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Episode 24(6)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4103字
  • 2019-04-12 15:12:40

数周后,诺马市游乐园——

在公用长椅上,安泊尔和吉娜看着一群孩子兴奋地坐上过山车的位子,哗啦啦地在半空尖叫。

“我说,为什么逛完街要来这儿休息啊?”今天吉娜身上是一袭紧身得不能再塞下一张纸的棕色连身皮衣,脚踩十公分高的松糕鞋,加上夺目的容貌和浓妆,引得路人不住对她侧目观望。但安泊尔似乎压根没注意到这点,她像任何一个来主题公园玩耍的青少年一样穿着宽松的休闲裤和有点脏的帆布鞋,步子轻快地去买冰淇淋,“你要香草味的还是巧克力味的?”

放弃争辩地点的打算,吉娜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抹茶。”

安泊尔走开了。吉娜从后面看着她,“心情不错,神经还是那么大条。”不过很久不曾这样放松了,毕竟停战协议的细节还在两国元首的磋商阶段,正式文件的签署还有待时日。两国的战士和民众仍在小心翼翼地观望着。

“真无聊,你女朋友怎么还不快完成收尾工作啊,蛋糕店都没法正常营业了。”吃着可口的冰淇淋解渴,吉娜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戳了一下身边软软的女孩,“还有斯诺,你真的拒接他了?损失了一次当一国王妃的机会啊。”

受不得痒的安泊尔急忙避开她的指甲,对这个问题不禁哑然失笑,“既然有了若琳肯定不会去选其他人啊。吉娜,你不是对斯诺很有好感吗,这机会应该是留给你的才对。”

“切,我可不是白痴。”吉娜哪肯放过蹂躏她的机会,抓住安泊尔白白软软的脸就是一顿揉掐,“如果他还是个普通人事情还好办点。我听说他那个狗屁王室的规矩是比世界历史书还要厚的,别说嫁给他,就是谈个恋爱都啰啰嗦嗦的。我是个环游世界的女王,不可能整天戴着王冠在围墙里转。”

“嗯……这倒是。”安泊尔愣了一下,险些被喉咙里的巧克力味冰淇淋呛到,引起一阵天崩地裂的咳嗽。吉娜忙给她顺气拍背,难得对她起了一阵同情心:这小崽子长大成人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辛苦若琳了。

“其实未来怎么样谁也不知道,你也并不用跟着他去贝吉塔啊。”安泊尔缓过神以后对朋友灿烂一笑,“你还有我们,舍不得呢。”

吉娜对她无害真心的笑容没有抵抗力,心头一热就使劲抱了她一下,“嘴甜,奖励一个。”

“啊,不要那么用力小心你的伤!”

~~~~~~~~~~~~~~~~~~~~~~~~~~~~~~~~~~~~

“哈秋!”

在批阅文书时,斯诺猛的打了个喷嚏。在这静谧的王宫办公区里很是突兀,让与他一起埋首文案的工作助理们都吓了一跳。有人桌上的文书堆轰然倒塌。

“不好意思,各位继续。”他扬起了抱歉的笑容。

每张脸上几乎都顶着双黑眼圈的助理们并不以为意,有个人还建议道,“殿下,这些天实在是很操劳,您还是回房间休息吧,其他工作等我们整理好再向您汇报。”

“等到那时,我怕地有几房间的文件了。”他拒绝得很干脆,拿起桌上的茶杯小口饮着。从文字上短暂地移开视线,不自觉地任由心思飘向远方。虽然和儿时心心念念的女孩没有结果,但在爱鲁特却结识了更多朋友。

这么想,倒也算是一种安慰。

~~~~~~~~~~~~~~~~~~~~~~~~~~~~~~~~~~~~

当听到导演从扩音器里喊“卡”之后,爱德华没有像以往那样留在原地和对手戏演员们交流意见,而是跑向站着自己房车边等候的人那里。

“今天也过来了,辛西娅?”他对那位身着昂贵便装,仍然撑着小遮阳伞的女孩笑道。

“不可以么,我总得监督一下剧集拍摄的质量,尽一些投资方的义务嘛。”辛西娅撅了一下形状精致的嘴唇,“怎么,你不欢迎?”

