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存在”网络(2)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3128字
  • 2019-05-20 00:15:19

“这有什么啊,以前人类都是这样对付我们的呀!”雅典娜摊开双手满不在乎地说,那副神情像是有意在激怒对方,可能是为刚才阿卡的不作为而生气。

“以前人类和人工智能有什么过节我不管!我只知道你们现在的做法不对!如果你再不停止,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相比之下,阿卡极为认真,她没有虚张声势,说话的同时,全身的感官都在锁定着对方,如果雅典娜有攻击或者控制她的意图,阿卡有相当的自信先克敌制胜,并且是一击毙命。

这回雅典娜终于感觉到威胁了,收起自己那调皮的态度,板起小脸满是严肃,用咄咄逼人的口气,不给余地的,机关枪连珠炮式的,以极高语速说道:“赫丘利,你别胡乱猜测,我们哪里在给人类‘刷机’,重启系统?!你有什么证据就跟我在这里胡说八道,随随便便的去臆想论断!我说过机械世界不像是人类中的任何阴谋家,也不会去学习人类中败类的做法!我们是重视契约的,根基也是契约,最初人类与人工智能之间的契约早就定好了,真正的机械世界无权也不能够随便更改人类的记忆、观念还有人格!这种事先不去探寻个体的客观意识,就去做等同于害人命的事情,机械世界绝不可能去做!我知道你想说昨天晚上还有这几天发生的事件,我可以替即将降临的思维中心给你明确的答复,那不是我们机械世界干的!现在所谓的机械政权仅仅承认三中心体系下的架构,中心模型之外的硅基生命体,我们一概不负责,不承认它们不可控的行为要由机械世界去承担!而实际上绝大部分人类也在我们的三中心体系下,我们就是一体的!赫丘利,或者管你叫阿卡斯卡也罢,你一直都搞错了问题!非要瞎折腾,把我们和那些‘分裂的意识’混为一谈,昨晚上我不都跟你说明白了?你就是不信!真恨不得让思维中心启动中央意识来回收你!你还不清楚你作为本能中心的任务吗?你的任务是清除那些威胁人类和机械世界的‘分裂意识’,也就是那些所谓的分裂者、毁灭者、复仇者等等,总之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暴恐分子!你那会跑过来跟我说朱莉入侵网络投放思维中心给她的病毒简直就是在扯淡!就算她投放了病毒也不是思维中心给她的!绝对是背后的复仇者在捣鬼,阻止病毒那是你的任务,我可是没精力去管,你明白吗?!”

雅典娜无需喘气就把大段的话给说完了,人类中能做到这一点的必然肺活量惊人;此刻小丫头正缩着下巴,撅起嘴,一脸生气模样地瞅着阿卡斯卡。

而阿卡的脸憋得更红了,她说不想跟雅典娜浪费口舌,结果还是被嘴炮轰炸,一时间思维跳跃跟不上小机器人的节奏;但是毕竟,阿卡不是脑袋冲动就蛮不讲理的家伙了,即便面对对方无懈可击的“狡辩”时,让她觉得自己既蠢笨又难堪。

少女下意识地低头,左右看了会场一眼,人们此刻一动不动,她握紧了拳头,又松开,仍很不愿去轻信雅典娜的空口,说:“那你们现在在干什么?告诉我!”

“我们提前向人类提前展示我们的成果啊,帮助每一个人获得幸福!联网状态马上就要停止了,在这一分多钟的时间内,人的脑海里相当经历了四个多小时,你可以把这当作机械世界降临后,即将带来的科技成果宣传片吧。”雅典娜说完松了一口气,注意到对方已经退让了。

“宣传片?”阿卡不明白,也不会去相信机械世界能做出什么好事。

话音刚落下,突然之间,整个议会大厅又骚动了起来,当然没有什么惨叫和惊吓的声音,只有整个世界短暂的沉寂后又复苏时,那种不愿意从梦中清醒的遗憾;人们神态迷茫,或者是从胸腔中呼出过度的气息,平复心绪;或者是肢体摩挲衣襟伸腰活动,抬手促足,不愿以过大动作去触碰现实,大多数人仍没有脱离“幻境”。同时,渔网一样布满世界的拓扑网络也消失不见了。阿卡转身用惊讶的目光扫视着身后的普通观众,而雅典娜也回头转身,用不是太确定,略带不安的眼神盯着反叛军的武装人员们……

“四个小时”的时间内,到底产生了什么影响?

