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不许参加节目!(1)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3389字
  • 2019-05-06 23:10:11

杰西的妹妹艾希莉是阿卡见过的最有活力的女孩,那种热情像一团无端的火,你若没有提防,很容易被她给灼到。阿卡曾在杰西家住过一段时间,让艾希莉硬给拉到一个疯狂的派对上,身为男人的他差点被霸王硬上弓,如果那样,他和杰西的友情就快要到了尽头。

艾希莉仅仅觉得自己刚搂住对方,才想喊:“抓住你喽!”,只觉得怀中一空,活人魔术般地消失了……她焦急地到处张望寻找她偶像的影子,已经不见到任何的踪迹了。

“你妹妹来了!”

阿卡回到寝室翻身躺到床上,撂下一句便把眼睛闭上,现在阿卡很想关闭一切知觉,特别是听觉……杰西正带着网络头盔喋喋不休地接受采访。

“我认为机械世界是人类的朋友!难道不是这样吗?如果没有机械世界,那我们就变得跟隔离区里的家伙一样啦,这是最好的对比!那里被各种各样的强人政治独裁,都自以为是,贫困、战乱不断、底层治安混乱。对,你说的没错,我不承认他们是人,他们是变异者,已经脱离了人的范围,所以机械世界才抛弃了他们,机械世界崇尚的是一个自然的地球——一切都复合自然的规律,构建一个和谐、美丽、稳固的生态环境,其实自然不就是一台运行运作完美的大型机械装置吗?人类对它的理解能力根本赶不上机械世界……”

阿卡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这些话都是谁教杰西说的?是那个“情感中心”?她这么以为,自己如同被包围在一个无边无际的控制场中,永远无法逃脱出来,像是她的速度再快,飞碟监视器也能够轻松跟上她,戏耍她;现在连她唯一的好朋友竟能够说出这种不着边际的话,信口开河!杰西以前的态度虽然对什么事都得过且过,马马虎虎,但还是有原则的。

阿卡她把手一伸,杰西的头盔就飞到她的手上。

“喂!我说你干什么?”被打断的人恼怒地回头问道。

“你妹妹来了。”阿卡面无表情地说。

“是我让她来的呀,她知道我们进节目的决赛了,非磨我把一个助手的名额给她,所以她就来了,今晚要跟咱们准备一下,让爱默生帮忙给我们做节目的培训。”

“爱默生是谁?”阿卡皱着眉头问。

“就是那个自称是机械世界情感中心的人。”

阿卡不再言语了,杰西上前把头盔抢过来说:“你这样打断别人的采访是很没有礼貌的,你知道我正跟谁连线吗?”

说着,杰西感到自己手上的东西一空,他惊愕地扭头看;那头盔皱缩成为了一个点,然后如同熄灭的火苗一样,化为了灰烬。

“阿卡斯卡,你搞什么!”

“我不是阿卡斯卡,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少女的眼帘低垂着,神情有些恍惚,又马上坚定了起来,“可我得跟你说明,你正被机械世界利用!凭内心你说的话正常吗?你不是……”

“我也不是杰西·毕维斯!我是机械世界控制的机器人!行了吧!”杰西少见的生气了,他的语调有些发颤,说,“你没有权利干涉我的个人行为!不要认为自己有了多么强大的能力,就很了不起,能随意的支配别人,这里不是隔离区!这里是被机械世界管理的地方,连你也是,你的身体也是机械世界送给你的,要不然你早就死了!”

“对!我是不想让你变得跟我一样!变得自己是生是死都不知道,变得连自己的母亲都不认识了!”阿卡站起身来,眼睛里闪烁着火光,她憋了很久,真心话有时像一根倒刺那样,拔掉了才能痛快,“你真的认为我很风光吗?你觉得我喜欢飞来飞去变成超人吗?告诉你,我只不过是个随意被操控的傀儡而已,我才是真正的机器人!别人一条指令,我就能杀死千万人!你是知道的!在我手上,我将一个仅有4、5岁的小姑娘给解剖分解了,变成了一团怪物……我跟你讲过,可你真的了解我当时的感受吗?我害怕!从小到大,那次我真的感觉到害怕了,我怕我自己,跟那个小女孩一样,被别人解剖分解重构了!”

杰西听后嘴角抽搐了一下,沉默片刻,从胸腔里发出唉的一声来,说:“那你是不打算参加这个节目了?”

“没可能!”阿卡侧过了头。

寝室外面,这时有人在使劲地砸着门,还老哥,老哥的不停地乱叫着……杰西刚打开,他的老妹艾希莉活泼地将头塞进来,一眼瞥见了阿卡,站在窗口旁透过的阳光下,正侧着头,一动不动;美得如同画作中的精灵,仿佛周边纤维的浮尘都被凝结成细碎的宝石粉末了……

艾希莉激动地快要哭出来,不停地挥手说:“喂!喂!我在这里啊,找你找得我好辛苦哟!”

