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需要拯救的人(1)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3531字
  • 2019-05-13 23:10:31

“谁能为你作证你会帮助人类?首先你是一个机器人!就算现在真的想要帮助我们,机械世界随便开启个后门程序,你就会背叛所有人!”

这话还是雇佣兵里面资历最老的那个老头说的,对人工智能的不信任好比根深蒂固的观念,难以撼动。阿卡正瞪着眼睛看他,多数人的目光中也都透漏着强烈的敌意。

阿卡转头对米莉亚说:“如果你们都不信任我,那么米莉亚,请你封锁我的能力好了,我现在只想参与进去,一步步得到真相!”

“不!”米莉亚抬起头向周围的雇佣兵们说,“我相信阿卡斯卡,这是她灵魂的名字,也请大家跟我一样相信她。你们把机械世界想象的太简单了,如果机械世界有那么粗暴的话,人类的大脑早就都被入侵控制,那么没有人是可靠的!它把地球上你、我、每个人,包括你们眼里的这台机器人都看成是独立的变量,所有变量将导向好的结果,或者是糟糕的结局。如果阿卡愿意帮助人类,出自于她的本意,是不应怀疑的!”

默不作声的伟杰安听到后,开口说;“米莉亚,这个观点是那位博纳教授灌输给您的吗?”

米莉亚干脆地回答:“没错!我也相信博纳教授。”

“那我只好请求,我和我的部下们单独行动。”

“可是——”

“不用等了,米莉亚小姐。”伟杰安举起手打断她说,“等也是没有意义的,也请您别忘了,在未来之翼总部能像您一样控制‘机器人’的家伙有很多。就算机械世界不去开启可能的后门程序,我们这些人和她在一起也会非常危险,所以我请求分开行动,在此期间,阿卡斯卡和您不能分开,您明白吗?这种情况下这么做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我们大家都信任您!”

米莉亚听后沉默了,皱着眉头看着伟杰安。

“我向您发誓,我内心中最爱戴的米莉亚,我们一定会完成任务,夺回那个‘圣杯’,将其护送回基地。凭着您对我们的恩情,也因全人类未来的命运做赌,我们不会惧怕任何危险,乃至死亡!”

伟杰安明白对方的疑虑后,便真诚的表示了衷心说道。全场男人们同样跟着振奋起来,鼓起掌,举过拳头冲向头顶,兴奋地嘶吼了几声:“为了米莉亚,为了世界!”他们群情激昂,仿佛使命感又降临在每个人的身上,让最低矮的阿卡斯卡忽然想到,类似的场景不久前就发生过。

米莉亚也只好点了点头,看到伟杰安示意大伙儿同她告别,起身往店门口走时,她说:“你们不准备等雅伽莎带回来的情报吗?应该再过半个钟头她就要到了。”

伟杰安转头说:“我认为没有必要等了,对于未来之翼的总部大厦,我们可能比你们高层都要熟悉。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早一步行动更好,否则的话知道的人就越多,如果她带回来什么有用的信息,您通过黑客头盔再发送给我们也不迟。”

雇佣兵又看了一眼少女说:“请你保护好这个相信你的人吧。”

男人随即向着米莉亚微笑地欠了下身,然后没有迟疑地同其余佣兵一并走出了酒馆,外面马上传来阵阵柴油发动机的轰鸣声,让听到刺耳声音的阿卡斯卡着实吃了一惊。很快,这群配有机械增压的摩托车和皮卡越野驶出干燥的巷道,远离了这座城市。

阿卡则长吁了一口气,看着有些发呆的米莉亚,摇头笑着说:“你会相信这群吊儿郎当的家伙儿吗?原来如此张扬也可以拯救地球,我就算隔着太平洋都能听得清清楚楚他们的动静。”

米莉亚回过神来,走到高脚椅上抬腿坐下说:“他们的心思比你想象得要缜密,你既然能够找到我们,说明机械世界了解发生的一切。”

“我只是偶然找到你们的。”阿卡倔强地回答。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偶然,让我遇到你是我一生中规定好的命运。”米莉亚歪着头笑了一下,她的神情变得有一点模糊,飘远了自始至终地撑起胳膊支着头,陷入了思考中。

酒保走过来说:“两位女士想要喝点什么?”

“我没带钱,你看我连衣服都没有。”阿卡自嘲地冲年轻而瘦弱的酒保笑着说,“况且你觉得机器人能喝酒吗?”

“我觉得你不像是个机器人,更像是一个女孩,绝对不是什么劣质的仿生人。”

“谢谢,其实我原来是男人的。”

米莉亚在旁边扑哧地笑出声来,说:“你真是幽默,实际上我不了解你,阿卡斯卡·博内格,我只有你从出生到10岁左右的记忆,应该还都是构造出来的,仔细想想有不少粘贴相接的痕迹,我还不知道你当男人时的经历呢。”

“我倒没觉得我很幽默,只不过现在想通了,不再执著于自己到底是谁。记忆也好,经历也罢,无论是真是假,现在我想要做的事必须要有点意义,在我意识清醒的时刻,我还想要掌控自己。”

