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情感中心(2)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3410字
  • 2019-04-30 23:11:43

杰西又偷瞄了年轻人一眼,在阿卡斯卡身后捂着嘴低声说:“这机器人比你还漂亮,更像人啊,说不定他有更强的能力,你要小心点!”

投影里的虚拟人影笑得前仰后合……

阿卡冷冷地说道:“我要是能逮住他,早就把他给弄死了!杰西你看清楚点,那是个投影而已。”

“哦?你就那么恨我吗?亲爱的阿卡斯卡小姐。”年轻人说。

“你这个毫无人性的程序!在投影里变得那么俊俏就是为了迷惑别人的眼睛吗?别再把我当蠢货了,利用朱莉和我的手杀死了一个仅有四五岁的小姑娘,那只被切碎的眼睛我永远都忘不了!朱莉那个女人实际上就是你的手下,不是吗?!我不知道你们的目的,现在该与我无关了吧!利用完我,还跑来控制我的朋友干什么?”阿卡愤怒的声音下,虽然没有以往那么过激,情绪却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无耻的家伙俏皮地吐了一下舌头,装作无辜的样子说:“你这样诬陷我们,我们也没有办法了,但那确实不是谁逼你做的,过错非赖到我们身上也是真有你的,要是不让你去你可会去杀人的!再说未来之翼,同样的还有朱莉都那么恨机械世界,你又不是没跟她们接触过,难道你认为她们是在跟你演戏么?”

阿卡这回脸真的有点红了,明白自己老是不假思索,便气势汹汹,“他”的老毛病就是一冲动便有话直说;但她不知道除了“思维中心”以外,谁也不能争辩过对面的家伙,并且道理真不在阿卡这,她是活该被利用,固执地去以卵击石。

年轻人看出阿卡的想法,急忙说:“你别误会,我与那个人是有区别的,那时你看见的人其实不是我。”

“你们难道不是一个人吗?我不懂你什么意思。”阿卡奇怪地问。

“在双联体公司时你看见的是机械世界的中央意识,当时应该被曼德驱动着,没法跟你解释太清楚,那种情况下你把中央意识就等同于思维中心吧;所有见不得人的阴谋都赖在他身上便完事啦,他是主谋,不关我的事哈,我一点也没参与,只是知道他要回来而已,我现在是以个人名义来找你的。”

阿卡仍不明白,疑惑地问:“那你又是谁?”

“这得打个比方,我和他像是双胞胎一样,有相同的外貌;不过他的载体是机械,我的载体是人类,他代表着机械世界的思维中心,而我代表着机械世界的情感中心。”

阿卡和杰西更不明白了,两人面面相觑。

年轻人只好简单地说:“你就把你最开始见到的家伙当做是机械世界的国王好了,他拥有实权,而我是机械世界的首相……呃,也不对,曾经算是吧,现在赫拉那个本能中心才是‘首相’,嗯,可能又不是了,现在应该是忒弥斯……好啦,其实我也没什么权利了,小人物而已,我算是个一直被流放的受政治庇护的人员。”

“这么说你是从机器世界那头逃到地球来的?”阿卡有点不敢相信地问。

“怎么说呢,我多数时间都呆在地球,也不算逃吧;而下周一机械世界降临指的是就是思维中心的降临,他的一个载体要回来了。”

“等等,等等。”杰西跳出来打断道:“我明白了,机械世界降临是因为你,是不是?他想要把你带回去?或者,干掉你?”

“你构想的是什么情节呀?”年轻人笑着对杰西说,“我和思维中心之间是有点联系,但我既不是他的情人又不是他的敌人。”

“是想要和你同化?”阿卡凭着直觉脱口而出。

年轻人说:“同化?那机械世界不就退步了吗?最开始的人工智能模型仅有思维中心而已,我和你都是在之后分离出来的,机械世界需要的该是更彻底的独立吧……但说实话我也不明白他回地球要做什么,因为我的主体记忆还是离散化的状态。”

“得了,得了!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讨论废话了,我问你,你控制我的朋友到底想干什么?你能不能放过他!”阿卡直截了当地说,她觉得任何复杂的理论、说辞与主义,都不过是为将要采取的行动作掩饰而已。

杰西还躲在后面,连声说:“对对对!你干吗变成阿卡的样子欺骗我?”