“当然欢迎指教。”爱德华仍是笑意满满,温声细语,“今天有哪里需要改进的呢?”

“剧本。”

“呃?”

“没错,我要和导演说把你和那女孩的吻戏全部删掉。”

辛西娅的话让爱德华睁大眼然后无可奈何地一摊手,“我的老板,你这要求为免太严厉了,没有吻戏的爱情剧要怎么演呢?”

“那把剧本换一套吧。就只是军事间谍题材的就可以。”辛西娅不理他,小算盘已经开始打起来了,“原班人马不换,拍别的算了,反正也是最贴近你真正工作的,你可以自己参与剧本创作。”

见她越扯越远,爱德华头有点晕了。“这事可以从长计议,先去吃个午饭吧。”说着,他低头吻了一下她的眉角。

辛西娅脸上染上红霞,她用力捏了一下他的手,“我不要再吃剧组提供的食物了,口感太粗糙。”

“嘿,别这样,粗粮和沙拉有益健康。”爱德华一手揽过她的腰,“来吧。”

“哎,那我就勉为其难好了。”虽是这么说,但怎么看辛西娅都是双眼含笑的,“记得剧本的事啊。”

“是,是,是,既然老板都再三说了,就这么办。”

~~~~~~~~~~~~~~~~~~~~~~~~~~~~~~~~~~~~

J·S蛋糕店的男顾客们这几天无论是口福还是眼福上都有两倍的提升。糕点主厨的回归断绝了之前的过焦、过甜、卖相不佳或有面渣残留的意外,更需要奔走相告的是,有一位美艳女郎成了店里的常驻客人。

那位美色被人觊觎的人正是维帕丝·科恩,只见她今天也是一身笔挺职业套装,独自坐在惯常的位置上,对四周暗戳戳的关注置若罔闻。就算身边聚满了痴迷目光,却因为自带不好惹强气场,鲜少人有胆子真的凑上去搭讪。

还是和柔美清雅,脸上总是挂着治愈解忧笑容的老板娘闲聊几句要更愉悦身心。

维帕丝托着下巴漫不经心地瞄了几眼与客人周旋的若琳,心道:果然少了那些小朋友在店里就有点乏味了。

正想走时,她眼前忽热一亮。

一个熟悉的身影推开玻璃门,在看到若琳在店内时僵了一瞬,有些硬着头皮进来了。维帕丝像看连续剧一般饶有兴致地瞧着那少年走到若琳跟前。

“哈喽,若琳。”

黑发少女见到来人绽出亲切笑颜,“内利,你来了。吃点什么,还是和之前一样?”

被那双朝思暮想的柔情似水的黑眸注视,内利都晃神了,“一样就好了。”

当若琳微笑端出巨无霸香蕉蛋糕给他时,他才从自我情绪挣扎里闪回,“啊,谢谢……安泊尔今天不在吗?”他真实地感到单独面对心仪女孩的巨大心理压力,眼睛四下漂移着。

“她今天去采购食品了,你昨天不是知道了吗?”

若琳则有点困惑于他不同平时的坐立不安。当然,这在毫无同情心的维帕丝看来就是个狗血三角恋大剧,并密切关注着事态发展。

就在这时,众人耳中传来了可疑的危险轰鸣。正面目击到的客人反应更快,避让的同时互相高喊,“快闪开,暴走族的车!”

内利下意识护住若琳退到了柜台后,而接下来身后果然响起了玻璃门被车子撞开的响动。扎进店里来的是一辆鲜艳漆色的跑车,虽然已经减速不想造成破坏,可还是把大门和店里的几张桌椅撞开了。

“啊~~烦死了!”驾车的克里斯跳出来抱怨道,“下次我只能把车开到南极才可能躲开那些苍蝇一样的记者!”

瞧了一下地上的狼藉,若琳扶额轻叹,对惊魂未定的客人们道,“不好意思,本店暂停营业。已付账的客人我会退回金额,请随我从后门离开。”

似乎是某个场景的经典重现,只听“碰”的一下,阿娜依捂着脑袋从车底下的地道钻出来,“克里斯·凯勒!”

被怒火中烧点名道姓的男孩有些心虚地缩了一下头,不过马上又摆起了架势嘴硬,“你吼谁啊,叫你把洞口移开偏不听!”

“这洞口先在这儿的好不好,你凭什么让它移位啊,再怎么说也是你闯祸在前!”

“真双标呢,就许你可以在这挖洞!”

“我和学姐们是一家人,你哪来的稀客啊!”

“#¥&%*!”

他们这些低龄嘴仗让内利听得脑门上青筋暴起——这两个小家伙平时就欠收拾,现在又开始破坏若琳的店了。他脑子一热就抓起客人桌上留下的蛋糕往两人头上招呼去。

很快,店内又开始星球大战,若琳送完客人回来,目睹了这个雪上加霜的光景,她只得无奈地和坐在角落里仍然看得津津有味地维帕丝一起喝茶。

“本以为是青春爱情狗血剧,没想到换成了弱智儿童剧。”

听见前辈喃喃自语,若琳疑惑地转头,“什么?”

维帕丝轻轻地笑了,“没什么,看到你和小安过的挺幸福,我很高兴。”

“我知道自己很幸运。”若琳沉吟了一下承认道,她的手指滑过陶瓷茶杯上的花纹,“如果不是安泊尔的坚持,我应该在自我怀疑中在OFL基地里葬身火海了。”

“其实你不必一直对此怀有内疚,”喝完半杯茶后,维帕丝低声道,“你那么爱她,甚至都肯为了她投奔敌营,这种爱意不会轻易被洗脑消失的。”

黑发少女默认了,在看着孩子们最终累得停下蛋糕大战后,她从自己的思绪里脱口道,“爱真是个琢磨不透的东西,有时它像是突然降临的,有时却又是像平日一点点积累下来的。”

“至少人类总是拥有这种能力的,还不算太糟。”

这个略有伤感的评价让若琳不得不对学姐投去深深的注视,而维帕丝也没再说话了。