“你让她一个人清静点吧!”杰西严厉地说,硬是把他妹妹给推了出去,然后随手把门一关,费力地将艾希莉给扭送走了。

阿卡缓缓地蹲下身,整个身体又蜷成一团,靠在床边,她的所有感觉现在都异常的敏锐;尽管很不情愿,注意力集中在正在下楼的毕维斯兄妹二人身上,他们说的话全听到耳边……过了很长时间,对话的声音才渐渐地飘远了,消失在朦胧的意识中。

另一段对话又重新在脑海中展开,禁不住反复地回想,令她不安并且迷惑着。阿卡伸展开双腿靠在软糯的床沿,从宽大的衣襟内兜里掏出来那个老旧的深褐色钱夹,在钱夹上还能看出来星点的血迹——阿卡很难相信这是“他”自己的血;颤抖地用手翻开,再次看到隔层的照片时,怀抱孩子的女人容貌依然是完全陌生的!无论她如何努力地回想,如何在脑海中搜索,她所有的记忆里,就从来没法看清自己母亲的面貌。

是伪造的,一切都是伪造的!照片里清晰的笑容让她的心都碎了!

……

“照片是真实的,经过我们双联体公司最准确权威的科技鉴定,是维也纳·博内格本人。她怀里的孩子也正是阿卡斯卡,你不用纠结了,灵魂穿越这种事你还要坚持相信吗?那是仅仅是个人的感官体验,假象而已,这样的迷信不过是人类遗留给你的弱点,一厢情愿罢了!记住,在世界上仅有机械世界是真实存在的。关于你的记忆和自我认知,是未来之翼破解你时留下的后遗症,照片就是最好的证据,怎么样?我们不说你根本没法认出来她,她就是维也纳,你朝思暮想的‘母亲’;而阿卡斯卡也已经在意外中死去了,这很抱歉,让你自己还认同你就是他。在你和他没联线有双子关系的时候,你已经在机械世界存在很长一段时间了,那个博纳教授的话完全没有根据,不过是些推测……不管你相不相信,机械世界可没有什么邪恶的目的,目前传过来的公开的影像资料你也应该看一看呀。哦,对了,明天巴纳德那边会有大人物来找你,因为你的武器系统现在并不完备,你的大脑实际上还有漏洞,类似于需要升级程序——”

“我不要!不要在我身上加什么鬼东西了!”这边,少女的情绪快接近歇斯底里了,她在痛苦地否认着这些事实,又在理智上迫使自己接受,如此矛盾。甚至她认为——这全部都是阴谋,机械世界中给她准备的所有资料全部都是伪造出来的东西!

“冷静一下,你的抵触情绪在我们意料之中。”米歇尔先生无奈地说,“我得为机械世界的情感中心转告你一句话:‘理智上的认同并不代表完全认同,仅有情感上认同了,才是完整的。’”

“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米歇尔惭愧地笑了,说:“我也不理解,我都不理解机械世界为什么会创造出情感中心这么一个独立的智慧体;但他既然被机械世界创造了,就有创造出来的道理——像是机械世界本身分裂出来很多敌对的意识一样,也是有意义的。不过我可以浅显的通过字面意思帮你理解分析一下,他想说的是既然你从情感上认为你就是阿卡斯卡,那就认同好咯,不用管什么实际情况,没有意义。”

“这话如同废话,我猜机械世界一定是得了精神上的某种疾病!跟那些签署保密协议的人一样!”阿卡斯卡尖锐地讽刺道,“我原本就是机械世界清除分裂意识的一个工具,后来被赋予了人的意识,你们想告诉我的就是这样吧!”

“你是机械世界的本能中心,有着很高的地位,并不能说是纯粹的武器,工具这个词也很难听。”

“本能中心不就是更厉害一点的武器吗!?是独裁者的贴身侍卫,直属暴力机构,像是军队一样保护着权力,这是机械世界创造我的意义,一个毁灭者!干吗让我觉得我还是一个人呢?”

“你用原始人类社会的类比并不贴切,你的真名是‘赫丘利’,你不是国王的贴身侍卫,你是国王本身啊!本能中心是开启机械世界核心意识(中央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机械世界的核心意识主宰着一切,我能肯定的告诉你,你也是机械世界的主人之一;另一方面,博纳教授说的是有点道理,本能中心的构造基本表现出机械世界模仿人类的意图,他与上帝不同的是,他要创造出更高层次,拥有更多自由的人类存在形式,因为他比上帝更加慷慨!你是幸运的第一批,不要纠结过去了,现在的你早已获得了新生,为什么要被虚无缥缈的记忆所束缚呢?”

“虚无缥缈的记忆?”

阿卡斯卡脑海里对话产生的联想节点不断地跳跃着,自己好像也这样劝过别人——

“为这虚假的记忆,你值得吗?”

“值得!”

女孩的心一阵悸动,她把装有照片的隔膜一侧按在了怀里,讷讷地说道:“母亲,我再也不能失去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