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二次同调(2)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2037字
  • 2019-09-29 18:50:45

“太好了!”阿卡刚才还一脸阴沉的表情,立刻就喜笑颜开了,他重新抱起银发女郎,兴奋地用全力一步就跳了过去;机器人身体的平衡感近乎完美,没有太费劲,就跳到了上方的钢梁上,阿卡他再次安放好女郎,再把整台深度睡眠机一点点给拖了上来。

“这台是有康复系统标示的,并且显示有充足的电力,好家伙,还是贝卡公司(双联体的一个分公司)产的高端型号,看来你真够走运的了!”阿卡先观察了一下深度睡眠机,其实一有空自己也在网上搜索浏览这类设备,这台是1年前贝卡公司产的阿尔发3号机型,竟然是没有过时的产品,一台机器的售价足足将近280万美元。在看到到里面沉睡的幸运儿时,阿卡吃了一惊,是一个仅有五六岁光影的小女孩。

他立即把机器移动到一个稳定安全的地方,平躺放置,并抽出断裂的混凝土里的钢筋条,把睡眠胶囊的头部固定到巨大的桁架之上;对于深度睡眠机的操作阿卡是比较清楚的,通过触摸屏里的选项将椭圆形的透明玻璃舱盖打开,再把里面的小女孩从生化液里抬出来。随后,他将女郎腰上的铁皮快速拔出,未等血涌出太多,迅速地将女郎放进了生化液里。

“对了,脱下她的衣服,不然会出问题。”阿卡意识到自己差点出了错,连忙又把舱盖给打开,两手轻轻地一撕,就把女郎那全是血的紧身衣给分成了两半。

(省略99字………………………………………………)。在这个任何国家的法律都禁止整容,禁止改造人体的时代,身貌如此完美的人的存在有点悖于常理(完美程度一眼就看出来过于雕琢了,远高于电视上的各路明星,让人觉得单一又虚假)。阿卡如果现在还是人类的身躯,他生理上的反应肯定会让他难堪。

噗咚一下就把舱盖盖上,将选项调到恢复人体的机能,忙碌不停的“机器人”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屁股蹲靠着睡眠机坐了下去。

“大概半小时她就能完全恢复了,哦!差点忘了,还有这个小女孩,应该一会就会醒了吧。”转过身,小巧的幼女正光着身体躺在冰冷的铁板上,见到了真是感到极为可怜。阿卡为自己的粗心大意挠着头,心里一万个道歉也不够……他害怕小姑娘着了凉,立即将身上染满血迹的运动服全脱了下来,给女孩儿套上去,看样子布料实在是太肥大了,但是完全包裹住,有也比没有好。

“这回总算是忙完了!”重新将小女孩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尽管现在是所谓的“机械身躯”,也绝不是由真正的钢铁铸就而成,而是机械世界特殊的合成材料,有着陶瓷光泽和无比坚硬的外壳。并且阿卡察觉到,自己在双子机器人体内有着和人类身躯相同的体温……

同时,还有那相同的感受——是愧疚感,又抑制不住地涌了上来;周围恢复了安静,睡眠机在工作时几乎没有任何声音,死寂继续覆盖着一切。阿卡看着女孩卷曲的栗色头发,长长的睫毛下闭着一双大眼睛,没办法想象睁开时,她会有多么的可爱,或者——那眼神中将出现的无助和惊恐。意识里,阿卡叹出了一口气,心里麻乱成一团,想到自己真是筑下大错,为什么会那样不计一切后果的乱来?连军队的装甲武装都能对着干,老天啊!事态怎么会发展到这样失控的地步?在寝室里遇到双子机器人时,的确是意识同步后,机器人才能行动;但是马上又由于隔离器的原因给解开了,剩下双子的所作所为,虽然有被人诱导操控的原因,但是按照法律规定双子机器人的范畴来说,那也是基于自己本来的行为模式的!

难道自己真的无法控制感情吗?这么容易成为暴怒的奴隶?就算是母亲在圣母医院地下给机器世界做着全日制的奴隶,也犯不到用那样过激的行为来解救啊……

真的吗?!

想到米歇尔质问自己时那嘲讽的笑容……

阿卡猛然回想起,就在上周和杰西在食堂吃饭时,受到马修·罗斯福羞辱的场景,他失去理智而暴走的行为。本来事情过后,内心是无动于衷的,他没有同情任何人,在那种场合下谁都别想要侮辱自己,甚至,他还有一种惩罚别人的快感。

可是现在,那次事件在脑海中变成了拷问灵魂的刑鞭,阿卡惊醒了,满头都是冷汗。他用泛着荧光的手掌摸着脑门,手心是湿的,除了没有呼吸和心跳声,一阵胃部冰冷的感觉又让他觉得回到了凡人的身躯内。无法,再为自己找借口了,真实的他就是这样,质问自己又如何,蠢到家了!抬头望着那被掩埋的天空,阿卡抑制不住自己,竟大声地责问道:

“我真的无药可救了吗!?”

“妈妈!十岁的时候,您真的是生了重病了?抛下我?还是对我隐瞒了什么?难道我也是在隔离区被基因改造过怪物吗?告诉我啊!我努力了这么多年考上一流的大学,获得全额奖学金,在各方面都想比别人出色,就是想过正常的生活啊!想和您再团聚到一起,能够堂堂正正地生活在这个国家里!是的,我知道,保密的双子机器人工作可能是一个陷阱,但是,但是钱实在是太多了,我受不了让自己少努力的诱惑,对不起啊,妈妈。我,我真的没有想到会这样,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对不起,我没有看到自己的弱小和懈怠……”

不争气的眼泪又流了下来,阿卡觉得渡过人生20余载,他竟然还称不上为一个内心坚强铁硬的男人,四下孤寂,真的变成了一个小姑娘了……

……

“姐姐,你遇到伤心事了吗?不要哭啊!爸爸妈妈告诉我任何时候都要坚强的,不能流眼泪呀。”

一只小手抚摸在阿卡的脸颊上,轻轻地帮他拭去了泪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