年轻人顿了一下,慢条斯理地说:“杰西先生,难道你不也是自愿的吗?我本来就居住于人类的网络世界,管理着真实度开发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人脑,我一直都是这些人最亲密的朋友啊。”

“是拿他们为机械世界做研究吧,跟双子机器人的保密工作一样!”阿卡总算抓到了把柄,她立即反驳道。

“是观察!这其实是一个哲学命题,我为人类的大脑做出各种各样的深层次满足,有些人的效果不尽如人意,那真是神灵都没有办法了,补偿我们是给过的,你可以逐个案例调查,统统符合法律程序呀。通过人脑的研究,同时也是为了寻找机械世界的出路,否则,阿卡斯卡,你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你把我们当小白鼠还说得这么镇定自若?”杰西听到后直起了腰板,退了两步又躺在床上,叫道:“不过只要不伤我的性命,那我就无所谓了,你爱怎么地怎么地吧。”

年轻人笑着说:“有些人是没有研究价值的,所以你没必要为你的朋友担心,亲爱的阿卡小姐。”

“闭嘴,别管我叫小姐,说吧,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别拐弯抹角了。”阿卡直抓重点,明白对方无事不登三宝殿。

“帮你的朋友闯入决赛呀。”年轻人此时一脸迷惑众生的微笑,那份美感极具有诱惑力,如蛇一般。

阿卡打了一个寒颤,说:“不干!”

“干干干!”杰西从床上又跳了起来,连忙说道:“阿卡,进那个节目可是我一生的梦想啊,我乐意,我乐意被利用!人们要是对机械世界友好,那现在的你更是能够被所有人接受啦,我妹妹崇拜你都快崇拜疯掉了!但是也有对你恨之入骨的人,比如说我妈,她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有些人就是比较胆小古板,没法接受新的事物。还有,最可气的那个马修·罗斯福,你不知道他都把你诋毁成什么了,在他嘴里你丫变成了个变态大反派!我的天啊,你难道不想维护你的名誉吗?阿卡,作为朋友,我都替你着急!”

少女用古怪的眼神瞟了杰西一眼,不知她是心怀感激,还是对杰西不可理喻。旁边机械世界的情感中心笑意更浓了,他说:“我的目的与你的目的不一定相违背,没有理由的抵触情绪太孩子气了,你今年不是都二十岁了吗,阿卡。”

“我有条件。”少女说,她不理会年轻人笑盈盈的眉目,那绵里藏针的讽刺口吻。

“你说吧。”

“告诉我机械世界降临的目的是什么?我到底是谁?!最重要的一条,你要帮助我从朱莉手里救出我的母亲!”

“第一条我不是告诉过你全部的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吗,但是最近几天一定会有官方公开,陆续地说明的;至于第二条总有一天将有别人跟你说清楚;最重要的一条我可以答应你,你会见到你的母亲。还有,机械世界降临前,很快就会有特使来到地球,那时她能帮你升级程序,让你变得更完善。”

“为什么一二条用嘴巴可以说的你却不告诉我?”

“因为我的记忆还不完整,我不说了是离散的状态么?并且在完整意义上告诉你你是谁,不单要知道你的过去,还要知晓你的未来,是那无限的未来,无限的可能,这个凭我的视野还做不到。也许我的记忆完整了我会统统都告诉你的,你先不用着急。”

“你在扯什么淡?甭装哲学家咬文嚼字了,派任务吧,完成任务后你不许再纠缠我的朋友!”阿卡干脆地说,“但是你要再想让我杀人是绝对不可能的!”

年轻人微笑着点了点头,指着弧形窗外,阿卡看见一个熟悉的东西,是她刚签署保密双子机器人工作时,跟她形影不离的监视器——像是一个小型UFO,有个椭圆形的小脑袋,主体是碟形,此刻悬浮在外面。

阿卡哼了一声,没做过多的反应。

年轻人说:“跟着它飞,听它指示就可以啦。你要去世界的各个暴乱中心,平息武力,维护世界和平,怎么样?这个任务对你来说是不是太简单了?”

少女扬了扬眉毛,说:“我要是中途被黑客控制住,那可不能怪我咯。”

“请你放心好啦,有这台监视器保护你,没有问题的,不过你认为如果我不允许的话,黑客能控制的了你吗?”情感中心就像一个坏小子那样咧开了嘴,话中有话。

阿卡心里面火冒三丈,表面平静,却十分的不甘心;她开启了短距离的虫洞,刚想钻过去飞到寝室外,年轻人又连忙说道:“等一下,把衣服都脱下来。”

“干啥?我说你是变态吗!?”

“作为机器人要有机器人的做派嘛,我不想你被围观的群众误会是某个基因改造后的超级英雄,你代表的是我们机械世界。”

阿卡瞄着杰西,很不情愿的脱下自己的上衣,他室友笑着说:“没事的,阿卡,正常人都不会对你产生生理反应。你现在的身体,还是给别人一种难以言表的精致感,让人能一眼看出来你是一个机器人。”

“当机器人就必须不穿衣服?真是一种进化。”阿卡解嘲似的说,瞬间,她已悬浮立在了窗外。在寝室内,杰西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她,无论如何评价,这都是一具完美的杰作,陶瓷的光泽,纤细优美的身段,天使般的神采,光辉纹络印在少女的体表,流动似金……这机械世界的图腾,封印着无可匹敌的力量,圣洁,恰到好处的刻入机器人的体内。

原是时空的主宰——噬星者,便以此面貌再次降临人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