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无奈的恳求(1)

  • 双子机器人
  • 潴潦
  • 2244字
  • 2019-04-21 15:30:23

双联体战警用仅存的一只机械手,将小女孩力度刚刚好的握紧,开启背部两台火箭喷射器;神经刺激腿上的仿生肌肉纤维用力收缩,向地面一蹬,直接冲了上去,可没冲到一半,便撞到了一层看不见的墙壁上。

“砰”的一声,阿卡控制的机器人几乎要散架子了。在他急速坠落的过程中,还是依靠自身非凡的运动神经,平衡了下来,重重地跪在了地面上。

手里的小女孩受惊得如同一只家猫幼仔,苍白的脸蛋儿上慌恐畏怯的神色,让人万分怜悯;小小的心脏,剧烈起伏着,刺痛了阿卡的每一根连心的手指,确实,这样的经历对于一名仅有五六岁光景的小女孩过于残酷了……

阿卡他依然竭力地扮演着拯救者,下意识地运用机械战警的发声器发出了声音,对着女孩说:“不要害怕!马上就会带你离开这里!”

然而神奇的是,发声器所发出来的音质,竟然完全和那个双子机器人相同——是清脆的,悦铃入耳般的少女之声。

小女孩一直抿着的小嘴咧开了,要哭出来似得,叫了一声:“姐姐!”

孩子的直觉往往是正确的,不需要任何怀疑就会托付所有,他们纯洁的心需要有人来守护……

阿卡控制双联体战警站了起来,他的灵魂也如同进入了巨人的身体里,周围的环境,对他来说都变矮了一截;透过头盔,周遭如VR一般都收入眼底,自己的意识却比上次控制战警时更加清晰,在此刻,他是清醒的,将女孩带离危险就是他唯一的上层程序。

“阿卡斯卡!”米莉亚快步小跑了过来,手里拿着黑客头盔,还没有戴上去,她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了?还好吗?那时我感受到你们再次同步了,谢天谢地,你没有忘了我吧!”

“我倒是真想忘了你!请你们快把壁障解开,我要带着女孩离开这!”阿卡通过战警回答,他不明白自己在这么魁梧的身躯内为什么还是那个女声?声音没有男性的那个那么有气势。

“阿卡斯卡·博内格,你还认得我么?”说话的是跟着米莉亚走来的朱莉;女人眼睛里有着难以掩饰的厌恶神色,语气,简直充满了挑衅,就跟阿卡有着深仇大恨似的。

确实,阿卡斯卡被未来之翼利用,他救的也许就是他的仇人……

“我不认得你,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个好人!”

女人没有嘲讽地回之以冷笑,或露出任何做作的姿态,直接面容严肃地命令道:“米莉亚,戴上你的黑客头盔,让这个家伙儿跟他的肉体说再见吧,跟你劫持那个本能中心回地球时一样,你知道该怎么做!”

“可是朱莉!”米莉亚说着,她的神情变得难以置信起来,疑惑着看着朱莉。

“我要她的灵魂被锁进那个原本就该不存在的地狱之中!连同那个虚假的意识和虚假的肉体通通给我滚蛋!”这个金发,消瘦,显得刻薄神经质的中年女人,面目变得阴森起来……她再次命令道,她的话,对于基因被她改造过的人类,无法抗拒。

米莉亚默不作声地将黑客头盔戴回了头上。

而阿卡,则有种强烈的不祥的预感,他往后退了一步,同时,上空一道耀眼的电光袭击下来……是太阳之泪号镭射卫星,这次采取了不同的攻击模式,携带巨大能量的凝聚态光子包一次性倾下,足够引发被攻击物质的核裂变。

光子包打击到了看不见的隔膜上,却了无生息的消融了,里面的人只是感受到空气收缩震颤了一下;那隔膜吸收了光子,变得不再透明,如同半圆型磨光锃亮的纯白壁面般,遮盖着被保护的人。朱莉冷笑了一声,继续对着米莉亚敦促:“还不快点!”

无奈的人儿闭上了眼睛,她的长睫毛已经被泪水浸润了,缓缓地举起了颤栗的双手——戴上黑客头盔,这东西将米莉亚的能力增益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阿卡这回遇到了真正的敌手,是压倒性的侵入和控制!

无论他是一个多么意志坚强的人,也无法抵抗对面看似柔弱的女郎的攻击,自我意识被一股巨大的噪音干扰着,塌缩了,不断地模糊下去……

而在另一座城市,G市,公务人员米歇尔简直要急疯了。这个忠实的仆人不明白自己的主人为什么会同意阿卡,做出如此轻率任性的决定;原以为机械世界的中央意识一定会有防护黑客的办法,所以才同意阿卡直接链接过去,看样子,是真的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啊!机箱上凡人的躯体,心跳急促的升高到300次每分钟,又骤然降低,马上,完全停止了下来!

米歇尔彻底慌了,请求上层快启动嵌入到阿卡大脑里的信号隔断器,可是突然“嘣”的一声,血液与脑浆迸溅到了黑色西装和米歇尔那张布满恐惧的脸上。

阿卡斯卡的头部,被炸开了一个大窟窿!大脑基本上已经完全被毁坏掉了,正是植入在他脑内的信号隔断器,功率过于高,电子元件内积蓄了大量的热能,阻塞闭路,变成了一个小型的炸弹。

米歇尔无望地墩坐回椅子上,以他的视野无法看得更远,投影那头,B市的影像消失了……

双联体战警彻底宕机了下去,在机械手中,消失了握力,而小女孩的大眼睛里,一切仿佛都静止了。米莉亚快步地跑了过来,在女孩坠落的一瞬间,刚刚好将其接到了怀里。

“温蒂·本特莱士,是你的名字吧……小姑娘,你爸爸叫亚度尼斯,母亲是卡米拉,他们现在都在我们那做客,跟我们回去吧,温蒂。”米莉亚声音虚弱地说,她觉得她刚刚杀死了自己的孩子,没有办法再用眼睛注视怀中纯真的小女孩。

小姑娘眨着眼睛,即便幼小的心灵容易蒙受欺骗,却依然仅信任一个人;因为那个人的泪水曾滴落到她的脸上,夜色的波纹般,触动了情感的涟漪,这不需任何信息去累加。

“不,我要跟那个“小姐姐”去找我的爸爸妈妈!”女孩倔强地说。

“她已经死了,你看到了。”

“你别骗人了!我刚才听到姐姐的声音了!”

听到这句话,米莉亚忍不住内心涌上来了伤痛,不禁将小姑娘给紧紧地拥到自己的怀里,抬起头,泪眼婆娑,她转身冲着朱莉大声质问道:“为什么?他是我们的孩子啊!”

“你误会了,米莉亚。”朱莉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干笑,故意淡淡地说:“他是机械世界用来嘲笑我的杰作,一出生就给我带来羞辱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