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莽夫与少女(1)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2792字
  • 2019-05-12 09:45:04

阿卡看到后径直走了过去,还是这家酒馆,桌椅陈设显得有一些老旧,柜台下几座橡木酒桶立在那里,足足有少女的身高。粗野的风格下,里面的客人也大多是些粗鄙之人,个个神情愕然,他们多数衣着皮夹坎肩,敞襟毛胸,酒渍黏在髭须上而不干净……男人身上或多或少存在机械改造的痕迹,即便没有,那些粗壮的肌肉也像是打了激素而得到的怪异展品——全是疙瘩肉;不少人身上都携带着枪械,甚至身披亮晶晶的胸甲和肩甲。阿卡清楚,刚才这里开过会,氛围才缓和下来,人群散开,她一进来,大家的神经又紧绷了。隔离区外发生的事情或多或少也传到了隔离区内,至于阿卡的形象,由于昨天爆炸性的传播,在这里都有所耳闻了,机械世界给人的印象太过急促,但是极为深刻。现在是当地时间凌晨两点多种,阿卡一口气飞过了七个时区,来到了隔离区的M城,相距最繁华,资本最密集的L城有100多公里的车程,那座城市也是未来之翼总部所在的位置。

两天前阿卡下决心要去那座城市,可是有一种危险的预警萦绕在心头,她在城市边缘注视了良久,贸然去找朱莉对峙又会有什么结果?自己的外强中干不过会惹人耻笑,如果不小心又被人家控制,将不堪设想,杀死小女孩温蒂的愧疚感让她变得谨慎异常。

那一天这里的太阳才刚刚升起,阿卡漫无目的的来到了这座城市,黑色的建筑物仿佛生了根一样林立在她过往的记忆中,恍惚回忆起来这冰冷的街道上,常常发生各种各样的暴乱;母亲抱着自己,躲避在公寓的角落里,外面的枪声和爆炸声,使一切都模糊了起来……仿佛这些暴乱将永无止境,是因为宗教?因为信仰?还是因为人类的无知,抑或本性上邪恶的本能?阿卡走在街道上,烟头、灰尘、落叶裹着五颜六色的垃圾到处都是,真是可笑!这就是人类自己去管理自己的水平?如果这样还不如去做奴隶!

当时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又是一场血腥的屠杀后,阿卡现在不理解两天前的她是倾向于机械世界的……

带着愠怒的情绪,街道上零零落落的几个行人流浪汉,看见阿卡时尽管好奇,却都下意识地避让躲开了她的眼神,匆匆离去。少女一路观望前行,暗色调的街衢在幽深的楼宇之下,蜿蜒进阿卡最初的孩童时代,不时有几声诡异的低沉异响从城市肺脏深处传来,代替了熟悉的教堂钟声……她转身回头,一所不起眼的酒吧就在街旁狭窄胡同的拐角处,很自然地,阿卡觉得自己认识那个在里面独自喝闷酒的人——

是伟杰安。

这个人给阿卡的印象不多,但是既然他在这里,说明米莉亚和博纳教授不会太远,应该也在这所城市,同样阿卡对像他这样沉默寡言的人是有些好奇的,便决定走进去。开始伟杰安显得有些诧异,仔细打量来客后,依旧若无其事地继续喝着酒;阿卡本来想要打听一下其余人的下落,谁知道这个男人谨慎小心,尽管已经灌了一整夜的酒水,却被他那人造的肠胃和肝脏很快消化分解了,所带来酒精的反馈,不过是短暂的,无法持续的刺激……

