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幼小的生还者(2)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2851字
  • 2019-04-19 00:06:20

半晌,心中矛盾的天秤有了倾向,阿卡抬头说:“我答应你,可以先跟你去趟未来之翼,但你要答应我,必须安顿好这个小女孩。”

对方莞尔笑了,说:“这个你不必提,我们一定会做到,跟我走吧,我叫米莉亚·卡朋特,是在未来之翼总部长大的孩子,真是很高兴再次遇到你,维斯娜小姐。”

女郎从睡眠机上跳下来,面对着阿卡,可是阿卡的脸却红了,因为美女现在还是一丝不挂。

米莉亚主动牵起了阿卡的小手,调笑地说着:“机械模仿人类的作品也真是够惟妙惟肖,你的脸红得跟小苹果似的,刚才怒气冲冲的样子也很可爱。”

“随你怎么说!”害羞的人将女郎的手甩掉,不敢再看她,嘟囔着:“你还是先想办法在身上挂点东西吧。”

“哈哈,这有什么?你不也光着身子幺?”美人娇笑顽皮的模样,让人措手不及。

这时,在上方挤压交错的残骸突然松动了一下,窸窸窣窣的,爬动的声音传了过来,米莉亚的话果然是真的。

“这么快!?”阿卡有些吃惊,他还以为他们要被永远困在这里,不过,现在要发生的事情也未必是好事。

只见米莉亚快速地转身,将扔在一旁被撕开的紧身衣捡了起来,重新套在身上;阿卡在着急剥女郎衣服时,注意到上面没有任何拉链,纽扣等缝合类的设计——现在他明白了,那衣服如同有生命的黏剂一般,竟自动地往人身上爬,直到将女郎的身体包裹住,完好如初。

“我需要把黑客头盔找到。”米莉亚说。

“什么头盔?”阿卡脑海里毫无印象,也没听懂对方的意思。

米莉亚走过来,将手放在阿卡的额头上……一瞬的光影,在机器人的脑海中出现他们一起跌落的场景,女郎的头上确实一直带着遮住半个脑袋的头盔……在他们触到缓冲的钢筋网时,头盔从米莉亚的头上脱落了,从阿卡的视线里飞了出去,但他当时一直也没有注意这个东西。

“在那里!你快去帮我取来,你把女孩给我吧。”女郎用手指向下方一处黑暗的角落,离她们一起跌落分开的地方不远。

阿卡将小孩抱给米莉亚,准备跳过去时,远处却发出“隆隆”的几声震响,那里破碎的残骸连同几具尸体躯干掉了下去,互相挤压的废墟棚顶坍塌一角,灰蒙蒙的光线照射了下来;蜘蛛样式的搜索机器人从灰尘中钻出,虽然在阿卡这里看它们象是小昆虫一般,但实际上与跟人类的体型差不了多少,一个,两个,三个……快速地从坍塌出的洞口中爬出,那“蜘蛛”头上的激光光线开始四处扫荡着,女郎见状,马上拽着阿卡躲开了。

“快!快点!注意不要被光线照到!”女郎紧张地说,示意阿卡去找她的头盔。

从来不乏勇气的家伙儿想不了那么多,立刻照吩咐去做,两三步合做一步跳跃,躲着光线,奔向所指的黑黢的角落。这依然是意想不到的轻松,并非困难,用不上几个动作就到达了目标地点,马上,阿卡却又不知所措起来,在那里狼藉一片,头盔仍很难被找到。

米莉亚屏气凝神地抱着女孩,沿着钢梁,躲到了一个破碎的睡眠机外壳下面。远处,有几只搜索机器人已经快速地爬了过来,有蜘蛛的体型,动作却灵活地同蟑螂无二。鬼鬼祟祟的它们听到了最后一步跳跃的动静,一排光线齐刷刷地打到了阿卡的身后。

“不好!”女郎着急地探头注视着,阿卡则回首迷惑地望去,那些光线正好射到了他的脸上!

但这几只机器人的行动却让人意想不到,刷地一下,立刻四散逃窜了,全部极速地向洞口撤了出去……

米莉亚这时挥动着手臂,示意阿卡动作要快一点。

阿卡则耐着性子,细细地探索着,寻找那头盔,身上的光辉也不自觉地变得异常耀眼……他聚精会神起来。

然而,在耳边开始听到了异样的,微弱的耳鸣声,仿佛周身的空气都在瑟缩地颤抖着;这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不详,小毛刺一样刺痛神经,就在他再次回头的那一刻……

他的感觉被证明是有道理的——

一柱激光如同天罚般,穿过阿卡“机械”的躯干!

