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续命
  • 最后一个送灵人
  • 三江水
  • 2830字
  • 2022-01-21 17:36:04

我上楼后,江水枝在客厅里看电视,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江水枝见我来了,笑着说道:“江水,你来了,看电视吧,可好玩了。”

我在她旁边坐下后,轻声问道:“你的事,没人告诉你吗?”

“喔,我知道了。但也没办法,是吧,能活几天就活几天呗,开开心心过呗。”江水枝笑到。

我发现她今天比以前反而要开朗很多了,我一直想开口把给她续命的事告诉她,可是想到过程,又难以启齿。

一集电视看完了,江水枝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江水,谢谢你来陪我啊。关键时候,还是你实在。我几个好朋友都不来找我,哈哈,是怕我吗?怕我死了魂会找上她们吧。”

“她们无知,你也别生气。”

“我没有生气。”

江水枝嘟着嘴,突然提到初中的学校:“江水,你知不知道我们读的那个初中已经被取消教学资格了吗?好怀念那里啊,真想去看看。”

“想去看看就去呗。”

“真的?”江水枝挑眉笑到。

“当然,我们现在就去。”

“好!”

我们下楼去,江水枝的父母见她笑嘻嘻的样子,以为是答应我救她了,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

江水枝推出自己的旧自行车,对我说道:“走吧!”

我骑上自行车,载着江水枝,去我们曾经读书的初中。路边的稻子黄了,山上的花开的正鲜艳。

经过一棵老桃树旁边时,江水枝说道:“江水,你还记不记得这里啊,有一次我车坏了,你载我回家,那个时候正好桃花盛开,我还臭美的折了一枝桃花别在耳朵上问你好看不好看呢。”

“记得。”我的声音突然变小,生怕江水枝听见后面的话,“一直都记得,每次想起来心里就暖暖的。”

骑了一个多小时后,到了镇上,我们在学校门口的饭店里炒了两碗粉吃。学校大门虚掩着,没有上锁。我们把车停好,推门进去。

走在漫长的小道上,江水枝慢慢说着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情。

江水枝长长的叹了口气:“哎,那个时候人真多啊,想不到我们毕业才两年,就因为大部分人都去县里面上初中,镇里两个中学太空了,就取消了我们这个学校。”

到操场上了,江水枝开心的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有次你跟隔壁班的同学打架,把他头都打破了,课间操的时候,校长让你在上面对着所有学生念思过书?”

“记得,那时候我看见你在下面笑的最开心了。”

“哪有,大家都在笑好吧。”

江水枝转身看了看四周:“我们去教室看看吧。”

走到三楼曾经上课的教室,可惜上面挂了一把挂锁。

“可惜锁了,还想进去坐坐呢。”江水枝叹气到。

“没关系。”我走到一边,捡起一块板砖,将挂锁砸掉了,江水枝缩着脖子,吐着舌头。

里面的座椅布满灰尘,江水枝把自己原来的座位擦干净,坐在上面。看着我说道:“你也坐你的位置上去啊。”

那时候我坐在江水枝后面,便把她后面的座椅也擦了擦,坐上去。

江水枝往旁边歪下身子,说道:“以前考试你是不是让我这样配合你抄的?”

我笑了笑没说话。

在老学校转了一圈后,我们准备回去,走到通往校外的林荫小路上时,江水枝突然停下来,冲我歪嘴笑了笑:“江水,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换做以前的江水枝,她肯定说不出这句话来的,只不过可能知道自己要死了,不想有什么遗憾,反而豁达开朗了。

我也跟着笑道:“是啊,小学就暗恋你呢。”

“哈哈,小学就暗恋我,你也太夸张了吧!我记得那时候我是个鼻涕虫啊!”

“鼻涕虫怎么了,我就喜欢鼻涕虫!”

江水枝哈哈大笑起来:“你真是重口味!”

