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Episode 24(4)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4349字
  • 2019-04-12 15:09:55

由克里斯带着通过总统禁卫军的层层检查很顺利,安泊尔和若琳装作随行士兵避开了哨兵的盯梢。

在坡度渐高的人工走道上缓行,军装布料被小雨打湿。才短短两个小时,白蓝的天际就阴沉了下来,飘起了静寂的冷雨,让置身其中的安泊尔心境也随之变化。

自从十年前成为地缘政治的争夺焦点以来,碧水天堂岛在旅游记录和国家地理杂志上的美誉就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盘踞在这片曾经的伊甸园的是死气沉沉的戾气,遭到破坏的森林日益扩大,人工建筑的军事设施改变了山峦的天然结构,山中蜿蜒的土路变成了灰色的混凝土,一些原著特色的景点被拆除,居民多数被迫搬迁出去,如今的小岛只有冰冷的杀伤性武器库以及面容硬朗的军人,而那些受过炮火洗礼的岸湾至今仍未恢复原状。

她相信,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这个小岛会被置于更悲惨的境地。她想,即使是如自己这样软弱没有担当的人也会感到于心不忍。

一旁的若琳也一路沉默着,不知在思索什么,对身上的湿气毫无所感的样子。

“我希望你们能说服我老爸,虽然可能性不是很高。”克里斯开口道,回头看了一眼两个女孩,“但是你们是有点把握才来的对吗?”

迎上他期许的目光,若琳嘴角扬起一个很能安抚人心的微笑。

“当然了。”安泊尔回答,自从成功烹饪出自己的主打蛋糕以来,她还没有真正那么有信心过,“等爱德华他们在贝吉塔完成了任务,总统应该会答应的……”

“那可不一定,昭告全球的军事行动不是说停就停的。没有足够的好处,怕是难以撤回军令。”这时身后却忽传一个人声音。

看到对方竟然悄无声息跟了那么久,安泊尔噌地拔出枪对着来者喝道,“你是谁!”

那人哈哈一笑,摘下头上的军帽,却露出一个熟悉的面容来,“小学妹,又见面了。”

“……文森特前辈?”安泊尔看清楚后又惊又喜,连忙放下枪,“你是怎么进来的?”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诡秘地笑笑,文森特上去拍拍她的肩膀,“后生可畏啊,我还以为这里的任务最后要由我这个退休人员来兜底呢。”

安泊尔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困惑,“别取笑我了。可你怎么会来?你之前不是在副总面前说过……”

“这和帮那老秃驴是两码事。再说你们现在似乎并没有在执行NYG的任务啊。”说着,他把视线转到了沉静的若琳和有点搞不清状况的克里斯身上,雅痞的笑容里带着些高深莫测。

若琳注意到文森特一只手拎着个手提箱,她很快切入正题。“前辈,你打算如何?”

文森特也不卖关子,将手提箱晃了晃,“电视网络直播器材,我想你们需要这个。”