“那来两杯气泡酒吧,怎么样?”米莉亚听后抿起了嘴,红唇勾勒出迷人的微笑,声音轻快地说道。

“好吧!”阿卡不再拒绝,面对着米莉亚也坐到吧台前,两人之间距离很近,仔细打量,女孩仍觉得这位美人漂亮异常,拥有着无懈可击的美貌;但阿卡没察觉出来,这样的美貌其实有一个特点——假如平常普通人看到一眼,会感到惊艳无比,随后沉迷于造物主的荣耀中无法自拔;不过只要移开眼神,或是闭上眼睛,就无法回想起来米莉亚面目的种种细节,那份美丽自然而然的模糊下去,如隔着一层薄雾轻纱,难以回忆。

“我能问你问题吗?”侧过头喝过了一口甜酒后,阿卡说,“你为什么那么执著于朱莉?我亲眼看到她开枪射杀你啊!真是无法理解,你应该恨她才对。我不明白你是怎么起死回生的,为什么还想不通。”

米莉亚扬了一下眉毛,用淡蓝色的眼睛看着阿卡说:“这个问题你好像问过我了,你应该问我为什么执著于你呀。”

“都是虚假的记忆么。”阿卡乜视着细长的笛形酒杯,里面的白葡萄酒透着晶莹的气泡,上升着,自己突然明白了什么,说道:“是记忆定义了我们的一切?”

“不是。”米莉亚动作自然地去伸手摸了一下阿卡的头,微笑着说,“是人格,是完美的灵魂破碎后,遗留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碎片。记忆嘛,本质与你所处的外在环境,对你的影响是一样的。有时不用去入侵人的大脑,在人面前作戏欺骗也很简单,有同样的效果,所以我认为你说的对,那些都没有必要去计较。关于你问的问题,我想是因为我曾经感受到爱,无论是在记忆里的,还是我经历过的,都无法去割舍。这就是我的人格带给我的命运,必须这么做,自己的生命才有意义。无论朱莉那时出于什么目的,是被机械世界控制也好,还是她真的变得歹毒了,我也一定要将她拯救回来,我需要那个曾经无比爱我的人,那个创造出我的人,那个在情感上十分依恋我的人。”

“恕我直言,请您不要生气,一些资料我在网上翻看过,我觉得朱莉这个女人在被逮捕,囚禁在圣母医院地下前,就是一个十足变态的家伙,你不认为她侵害过不少儿童吗?虽然都是一些像你这样的克隆人,那也令我感到非常的不适!她不但是一个同性恋,而且是一个恋童癖,那个魔鬼完全不值得你去爱她!”

米莉亚听到后,侧脸静静地看着杯子说:“我不能否认你说的全部,尽管你在网上看到的大多都是一些诋毁她的谣言,确实,我是你记忆中母亲的克隆人,但并非百分之百是,我身上的一些基因做了修改和弥补。在此之前,朱莉已经克隆了多次自己的母亲,每个克隆人都活不长时间,就像是所谓的命运的安排,亦或科学点说,是技术的瓶颈,家族中基因的缺陷。她想要她的母亲获得同她一样的永生,但是没法做到,原因我认为很明显,机械世界不允许她这样做,无论如何抵抗也是徒劳的,那时朱莉还不明白自己的实验为何一次次失败,无法复制成功,她至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才是机械世界真正的实验品。渐渐地,快要放弃时,有一种疯狂的想法占据了朱莉的头脑,她想要用自己的基因,和她母亲的基因创造出一个完美的人类,结果却被深刻的给讽刺了;而在那时,第五代克隆人,也就是你的人类生母维也纳,恰好在怀孕期间发现了这个谬误,为了你能存活,逃离了朱莉。”

“这些话对于我已经没有意义了。”阿卡斯卡冷冷地说,“我不明白你想跟我表达什么,你想说,我是因为滥用基因技术乱伦出来的产物吗?”

“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意思。”米莉亚急忙带着歉意解释道,“我只想让你理解朱莉的做法,她是目前这个星球上唯一一个在机械世界存在前就活着的人,那种孤独谁也没有办法理解,她的爱已经不再拘束于普通人类的躯体,变为了炽热的行动力;尽管永生,因为最初定义她灵魂的经历,她永远逃脱不了自己母亲的形象,那个形象不断地使她反抗着,反抗着看不见的世界,我想,她一定希望自己被拯救出来,被她最爱的人,那就是我被创造出来的意义。”

“你觉得她还能感受到爱吗?在圣母医院的地下巨坑,控制我杀死小女孩温蒂的时候,那次经历也是我今后无法消去的噩梦!我无论你用什么借口去开脱她,被我逮到了,我也要用我的手段去惩罚她!”

听到阿卡说出这样的话,米莉亚凌厉地看了她一眼,却又愧疚地低下了头,别过身,将剩下的气泡酒慢慢喝完,说:“那次是我控制你这样做的,本来,如果出于强烈的道德感的话,我是可以以死反抗朱莉的;但是我软弱了下来,听从朱莉那残忍的命令,你要是怪罪的话,就怪罪我好了。”

“我看你才是需要被拯救的人吧!”阿卡带着愠怒的腔调说道,“好吧,好吧,你如何的偏执也不关我什么事儿,告诉我,你们打算抢走情感中心的躯体要干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