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Episode 19(2)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3734字
  • 2019-04-12 12:53:28

在去往世纪医院的路上,伊森一直在车里打电话,而信号总是不通。

“就算在工作,电脑也应该是开着的吧。”挂上手机,他用空闲的一只手揉着左眼,“从早上就跳个不停,真是。”

正午的阳光从郊区两边公路栽种的树林间渗透进车窗,有些刺眼,左眼跳得更厉害了,他担忧的眉宇更深了些。

不经意瞥了一眼挡光板半开的置物盒,那里面的一叠卡片中有一张露出一个小女孩半边笑脸的照片,那双晶亮的大眼睛连日光都为之失色。伊森对着它呆呆愣了一秒,才把视线放回到路上。

在僻静的郊区公路上行驶,耳边也只有呼呼的风刮过,但是这种平和很快被随后加入的汽车轰鸣打破了。

伊森从后视镜看到有两辆黑漆漆的跑车跟了上来,时速有点过快。他料想是飞车党之类的便开始减速让它们超车。不一会儿,两架跑车就驶到他前面去了。

然而他马上发现它们也非常奇怪地放慢了速度,像两面墙似的堵住了路。

“滴~~滴~~”他按着喇叭,可对方丝毫不为所动。

这时他心中起了一个不详的预感。

“坏了……”

当机立断,伊森踩下油门,他的车子立即狂啸着拐向另一个方向。

那两辆跑车哪肯放过他,依仗强大马力一前一后地紧追在他车后。

“可恶!”

在弯曲的乡间小道上,一边是沼泽灌木林,另一边是蔚蓝的河水。伊森的车子开上了其能力范围极限的速度,他感到双手把持着方向盘在微微震颤。即使是这样,他在驶上吊桥时还是被两辆跑车逮着了。在它们疯狂的夹击下,他的车不受控制地冲向吊桥上的栏杆。看出对方意图后,他只能急刹车,却无法阻止自己的车被挤到边缘的势头。

车身一侧在铁围栏的摩擦下冒出火星,发出刺激耳膜的噪音。追击的跑车分别在另一侧和后方顶着他的车。

瞬间,伊森只觉得自己这边抬了起来,180度翻过来,碾过低矮的围栏,冲下桥去。

车里的物件在落水前都翻了个儿,砸到他身上,包括那张照片。他在这个时刻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抓住了飘在眼前的照片,一点儿都没意识到嘴里喊的是什么:

“伊丝克拉!”

~~~~~~~~~~~~~~~~~~~~~~~~~~~~~~~~~~~~

闹市区的一家中式餐厅内——

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阳光透过竹帘洒落在一个趴在桌子上的娇小身影。

桌上的人动了一下,坐直身子,轻软的亚麻色发丝在头上抖动,脸上不知道是不是被太阳晒久了红扑扑的,十分可爱,澄澈的蓝眼睛因为心事却显得比平常沉静。

餐厅内正逢午餐时间,来就餐的客人早已坐满,人声鼎沸,就只剩下她这一桌还空着对面的位置。

安泊尔按耐着要打电话催的冲动,在中文菜单上寻思着,没注意到有人走了过来。

“决定要点什么菜了吗?”

她被吓了一跳,对上一双略带笑意点灰色眼眸。

斯诺坐到对面座位时仍注视着她,“我迟到了吗?”

“是我早到了。”把菜单递过去,“想吃什么就点吧,我已经点过了。”

对她不是很耐烦的语气,斯诺不以为意地笑笑,接过菜单,“我很好奇你为什么选了这里。”

安泊尔朝周围溢满谈笑声的客人望去一眼,“难道你不觉得这里谈话气氛很好吗,而且很难监听到什么。”

“嗯,这倒是真的。”在翻看菜单时,斯诺的微笑变得有点尖锐,“你很怕被自己的同伴瞧见吧。”

“当然了,但是撞见你的同伴就没什么问题了,是么。”安泊尔对他投来一个意味不明的眼光,“比如说吉娜。”

“……没想到你已经发现了。”他摇摇头,“其实这次约你出来也主要是因为她的事。”

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安泊尔便也正色起来,“愿闻其详。”

菜很快就上齐了,约莫听斯诺谈了十来分钟,对于某些疑惑也得到了拼图似的解答,安泊尔放下手里的碗,“家人死于毒贩交火。这么说,上次运毒的时候,吉娜就很不情愿了。”

斯诺沉默地瞧着她,眼皮都没动一下。

不确定他到底知道多少,安泊尔决定还是岔开话题,调侃道,“说到变成某些犯罪组织成员前的生活,你好像也是位相当有故事的人。我自然不会认为你会和盘托出,我只是很好奇你第一次见面就毫不掩饰对我身为NYG的厌恶呢。”

“你真这么在乎我的看法?”

见他的灰色眼睛亮了起来,安泊尔翻了个白眼,“不怎么在乎,但我不想每次见到你都要想起一个黑称。”

“……在回答你之前,我倒想听听你对于身为政府的人的想法。”

“想法?NYG和军队没什么不同,除了我们也许是总统私募的,但那也没多复杂。”安泊尔沉思了一下,眼前晃过了几个人脸,“骗人的话我说不好,对这个身份我谈不上热爱,但从告别孤独认识第一个同伴开始,我就有家人了。”

轻轻吁了一口气,斯诺原本绷的很紧的脸部线条不可思议地柔和下来了。“也就是说,你是为了同伴而战。”

“嗯哼。”我会为了他们的任何一个去死。她没说出声来。

“以前我总认为你们这种人都是像机器人一样,没有感情和思想,是那些大人物手中的棋子。也许是童年经历影响了我。”他顿了顿,“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我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

“呼,你不过就是想套我的话。”安泊尔抱怨道,但心里在这些话语过后莫名地平静下来,她唇边不自觉扬起微笑,“我觉得中餐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就是分量总是不能满足需求。”

“对啊,我怎么忘了你长着两个胃呢。”斯诺开着玩笑凝视着安泊尔标志性的红晕浮上脸庞。

终于,他们两人的笑声也加入到餐厅内普通客人的欢乐里去。