安泊尔和克里斯懵了,而若琳会意后只是眼睛发亮微笑道,“谢谢前辈,这样原本的计划就得有所改变了,但会更有加码的把握。”

~~~~~~~~~~~~~~~~~~~~~~~~~~~~~~~~~~~~

同时,在沃森家的私人飞机上,辛西娅在起飞前再三叮嘱自己的家仆,“马林小姐醒来的话一定要好好照料,把市里最好的疗养师请来。”

飞机起飞后,她才坐到爱德华旁边的座位。

爱德华看着她摆弄着贝吉塔的地图,“沃森小姐,其实你告诉我们具体位置就行了,不必亲自跟着。”

辛西娅抬起头瞪了一眼一本正经的爱德华,咬牙道,“我不光是为了吉娜,那些人既然想杀我,难不成我还该在家里担惊受怕地等待吗?我要亲手收拾他们!”她又补充道,“而且,那个巨石阵我去过两次,多少知道些。”

斯诺自然是没理由不赞成,但爱德华抿着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让他很快识趣地借口去驾驶舱了。

客舱一阵沉默,两人同时开口,“你没有瞒我别的事了吧?”

两人都是一怔,慢慢地笑了,气氛放松下来,爱德华目不转睛地看着旁边的女孩微晕的脸,“是我该道歉,你的身份我其实早就知道了。”

“……看来你们NYG在这方面确实比OFL要强一点。”辛西娅叹了一下,神色有点尴尬,“你呢?是不是在约会时也很有成就感?”

“你这是什么意思?”爱德华果然恼了,伸手握住她的手背,“我怎么会那样想。”

低头看着自己被揉在他手里的手指,又抬头看着他俊朗的脸上满是被误会的不快,仿佛受了相当大的侮辱似的。这与平时端正得有些乏味的表情可截然不同,她不禁噗嗤地笑出来。

“如果想让我不这样想,你还得付出点诚意和努力呢。”故作冷淡地抽回手,她望了一眼窗外,拿起通讯耳麦道,“机长,我已经看到巨石阵了,飞高一点,别打草惊蛇。”

巨石阵——顾名思义,史前粗糙的遗物。在贝吉塔国境里临海的绿色丘陵上的建筑,身下上百米深崖的海峡切面,直面浩瀚大海和根植广袤丘陵大地。它只是几块排列成圆形的巨石阵而已,古时用来占卜天文祭祀崇拜,现在却被不为人知的势力占用着。文化和考古界知晓的话,不知道有没有老学究会跳出来绝食抗议。想着这些,斯诺抽动的嘴角带上了点恶意的嘲讽。

蜡黄的岩石被风烛日晒已褪了光泽,在永恒的流云碧海间,往日的壮美典雅早已一去不复返,只有苍凉的圆柱残骸在告诉来者那段遥远的历史。

飞机客舱的圆桌上,斯诺把陈列在自己随身掌上电脑中那三个议员的资料和照片删去,这是任务前保留的一个习惯。先让猎物在自己脑海里消失。

屏幕上渐渐被消除的三个人正是贝奇家族三兄弟,他们在贝吉塔政坛上是以狡猾贪婪著名的。眼下在危难之际,几周前还在电视论坛上大声疾呼抗击爱鲁特野蛮侵略的正义模样相反,三兄弟在这特制的避难所里密谈的是他们更多的阴谋。

“只要等战争结束,无论输赢,我在军部的幕僚都有机会上位掌握大权。”

“到时就算那个王子回来也无计可施了,大哥,这样就能把王室给全灭了。”

最年长的议员摆摆手,“你们忘了,王室在贝吉塔人眼中是特别的,是国脉的象征。即使夺了他们的权,也不能灭族,否则会被视为帝国的不详。”

“可是,凯勒如果打赢了,他会在贝吉塔保留吗?”

“放心,爱鲁特早不是当初那个独霸全球的爱鲁特了。这凯勒也很清楚,发动战争不过是为了转嫁国内危机。胜了,可以一面在爱鲁特国内狂印钞票,在外掠夺资源,重振本国实力。败了,国内的利益集团也有捞到军火生意的好处。”

“对,总之我们的军队只要能拖住他们给我们政变的时间,一切就会水到渠成。”

“但一旦两国都动了真格。这样总是要牺牲掉些城市和兵力。”

“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何况是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力呢。”

“哈哈哈……”

终究是压不住那份得色,三兄弟互相撞了撞手中的酒杯。

“铃——”觥筹交错被急促电铃声打断了。

“怎么了?”年长议员敏锐地觉出情况不对。一个守卫急匆匆地闯进房间通报,“先生,不好了!上面有飞机在对巨石阵投掷燃烧弹!”

“……什么!?”三兄弟同时丢了杯子,酒水洒了一地。

“这地方肯定是暴露了!大哥怎么办?”

“别慌,我们分开走!”年长议员转头命令守卫,“把守住各个通道口!”

与此同时,斯诺和辛西娅在爱德华炮火配合下,跨过几个倒地的守卫,从巨石阵的一个通道进入地下。

“机房有不少守卫,你要小心!”辛西娅和斯诺提醒了一句,各自分头向目标进发。斯诺迅速地拐入一个储藏室,关上门。

走道内,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守卫们个个全副武装面色森然,只有两个人留守在了机房门口。

等大部队走了,透过虚掩的门缝,斯诺一枪击倒一个靠近的守卫,然后用脚踢开门,第二枪稳稳放倒另一个。紧接着他闯入了机房。

这埋在巨石阵下的人工空间虽然尚未完全竣工,但各条通道甚至连外面的巨石阵上都设有监视器,看得真切。从监视画面上看到有一个穿着高级西装的男人正慌张地夺路上去,斯诺又细细研究了一番前面那些开关,当目光再次投向画面中那个爬到巨石阵圆心升降梯的男人,他冷笑一声,“墓地选的不错,贝奇议员。”手中的操纵杆在推动下应声启动,顿时自上而下传来了一阵沉闷的巨型机械噶啷噶啷转轮声。

出了道口来到上面巨石阵里,刚以为自己顺利逃出的年长议员圆睁双目,只见头上的亮光忽然被遮去,那些排成同心圆、直径有二十米的巨石在向内移动。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拼命想爬出甬道,向正在合拢的间隙挤过去。

“啊,这可不行。”斯诺笑容不减,又摁下一个按钮。

巨石的推动速度更快了,饶是议员跑得再快也仅是半身探了出来就被夹在两块巨石中间。

贝奇议员徒劳地挣扎,然而石缝还在闭合。

“没想到他报起仇来那么狠绝啊……”在飞机上用望远镜目睹了惨烈上演的一幕,爱德华的口吻听上去却没多少惊讶。他往更低的地面上搜索,对机长道,“降落到指定地点,别关机,也别再开火了。”

很快他乘到飞机就停在了一个比巨石阵低坡度到平地上,和其他两架同型号同颜色的小型客机并排。

爱德华将机舱的门打开,在窗前侧头盯着外面的情况,等待着。

本来想是埋伏在周围等第二个议员出来乘飞机的,可没想到这停机坪的飞机居然和辛西娅家开的这架很相似,于是爱德华干脆开门守株待兔。

果然,那目标从巨石阵通道逃出来后就直奔上了爱德华这架飞机。见状,爱德华也指示机长起飞。

“欢迎搭乘通往监狱的航班,议员先生。”

惊恐到慌不择路的贝奇议员闻声看去,正对上几步之遥持枪而立的一个青年,这话让他疲软的心脏给唬得几乎要跳出嗓子,“啊~~”

爱德华看他吓的不清,赶紧上去一步要先制服对方,却不料那人往后踉跄退去好几步,直通通地撞向舱门。

“喂,小心!”爱德华想抓住议员的衣领拎他回来,可是还是迟了一秒。议员双腿拌到一起整个人仰面栽向机外。此时飞机并没有起飞很高,只是离地十来米,但是爱德华仍然听到那声“咯”的扭断骨头声音,他放低手枪让机长降下来。

跳下来查看那个一动不动的议员,掐了一下脉搏,确认以后爱德华摇摇头,“脖子摔断了。”

