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大场面 二
  • 最后一个送灵人
  • 三江水
  • 2698字
  • 2022-01-21 17:36:04

扎好草人后,已经是中午了。我又担心镇长到时候不履行约定,不给我钱。虽然一开始想送鬼村那些亡灵上路是没想要报酬的,可是人就是这样,有钱怎么会不要。

我跑到镇政府,镇长正好出来。

“诶,镇长,真巧啊,去吃饭啊?”我假装偶遇一样,跑过去,又能蹭顿饭吃了。

镇长点点头:“你没去那个村子作法吗?”

“作法也要准备好啊!你放心,事情不成你不必给钱。”我笑到。

“我去吃饭,一起去吧。”

镇长带我到镇里最好的饭店里的一个包厢,服务员问道:“镇长,今天吃什么餐啊?”

“照旧吧!”镇长摆摆手。

很快就上来四菜一汤,我问道:“镇长你平时一个人都吃这么多吗?”

镇长笑了笑:“是要请你吃饭,所以才多点几个菜的,平时我吃盒饭的。”

“喔,那真是辛苦你了!”我表面笑着,心里骂他。

看他满脸油光,大腹便便的样子,这种人比普通的恶人更可恶吧!趁着镇长夹菜的时候,我突然拔下他一根头发。

“干嘛?”镇长紧张到。

我将头发塞进口袋里,说道:“镇长你别怕,我就图个保险。如果我办完事后,你不给我钱,到时候,你应该明白我能解决鬼村,凭你一根头发也能给你整点好受的。”

“哎呀!你这是干嘛?不是说了办成就把钱给你么!”镇长又害怕有生气。

“你放心,你履约的话,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夹了一点菜,放到镇长的碗里,“放宽心。”

镇长把筷子一搭,黑着脸说道:“吃不下了!”

“那你就别吃了,减减肥。我胃口好,我多吃点!”我嘿嘿笑到。

“走了!”镇长站起身,我连忙说道:“等等!”把嘴里的菜嚼完咽下后,说道:“镇长,我想问你一下,这镇里谁最狠啊?”

“老三啦,这还用问?”镇长脱口说到,说完又紧张问道:“不对不对,我说错了,我们镇也没什么坏的。”

“明白了,镇长你公务繁忙,先走吧,我慢慢吃。”

我坐下慢慢吃,秉着勤俭不浪费粮食的原则,我把所有的菜和汤都吃完了,肚子撑得圆鼓鼓的,摸着肚子,抽了根烟,好一会后,才能扶着凳子站起来。

走出包厢后,门口的服务员就要进来收拾碗筷,我拉住她问道:“小美女,你知道老三吗?”

服务员红着脸,说道:“你多少岁啊,我比你大吧!还叫我小美女。”

“我十八咯,你看起来也就十五岁的样子啊,能比我大?”

“哈哈,我都二十了!”

“二十?”我假装吃惊的张着嘴,“那你皮肤可真保养的好!”

服务员开心的笑着,我咳了一下,问道:“小美女,老三是谁啊?”

“老三是我们饭店的老板!”服务员压低声音说到,“你找他干嘛?他很凶的。”

“没事,找他聊聊天。他现在在哪?”我也轻声说到。

服务员指了指楼上,“三楼办公室睡觉,你现在去找他的话,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那当然!”

我找到楼梯上楼,经过前台时,顺走了一把指甲剪。到三楼的办公室门口,只听见里面有很多男人的说话声,脏话连篇。

一个声音道:“这还不容易?抓住他打一顿!打一顿不听话就打两顿!”

另一个声音:“可是他躲起来了找不到啊!他老婆也说不知道他去哪了!”

“对啊对啊,我们拿他没办法啊!”

最开始的那个声音:“那他女儿总要上学吧?抓他女儿,看他出不出来!”

“还是三哥聪明!我们都没想到!哈哈!”

“行了行了,都赶紧去办吧!”

