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遭遇

  • 地下城与我是勇士
  • 碎月聪聪
  • 2060字
  • 2019-07-13 19:41:06

银色的牛头怪带着铺天盖地的魔物冲向了鲁北尔。这个人!!!居然这么羞辱它们的恩人。原来自从烈焰彼诺修与克拉赫躲到格兰之森后,两魔法师溢出来的魔力改变了这些魔物,而且冰霜克拉赫还教他们知识,让他们有了一个安稳的地方,甚至还出手抵御那些冒犯格兰之森的冒险家。

鲁北尔瞧都不瞧这群魔物,垃圾就是垃圾,再怎么声势浩大也不能改变这一身份。

银色牛头怪一声巨吼,其他魔物纷纷一拥而上,魔物就像浪潮一般将鲁北尔给吞没。

牛头还鼻子冲了几下,哼了一声,它可能还在想,“辣鸡人类,身体就像蝼蚁那么小,还敢无视他们,哈哈哈!这就是……”它的想法戛然而止,因为它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一股狂暴的元素从被淹没的地方喷涌而出!一道光柱冲天而上!鲁北尔的长袍随着能量不断的波动,只见鲁北尔故作姿态,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没有在看一眼那魔物大队。

银色牛头怪大吼一声!兽语:“快撤!!!离开这里!!!”

其它猫妖,哥布林,牛头怪等还没有反应过来,在他们脚底,一道道光柱朝天而起!魔物触碰到瞬间湮灭,连哀嚎的声音都来不及发出。

“不!!!”烈焰彼诺修看着与她朝夕相处的魔物们就这样陷入炼狱,精神越发的崩溃,鲁北尔看着这一切,面目扭曲,弯腰不停的哈哈大笑,就像这个疯子一般。

克拉赫从昏迷中醒来,慢慢爬了过去。俩姐妹再一次抱在一起。

不停的,歇斯底里的狂笑中,鲁北尔眼眶也酝酿出了眼泪,只是还没有流出来就被这里的高温给烘干。

“哼!”鲁北尔想起了自己的弟弟鲁北斯,那个虽然不是至亲却也是手足的弟弟。

“我的傻弟弟,当初秘密潜入魔法公会,袭击莎兰,却被这两人给杀了,邪恶药剂也做了嫁妆,让俩个废物变成了高级魔法师。唉……我替你报仇吧!”

鲁北尔也清新过来,可能是刚才湮灭魔物,让他想起了这个仇恨,帝国的目标他也不准备往回带了,就此了结吧。

随手一个火球,飞向已经脱力的彼诺修与克拉赫那里,俩姐妹没有一点反抗的想法了,彼诺修也接受了这个下场。

只是!叮~的一声,火球被一把飞来的剑给击飞!插在地上的正是武器红丸!!!

躲在不远处的王富贵思索了很久,到底还是要出手,即便自己没有胜算!

“哼!!堂堂一个男人,居然对两位弱女子动手,传出去怕不是被人笑话!”王富贵极其嚣张的走到剑落得位置,站在烈焰彼诺修与冰霜克拉赫的前面,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个毛毯丢给了俩姐妹。

鲁北尔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哪里来的小子,这么狂?怎么看他的实力也才十五级。

不光是鲁北尔一个人懵逼,就连俩姐妹也是,完全不知道挡在她们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王富贵咽了一口口水,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但是自己已经站出来了。

“哼!小子,不管你是谁,你死定了!!!”鲁北尔有点恼火,这个出来在自己面前装逼的人,让他感觉自己仿佛被耍了。

“先下手为强!五段斩!!!”没错,十五级的王富贵已经可以使用剑魂的技能,五段斩!

王富贵的速度显然是让鲁北尔意外了一下,太快了!鲁北尔只能用法杖抵挡一下,没时间用技能,“十字斩!!!里鬼剑术!!!上挑!!!还有连突刺!”一套连招,居然逼得鲁北尔放不出技能。

“这小子,哪来的?速度居然这么快?”鲁北尔有点烦了,一发里,便将王富贵震飞出去。

只见王富贵撞断了几颗大树,才在石壁之处停了下来。

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整个内脏翻江倒海。王富贵擦了擦嘴,艰难的动弹了一下,“啊,疼!”那一把红丸已经成为粉碎,也是幸亏用红丸卸了不少力。

“唉,没意思,这辣鸡世界,为何我就不能像曾经看过的穿越小说那里面的主角一样,无敌,每一次我都是最弱的……”王富贵心中想道。

鲁北尔腾空而来,缓缓落地,说道:“小子,你不会真的想用十五级的实力来挑战我,你的老师没给你说过什么是大魔导师吗?说罢!我给你个机会让我不杀你!”

王富贵虚弱的看了看鲁北尔,又咳出了一口老血,说道:“哼!什么狗屁魔导师,劳资%*#小号都是……”

“什么?”鲁北尔疑问道,王富贵含糊不清让他没有听清楚。

“我说,我的老师是剑圣阿甘左!!!你要是敢动我,你……咳咳!!”王富贵一阵咳嗽打断了说话。

“小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阿甘左从不收徒!你在胡言乱语,我直接将你斩杀!”

王富贵一阵无名火,吐出一口鲜血吼道:“来啊!杀了劳资!你也得死!!!!!!”

这下得了,鲁北尔从王富贵口中也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也放弃了,法杖一挥,王富贵头顶之处一阵元素凝结,形成一个小黄点,小黄点携带这狂暴的力量沉没入王富贵的头中,而王富贵也因嘶吼那一下彻底昏过去了。

鲁北尔没有再看这个莫名其妙的人,在他心中,王富贵已经是个死人了。

“时间耽误久了,在拖延怕是会生变,毕竟这里是贝尔玛公国的地盘。”鲁北尔这样子想道。

彼诺修与克拉赫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她们对王富贵也十分的陌生,完全不明白为何这个人会这么不顾生死的站出来。

“哼!”一甩手,扔出去俩个枷锁,“戴上!你们的命暂且留着!回去帝国还有用!”王鲁北尔说道。

克拉赫与彼诺修被套上了印有鲁北尔印迹的枷锁,意味着除了鲁北尔死,她们俩将沦为奴隶。

不知为何时,这里极高的温度散尽,空气都带着寒冷,周围的树叶也结上了冰霜,仿佛天地也在怜悯这一幕,王富贵就这样躺在那里,昏迷不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