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朱莉的“双子”(1)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2967字
  • 2020-11-21 14:45:16

伟杰安的胸口像是被重重砍了一刀,他那微型核能发电机的能源线路,基本上全切断了,骇人的“刀口”斜割下去,正哧哧地冒出火花。受伤的战士单臂支撑自己,难以动弹,而其余的人,几乎是同一瞬间招到了伏击,都瘫倒在地,除了大炮·克莱德,因为那个胖子行动缓慢,还没有从大厦的出口中走出来。

飘在半空,形体的光暗淡下去,优美的体态则渐渐显露,同时,爱默生的人类身体继续被光晕包围着,悬浮不动。女人轻轻地放开手,似从轻纱般的光幕后蹋了下来,而伟杰安的眼睛在死盯着,要看清自己是被谁暗算的!

这个家伙降落到地面,身体依然像是被洒下了一层皎白的月光,如萤火般依附在匀称的曲线上,等到伟杰安完全看清楚时,竟然不敢相信自己的仿生脸皮已经红了;男人为不争气的表现感到羞愧和耻辱,一时,他们之间好比隔着本质的贵贱之别,困惑的伤者还没低下眼帘,难再仰视,却迎来女人那带有藐视和嘲讽的目光。

可以确认,是与阿卡斯卡同一级别的机器人!无论是瓷釉般的外表,还是完全不存在于世间的美貌,都过于的精致,快进入了虚幻无际的理化世界中……她的姿态优雅,迎风的金色长发,像油画中丰墨重彩的一笔,飘荡在蔚蓝的帆布之下。

女人眯起了那略微斜睨的眼睛,远远眺望着大厦出口,一个大胖子正气喘吁吁地站在那里,肚子则裂开四瓣,里面延伸出炮筒正瞄准着她。

在极短的时间内,克莱德开火了,一道光柱咆哮地划过广场,越过伟杰安头顶,夺目的光芒一闪而逝——结局却是,女人仍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挺身单臂掐腰,亭立如枫,她刚放下玉手,而出口处的克莱德,已经从正中央劈开,分成了两半。伟杰安惊讶地抬头回望,看见后沉重地闭上眼睛,又猛然转过脸来,金刚怒目,冲着女人大声苛问:“你是谁!?”

声音和另一个声音重叠了。

阿卡赶到他们的身边。

她在女人斜后方停住,而更后方,米莉亚像是痴傻了,跪在地上,歪着头,眼神暗淡。

新闯入这个世界的人,谁都没有理睬,仅是侧过了身体,眯起眼睛,远远地望着米莉亚,良久,没说出一句话。

“你是谁?是朱莉吗?!”

阿卡脱口而出,直觉上告诉她不会有错的。女孩紧锁眉头,看着面前的,新的本能中心;那美人的相貌与刚才被绞死的朱莉有着天壤之别,尽管朱莉变得年轻,但尖酸消瘦的面容与美丽绝不沾边,且五官过于立体,如此病容竟与阿卡脑海里母亲的外貌有太多吻合;但是那张脸,再也没有了温暖慈爱的神情,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冷酷的嘴脸——而这张说话难听的嘴脸,是刚才引起阿卡暴走的真正原因……

“杀了她。”在阿卡心中有如恶毒的魔咒,最终让她做出了过激的行为,也许,真正的母亲,仅是在她在演唱会的事件中听到的声音而已……

面前的机器人,与雅典娜敌我不明的精怪不同,带有着明显的,故意抑制下来的敌意;尽管,女人一直没有说话,行动已表明了一切,她是敌人!只看见那纤细匀称的手臂一挥,阿卡窒息般地愣住了——

米莉亚的头颅,被本能者抓到了手上……

“不要!”

惊诧下——

随着竭力撑在地上的伟杰安,一声耗尽绝望的呐喊,简直是哀嚎了。扑通,男人向前扑倒,面容上挂下泪水,却无能为力,仅是挣扎,尽力地,拖着油液混合的血迹,往女人的脚边爬去。

“你伤心得过早了。”

她终于开口说话,声音同阿卡预料的一样冰冷;但是,缺少了朱莉那夹杂在音质下的疯狂,没有了尖刻的语调,也许是外观的变化,整个人的气质像那透过冰层的蓝色火焰,如被调和的光时隐时现,说不定,她也有一颗滚烫的心。阿卡已经注意到,除了远处那个被劈开的胖子,其余的人并没有受到致命伤,仅是因为疼痛,有的哼哼唧唧瘫在地上,雇佣兵全员均丧失了行动能力。

