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陌生的母亲(1)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2061字
  • 2019-04-15 23:10:32

“你开什么玩笑?!”阿卡无法平息心中的思绪,瞪着那依然充满诘责的眼睛,冲米歇尔质问,“我为什么要毁灭整个地球,难道我疯了吗?就算整个世界都是骗局,我也不会这么做,绝对不会!像梦中那样,去控制双子机器人毁灭文明!”

“哈哈,你确信?”米歇尔干笑了一声,然后依然用严肃的口吻说,却带着丝丝嘲讽:“你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吗?还有——”

阿卡怔住了——

是米歇尔那下半段的话——

“还能认清楚你的母亲么?与你的双子机器人同步后,两个脑海里,你看到的母亲形象是同一人吗!?”

……

震惊之下,阿卡斯卡的头脑变得清醒,当时的疑惑被提醒到而瞬间回忆起来:与双子机器人同步时,看到的那模糊的人影的确不一样!在十年的记忆里日夜思念母亲的形象,竟然——

“该死的!”阿卡低下了头,握紧拳头,脑门上沁出了冷汗:“怎么会这样?”

“我说过,未来之翼破解了你大脑最深处,你那母亲的形象被替换了。现在你必须配合,可以告诉你,你真正的母亲已经被未来之翼前几天给劫持了;但是他们真正想要找的人,仍然困在圣母医院地下最严密的看守深处,那个人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偏执的,神经不正常的疯子!能将未来之翼变成真正的恐怖组织!这个人是他们的很久以前的首脑,正是她,被替换成了你的母亲!”

阿卡听后沉默着,怒火却开始“蹭蹭”地往脑门上燎,他努力控制情绪去平息……一直,最令他厌恶的就是命运被别人操控的感觉,十年前不得不与自己唯一亲人分离的场景,是长久的梦魇;现在竟然还有人故意歪曲那脑海中最珍贵的形象!而母亲在阿卡3岁时与他的合照,就贴在老旧的钱包夹层里,阿卡下意识地用手,伸进衣兜里触摸着……

对于米歇尔,这个“假人”说的也许是事实,可自己头脑与双子机器人同步时,难道未来之翼留下的信息也是事实?人类正被机械通过“双子”的方式奴役,被人工智能控制……不过阿卡现在忽然觉得,即便人类真的被机械奴役,可与机械相比,人类好像更卑鄙!

B市——

第二圣母医院——

完全变成了废墟!

成山一般堆满了支离破碎的防爆装甲。

那硕大的机甲,象是小孩子的玩具一样被横七竖八的扭碎,火花的呲呲声,伴随着身穿运动服女孩的抬手,一切都轻易的灰飞烟灭。

最后一个军用型毁灭者号重装机甲,刚从外太空站卸下,飞速赶来,巨大的身躯足足有七层楼高,从天的尽头如同山崩般,呼啸立下!携带的雷暴磁场武器,鸣响苍穹,震掣了大地,正冲向女孩的侧前,可是立刻,被远远的看见,就象是撞到了时空的隔音壁一样……女孩那怒气未消的眼神,满怀敌意地瞥视着,如此电光火石的一瞬,连同机甲的高强度磁场壁罩,纸糊般,由内至外地塌陷损毁,山一样的身躯,被难以描述的控制力场给捏碎了。

现在这个国家的首脑显然明白,再多无用的尝试无需再继续,就算倾全人类的武装力量,也不可能对付另一个“世界”所造的最尖端的武器。

这台双子机器人在地球上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母亲!”女孩凝望着地表,含着清澈的泪光说道:“十年了……”

她将泛起荧光的手掌按在圣母医院地表的废墟之上。

大地此刻开始轰鸣!

远处却印随场景,跟着一声响彻天际的扩音高呼:

“没有自由!我们宁愿死亡!所有B市的人!这个国家的人!乃至全世界的人类!都快来看看你们被奴役的真相!人类的主要医疗机构,早就被改造成机械用来囚禁人类的监狱了!”

在圣母医院的地下,隔了将近30米厚的钢筋混凝土,一并被强大的力量抬了起来,随着地表的断层继续向上,骇人的一幕出现了……

原本在闹市区,远远躲藏的市民被那声音呼唤着,有的抑制不住好奇心,慢慢地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如同小心翼翼的蚂蚁一般,聚集到场地边缘;当然,早就有很多比敢死队还勇猛的记者出现在现场了。

同时,全球将近百分之八十的电子设备,都实况转播着B市的中心,第二圣母医院的“盛况”。多数人一开始都通过直播目睹着远远超过他们想象的战斗画面,那一边倒的力量。甚至有不少人还以为这是一个特技短片,直到海内外各大媒体都头条报导,第二圣母医院发生了轰动性的“恐怖袭击”事件!

此刻,在G市双联体的人脑康复室里,正等待高层讯息的阿卡,本人也看到了圣母医院实况的3D投影转播。

“为什么政府不封锁那里,去隔断所有影像?就像政府一贯做的那样?”阿卡盯着投影,略带讽刺的腔调问道。

“哼,政府的力量不像它表面上那么强大,现在这个时代想要封锁什么信息真的太难,而且我们开始没有预料到事态的严重性,到此为止,已经晚了!毕竟一切发生得太快,确实,大家都被摆了一道,最关键的是,人类政府的高层也一直存在着支持未来之翼的蠢货!”

此时米歇尔边用手指敲着自己的脑袋,焦急地在阿卡面前兜着圈,边说道:“未来之翼他们蓄谋太久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人类黑客组织,如同计算机病毒一样,充分地利用了现代网络的便利和权益,不过,这将会是本世纪最大的闹剧,当然,也有很大概率,会是人类的悲剧!”

阿卡听后,在旁边苦涩地笑了:“我一直在想,人工智能为什么还不能独立?还需要被人用什么睡眠中的潜意识控制?去搞什么双子机器人。原来我错了,那句古话是真的——‘人工智能就像一列火车,它临近时你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你在不断期待着它的到来。他终于到了,一闪而过,随后便远远地把你抛在身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