~~~~~~~~~~~~~~~~~~~~~~~~~~~~~~~~~~~~

最后一个议员从更深的甬道出走,这个逃生出口直接连向巨石阵几十米下的石崖洞口。

“只有这条路才能救命!”议员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狰狞。那架直升飞机就停在洞口外一个延伸出去的钢架平台上,他不假思索地冲过去,没意识到有另一个人从上面的紧急出口笔直地跳下来,落在身后。

辛西娅讽刺的声音在后面响起,“贝奇议员,你不等你的两个兄弟来吗?”

“……你,你别过来!”见她举着一把精巧的手枪步步逼近,议员的呼吸变得急促异常,嘶哑着吼道。

辛西娅依言站住了,微微歪着头瞧着他,似乎在考虑往哪瞄准好。然而下一瞬她忽然微笑道,“是吗,你们效率真高啊。”她是在对耳麦里的同伴说话。

贝奇议员不自觉地后退,因为辛西娅的手抬高了一些,正把枪口对着他的头,“你的两个兄弟已经下地狱了,不如我送你一程去和他们相聚?你们三人感情那么好,应该不会反对吧。”她冷冷地嗤笑,手指在板机上慢慢扣动着。

“不~~!不要!!”议员尖叫着转身就跑。

手枪砰地喷射出一枚子弹。

只是她并没有射中议员的脑袋,连他半米处的空气都没碰到。然而不巧的是,这震破耳膜的枪声让原本精神高度紧张的议员更歇斯底里了,根本没看清楚就跑,最后直接跃出了平台。

辛西娅走上前有些惊愕地看着他坠落下面百余米的深海,惨叫声卷着海水呼啸声萦绕在上不绝于耳。平静下来以后,立于崖边的女孩脸上闪现出鄙夷的微笑,“没骨气的东西,还想统治国家呢,笑死人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