门开了,几个流里流气的混混走出来,我立即假装喝醉酒的样子,往他们身上钻,顺手用指甲剪夹了他们一些头发下来。

“你干嘛啊?喝醉酒了到我面前来耍酒疯?想死是吧?”其中一个推了我一把。

刚才那个服务员连忙跑上来,扶着我说道:“厕所不在这里,你怎么跑这里来了。”然后对推我的男人说到:“洪哥,这是镇长的客人。”

那几个混混才没敢拿我怎样,不服气的走了。

老三也从办公室里走出来,问道:“吵吵闹闹的,干什么呢?”

服务员吓得缩着头,说道:“老板,这是镇长的客人,喝多了,找厕所找错地方了。”

老三看着我,我盯着他,将服务员推开,朝老三跄步过去,说道:“三哥是吧?你可要跟我表舅打好关系咯!他要调到县里去了,你的事业也要扩展到县城里去了!”

老三连忙扶住我,问道:“真的假的?我怎么没听说过?”

“呵!”我笑了一声,夹下他后脑的一缕头发,藏进手里后往回走,摆摆手说道:“你问问他就知道了!”

离开饭店后,我连忙跑回戏台下面,将头发绑在草人身上,再去买了很多的香烛。等到天一黑,就带着东西去鬼村。

在村头上,我将三十个纸人全烧掉,然后跑进鬼村,大声喊道:“我回来了!我把土匪引来了!”

呼呼阴风四窜,但我现在眼睛没有碰到坟泥,所以看不见那些亡魂。

在村里喊了十几分钟后,估摸着全都出来了,我再喊道:“他们在村外,大家跟我一起走,报仇啊!”

我跑在最前面,无数股阴风跟在我后面。到了烧草人的地方后,那些阴风掠过我旁边,朝那些草灰钻去。很快草灰就被卷的满天飞,鬼叫声不断。

如果现在开了阴眼的话,见一村的亡魂撕掉三十个恶霸的残魂,场面一定相当壮观。

等半个多小时后,才算安静下来。

“现在大家都报仇了,可以上路了吧?”我大声问到。

阴风围着我盘旋,很整齐,说明他们的心很齐,估计是愿意上路了。

我了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时间过的真快。

我连忙在晒谷场上用香烛布出引生门,用引魂幡指挥他们,因为看不见他们,所以我也只能凭感觉,站在引生门的门口说道:“一个一个来啊,千万别急!”

引生路上的烛光向里摇曳,一个亡魂去了。我不停的挥着引魂幡,到晚上两点时,才没有了阴风。

总算全引走了!我松了口气,只是可怜那个打更的老太太,死了都不得自在。

我将她的尸体背起来,重新埋上,忘了一眼这个破落的村庄,骑摩托回镇里。

到戏台时已经是四点了,我也困的不行了。停下摩托,搓了搓脸,说道:“明天就有钱了,不用再睡这种破地方了,我要一路吃好喝好!嘿嘿!还要去换个手机。”

从摩托下来后,突然一群人从黑暗中跑出来,将我压在地上。

“干嘛?谁啊?”我大声问到。

那些人不由分说的在我身上一通乱揍,我勉强翻过身,认出了其中一个,今天在老三的办公室门口见过。他们来找我麻烦干嘛?

我被他们塞进一辆面包车里,车停下后,在一条桥上面。

等了一会后,镇长来了,说道:“你小子,还想害我?把我的头发还给我,我就放了你!”

靠,原来是为这事啊!

“镇长,鬼村我已经搞定了喔,你把钱给我,我就把头发还给你。”我说到,说完就反应过来,他既然来要回头发,说明就是不想给我钱了。

真是不要脸!

“本来我还打算给你几千块钱的,但是你今天拔我头发要挟我,我一毛都不给你!”

“呵呵,那就不给呗。”我摊开手,“我早就料到你会这样了,头发不在我身上,我已经绑在一个茅山法术做的草人身上了。草人身上还写了你的生辰八字,现在放在一个很隐蔽潮湿的地方,你如果不把钱给我,草人在那里就会爬满蚂蚁,被蚂蚁咬烂。而你也会全身溃烂而死!”

“你吓我!”

“不信的话就把我丢下河去试试呗!”我吊儿郎当的说到,“如果你觉得你的命连五万块钱都不值的话,就试试,我无所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