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Episode 24(3)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5555字
  • 2019-04-12 15:08:28

“若琳,我们这样不会失控吧?”

安泊尔盯着前面密密麻麻的白鸟,对旁边的人问道。阿娜依像祭祀一样弄了差不多一个上午召集到这样大规模的空中战队,遮天蔽日似的布满前方视野,在尾随而行飞机上的安泊尔感到有些不适。

“放心,有我呢。”若琳镇定地告诉她,将手柄缓缓往下加压。

他们的战斗机与前面领头的飞鸟群一齐俯冲向碧水天堂岛上的军事基地。

航母上被派出的歼击机群首先迎了上来,排开一字型,似是想围住鸟群,无奈战线过长,上万只鸟反而像张网一样缠上了飞机。飞行员们的视野开始崩乱了。疯狂的飞鸟竞相扎到挡风玻璃、排热口和引擎上,不多时,大部分飞机在引擎爆炸后被迫弹出了飞行员。

若琳见机也马上操控了手柄,向海面冲去,“抓紧!我们现在进入紧急迫降状态!”

在后面来的飞机面对鸟群以命相搏慌忙躲闪之际,没人注意到隐藏在这混乱后面的她们这架飞机。

她们的飞机与几架没了驾驶员而坠落战机一道落下去,直接从战斗区域消失了。

“我数三声,一起拉!”海上的水光越来越亮,若琳当即道,要把机头提上去,“一,二,三!”

安泊尔绷紧肌肉,拼命和她一起拉升手柄。她明白,这种急升法稍有偏差就可能机毁人亡。随着“咯”的巨响,飞机右翼首先划破水面。虽然机头极力抬升,也没有引擎加速,但仍然受不住惯性的冲击,滑着水面扭过另一头,险些栽个跟头。等到最后平稳地站稳在水面上,即便如此也还是拖行了好几百米。机舱内驾驶的两人被晃得五脏翻滚。

安泊尔在座位上捂着嘴,待到气息平顺了才长吐一口气,“我就说不能吃那么多嘛。”

这让若琳立时笑了,刮刮她的小鼻子,“快出去。”

两人跳上要被海水淹过背的飞机,安泊尔才发现前面的海域离岛上还有相当距离。见她傻眼的模样,若琳又被逗乐了,“后悔没多吃点了吧。”

~~~~~~~~~~~~~~~~~~~~~~~~~~~~~~~~~~~~

在新一批更大规模的战斗机上去时,鸟群奇迹般地散开,不再浪费力气和生命了。这让原本卯足劲要攻击它们的飞行员扑了个空。其中几只白鸟掉头就往十几海里外那个小岛飞去。

在石崖上的阿娜依仍然是静静地等待着,过度消耗的精神力让她比平日跳脱的样子要沉闷一些,脸上也挂着一层薄汗。当看到飞回来报信的鸟儿,她眼圈就红了,“为了我们人类的战争,连累你们了……”她搂住一只翅膀受伤的朋友,吸吸鼻子,回望碧水天堂岛,“那她们两个一定要完成任务啊。”

~~~~~~~~~~~~~~~~~~~~~~~~~~~~~~~~~~~~

飞鸟攻击队伍散去后总统的禁卫军没感到多少轻松,另一个更离奇的事情紧接着来了。

“天呐,这是什么!”岛上的陆军侦察兵在他的原地岗位跳了起来,捂着被咬了一口的手臂。他怒火中烧地看着落在地上的一条青蛇,“从哪儿掉下来的?”说着要拿枪去射它。

“喂,快看!”身边的同伴叫起来,好像快喘不过气了。

原本静悄悄的树林不知几时挤满了花式各色的蛇,一眼望去品种竟然不下二十。

“上帝啊,%@#*¥……”有人开始念经了。

看那些生物口吐红芯嘶嘶地逼近,侦察队队长从晃神中惊醒,推了一把还愣着的士兵,“快走,去找援手来,这种情况我们可应付不来!”

