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陌生的母亲(3)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2271字
  • 2019-04-16 23:10:00

公众已经哗然了!全世界都对这个反转吃惊到要掉了下巴。米诺卡没有预料到的是,公众的注意力现在大多都不在什么机械世界,和挽救人类的命运上;而是一个政府的高层人员,上任的A国总统,位高权重的罗斯福政治家族中的一员,竟然还是“恐怖组织”未来之翼的干部!

当然,除了政府高层和双联体公司他们,一点也不吃惊。米歇尔先生看见后口吐了一句脏话,然后继续在紧张地踱步转圈;而阿卡本身则用凝重的眼神注视着,嘴里嘟囔着:“马修那小子的爸爸啊……怪不得那家伙儿都住院了,还没见他家有什么动静。”

米诺卡·罗斯福这时转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后的那位银发美女,这个女人便一声不吭地来到阿卡的双子机器人身边,双手缓缓抬起,左右手那修长的手指护住了机器人的头部……

“啊!!该死……”

一声痛苦的喊叫——

在G市人脑康复室的这一头!

阿卡头脑一阵剧痛,被撕裂了一般!他抱住头,跟那时的情景一样,疼痛却更加的激烈,从他脑部中枢神经聚集,癫痫般,刺激神经的电流刺透了他的全身;阿卡扑通一声撞到地上,痛苦地翻滚着,他的脑海里却清晰无比的传来一句话——

“找到你的母亲!”

投影的那一头,随着银发女子在双子机器人的耳边低语后,荧光忽然在空间的四面八方开始闪烁,双子机器人,不,是阿卡的另一个灵魂,她的心灵在呼唤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名字,“维也纳”——就是母亲!将幼小的他只身一人,带离了“贫困且战火不断”的隔离区,来到世界上最先进伟大的A国,度过了那无法想象的艰辛,照顾他到十岁的至亲之人!

无法抑制的泪水顺着机器人的脸颊流下,她展开胸怀,举起了双臂……全世界,此刻,都在目睹这强大而无法言表的力量,在下方,蜂巢般的睡眠机,轰然间,全部四散了开来!一个个依次飞到那阿卡的双子机器人面前。

米诺卡·罗斯福则在旁不忘解说着:“这台双子机器人,她现在就要找回自己的人类母亲!相信这所‘监狱’里被囚禁的居民,也有很多人失散多年的亲人啊!我们都是上帝的子民,我们不应该……”

……

“我不要那张错误的面孔!!”

在G市的人脑康复室里,阿卡嘶吼道……

现在他仍然痛不欲生,在地上抽搐着。

西装革履的米歇尔则正在一旁狠狠地跺起脚,两双手不断拍打自己的脑袋,这情景,仿佛他也象是要疯癫了。

“我不要,那是错的!是错的啊!”阿卡的头部痛得快到了失去意识的边缘,他却仍咬紧牙关;无论如何,内心里也想要阻止这时的画面!正是在B市的那头,透明的深度睡眠机一个一个从机器女孩的面前飞过,终于,有一个变缓了,停止下来……康复室内的3D投影,正好将景象投到了阿卡的四周,真正的阿卡伏在了地上,就在他双子机器人的脚下——他们一并被拉到了同一个景框内。

睡眠机里人的面容,已经清晰地显现了出来,在阿卡的面前……在他投影旁边的双子机器人,却已经是泪如泉涌了,十岁般孩子一样,咧开嘴,哽噎地哭着。

可是,可是那是张陌生的面孔啊!!!

阿卡从衣兜里颤颤巍巍地拿了出来——母亲曾经从不离身的,破旧的鳄鱼皮钱包,在夹层里,有他们母子俩的合影。

忍住剧痛,眼睛在反复地看,紧张地对比着……真的,真的是完全两个不同的人啊!照片里的母亲,有着深褐色的头发,脸上带着迷人的酒窝,虽然他们生活艰辛,她却满脸幸福地搂着阿卡——自己三岁多的儿子;那时的母亲很年轻,深深的鱼尾纹却早已爬到了眼尾,她皮肤蜡黄,十分粗糙显老,是在经历过艰辛生活的人才有的痕迹……但是,在她的眼睛里,那双纯黑色的瞳孔,又有着坚强且慈爱的目光,她在咧开大嘴哈哈地笑着,抱住自己可爱的儿子,这美丽的笑容,简直就是那划伤了时间的刻痕!

睡眠机里的女人却是一位金发的,皮肤苍白,有着尖下巴,脸型硬朗,轮廓分明,典型北欧人种的女人!完全不可能是阿卡的母亲!

睡眠机破裂开来,玻璃碎片在快要凝固的,黏稠的空间里缓慢四散,里面的人,被阿卡的双子机器人给解放了……

孩子伸出了手……

要碰触那十年未及的爱;

这一头,

却是一声声嘶力竭的叫喊!

阿卡竟然挣扎地站了起来,头脑内,被植入的那个信号隔离器,简直快要爆炸了。

“不要!!!”阿卡蹒跚地走到双子机器人与白种女人之间,双手忍不住狠狠地抠着自己的脑门,痛苦的表情下,是最强硬的情感上的拒绝!

米歇尔先生竟然在一旁已经先平静下来了,他有些痴傻地看着阿卡;双子机器人与本体,那微妙的联系,就算是双联体公司本身也很难解释清。也许,这是他们同样产生强烈的情感,却互有分歧时,一方想要强行同步的现象。

在机械世界的那一头已经有答复了——

经过人类高层讨论如实传达给了米歇尔先生。

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答复——

但米歇尔觉得那根本就不算是答复,而是敷衍!难道主已经抛弃他们了,在踢皮球吗?!

机械世界思维中心的答复是:听由双子机器人的本体,阿卡斯卡,由他去决定,完全去负责!

米歇尔先生皱着眉头看着,心想可笑的是所有人的命运,就交给这么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他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抬了起来,示意康复室的智能计算机系统解除阿卡脑内的信号隔离器。

G市,双联体公司内,中心计算机房间里的阿卡斯卡,整个人立刻瘫倒了下去。

一瞬间,她又再次睁眼,眼前的景象模糊,熟悉而又梦幻,背景是那浓密的高楼,林立着,四处的黑烟从看不见的地面上袅袅升起,阳光正反射在高楼幕墙的玻璃上,明晃晃地刺着她的眼睛。正对面,她的瞳孔开始聚焦,一个女人映射进视觉感官,正是刚从睡眠机里被解放的,沉睡中的金发女人,赤身裸体地,在半空中,就要和她抬起来的手指触碰到了……

自己的一双眼睛里为什么充满了泪水?

什么东西滴在了肩上,湿湿的?

不对!

这里是,这里是——

B市的中心,第二圣母医院废墟的上空!

此一刻,力场逐渐消失,半空中的混凝土孤岛,和那装满人的深度睡眠机,连同周遭的一切物质开始坠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