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不肯上路

  • 最后一个送灵人
  • 三江水
  • 2662字
  • 2020-04-14 20:04:39

其实村里的亲戚也都知道红婶死了,只不过老黄没有说要操办红婶的丧事,只想赶紧埋了了事,所以大家才没有来。

不过现在就算老黄打电话喊人来,大家也都不敢来,因为红婶诈尸的事已经传出去了,隔壁邻居都不敢出门,生怕一出来就撞到诈尸的红婶。

既然亲戚都不敢来,只好老黄一个人守灵,红婶虽然不是寿终正寝,但是也不能穿着一身脏衣服下葬。我让老黄找身红婶的干净衣服,给红婶擦个澡,换上干净衣服入棺。

老黄一看红婶那样,快要哭了,说他绝对干不了这事,让我给红婶换衣服,再多给我一千块钱。

我怎么能帮红婶换衣服呢,男女有别,再说我也是晚辈,这个给多少钱都不行。耐不过老黄软磨硬泡,我答应站在他旁边,背对着红婶,这样他才敢帮红婶换衣服。

在帮红婶换衣服的时候,老黄嘴里一直说着对不起的话,生怕红婶突然掐他。等换好衣服,老黄跟我说可以回头了,他整个脸都白了,被吓的,一直在哆嗦。

我看现在也没什么事了,就让老黄一人在这里守灵,我要回去洗个澡再来。

老黄却拉着我,怎么都不肯我走,非得我陪他,多给我两百块钱。

看在钱的面子上,我就暂时留下了。

老黄跪在棺材前烧纸,问我什么时候能把红婶下葬,反正她这个样子,又不闭眼,亲戚是不敢来的了。

我说红婶的眼睛不闭上,棺盖就不能盖上,更不能拿去埋,否则出了事十里八乡的都得跟着倒霉。

说到这,我也头疼了,便走到棺材前,对着红婶问她为什么不合眼,是有什么心事未了么。

老黄一哆嗦,问我红婶还能开口说话啊,可别吓他了,他已经被吓得够呛了,再吓吓魂都要丢了。

红婶当然不能开口说话,我只好问老黄,红婶生前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

老黄说了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话后,才说到重点,说红婶一直想他们的儿子黄源。

我一听连忙看向四周,不见她儿子啊,便问老黄他儿子在哪。谁知道老黄说黄源在外面打工,两年没回来了,嫌红婶给他丢人。今天给黄源打电话,告诉他红婶死了,黄源也说工厂最近要加班,没空回来。

这真是!我点了根烟,红婶摊上这样的老公,是她看错人。现在连自己生的儿子都这样,也是够命苦的。

我让老黄现在就打黄源电话,电话接通后,我对黄源说,让他现在就去买火车票回来,红婶现在不肯闭眼睛上路,估计是想见他最后一面,他如果敢不回来的话,我有一百种方法让红婶亲自去找他,缠着他一辈子。

黄源可能是被我的话吓到了,也可能是还念及一点母子情,答应了我,说如果能赶到车的话,明天晚上十点能到家。

想到我这么长时间都没回去,怕爷爷会担心,加上我头上实在痒得慌。就坚持要回家洗个澡再来,老黄拽着我好说歹说就是不放我走,最后我把五帝钱交到他手上,说红婶真诈尸的话,拿着这个她就不敢靠近了,老黄才让我回家。

到家后我把红婶的情况跟爷爷说了一下,爷爷长长的叹了口气,说红婶命苦啊,年轻的时候又漂亮,性格也很好的一个人。她之所以变疯,是老黄把她带回家后,就露出了本质,对她很坏,红婶在这里又没个能诉苦的朋友,就想回家看看。可老黄以为红婶是要跑,回去了就不来,没人给他做饭生小孩,就绑着红婶,动不动打她。到后来,红绳生了黄源,就更走不了了。慢慢的,精神也就出问题了。

爷爷跟我说,红婶是因为还有事情放不下,所以不肯走。我们送灵人,一定要把亡者送上路,这是使命。

因为爷爷下不了床,不能自己去,所以只好放手让我去做。

我洗完澡回到老黄家,结果看见老黄蹲在院子门口烧纸,离棺材有十几米的距离。他这是做好了随时撒腿跑人的准备啊!