就在这队人慌张逃路时,一枚子弹袭来,先打中了队长,接着一排子弹连发把才来得及摸枪的其余士兵给放倒了。

从昂首的蛇群后面的草堆钻出的是两个浑身湿透的少女。她们小心地绕过蛇,手脚麻利地把昏倒的士兵拖入灌木丛里。完事后,黑发少女弹弹身上新换上的迷彩军装,用变音器对着军方通讯器回复道,“编号15874向长官报告,我队驻守的区域没有异常。”

~~~~~~~~~~~~~~~~~~~~~~~~~~~~~~~~~~~~

在碧水天堂岛中部森林里,有一大片地区被活动合金墙围起,里外都设有装甲车防御。活动墙内有大大小小近百间临时板房,各处都有武装步兵巡逻把守,门上也各自挂着:信息部、侦查部、后勤部等字样的标示。

克里斯从总统办公室一路出来就看到了不少担架从外面抬进来。他正要上去探问,可随行的一个军医拦住了他,“凯勒先生,这里很脏乱,你别跟去的好。”

“发生了什么事?”既然军医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再跟着去。

“被山林中的野兽咬伤的。”那军医擦着头上的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冒出来一大群动物,疯了一样见人就扑……”

那些被袭士兵的伤势克里斯看在眼里,不是很严重,知道都是嘴下留情了的。又有伤员被抬过去了,他不禁脱口而出,“我也要帮忙!”

“那怎么行,要是总统知道了……”

“别去烦他就行了。”克里斯拍拍军医,跟着担架去了。

~~~~~~~~~~~~~~~~~~~~~~~~~~~~~~~~~~~~

若琳推着全身包扎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个脑袋的安泊尔朝医疗部的手术室走去,她有点困扰地皱眉:伤员太多,一时间竟在前面排起了长队。

“这么久,还要排队?”安泊尔睁开眼瞄来瞄去,看到周围担架上很大士兵都是伤在腿上,有几个被毒蛇咬到的直接被推到急救室去了。

“重伤不治就不用排队了。”若琳干脆唰地把医用毛毯往她脸上盖去,对前面挡着道的人喊,“请接过了,这位要被送去停尸房了!”

前一秒还在为自身伤痛呻吟的士兵们这下都不由自主发出一阵同情的叹息,医务人员也自觉让道。安泊尔只好一动不动地装“尸体”,一进了空无一人的停尸间,她立即跳起来撕扯着身上的绷带,“亏你想得出这法子。”

若琳上去帮她解开,眼角余光瞥到身后悄悄跟来的人影,她摸出手枪蓦地回身,枪口正好对上一个十二三岁男孩的脸。

“克里斯!?”安泊尔先叫了出声,又赶忙捂住自己的嘴。

克里斯嘘了一声,过来帮她解开剩下的绷带。“你们和阿娜依这招百试不爽啊。不过去我爸那里是要验骨骼成像的,还好我出来了一趟,不然你们打算怎么接近他?”

