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贡献心脏(1)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3094字
  • 2019-04-22 23:10:40

阿卡斯卡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望着朱莉,不自觉的,眼泪顺着脸颊流淌到嘴角……无法理解,机械世界为什么会为双子机器人增加这么无聊、矫情、而又无趣的功能,生理盐水么?可能你没有品尝过泪的咸、甜、还有苦,那就不知道世界上最有滋味的东西是什么了。

小女孩的心跳依偎在阿卡的怀中,脆弱的如同被暴风折断了的蝴蝶羽翼,扑扇,扑扇,寻找着避风港,停留在臂弯,手拘着,神明赐予人类最珍贵的生命……微弱的气息,游丝般沉吟,仿佛是纠缠入心房的呼救声,弱小者,年幼短暂的命运,倔强乞求着!仅有阿卡那近乎全能的感知中,才能体会到:生命的凋零,是残酷又凄美无比的乐章……

理性,在这乐章下荡然无存。

阿卡为这弱小的生命虔诚地祈祷着,恨不得,用自己的命来换!

她明白,朱莉说的是假话!

眼神的对视中,一方真心相求,在另一方,丑陋骇人的脸上,却渐渐地收敛起傲慢的神色;突然,朱莉浑身打了个寒战,后退着,她别扭地把头强给扭过去,转过身,背对阿卡,空气中一声鼻子的抽泣声。

“求求你,快点吧!”阿卡紧跟着一步说道。

“对不起,我必须要这么做!”朱莉抱着头,蹲在地上失声痛哭了起来,她全身的细胞已经基本都代谢了一遍,整个人像是小了一圈,露出婴儿般的肌肤。

“你要做什么啊?告诉我!你的心不早说明了吗?你会救这个女孩的!告诉我啊!救救——”

阿卡的声音戛然而止,大眼睛也黯淡了下去,瞳孔放大,变成了深蓝色的浑浊玻璃球体;她手臂放下,小女孩却依旧悬浮在面前。

一只温柔的,闪着银白光辉的臂膀,从她的颈后探了过来,搂住了她;虚实真假,在此刻似曾相识……思维上,被隔断了的窒息感袭了上来,无法抗拒,任凭她如何的挣扎,也是徒劳,世界像是隔了一层毛玻璃,都模糊了。

可怕的是,她明白自己在正在干什么,她也明白,自己脑内正指挥她动作的声音——正是米莉亚!

“这个魔女!”

阿卡她狠狠地说道,也无济于事,声音无法传达进自己的喉内。她发觉左手微微地抬起来,什么东西从自己的指缝间释放了出去,控制的力道是那样的精细,薄弱,如捕食的蜻蜓,振动四翼;前面的空间于模糊的影子里,仿佛在不断地割裂、分解、重组,不断地割裂、分解、重组,那样有条不紊的循环下去,执行着一条精密复杂的程序。这条程序就是一柄锋利的手术刀,无比锐利,正是“医师”手中最好的工具,于成千上万道切割之下,“患者”可能连一滴血也不会流下来。

“太棒了,这要比在咱们的实验室里干,干得干净利索多了,哦,我的米莉亚,你可省去我们很多工作啊!实在是太方便了!”

后面的米诺卡在惊呼,是男人发出的赞叹声。

阿卡眼前的毛玻璃既视感,渐渐地消融了,身体还是处于压迫的状态下,被那破解掉的潜意识给控制着;当她看到面前的真相时,仿佛天空一下子崩塌下来,情感如同受了重伤的麋鹿,无处逃窜。

如果米莉亚没有及时在最后封锁住她的力量……

那能力将如潘多拉盒中的魔鬼,十之八九的可能性,会不受控制的,愤怒的全部爆发出去,销毁掉一切!

销毁掉这个不仁,遵循残酷定律的宇宙!

毁掉这个宇宙的物理定律、数学定律、逻辑关系,一切并产生一切的,狗屁的,冰冷的定律!

那颗“心脏”在她面前,恢复活力似得扑通扑通跳动着……

她却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天旋地转!

阿卡最终还是在敌人面前,跪了下去,头低着,泪水也不愿意再多流出一滴来……

小女孩,温蒂·本特莱士将死的幼小身躯,被重构改造了……像是恶劣的黑色残酷艺术品般,所有心智正常的人,都没法用眼睛去直视一小会;一颗鲜红的心脏,完整的,急促地跳动,凝结在扭曲成树干形状的躯体顶端……精致的五官破碎了,镶嵌在下,可以分辨,切割成一半的翠绿色的眼珠,布满了血丝,扩散着,融入进纹路清晰的脑髓里——是那灰质的沟渠,布络于红白相间,同皮肤一起绞碎了的肌理中,如记忆流淌在生命之树里,原始而又诡异——这便是用活人献祭而成,可以组成‘圣杯’的一柄钥匙。

“太漂亮了!”米诺卡急忙拿着碳纤维容器跑了过来,有些笨拙地将整个躯干都装入进去,边说道,“这个女孩的心脏是移植她的妈妈的,那就没跑了,肯定是她!除此之外身上还有百分之十多的寄生细胞,都完好无损的隔离在上部,真是太棒了!要是在我们的实验室做,融合度如此之高的分离很难保持这样的活性。哦,你真是个天才!我的女王,朱莉殿下!完整的躯体基本上大功告成了,就差记忆体啦,对于黑客们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我亲爱的朱莉殿下,你可知道要是机械世界看见了我们的杰作又会作何感想呢?”