我又把老黄骂了一遍,一点诚心都没有,红婶的怨气只会更重。

天快亮时,我担心太阳起来了会晒到红婶,就跟老黄一起支起了个棚子,在红婶脸上盖上白布。等天亮后,有胆大的在院子门口探头进来看情况,见老黄好端端的,就也不怕了。

因为是白天,大家也都不怎么害怕,一些亲戚便来烧纸走个过场。可都是快来快去,烧纸的时候嘴里也是不停的说让红婶别害她,她还给红婶吃过面什么的。

既然有人来,我就让老黄赶紧问问大家,红婶有没有对他们说过什么想做的事。把事情考虑全面一点,好让红婶上路。

有个小孩说红婶上个礼拜看到他的书包很好看,就问他是在哪里买的,红婶也要买一个给黄源。

红婶神志不清的时候,有时候会以为黄源还是小孩子。

这是一个点,我让老黄派个亲戚去买个跟小孩同款的书包来。

十点左右,就没人再来老黄家烧纸了,我一宿没睡觉,也困得不行,回去睡了个觉,天刚黑,老黄就派人去我家喊我来。

到老黄家后,老黄有些担心的跟我说,如果红婶见到黄源了还不肯闭眼怎么办?不闭眼不能埋得话,淋点煤油一把火烧了行不行。

我差点没忍住给老黄一拳,大声的说红婶不肯闭眼就是不肯上路。强行逼她上路是没用的,把她烧了的话,她的冤魂会一直缠着老黄。

老黄听完眼泪都流了下来,他说万一红婶恨他以前总打她,是要他一起陪葬才肯闭眼怎么办?

原来他琢磨一天,担心的是这个。

我想吓吓老黄,便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也没招了。

晚上九点多,黄源就回来了,挺大个头的,看样子比我大两三岁。

我把红婶脸上的布掀开,让红婶看了眼黄源,可红婶还是没闭眼。

黄源看见红婶后,眼眶就红了,缩着鼻涕,喊着妈,说对不起,说他不回来并不是嫌弃她,而是看不惯红婶被老黄欺负。红婶死了他很难过,觉得自己不孝,没脸回来见她最后一面,所以一开始才找个借口说不回来。

看来这个黄源良心挺好的,我替红婶稍感欣慰。

可是现在黄源回来了,红婶也见了他最后一面,为什么还不闭眼呢?

老黄着急的问我,说这下怎么办?

我只好走到红婶旁边,对红婶说:“红婶,人一世,夫妻一场,母子一场,随缘来随缘去,缘尽了就走吧。你不肯上路,对黄源也不好,耽误他上班赚钱啊,你也想他有出息吧?”

说完这番话后,红婶的眼睛还是直直的瞪着。

我又让黄源给红婶磕了几个头,红婶还是不肯闭眼。

难道是尸体僵硬?我摸下红婶的眼皮,摸着合上了,但手一拿走,她眼睛又睁开了。

我想可能是真的闭不上了吧,便对老黄说,试试能不能抬动棺材。我们三个人一起抬一个角,棺材都纹丝不动,就像钉在地上一样。

我对老黄说现在我没办法了,我要回家问问爷爷,让他们父子两个陪红婶一晚上试试。

因为有黄源做伴,老黄就也让我回去,但是留了我的电话,说一有情况就给我打电话喊我来,让我千万别关机。

我回到家后,把情况对爷爷说了遍,我说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有没有什么办法强行送红婶上路。

爷爷说办法是有的,但红婶一辈子命苦,死了还遭这罪就不行了,让我再多问问,红婶肯定是还有未了心事。我们是送灵上路的送灵人,关键在于一个“送”字,如果强来,那就是押灵上路,就失了初心,也没什么意义了。

我躺在床上琢磨着,渐渐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脑中升起,红婶不肯合眼,是不是因为她不是自己脚滑掉下水,而是被人推下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