两个女孩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露出一个别有用意的微笑。

~~~~~~~~~~~~~~~~~~~~~~~~~~~~~~~~~~~~

贝吉塔北海军事基地——

相较于爱鲁特南半球的午间时段,此时位于北方的贝吉塔还处于宁静的凌晨,朝阳还在黑暗中挣扎出围,天空只射出巴掌大的白昼模样。

虽然BH市靠近贝吉塔首都,但作为军事基地和地面部队训练场所,实行的是全城戒严系统。基地位于市郊,有层层电网和关卡包围着,那些危险警告牌在昼夜交替的微光下忽隐忽现。

这时,一辆黑色的军用吉普车从基地驶出,车前灯并没有亮,柏油路面上只只响着轮胎的磨砺声。

“前方二十米有一个关卡。”驾驶车子的是爱德华,他话才说完内利就行动了。“轰”地射出一枚火箭弹击开了一处电网。

霎时间警报全响,原本附照四方的塔灯开始往他们出逃的方向追去。

“可恶,只是借了辆车而已,我们还押了一架战斗机在这儿呢!”内利嘟嘟喃喃地又发射了一枚,破坏了下一个关卡。这时吉普车的车灯大亮,爱德华也将车开到最快,一口气突破了好几处关卡。配合着他们的破坏行动,吉娜打开后车窗把准备好的一股股小东西撒到路上。

寻迹而来的贝吉塔基地警卫队开车追击时,只听见一连串炸响,后面的车子被前面中招被炸翻的车阻挡,延误了不少时间。爱德华的车趁机越过了最后的关卡。

“待会见!”吉娜临了还附赠了一个飞吻。

她这样说当然是有根据的。

“最近的地铁口在XX街道!”

“嗯,我们先进去再引后面的追兵进来。”

“他们人很多。”

爱德华给他们看了BH市的地铁构图,“不觉得这里比较适合巷战吗。”

“……爆破起来也容易。”斯诺研究了一番后同意道,“如果抓到了那三个议员,就把他们丢里面一起炸了吧。”

吉娜听了只想翻白眼,就算不在恐怖组织里做事了,这家伙公报私仇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然而,当他们轰开尚未开始运营的地铁口,深入地下寻找那三个阴谋家时却一无所获。

他们在斯诺提到的避难室停留了一会儿,将这个摆满了救生物件的小房间搜了个遍。

“你小子是不是在诓我们哪?”外边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内利急得跳脚。

斯诺弯下身去拂开摆在房间中央一片狼藉的茶几,从下面拣出一小张遗落的黄色便签条。

“北海海峡……”他念着上面潦草的字迹写出的地名,然后把纸条递给爱德华。“你看看是不是。”

内利见他们两个还在这里不紧不慢地交换意见,头都要气掉了,“先保住性命再讨论吧!”

在内利近乎粗暴的要求下,其他人往密室的暗道走去了。这条暗道通的是几米之上的列车道,内利等他们走后就在密室通道上贴了一颗微型炸弹,然后才跟着同伴方向往上走。

原本追来的贝吉塔士兵就在近处,他们一行人弄出了动静以后就很快发现避难室。

“在那里!”

既然追上来了那就祝你们好运吧。内利一边想一边按动手里的遥控器。幸好这个甬道是上升型的,不然爆破飞溅的碎片极其容易波及到他们。

“轰隆——!!”在狭窄的地方不管是声响还是物理伤害都被几杯放大,内利也被震得耳膜里长鸣,差点滑倒。他咳嗽着捂住口鼻避免后面蔓延上来的粉末和白烟,视线被糊住了,但是他仍然能感觉到后面有一队人在移动着塌方的石块,朝自己靠近。如果他估计没错的话,他们几分钟内还是能追上前面的同伴的。

于是他停住脚步,侧身避开一块上面断裂掉下来的水泥板。炸弹的威力已经造成他站着的地方像个被黑洞吸人的三次元空间一般摇摇晃晃。地面不停地颤抖,两边的照明灯一下子全灭,四周暗了下来。前后的楼梯转眼就被落下的乱石堆住,他盲目往前摸的时候“啪”地被绊倒跌在上面。

“内利,你出来没?”他发出骂骂咧咧的声音让通讯器里的爱德华急切地询问。

“你们都上车了没?”

“对,你还不来?”

“快走,别管我。”他嘶哑着道,“我还要挖好一阵的石头。”

就在这时身后的脚步声更大更近了,他看到有铁锹推开了一块缺口,手电的光射了进来。

“或许不用我出力了。”内利不禁笑了。

~~~~~~~~~~~~~~~~~~~~~~~~~~~~~~~~~~~~

列车开动后,车上仅有的三位乘客陷入阴郁的沉默中。通讯器里的电流在内利自言自语后“滴滴”地没了信号,看样子是被破坏了。

爱德华在心里为这莽撞少年祈祷了很久,但愿这小子不要被擒住以后别乱来,不是所有人都能像维帕丝这般有资本改善待遇的。

“不要太担心,以那小子的身手,被拷问几下也能捱过去的。”吉娜这话显得没心没肺的,根本没有起到安慰作用,他苦笑一下。

为免除再次被追踪,三人到了市区就下了列车。

他们下车的地方离市中心尚远,多少不会太引人注意。爱德华正要招手唤来对面停泊的计程车,却不小心和一个从后面路过的人撞上了。

“好痛……你是怎么走路的?”被撞到的女子发出一声不满的呼声。

“你喊什么,明明是你先踩到人家的!”吉娜不等爱德华出言道歉,毫不客气地指出,不过她脸上马上出现了讶异,“怎么是你!?”

