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鬼村
  • 最后一个送灵人
  • 三江水
  • 2543字
  • 2022-01-21 17:36:04

嘶嚎声持续了大概有十几分钟才停下来,我睁开眼,只见自己正处在一栋被烧过的房子里。四周只有被烧过的土墙,还有烧的焦黑的屋梁。

我站起来,整个村子没一栋完好的房子,都被火烧过,一片惨状。

老太太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问道:“过了吧?”

我回道:“过了,奶奶,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

老太太坐起来,慢慢说道:“五岁那年,土匪进村了,烧劫一片。人全死光了,我父亲是更夫,那晚四更天时,本来他要出去打更的,我却醒了,吵着要他给我煮面条时。如果父亲出去打更了的话,在村头就能发现土匪的动静,提醒村里人,让大家有所防备,不至于全都死了。”

原来是这样,我之前看见的那些房屋,都是幻觉,这是个鬼村,他们影响了我的神经,使我出现幻觉,以为这是个完好的村庄。

老太太继续说道:“全村人都死了,就我一个人躲在床底下活了下来,呵呵,我这个罪魁祸首却活了下来!”

“所以你为了惩罚自己,就没有离开这里,每晚出来打更?白天就睡觉,这村子很偏僻,又是一片惨状,就算有人从这里经过,也不会逗留,不会发现你。”

老太太没说话了。

我又说道:“奶奶,当年的灾祸,罪不在你,你不用这样惩罚自己。”

老太太却又哈哈笑了起来:“为什么你会以为我是在惩罚自己?我没有惩罚自己,我只是在继续为村里打更而已,大家都还生活在这里呢。”

她的话让我后背一凉,这意思是,村里人在突然之间被杀,还不知道自己死了?而老太太为了让自己心里好过点,接了她父亲的铜锣,每晚打更?

“不说这些了,小伙子,你饿了吧?”

“有点。”

“我去给你煮碗面条吃。”

老太太走进厨房,麻利的摸到打火机,生火烧水,给我煮面条。

我好奇的问道:“奶奶,你一直生活在这里,这些生活用品是怎么来的?”

“我在前面种了点菜,能拿去卖点钱。有些看我可怜,还会多给两块钱。”

原来这样,我望着四周,不由的叹了口气,一下死了这么多人,在这个与世隔离的小山谷里,死后还继续着生前的状态。

“吃完面条你就可以走了,刚才大火又烧了一片,所有人都睡了,没有调皮鬼会把你的车抬起来,让你骑不动了。”

“每天晚上都会重复一次被烧劫的情景吗?”

老太太点点头,没说话。

面条煮好了,我吃完后,将碗筷放下,说道:“奶奶,这些人都已经死了,欺骗她们还活着也没什么意思,并且尘归尘土归土,死了就应该上路,不能逗留在这里。”

“你想送送他们?”老太太抬起头问到。

“嗯,送送吧,我是送灵人,遇到了这样的事,不能不管。”

“送走了也好,顺便把我也送送吧,辛苦你了。”老太太说到。

我是送灵,又不是送人,怎么能送她的,不过我想老太太的意思可能是想让我送她去福利院,便说道:“好的,天一亮我就去联系最近的福利院。”

老太太没回话,我转过身看向她,她已经躺在了地上,没有呼吸。我摸了下她的手,冰冰凉凉的,不像是刚死。

难道老太太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只是一口气撑着,以活死人的状态继续为村里打更。

现在也快要天亮了,很多事都办不了,折腾一晚上,我也累的不行,就到老太太的床上躺下,睡上一觉。

上午十一点多时,我才醒过来,望着天空,天很蓝,可是这村子四面高山,只有中午这么一会会的时间才能晒到太阳。

我起来伸了个懒腰,到水井边上打了桶水,洗脸漱口,喝了几口。

再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发现村子前面的山脚下有很多坟堆,坟堆上长满了杂草。一个个木碑也都爬满了藤草,木碑上字弯弯曲曲的,上面写着:“三婶,大狗子,大狗子的爸爸,不知道是谁……”

这些是老太太小时候,将村里人的尸骨埋起来,能辨认尸体,知道称呼的就写上,辨不出尸体是谁的,就写上“不知道是谁”。

想到一个五岁的小女孩,拖着一具具尸体埋起来,得有多辛苦。

我将老太太的尸体背到这里来,挖了个坑将她埋下,找了块木板,用刀在上面刻出:“老更夫的女儿”。

这整个村子的亡魂,要送走是个大工程,不过幸好他们都是死在自己的家乡,只要给他们做个往生门就行了。以前见到过爷爷做往生门,现在我只需要做一个超大的就行了。

我骑上摩托,往回走,到了一个镇上,买了很多白蜡烛和香,然后吃了午饭,买了几个面包回到鬼村。

下午我清理了一下村里原本的晒谷场,把上面的杂草清理的差不多后,已经是傍晚了。我吃了几口面包后,躺下休息几个小时。一不小心就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村里又恢复成昨晚我刚进来时看到的光景,房屋都是好好的,只是布满灰尘。

我将摩托的车头灯打起,在晒谷场上用燃着的香插出一个八卦图,在八卦图的阴眼上点上一根白蜡烛,再用白蜡烛摆成一条小路,连着八卦图。

弄好这些后,已经是十一半点了。

我将老太太的铜锣拿来,走到蜡烛小路的入口,敲了一下铜锣,喊道:“尘归尘,土归土,大家上路吧。还有半个小时往生门就开了,你们沿着这条路走,就能往生了。”

阴风四窜,但是白蜡烛的火焰却没有动。

我又敲了一下铜锣,念起爷爷当时送灵进往生门的咒语。念了一番后,忽然一股很强的阴风袭来,蜡烛全灭了。

怎么会这样?他们不肯走?

远处一个模糊的身影走来,驼着背,看着有点像老太太,可我白天不是将她埋了么?

我咽着口水,不大对劲,我把这事想的太简单了。我想先溜吧,可是脚却抬不起来,有东西抱着我的脚,不用猜也知道是这里的亡魂。

那个身影走近了,还真是老太太。

她走到我跟前,狠狠的说道:“小子,你多管闲事干嘛?这个死老太婆,当年如果不是她缠着她爸要煮面,我们就不会死!我们要她一辈子为我们打更,我们戳瞎了她的眼睛,我们要她死了还要继续为我们打更!”

这个声音不是老太太的,而是一个青年男人的声音。

忽然,声音又变成了一个女人的:“你知不知道?我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啊!我宝宝的名字都取好了,男的就叫建国,女的叫翠花。可是因为这个老太婆,我宝宝还没出生就走了啊!”

我连忙讨好道:“大姐,我不知道这些详细的情况。可是不管怎样,你们都已经死了,该上路就上路吧,留在世间也不是什么好事。”

“上路!哈哈,不如你留下来陪我们啊!”老太太声音尖锐的说到,然后一股阴风迎面朝我扑来。

我被压在了地上,老太太走到我旁边,换成了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嘿嘿,妈妈,放了他吧,看他多可怜。我们惨死,是凤仙的错,跟这个哥哥没关系。”

终于有个帮我说好话的了,凤仙应该是老太太的名字。

老太太的声音又变成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粗犷而有力,“弄死他,弄死他,多管闲事!”

四周响起了呜呜鬼叫狂欢声。

想不到今晚,最后一个送灵人却要被灵给送上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