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鬼屋
  • 最后一个送灵人
  • 三江水
  • 2838字
  • 2022-01-21 17:39:24

“尼玛!”我咽了口口水,这屋子里有脏东西,我说村里这么便宜就卖给了林海,还答应给他上户口,原来是间闹鬼屋啊!

女人转过头,望着我,惨白的脸上微微一笑,说道:“你醒了?”

我想爬起来,可是却无法动弹,身体就像被定住了一样!

我用力吸着气,想赶紧爬起来。

女人已经走到我的跟前,在床沿坐下,摸着我的脸,说道:“你急什么?真是的,男人就是猴急。”

女人弯下身,在我脸上亲了一口。

我急的汗都出来了,可偏偏无法动弹。女人背对着我,慢慢的脱衣服。

“你别急嘛,我马上就来陪你了!”女人娇娆的说到。

我急你妹喔!我努力回想着鬼压床该怎么办,爷爷教过我,可是我现在太紧张,脑子一片空白,愣是想不出来。

女人已经将外面的衣服脱掉了,只剩下内衣,转过身看着我问道:“我美吗?”

我真想说:“狗养的,等老子起来了,弄死你个小婊砸!”

可是嘴巴张不开,女人从我身上爬到床里边,靠着我,摸着我的脸,说道:“是有点黑,不过比那小子白。”

冷静,冷静!我不停的心说到。

终于,想起爷爷教我的了。鬼压床的时候,如果越用力反而被压得更紧,这时候不如放松自己,不要害怕,停止呼吸。虽然这样一开始会有窒息感,让人很害怕,可是这样做,会唤醒命魂,使得沉睡的七魄苏醒,人也跟着醒过来。

我立即摒住呼吸,不呼吸确实很害怕,生怕这个时候女鬼再捂着我的鼻子,那我就直接给闷死了。

“呼!”我一下坐了起来,向床里边看去,什么人都没有。

我深吸几口气,再看梳妆台,上面的灰尘依旧,并不像有人坐过。

究竟刚才是噩梦,还是真的有鬼?我现在倒纠结了。

应该是噩梦吧,这段时间我太累了,加上碰到林海这事,精神高度紧张,所以才会做那样的噩梦。再看这房间,空气确实不好,这也是一部分。

我起床把窗户推开,呼了几口新鲜空气后,回到床上,躺下睡觉。

一闭上眼睛,又有歌声传来:“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个不夜城……”

我连忙睁开眼,歌声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

我轻手轻脚的起床,轻轻打开房门,声音清晰了一些,确实是从隔壁房间传来的。

虽然我是送灵人,但是我刚入行,阅历并不多,现在还不是很老练,所以现在确实有些害怕。可是为了弄清楚真相,我只能咬着牙走过去。

那间房的房门虚掩着,有道缝可以看见里面。

我从门缝看向里面,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在对着落地镜子跳舞,嘴里哼着曲。

我摒住呼吸,那个女人慢慢转过身,是个很老太太,尽管她很老,但是看五官和身段,也可以确定年轻时是个大美人。

忽然一只手拍在了我肩膀上,我吓得抖了一下,转过身,是林花。

“你看什么呢?”林花问到,也看向房间里面,把门推开,里面又成了堆满杂物的状态。

我怕吓到林花,就说道:“没什么,睡醒了,刚才好像听见老鼠动静,就过来看看。”

林花抱着一床被子,说道:“喔,这楼上比较凉,我怕你晚上会冷,所以就给你送张被子来。”

对啊,一般的楼房,因为水泥顶散热性很差,所以在夏天,楼上会比较闷热,可是为什么这里反而楼上阴凉呢?看来这楼上确实有问题。

我接过林花的被子,说道:“谢谢。”

“应该是我谢谢你。”林花跟着我走进房间里,打开灯,“你一个陌生人,却愿意这样的帮忙,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一个女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是送灵人,送灵是我的本分。我现在还好很多,旧时候的送灵人真的是徒步走四方,吃不饱住不暖,就为送走那些留恋时间的冤魂。”我说到。

林花好奇道:“为什么你们愿意这样帮助人呢?”