从外面注视那道激光,不耀眼,也不显得突兀,静悄悄地……米莉亚却慌了,惊恐万分地看着……那道光芒,明亮度甚至还不如阴天的太阳,它更象是遮了一层死神的黑色面纱,显得昏暗,不灼目——恰似一道光洁的理石立柱;在光柱之外,冰冷,毫无燠热的感觉——仅仅是这道特别的激光经过的地方,所有阻碍的东西瞬间气化!里外,一毫之隔,即是地狱!亿度的高温下,任何材料结构还来不及传导出热量,就被破坏殆尽……

在这死神的光芒中,阿卡还没来得及感受到痛苦,先是一股恐惧感袭来,难以压制地承上了脑海,并携带着异常疲惫的,焦化了的知觉;竟然是那催眠式的温暖,拥抱着她全身……这是死神的拥抱——躯干已经融化殆尽!仅剩下类似人类骨骼式的东西,淋漓在乳白色的,浓稠的血肉之下!

跪下——

惨状——

谁能对这完美的艺术制品如此无情?

激光柱渐渐变小,不一会就消失了……

米莉亚满眼都是泪水的跳了出来,她放下了小女孩,不顾一切的想要飞奔到阿卡的身边。

“不要过来……”阿卡吃力地抬起头,他想要大声地说。

耳边又响起了低沉的、嗡嗡的耳鸣声……

如果这一刻还有奇迹的话,又会是谁创造的呢?

光柱将再次袭来,刚才有点偏了,这次要将阿卡的头部全部破坏掉!

“对不起了……”同时,在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年轻男性的声音,恍如隔世,难道那是他真正的声音幺?

然而——

死神最终没有摘下自己的面纱——

第二次,光柱还是“打偏了”……

正好离着阿卡的脑袋有一厘米的距离,擦了过去!

“伟杰安!”米莉亚高兴地大叫着!

就在左前方,阿卡从自己眼睛的余光中勉强看见一个一身黑色紧身衣的男子,正是那时跟米莉亚一同从隐形飞机上下来的人。男子的右手变形成一个发射装置,看不见的干扰的波动发射出去,与光柱耦合,让这致命的淡灰色光芒打偏了。

阿卡的意识在模糊的边缘上,剧痛的知觉反而开始袭了上来,那种痛苦,就如同常人在饱受炮烙之刑——被滚烫的火铲挖去内脏的感觉一样!然而,吊诡的是,他开始背离常识的,变得极度的清醒过来,要冲破意识的枷锁。普通人,在遭罪临死的前一刻,大脑一般选择保护性的幻觉——隔离亿万条神经,保护性的去选择那代表绝望的死亡。所以,任何人类都无法接受这种程度的剧痛;但是身为“机器人”的阿卡却感受到了,这超剂量的神经刺激,如亿万条痛苦的火蛇。如果他还是凡人之躯的话,恐怕,他的脸上的表情已经扭曲到无法再恢复的地步了。

“快带双子机器人离开,米莉亚!机械警察马上就会冲下来!”男子大喊着,被干扰的激光柱在渐渐地缩小。

米莉亚则连滚带爬地,不顾自己安危冲了下去,她一定要赶到阿卡的身边!

光柱还没有完全消失——

几声坍塌的巨响却从上方传来——

最上面的废墟裸露崩塌出大片……

是双子机器人战警,有两台直冲下来,样式是联众国专门负责反恐的那种——大约有成年男子的双倍身高,同军队的机甲模样类似,均装有火箭推射器;但机甲上的标示却是双联体警局的——两颗行星被藤蔓连起来的徽标。

赶来的第一台战警冲向了还在骚扰激光柱的伟杰安,另一台则冲向正在奔向阿卡的米莉亚。在后面,紧上方,竟然还有不少双子机器人战警于坍塌处的入口待命。

毕竟人与军队的自动化战争机械比是胆小的,策略上不敢面对已经被破坏了的少女机器人,他们要让“她”继续等待着“天罚”。

“砰”的一声,未来之翼的男子被拿重型护盾的战警撞开,那战警一直把他冲撞进废墟之中。

而米莉亚就是个普通女孩,很轻松被地警察给制服了,双手被机械臂反扣了起来。

瞬间,形势又让阿卡的“灵魂”回到了即将被毁灭的命运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