~~~~~~~~~~~~~~~~~~~~~~~~~~~~~~~~~~~~

“嘟……嘟……”

“世纪医院。”

“喂,伊丝克拉吗,我安泊尔啊。”

“嗯。”

“今天下班有空吗,我们在蛋糕店准备再搞一次聚会,一起来好吗?”

“……”

“怎么样,行吗?因为上次聚会被打断了,这次一定要补上。会来很多人……爱德华学长要带沃森小姐来,你还不认识她吧?呃,我知道你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但是今天做了你喜欢的罗宋汤哦,来嘛。”

“好。”

“酷!那我去接你,等我!”像是怕她反悔似的,那边立马挂了电话,都能想象那人兴冲冲跑来的模样。

伊丝克拉放下座机,继续做医院护士部门的值班清单,没发现自己脸上扬起的一点点微笑,更别说眼底显露的喜悦之情了。

在同一间办公区做义工的伊森拿着档案本的手一滞,咬着下唇缓缓放下文件,悄悄走了出去。

直到走出了医院,他僵硬的表情才渐渐得到纾缓,嘴边扯出一抹苦笑。伊丝克拉那种似曾相识发自内心的微笑终于回来了,这本该是带给他极大安慰的,只不过这样的笑容却已经不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怎么一副被情所伤的模样呢?这就是你申请退伍的原因?”

一转头,一辆家用旅行车不知何时就停在了医院的车道上,摇下的车窗出现了文森特的笑脸。

“前辈,你的情报收集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呢,连这鸡毛蒜皮的事都知道。”伊森戴上同样的笑容左顾而言他,“不会是从副总那里听来的吧。”

“怎么可能,我可无法忍受和此人共处一室。”文森特打开后座车门,邀请道,“我只请朋友上车,既然你已经不是那个秃驴的人了,就和我们一道吧。”

伊森低头一瞧,才发现副驾驶座上有一位样貌平常但笑容和蔼温柔的女人,想来就是前辈时时念叨的爱人了,“欢迎。”她看起来是话少沉静的性格。

他进了这辆车的后座,这一刻,他确实想知道前辈是如何走出原来的生活轨迹,向另一种不同生活方向迈进的。

一阵风过后,车子在静静的街道上没了踪影。

~~~~~~~~~~~~~~~~~~全书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