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爱说谎的妈妈(1)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2922字
  • 2019-05-15 23:10:26

米莉亚和阿卡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个人走进酒馆内,前面的女人正开口询问;而后面那个人的动作显得极不自然,一双手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极力地抬起来,要摘下头巾。

问话的女人却率先潇洒地将自己头巾摘了下来,露出一头红色的披肩卷发,她的相貌一看就是与米莉亚属于同一类的,是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大美人,精致而立体;比较起来其美貌更加具有野性,特别是暗红色的瞳孔,配着飞扬狭长的眼梢,像是从阿拉伯神话中走出来的魔女。她正惊异地看着米莉亚,第二眼看到阿卡斯卡时,更是吃惊地捂住了嘴,后退几步,差点撞到还没将头巾摘下的女人。

米莉亚见到她后,立即高兴的站了起来,说:“亲爱的雅伽莎,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我还以为要再等半个钟头呢。”

雅伽莎没有吱声,眼睛却快速地向米莉亚和阿卡俩人之间来回睃视着,显然她有些拿不定主意了;而后面的女人终于完全把头巾摘掉,将满是黄沙的披风抛在了地上,原来这女人手上带着一对合金镣铐,所以动作如此吃力。令人庆幸的是,“隔离区”不再不讲道理地增加绝色美女了,被押送的妇人显得十分普通,白种人,栗色的头发,相貌很是显老;但实际年龄应该不过三十几岁,女人的眼眶深凹,眼珠突出,肤色如蜡,两腮消瘦,给人的感觉犹如中世纪虔诚的基督教信徒,苦行僧侣一般,神经质却又信仰坚定。

那突出界限的目光却吸引了阿卡的注意,眼神交汇时,阿卡的心陡然被触动了——女人翠绿色的双瞳,带有一点倔强情绪的神情似曾相识。而对方看到阿卡后,生板的表情马上就起了变化,像是看到了奇迹似的,双手扒开挡路碍事的雅伽莎,跑到阿卡的面前,单膝跪下,用尖峭的声音说:“我的主人啊!您就是机械世界的本能中心吗?”

如此突兀让阿卡有些措手不及,她在脑海里疑虑着,自己和这个人有着什么联系。米莉亚在旁看了一眼半跪在地上,双手激动地握住机器人肩膀的女人后,也吃惊地望着雅伽莎,两位大美女一时竟找不出话来。

女人却立刻回头,亢奋地冲红发的雅伽莎问道:“这难道不说明一切已经安排好了吗?看看吧!你们无论做什么机械世界都清楚!我说过,祂就是上帝,代表着圣灵!所以你们的一切安排我都是不屑于抵抗的,因为人类的命运早已经安排好了!无论是反抗还是服从,你们仅需要明白一件事,就是上帝的旨意不能违背!哈哈!是这样的!哈哈哈……”

说完,那神经质而病态笑声很有些刺耳,女人大笑了起来。

而把她押送到这里来的雅伽莎听到后,眯起眼睛,哼了一声,用讽刺的口吻说:“那上帝的旨意究竟是什么?你一定都明白吧!既然是不可违背的,全部透漏给我们又有何妨呢?”

女人停住了笑声,满脸通红地说:“还想要从我的脑袋里获得什么,凭你们的本事咯,更重要的是看上帝同不同意!”

她说罢转头,盯着阿卡那充满疑惑的眼睛,用真诚而颤抖的声音恳请道:“我主派来的使者,把我送回南极吧,送我回双联体公司的总部!我会全心全意的为我主服务的,主人啊,您终于听到我心中的声音了!”

阿卡愣住了,对方是双联体公司的人……

“你就省省吧!这台机器人已经被我们完全给破解了,你说是不是,米莉亚?”雅伽莎说着,转头向她旁边的人询问道。

“她是来帮助我们的,以阿卡斯卡·博内格的身份。”米莉亚回答时,一直用充满歉意的眼神看着仍半跪在地上的女人。

“以阿卡斯卡·博内格的身份?”雅伽莎歪着头,瞅着还傻傻地坐在椅子上的少女,说,“机械世界到底在搞什么?我说米莉亚,难道你跟我提到过的灵魂附体是真的吗?”

“我不知道,可我相信阿卡斯卡。雅伽莎,你该告诉我们情报了;但你为什么要把卡米拉·本特莱士也带过来?让这个女人走吧,我们对她亏欠的太多,难道我们的所作所为还不够残忍的吗?”