阿卡十分惊奇伟杰安口舌的木讷,开始有些吞吞吐吐;但是一谈起米莉亚来,他便敬若神明,看得出来,那种埋藏在内心的爱慕。

“如果你对米莉亚·卡朋特持有偏见,我也不好多说什么,那是她的任务,她有着无法反抗的命运,但是请你不要误解她,她真的是一个极为有爱心的人,是我这辈子遇到过最好最完美的人了,这不单单是因为她不顾自己,曾经救过我两次性命。可以同你说,她在隔离区所拥有的财富,是你完全想象不到的,要知道如果没有她的救济,隔离区内每年会有超过50万儿童死于饥饿和各种传染病,在这里,底层的穷人能活着,全靠富人去施舍;别的富人施舍,如同九头牛身上拔掉一根汗毛,来证明自己还有那么一丁点人性,而她的施舍则是躬身而为。话说回来,她也算是未来之翼中最不务正业的高层,那个组织不单单是你们四大国所传扬的那样,单纯的是一个黑客组织。在隔离区内,未来之翼是我们最大的科技寡头公司,正是这些年才快速崛起的,在未来之翼的手上出现了很多前卫的,匪夷所思的科技产品,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技术是从哪里泄露出来的。”

阿卡当然觉得朱莉和机械世界的关系不简单,不过他们到底是合作还是对抗的关系?则完全搞不清楚,如果单纯是对抗,她可不认为机械世界有那么多的破绽。

而伟杰安的说法是,机械世界利用了朱莉,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给朱莉洗了脑;即便那位高傲的首脑自己也不知道,觉得自己在对抗机械世界,而实际上却被利用着——这种说法便是米莉亚确信无疑的一个推测。

再多的话,阿卡无法靠她那不太机敏的口才去套出来了,显然伟杰安除了米莉亚外谁都不信任;而后仅仅是谈论了隔离区内的一些状况,社会话题,政治人文等等,都是泛泛而言的一些东西。

总而言之,一切因阶级的动荡和人的异化被推动向前,隔离区内的等级隔离是阿卡没法理解的——基因作为一切先导条件,暴力成为愚昧的根根毒刺,压迫即产生偏执的信仰,各种极端组织直到现在还层出不穷;暴乱尽管还有,这些年来却减少了很多,伟杰安曾经是未来之翼最强的雇佣兵,在这个地方,他们被有钱人雇佣,杀人如麻。那些危害治安,恣意破坏的家伙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各种“圣战”随着他们的信仰一起进入了坟墓。

金钱、权力、科技重新主导了秩序……

要说大事件和有所改观的地方,这便是隔离区普遍经历的。

主体上,各种大财阀统治和领导着一切,享乐的天堂和受苦的地狱同时存在于人间。伟杰安很肯定地说,他在隔离区护送过不少联众国的高层领导人,无论在哪里,人类的政治活动都不是干净的;至于那个米诺卡·罗斯福,他在隔离区的产业不比在A国少。

“没有必要对人性过于失望,哪里都存在着英雄,存在着迷茫的孩子,想要成为正义的伙伴。有这样天真想法的人不占少数,曾经我也算一个,所幸的是能遇到米莉亚,她把我们这些身体被打烂的异教徒从垃圾坑中救了出来,这便是上帝重新施恩的光辉。”伟杰安用平静的语调说完这些话,看到酒馆外进来了几个人向他走来时,便有些尴尬地示意阿卡斯卡,不方便这个外来人继续留在这里。

从那次谈话后,阿卡对隔离区的印象发生了改观,起码没那么抵触了;还有一些像是伟杰安,亦或是米莉亚这样人坚守在这里,在被遗弃的大陆上,仍向往某种美好的东西。

若是这美好的东西被剥夺了,才为真正的绝望……

今夜的再次来访,阿卡是想快速找到博纳教授。深夜里,酒馆内的“闲杂人员”却有很多,她直接来到伟杰安面前,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便问道:

“我想找到博纳教授,告诉我他在哪里?我有事情要请教他!”

伟杰安听到后却不吭声,尴尬地笑了一下,举起大杯扎啤轱辘轱辘一饮而尽,然后抹去嘴上清凉的啤酒渍,才回话说:

“对不起,朋友,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告诉你等于告诉了整个机械世界。”

这时候阿卡身后的几个彪形大汉扑棱地一下都站了起来,渐渐围过来,机器人已经感觉到那些不友好的目光。

阿卡平静地说:“如果我是机械世界的奸细,恐怕我会用武力威胁你们说出刚才聚会密谋的内容。”

后面的壮汉们,还有伟杰安身旁的两个朋友都发出来粗鲁的笑声;有不要命的,想走到这个看似单薄的机器人身旁,准备动手了,伟杰安则立即站了起来,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