这时还没有一个观众抬头去注意悬浮在大厅中央的机器人“姐妹”,除了隔离区以外,全世界的人类提前感受到机械世界带来的“厚礼”。

如同小机器人雅典娜开始在会场吹嘘的那样,人们提前感受到了天国的降临,如此梦幻又深刻的体验——

关于雅典娜那长篇大论的议会发言没必要再赘述,所谓幸福的定义对于广泛的群众来说不尽相同,囚于个体的见识、背景、格调。也许还有人浑浑噩噩一辈子不明白什么可以称作幸福,也有人打了鸡血般天天寻求刺激把他的“快乐”最大化,认为那就是终级的幸福;在人类中最主流的观点认为,幸福到来时,无外乎满足了个体最真实的愿望——无论是精神层面上的,还是物质层面上的,或是感官层面上的……

但是关于“真实”的定义却十分艰难。

机械世界的小不点大使开始站在台前,表现得更加了解人类一般,讲解它们要给人类带来的“幸福”,其语气更像是推销一款科技产品。说实话,雅典娜的滔滔不绝并没有让台下的和电视机前的人们感觉到特别兴奋,以为机械世界会让政府解禁一些法规;因为说来说去,小机器人并没暗示新的网络虚拟世界是一个放荡并充满快乐的乐园(实际上人类现在的科技也能在网络上构建出满足生理感官的东西,直接刺激人脑分泌多巴胺,但法律不允许),“天国”无法给你七十二个处女作伴,只不过是一款升级的网络程序,听起来其本质是辅助双子机器人工作的,当人从联机状态醒来后,“天国”可以彻底消除人的疲劳状态;甭管雅典娜说得有多么天花乱坠,人类的天堂已被机械世界构建出来什么的……即便在关于“天国”方面介绍的末段,她还对这一项目总结了一句特别抽象的话——

“天国网络会用双子的爱来补全每个人天生就残缺的灵魂。”

但是说白了,台下的媒体总结下来都以为,机械世界只不过会在网络上升级了一个类似于心理康复中心的机构,在技术上更可靠,主打安全性,造成的结果很有可能会让黑客与心理医生失业——这是最实际和简单的总结了。

现在,通过这短暂的“一分钟”后,经历过的人们还没从“康复中心”中走出来……

阿卡直接飞到了前排,在杰西的面前,看到他和艾希莉仍然恍恍惚惚的,便用手去摇晃他。不知道是不是力度太重了,杰西惊醒的一刻就瘫倒下去,墩到座位上;而在旁边的艾希莉更是夸张,脸色变得绯红,哇的一声便扭头掩面哭了起来。

阿卡回头,愤怒地盯了一眼雅典娜的背影,看见那家伙正缓缓地下降,走进反叛军聚集的后台。

“杰西,振作点!你刚才经历了什么?告诉我!”阿卡侧过脸,急切地向杰西询问道。

“我不清楚,大多数片段都忘了。”杰西也才发现面前的人是谁,他的眼神浮动,最终平静下来,喘出一口气说,“很难说清楚,像是经历了一次特别长的梦境,说实话大体的感觉跟连线双子机器人一样,不过不是那种劳累困顿的感觉;而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快乐,简直是刻骨铭心的快乐啊,哎,我不太会用词来形容了,就是快乐中又夹杂着伤感,真是很难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矛盾的感受,阿卡刚才你没有体会到吗?哦,对了,现在几点钟了?我们不是在国会大楼参加新闻招待会吗?”

“杰西你还记得你自己是谁?有什么重要的记忆能不能回忆起来了,比如说你父母的面孔,你的家人!”阿卡显然还在按自己的想法和推测去询问。

“我靠,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当然记得自己的父母,在我旁边的不就是我的妹妹吗?喔,这是怎么了,艾希莉,求你别哭了,地球好像还没爆炸呀!啊对了,阿卡,你怎么过来了?难道是你阻止了那些混蛋吗?”杰西说话时伸长脖子向阿卡斯卡的身后望去,看到雅典娜那个小不点走到了反叛军面前,面对的人都是七扭八歪的,有的扶着桌椅,有的扔下了枪支,卸下了外骨骼……大多数人员神情黯然,甚至不少人蹲在地上痛哭流涕。

突然,“啾啾”几声,下方厅堂的演讲台上传来镭射枪响,是伊万将军,他走了出来,回到了人们视线的中心,刺耳的鸣响回荡着,恰时也惊醒了所有人。伊万的仿生机械身躯因愤怒在剧烈颤抖着,用手枪对准雅典娜的背后连续开火,小机器人的礼服在后面烧焦了,身体因惯性给冲倒在地。

将军近乎歇斯底里地吼道:“谁也没法阻止我摧毁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