯说到。

“走吧走吧!”我摆着手,他们刚走出几步,我想起自己还需要些东西,便喊道:“等等!”

我追上他们,说道:“村里有没有道士?”

“道士?我们村里的都是骗人的。”村长说到,“他帮不上你的忙。”

“我不要他帮忙,你们去他家给我借副小铜锣来。”

“要这个干嘛?”

“让你去就去!我在屋子里等你们!”

我回到屋里,点上两根白蜡烛,坐在客厅,等着方红铃和方琴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