我苦笑道:“这怎么说得来,有些事总要有人干啊。有些道士为了驱邪,常常冒着生命危险,比我送灵可要辛苦多了。如果非要找个理由,可能是与生俱来的责任感吧,就像现在有很多义工,很多把自己的家底都掏空了,就为让环境污染少点,就为那些流浪的猫猫狗狗过好一点。”

“你们在古代是不是就当于那种游走四方,除暴安良的侠客?”林花在床沿上坐下,似乎并没有打算要下去。

“比不上,至少我比不上,我做这一行,说实在的,有时候还要赚钱的。只不过我上一单赚的挺多的,所以可以免费帮些忙。”我笑了笑。

林花突然把头靠在了我的肩上,说道:“我好命苦啊,今后我一个人,该怎么过啊!”

我一时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办,推开她也不是,顺势抱着她更做不出来。只好轻声安慰道:“天无绝人之路,你可以回老家啊,林海已经去世了,你又有了孩子,你父母亲看在自己外孙的面上,也不会难为你的。”

林花轻轻点头:“嗯,把林海埋了我就回去吧。”

林花微微抬头,看着我,说道:“可我现在好无助,好冷,你是好心人,再行行好,抱着我可以吗?”

我身体抖了一下,闻到林花身上的体香,看她的样子,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正是女人最具魅力的年纪。

林花抓起我的手,轻轻搭在她的身上。

我咽了口口水,这是桃花运吗?就算是,我也不能要这个桃花啊,林花老公的尸体就躺在楼下呢。况且这是趁人之虚,不是好汉所为。

林花不停的往我身上挤,我只好慢慢的往边上移动,一直被她挤到床头。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漂亮?”林花轻声问到。

“没有没有!花姐你很漂亮。”我紧张回到。

林花抬起头,几乎是贴着我的脸说道:“我一个睡觉好害怕啊,我怕那个死鬼会找我,今晚我跟你睡好不好?”

林花说着就挽着我的肩膀,往床上倒。

我猛地坐起来,眼珠转了一下,忽然发现不对头啊!林花昨晚还哭的那么伤心,她能跟着林海忤逆父母,说明很爱很爱林海。而刚才,她却称呼林海为死鬼!并且现在做出这样的举动。

“你是谁?”我立即跳下床,指着林花问到。

林花害怕的缩着肩膀,说道:“我是林花啊,怎么了?”

“你不是林花!”我很肯定的说到。

“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之间对人家这么凶了?”林花有些撒娇的问到。

“林花现在有身孕,你不要上她的身,会伤害到她肚子里的宝宝!”我说到,右手朝向身后,悄悄用拇指的指甲在中指指腹上用力压。

终于,中指的指腹被指甲压破了,我立即向林花冲过去,将中指点在林花的眉心。林花突然晕了过去,眉心上留着我的中指血。

我将林花抱起来,往楼下走,看见林海的尸体后,厉声说道:“你也不好好看着你老婆,被东西上了身都不管!”

将林花抱回她自己的床上后,我又滴了一滴血在她的眉心,这样她一时半会不会再被鬼上身了。

走到客厅,看着林海的尸体,我忽然想到鬼压床的时候,那个女人说的话,说我比那小子要白。那小子指的就是临海吧!

林海不是意外死的,是被鬼害死的!

一想到这,我火气立马就上来了!这屋子原来的屋主绝对不是正常死的,可是村长明显隐瞒了这一点,为了分点钱,就把卖给林海,害死了他!

这是谋财害命!我气的捏着拳头,现在就要去村里找村长。

可是再看林海,他的魂一定不在屋里,不知道去哪里了,不然他老婆刚才不会中招。

尽管给林花的眉心滴了中指血,可是这屋里的东西太凶了,她又怀着身孕,我担心我一走,她会再有麻烦,只好坐在房门口守着。她太可怜了,跟着心爱的男人背井离乡,却遭此厄运,无论换做谁都不忍心让她再受到伤害了。

我点了根烟,点灯突然灭了,林海的头前面点的蜡烛也灭了,整个屋子陷入了黑暗中。

我搓了下鼻子,站起来,说道:“什么人?你究竟想干什么?为什么要害林海?还挑在他成亲的日子里?”

耳旁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男人都薄情,没一个好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