我们就像开玩笑一样,说着平时不敢说的话。

再走了几步,我停下来,说道:“水枝啊,我有办法让你不用死。”

江水枝的表情马上严肃,随后又笑了起来:“别逗了,我都看开了,自己在最漂亮的年纪里死去,大家记得的,也都是我最漂亮的时候,挺好的。”

“我认真的。”我严肃到。

江水枝当然不想死,现在正是最好的年华,对未来充满憧憬。只是她听老人说没得救了,所以才假装无所谓,假装想开了而已。

此时的江水枝身体有些颤抖,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我勾着头,不敢看江水枝的眼睛,红着脸把过程说了一遍后。偷偷瞄了下江水枝,她也脸红了。

良久过后,江水枝轻轻问道:“江水,我不开玩笑的跟你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我点点头:“我也不开玩笑的说,是真的喜欢你。”

江水枝深吸一口气:“行,就按你说的办。不过不能让我父母知道喔,否则她们估计够纠结的。”

“我明白。”

“今晚吗?”

“嗯,你的天魂不知道走了几天了,七天是极限,不能再等了。”

“好,那我们回去吧,跟我爸妈说一下,让他们准备准备,关键的事情不要告诉他们。”

我载着江水枝回家,路上她都没怎么说话,估计也是害羞紧张的吧。

到家后,江水枝红着脸上楼了,丢下我独自面对她父母。

江水枝的妈连忙问道:“怎么样?怎么救我家水枝?”

我说道:“阿姨,但是你要答应我,让水枝回去复读一年,考个好大学,她不想去打工,她什么都不会,出去打工也只能做流水线,用最好的年华换一些微薄的薪水。”

江水枝的妈缩着鼻涕:“只要你能救她,让我女儿不用死,怎样都行!”

“那行吧!”我想了想,巧妙的掩饰了关键的步骤,说道:“嗯,阿姨,是这样的。我从我家的老笔记上看到一个方法,江水枝这种情况,需要结婚来冲喜。当然,也不用真结婚,只需要把家里布置的跟结婚一样,把新房布置一下,然后我假装跟她结婚,将我们的头发绑在一起烧掉,这样一来,她的身份就不再是少女,而是一个有家室的人,就不用死了。”

江水枝的爸妈互相对视一眼,问道:“那你们不用再做别的吧?”

我连忙摆着手:“不用不用,就是我在她房间里呆一晚上,手上用红绳连起来过一晚上就行了,不用身体接触的。不然江水枝也不会同意啊!”我因为心虚,说这话时有些哆嗦。

江水枝的爸:“那好,我们现在就去买喜字窗花跟爆竹来!”

我:“嗯,我也回家找件干净衣服。”

江水枝的爸:“不用,我到镇上给你们买一身新衣服,装也要装的像点,你就在我家吃饭吧。”

“哦,那我上去看电视了。”我回到。

走到楼上,江水枝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我坐到她旁边,她脸红红的。好久之后,才咬着嘴唇轻声问道:“你跟他们说了,没怀疑吧?”

“没怀疑,他们现在心急怎样让你不死,其实我感觉就算实话告诉他们,他们也会答应的。”

江水枝红着脸白了我一眼,我便不再吭声。

几个小时前,她还特别开朗,大声跟我开玩笑。现在反而羞答答的,当然,这也才是正常的她。

一下午,我们都没有说晚上的事,只是偶尔怕沉默太久尴尬,聊一些电视里的事情。

傍晚,江水枝的妈做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餐,江水枝的爸早早的把院子门锁上,在门口挂上红灯笼,江水枝的房门上也贴上喜字。

吃饭的时候,江水枝的妈一直给我夹菜,感激我。我想着,或许几年后,江水枝大学毕业了,我们真的可能会在一起,到时候我就真成了她的女婿。想到这个,我忍不住的笑出声来了。

江水枝的妈说道:“想到什么开心事啊?”

我笑着摇了摇头,江水枝红着脸瞟我一眼,她可能以为我是想到晚上会发生的事情才笑的吧。

我忍不住的幻想以后,可是,江水枝复读后肯定会读个名牌大学,然后在大城市大公司上班。而我,还只是个不起眼的乡村送灵人,到那时,她会看得起我吗?我能给的了她想要得嘛?

想到这,我又吃不下饭了。

天黑了,我和江水枝各自洗完澡后,换上新衣服,在客厅里拜了拜,江水枝的爸打了爆竹。

我和江水枝两人进到她房间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