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陷入圈套的前总统(1)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2821字
  • 2019-05-02 23:11:18

母亲是脑海里固定的符号,开启记忆之门的钥匙,最珍爱之人,永远保护着他。隔离区里的印象,对于阿卡来说已经变得模模糊糊了,仅有残骸与雨点的痕迹,长大后孤身一人时还挥之不去这两个意象,遗忘得很久了……而幼小的他,母亲的臂膀就是全部的世界;仿佛到了A国之后,这个世界才开始有色彩起来,那是阿卡少有的快乐时光,春风微寒,母亲陪他去春游,去一条没有名字的湖里划着船,随着船桨的波纹荡漾开来,小小的阿卡注视着湖中一条红尾的鱼,游过了母亲的面颊,那份容貌,破碎了,再怎么组建也看不清,飘散开来……

他记得母亲在笑……

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自己的运动服裤兜,什么都没有……

尽管博纳说过,在隔离区,记忆可能被造假,也许真相永远不可能被知晓,阿卡的身世仍有疑问,拥有的记忆究竟是否可靠?这没法,她也拒绝去考证。

阿卡斯卡的心怦怦直跳,她靠着墙壁,还坐在地上,头脑中像有台放映机,老胶片不停地滚动着……刚才她凭着反应的迅速,移动到了隔壁一所房间,昏暗,仍是安放演出道具的仓所。

“妈妈,是你吗?”阿卡试图通过脑海中的询问,与那个阻碍自己知觉的意志对话;无法沟通,她心里焦急了起来,更高层的直觉会不会有错?遥远的记忆里,与母亲一同生活的场景,抑制不住地浮现在眼前。

鬼鬼祟祟走进刚才那个房间的是两个男人,俩人开始说话了,隔着一堵墙,阿卡斯卡听得清清楚楚,她努力平复着心绪——这二人她知道是谁……

“爸爸,你们这样做实在太过分了,就不能把我的双子机器人给留下吗?他的年限最大,当人类的偶像将近一百年了!你们在他身上偷偷安放了微型炸弹,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啊?”

“人类的偶像?它们按朱莉的要求是必须被炸掉的!你别犯傻了,如果我单单不引爆你的双子机器人,你会马上被送进警局的,马修!我的儿子,在这个时代的交叉口,我们罗斯福家族不应该把砝码压在一个秤盘上。未来不是那么明朗,朱莉那个人也不太可靠,尽管她暗中得到了政府的支持,那帮家伙对机械世界同样阳奉阴违,高层在明面上必须拥护人工智能,背地里是墙头草的人更不少,摇摆不定,不明朗,真是不明朗……我们跟机械世界摆明旗号对着干,能否取胜仍是未知数,可为了最大的利益,我也要去赌一把!听我说马修,你跟我的观点相反,心里也要与我决裂,是对的!站在不同的阵营,听候双联体公司的差遣,但我不是让你去当危险的双面间谍,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就可以了。只要你能保全家族的产业,也为了你妈妈,你必须像个男人一样!如果人类失败,牺牲就牺牲我一个人吧,要是出现奇迹,双联体公司和机械世界被打垮,我还能够再帮助你。今天我特意冒着危险来通知,是要告诉你这些没来得及说的话,是要让你远离那些安了炸弹的双子机器人偶像,快点逃离这,你还有充足的时间!”

“不!父亲,你不能这样!那个机器人就是我的全部啊!他,他和我有着某种关系!你不会感受到的,我甚至觉得他也是你的儿子!你一定要想办法啊,爸爸!求你了!你一定要想办法!”

“你跟我在说什么胡话!”

阿卡在隔壁听了出来,米诺卡·罗斯福气哄哄的,不争气的马修拖着哭腔,都快要跪下了。

“那就是个玩具!我们炸掉了,双联体公司分分钟钟能给你再造一个新的!”

“不可能!我觉得那不可能!炸掉他我就完了!你不明白人清醒时同步的感受,他就是我!双联体公司就算再造一个阿米尔·沃森,控制者也不会是我,不会是我的!而你真正炸死的人是我!”

“哦!我的天哪,太可恨了,真是太可恨了!我真想让你跟我一起走,可又不敢!马修,你难道没注意你被机械世界控制到了什么地步吗?该死的,它一定是想取代上帝让我取消这次令人难堪的行动!”