“吉娜·马林。”

两个女子互相怒目而视。吉娜眼前的就是辛西娅·沃森,秀雅的容颜上一如既往的挂着倨傲不屑,但当视线转到爱德华身上时,这副面具顷刻碎裂了。她眼珠在爱德华和吉娜斯诺间转了几圈,眼里神色从震惊不解转变到一个蓦的被点醒。

“……你们是来执行任务的吧。”她迟疑半天,终于开口,却是问的斯诺。

话到此,吉娜也立即反应过来七八分了,“沃森,你还在为OFL做事?”

爱德华在一边听得心焦,尤其是他关心则乱,“你还是OFL的人?事到如今还在助纣为虐?”

听见他声音里的斥责,辛西娅发出一阵冷笑,忽然用手指指着爱德华,“我就知道你查到了我的身份。告诉你,我帮的人是我父亲,天经地义。他是这组织的上校,而害死他的人就是你们!”

见她如此执迷不悟,爱德华再也按耐不住火气。斯诺见状伸出手拦着里他的发作,走上前一步对面露恨意的女孩微微一笑,“沃森上尉,你这么说就有点不公平了。说到天经地义,你恐怕是远远无法和青木庆次相提并论的。他全家因为OFL枉死,他潜伏多年最后牺牲自己报仇雪恨才是天经地义。而且事已至此,本该恩怨相抵了,NYG可不是你杀父仇人,你何苦再归咎他们。”

这番话无论是不是占理,都让辛西娅原本一直犹豫的心结更难理直气壮去责难了。

“可……就算如此,你难道以为那些人会那么简单放我走?”有点被斯诺的气势压住了,她的声音里流露出一丝彷徨,“你不是不知道OFL背后都是谁吧。”

斯诺微微点头,尽量换上一种和缓的语气,“是,但你也不知道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铲除那些人吧。”

辛西娅猛地抬眼瞪着他,又看了看爱德华与吉娜。三人的眼睛都定定望着她,等待她做决定。

“……我本来是要去私人机场,飞往爱鲁特的。”半晌,她终于吐露,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你们爱鲁特那个F半岛的远程导弹基地是贝吉塔舰队的登陆目标。为了顺利占领半岛,我被派去做策反工作。驻守半岛的少将,就是原来泰勒将军的秘密幕僚,利用各种海外资源让我去说服此人,这边还是很有把握的。”

向原本敌对的人和盘托出的同时,辛西娅知道自己的立场从此颠覆了。

爱德华伸出手想碰碰她,但克制住了,他对斯诺投去一个征求意见的眼神。

“我们先把这情况……”

正当斯诺要出主意时,一个黑风衣的身影在他们后方几十米处的动作引起了侧身站着的吉娜的警觉。

“小心!”

只来得及挡在辛西娅身前,枪声过后,吉娜痛哼一声,向后栽倒。见刺杀失败,黑衣男转身逃离,爱德华立即拔枪追上去。

辛西娅和斯诺一起扶起吉娜,她看到红发冤家右边胸口上开的血洞,声音控制不住尖锐起来,“你……你干嘛要……”她咬牙掏出手机,“你可不准死那么快,我叫我私人医疗队来,他们可是比私立医院都要精良的,听见没!”

在一阵钻心痛楚中的吉娜仍然想狠狠咒骂这个大小姐几句,但最后只是虚弱地吭了一会儿气,眼前一暗很快陷入昏迷。

另一方面,爱德华一直追到巷子尾才把刺客掼倒在地。

“谁让你来杀沃森的?”爱德华用力掐住对方的后颈,用手枪顶着对方后脑勺,“说!”

那刺客在无法反制的情况下只好乖乖不动了,气喘吁吁地回答,“伙计,轻点!我不过是拿人钱财办事。那位小姐好像背叛了我雇主,我奉命跟踪她发现不对就下手。”

爱德华哼了一声,“我想也是。”

远处一辆车“叽”地刹车,“库尔,快来!”斯诺从那辆昂贵的厢车里探出头,驾驶座上的是辛西娅。

一枪托敲晕这个刺客,他们一行人带着受伤不省人事的吉娜离开现场。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