朱莉没有答话,她正注视跪在地上的阿卡斯卡,双子机器人身上失去了光洁,如同泥巴做的雕塑一般,一动不动;旁边,银发的米莉亚驱动自己沉重的步伐,跟丢了魂一样,无法抗拒地靠近着,濒临死亡边缘的少女的灵魂。

“喂,喂!米莉亚,我们快点走吧!军方还有10分钟就会赶到,到时我们会过于尴尬的!”米诺卡拎着容器,有些气喘地喊道。

朱莉抬起手,示意米诺卡闭嘴,她轻微地摇了摇头,抿着嘴唇,从腰间摘下了镭射手枪,对准米莉亚的心脏,直接射击!

男人惊呼了一声,然后用夸张的滑稽表情,穿梭地看着两个女人;死寂中,米莉亚·卡朋特,沉闷地扑倒在地,心,已经被穿透了……

一艘新的黑色羽翼隐形飞船早就悄无声息的停靠在他们身边,容器也是米诺卡刚从那里拿出来的。事情该告一段落了,准备好离开,朱莉头也不回的快步走了上去,米诺卡左顾右盼地也钻入飞船中。舱门上升关闭,船体周围蜂鸣作响,倾斜45度,随即唿哨一声,便破除音速的壁障,消失在那掩埋了一半下,巨大的天井内,满是血色的天空中。

留下来的,被锁进地狱中的灵魂,仿佛有无数条恶鬼,疯狂地向着这个脆弱的家伙儿猛扑过来。“阿卡斯卡·博内格”,胆小地瑟缩成一团,她没有任何力量再去保护自己,孤独地蜷在角落,把头深埋进自己的膝盖里;被切割成一半的翠绿色的眼睛,血丝鲜艳,挥之不去地凝视着她。最原始的恐惧,撕去了其它所有情感的面纱,暴露了,赤裸裸的人子的身躯……

“我的孩子!”

是米莉亚,向着她,奔跑过来,蹲下身子,将阿卡那幼小如孩童的本体,给紧紧地包裹抱住了。

“我的孩子!对不起!”

无声中,米莉亚已经是眼泪做成的人儿了。

“滚开!你不是我的母亲,你这个令我感到恶心的家伙!”少女浑身颤抖着,头颅死劲地缩进脖子里,不想抬头。

“我对不起你!孩子,不敢奢求你原谅我!但我必须向你解释,对于朱莉的命令我无法抗拒,可我对你全部都是真心的,我的孩子!我真心的爱你啊!绝对不是朱莉所说的那样虚假!维也纳·维斯娜是你的妈妈,难道我就不是吗?我有维也纳几乎全部的记忆!当然,可能没有那些不愉快的……我承认,朱莉那真正的母亲,世界有记忆前就死于癌症了,她一遍又一遍复活着,正是她对母亲的爱啊!求你也不要过于怪罪她,多年来,在机械世界,到底朱莉改变了什么,那也绝对不是朱莉的错!在十二年前,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的,对无辜的小孩子下手!”

“你已经是死去的人了,不要纠缠在我的脑海里絮絮叨叨,行吗?!”阿卡大声地吼了出来,抬起头,怒目而视,却只看见周围荒凉的景色,废墟残骸七零八落……窸窸窣窣,有大量的搜寻机器人,蜂拥地涌了上来,一遍又一遍,兢兢业业地搜索着破损的睡眠机里掉出来的罹难者;一台机器刚好能携带一个,小心翼翼地蜷曲进后背背着的贝壳型人仓内,迈动着昆虫般的四肢,恰似寄居蟹,又灵巧地离开了。

“我真是一个没用的东西……”

阿卡看见后,耷拉着头,了无生气地说道,注视着已经死去没有动静的米莉亚,面朝地表的卧在面前,银色的头发披散着,背部烧焦了一大片。一台蹑手蹑脚的“寄居蟹”爬了过来,快速地将米莉亚的尸体翻了个,装进背后的人仓内,然后做贼心虚似的跑掉了。

“魔鬼!”阿卡嘟囔着,身子完全虚弱了下去,向前倾斜,“噗”的一声,趴倒在地,在脑海中清晰地传来了哭泣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