米诺卡扶着脑袋快速在地上踱着步,听在耳里的阿卡可以想象马修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展现出多么痛苦的神情哀求着,那抽噎声真想不到是粗壮的汉子发出来的;但此时身为机械之躯的阿卡也暗暗叫苦,她被耍得团团转,早脱离了人的躯体,不知道机械世界到底是想为人类营造天堂,还是地狱。

“我说父亲!我不明白你们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对抗双联体公司就要伤害人类观众?伤害普通人吗?这样做就能够战胜机械世界?不会吧?你们还想让其他人支持你们吗?”

停止了脚步声,米诺卡说:“现在人们当然不会再支持未来之翼了,朱莉那个家伙一回来就破坏了我的计划,让原来我设定好的组织形象崩塌掉了,那是因为她有更直接的手段达到目的。”

“她,她有什么手段!?”马修吞吞吐吐地问道。

“这你没必要知道,跟你说你会有危险的。”

“你告诉我啊?你们这样做根本就没有意义!仅是徒增伤亡罢了!你们跟那些纯粹的恐怖组织没有什么分别,我现在就去揭发你们!”马修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他挺起身去抓门把手,准备要开门。

阿卡却先听到了沉闷的扑通声,之后,矮个子的男人气喘吁吁地拖动一个沉重的躯体。

在米诺卡把人拖到墙角,用布盖好后,从衣兜里拿出对讲机说:“按原计划执行,喂?喂!我没说有必要引爆主舞台!不用搞得那么隆重!喂?你他妈的不会看节目表吗?双子机器人集体分散到那些高档包厢表演时再给引爆,炸掉那些脑袋不好使的,敢参加这次聚会的高层政要们就可以了,不活动的双子机器人可以留下,喂!你个蠢货听不懂人话?!什么是重点!没进包厢的双子机器人明星当然没必要——”

米诺卡手里的对讲机消失不见了。

他背后传来了女孩的声音,男人禁不住头皮一紧——

“米诺卡先生,你能解释一下你的行为吗?”

听到这,吓坏的男人一回头,就看见少女翘着脚坐在一旁铺着演出服的木制长桌上,眼睛正放光地看着他。

“该死!被朱莉那家伙给说中了,真见鬼!”男人的脑门上沁出了汗珠,他往后退了一步,又稳住阵脚。

阿卡的头扬起来,俏丽的眼睛斜眯着,她在思考……瞥向米诺卡的对侧,那个像是坐在轮椅里的人的轮廓,被黑色帆布蒙上;而此时,米诺卡也向那个方向看去。

尽管阿卡直觉上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她却违背着预感——不打算逃离,呆在这,逮住这个A国前总统,问出究竟。

“你在跟我说话吗?小姐?”米诺卡咧着嘴笑了起来,鞠了一躬,手指碰了碰并不存在的帽檐,很有礼貌地说道。

“是的!”阿卡的眼睛盯了回来,注意到米诺卡的表现,在开始遇到自己时,这个男人吓得就跟老鼠一样;而此时,前总统故作姿态,显示出他拥有和电视机前一样的镇定和魄力,让面前的“少女”小了很多岁,阿卡不得不更加谨慎起来了……

“你想要问我什么?”

“你们搞袭击有何目的?”阿卡再问一遍。

“明知故问!搞袭击不就是为了彰显主张吗?”米诺卡拿腔作调地说。

“别装腔作势了!不老实你就跟你的儿子说再见吧。”少女抬起了一根手指,在她身前正昏迷着的马修悬浮了起来,飘到了他们的面前。

阿卡这时有意让马修倒着挂了起来,头朝下,竖直的身子站在了天花板上;她又一挥手,隔着米诺卡,马修的身体在父亲面前退回去好远。

尽管滑稽,这样做无非是采取防备的姿态,本来凡人与神灵之间的能力差距巨大,“神灵”却感到自己不占优势。她察觉出危险而“暧昧”的气息在房间里游荡,缠绕着她,正是被布盖住轮椅里的“人”发出来的……现在,只要她的意识模糊,被干扰消失,那头朝下的马修就必死无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