少女寻望米莉亚原本的方位,那具削去头颅的躯体诡异地挺直跪立,心脏凝固跳动,脖颈上没有喷出一滴血来。转回视线,阿卡拧紧眉毛,只见女人将米莉亚耳边的半个黑客头盔摘下来,轻轻的一抛,扣在了悬在空中的男性躯体头上。

随即,整个广场再次喑喑地响了起来,在阿卡耳里,能够明显听见大量的数据透过地下光纤,如奔涌的水流般汇聚到脚边,又继续向上蒸腾。同时,地上建起一道水晶剔透的彩色六菱形,环绕爱默生的赤裸身体,生长着,将其整个人嵌入进去。

阳光下,“水晶”折射着五颜六色的光,那处空间像是被凝结成巨大的宝石,内部的光辉淹没了人体。

“你想要干什么?回答我!”阿卡有些按耐不住性子了。

女人仍不理睬,任由对方积蓄怒火,她低下头来,深情地吻着米莉亚的嘴唇,而后喃喃地说:“这次我是真的回来了,你需要的我回来了,我的宝贝。”

焦躁不安的旁观者简直看呆了,不明所以。

而那颗具有银色短发的头颅没有任何反应,时间在米莉亚的脸上定格;淡蓝色的瞳孔呆滞如青石,清晰可见的长睫毛,结了冰一般,滤过阳光,颜色散开,显得格外缤丽凄美。

在女人的凝视下,手上的头颅又魔术般地消失了,她直起身子,对伏在地上快断气的伟杰安说:“你的女神还没有死呢,我不过是向她借用了一个东西,要不然真是没办法赶上时间。”

伟杰安不作回答,如同死去。

而阿卡难以置信地再次回头望去,看到米莉亚又完完整整的合二为一,苍白的脸上正重新布满血色,女郎站立起身,也震惊地向这边远望过来。

“好吧,现在该解决我们的问题了。”

陌生的女人伸出手来,对阿卡说。

“你到底是谁?”

面对质问,女人显得十分无奈地将伸出去的手摊开说:“看来你完全把我的模样给遗忘了呀,机械世界发生的事也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我是阿卡斯卡,关于这具身体以前的故事,我不感兴趣,也不想知道!”

女人哼了一声:“这可就难办了,我就是辛西娅,你不记得我了吗?”

阿卡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要感谢朱莉,在她临死的前一刻,没有拒绝我,将我在人世的记忆全部带了回来,也多亏了尼弥西斯,如今的我完整地恢复了,了不起啊!我可爱的朱莉,可爱的欲望,还有她那可爱的小情人,真的让我感受到爱了呢,你又是怎么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人类?赫丘利,能跟我说说吗?”

“你既然有朱莉的记忆,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我问你,你想要干什么?如果再不回答我,我可就动手了,我绝对要带走那具躯体!”

阿卡严肃地说着,她的眼睛瞟向“水晶”,那被幻彩般包裹住的男性身躯。

辛西娅则眯起眼睛,思索着,随即表情释然,咧嘴笑了起来,女人的神态娴雅,像一切已成定局般自若。阿卡在面前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她感到的压迫感,竟来自于对方的外表;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她所见过最美貌的个体,真的有一股星辰般的英气,神态下,于眉宇间,咄咄逼人;自己很不想用人类的标准去衡量,也许机械世界中还有叫维纳斯的,又会是何种程度的杰作?

阿卡身后,传来了向这里奔跑的喘吁声,米莉亚要赶到这里,还有一箭之遥。

辛西娅开口说:“我想带你去见赫拉,在你下决定搅这趟浑水之前。”

“我说过的,我对你们机械世界的内耗不感兴趣!”

“看来没办法跟你讲道理喽?”

“你们的道理就是对低你们一等的人类,随意的主宰和杀戮,对不对?!”

“你真是太孩子气了,外面有更广阔的世界,难道你只把视野局限在这个假地球上?我为情感中心感到惋惜,他为什么开始会选择你,以为依靠你,就能重获新生,从监狱中彻底脱离出来?非要那么执著地去复活赫丘利,却拒绝了我们的请求。其实大家都需要他的支持,才能共赢,分裂意识是这样的,本能中心也是这样,爱默生虽然对机械世界来说不是必需品,但是他能让我们减少无谓的暴力和牺牲,如果你选择合作,会是极为明智的,你也会获得你想要的东西。”

“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我想要的东西就是让你们统统消失,不再听你们的鬼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