雅伽莎则瞪大了眼睛,惊愕地看着米莉亚说:“我的天,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你不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把她给带出来的,放她走,这怎么可以!她可是双联体高层仅剩的一名核心人员啊!在她的头脑深处还有一些端倪,是非常复杂的图文密码,在未来之翼仍没人能够破解。我把她带出来,就是为了找你说的那位天才,博纳教授,看看他有什么办法,这可能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命运的。”

“我说你们就别再妄想了!”跪在地上,紧紧握住阿卡一只胳膊的卡米拉终于站起身来,她神色傲慢地说:“就凭人类的智慧想要破解机械世界的秘密,那是不可能的!你们这群小屁孩真是太自大了!看看从机械世界回来后,你们未来之翼的首领吧,傻子都能看得出来,她正在一心一意为我的主人办事,过了明天,这个世界将发生你们难以想象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米莉亚听到后,怜悯地看了这个女人一眼,便轻轻地侧过头去,闭上了眼睛。雅伽莎火红的披肩卷发变得更加鲜艳了,发起火来,那愤怒的嘴唇颤抖地说:“傻子只有朱莉·维斯娜她一个,而且是机械世界把她给变傻的!无论如何,我们必须要回原来的首领,不要那个强权易怒的混蛋疯婆子!你没发觉吗?她说话的语腔语调同你都很像!你们都是被机械世界给洗了脑的人类!”

“我被洗脑了?是蠢货?是疯子?哈哈,荒谬!我看你们才是!”卡米拉的声音很尖,架势就是要与对方争吵到底,她没有注意,手上的合金镣铐消失不见了;她的一只手抬起来正指着雅伽莎的鼻子,另一只手却被别人给拉住了……

阿卡还坐在高脚椅上,倾着身子,是她捞住卡米拉的手,突然打断了这两人之间情绪激烈的对话;此时,少女的眼睛里竟噙着泪水,问道:“你是温蒂的母亲吗?温蒂是你的女儿?”

卡米拉有些不可思议的回过头来,说:“怎么了?温蒂是我的女儿。”

“对不起,是我害死了她……”

那种埋藏在心底的自责,再次从情绪的海洋底浮现了出来,阿卡握住了这位母亲的手,靠在自己的额上,低着头……一股热流冲到喉咙口处,难以再下咽,抽噎着,第一次她在恳求,恳求别人的原谅。

火头上的雅伽莎根本没有注意阿卡的表现,还想上前一步跟卡米拉理论,却被都看在眼里的米莉亚给制止了,用手挡住,眼睛示意着脾气火暴的红发女郎,将其拉到一旁的座位上,轻声说:“没有必要的争吵先停止吧,别忘了你我都是人类,不要变得同机械世界一样铁石心肠。”

“你这是什么意思?”雅伽莎不解地问。

“我们确实做过对不起人家的事,而且是十分过分的事情,这难道不能让你的态度变得好一点吗?”米莉亚责备地说。

“可那是……”雅伽莎还要反驳时,又伸头看了一眼前面的卡米拉和阿卡后,只好住口。

轮到卡米拉一头雾水了,她皱眉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说,难道你不是机械世界的本能中心吗?”

“我是杀害您女儿的人啊!是我将她的心脏取了出来,由于我的无能,我的愚蠢!当时我还想要把她从圣母医院的地下救出来的,没想到却是那样的结局。”

少女抬起头,用痛苦而悔过的眼神看着卡米拉,这位母亲听到后,脸上的表情则变得很奇怪,仿佛有两种尖锐的,对立的情感,不断地争斗着:一种是那压抑不住的悲伤后的愤怒,一种则是信徒般的决然和冷漠,人性的挣扎过后,她变得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眼神呆滞,随后,止不住的泪水从早已干涸的双目中流出,淌过了凹陷的面颊;实际上,命运让她失去的不仅仅有她的女儿,还有,她的丈夫……猛地,她反握住阿卡的双手,近乎歇斯底里地说:“你是我主的使者吗?请问你是……是我主的使者吗!”

“我?”阿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望着这个异常坚强而信仰坚定的女人,那眼神热切地在恳求她说是!

“机械世界是你的主人?”阿卡的瞳仁暗淡了下去,她应声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