~~~~~~~~~~~~~~~~~~~~~~~~~~~~~~~~~~~~

当阿娜依再次从学校溜出来站在市区里的街道上,时间已经是午后了,她先在公园电话亭里和朋友联系。

“我跟你说了是今天啊,你怎么记事的,克里斯?”

她挑了挑眉,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同时眼睛向周围的路人打量着,“哪有的事,你明明告诉我是今天!”

“算了,别让我等太久,不然我就自己去玩了。”

“喂,你先说清楚现在到底在哪儿啊。”

经克里斯这么一说,阿娜依转头去看街对面的路牌,“中华路35号,我在这里等你5分钟。”

“……你以为我开的是飞船么。”克里斯在电话里的磨牙声引得她一阵窃笑,“你等等我。”

“快点啦。”

笑着挂了电话,阿娜依推开电话亭的玻璃门走了出来。

现在这时段是温度最暖的之时,即使驻足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也还算可以忍受。阿娜依倚在一根路灯下,抱着手观赏着这个即将转冷的却越来越热闹的中国城,她喜欢这里的小吃,还有极具民族特色的味道和生活方式。一提到吃,她才记起已经过了吃饭时间,空空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麻婆豆腐……”在对面一家小吃馆门前的广告牌上,阿娜依对着方块字下面的罗马音念道,满头问号,“到底是什么?点心么?如果知道有一天要来这儿,语言课就应该选中文。“

正想拉个路人问问看,她无意间却捕捉到一抹亮色,在一众黑发的人群里特别抢眼。

这不是安泊尔嘛,诺马市真小。

阿娜依立即打消了去吃东西的念头,决定悄悄观察,因为安泊尔不是一个人,她身边还有一位从阿娜依这个角度瞧暂时挑不出任何毛病的男子。

这两个人从一家门面挺大挺热闹的餐厅二楼下来,看样子是刚刚就完餐。那位男子一眼看去就知道受过老式绅士教育,下楼时在前面两步伸手要去扶安泊尔的手,但安泊尔显然不怎么吃这套,拍开他的手,自己三两步跳下台阶,末了,还对他投来一个不解风情的困惑表情。

“天,真是NYG之耻啊……”

可是这位帅哥似乎对安泊尔那副叫人鄙视的天然呆不以为然,居然还微笑了。

阿娜依想,这可真是一个奇怪的约会。

在她看来,安泊尔除了和若琳这种绝美聪慧的人站在一起才不会显得傻。

这两人一路相对沉默,有时会说几句话。见他们朝中华路外走去,阿娜依赶紧跳出来跟上去,然后她又突然定住,“克里斯那小子来了怎么办?”她犹豫过后露出一个恶作剧的笑容,“那就让他等等好了。”

正当她前脚踏出中华街时,克里斯后脚就到了,恰好看见她偷偷摸摸的样子。

“阿娜依,你去哪儿?”

女孩儿不知道在专注什么头也不回,好像前面有堆金块似的,克里斯只好也追上去。

安泊尔和那男子向西边街区的小巷子转去,转眼就没影了,阿娜依被一辆正好驶过的流动贩花车遮挡住视线,等车过去后她看见那两人等动作时,反射性地捂住了眼睛——安泊尔竟然和那人在拥吻!

“讨厌!少儿不宜!”她觉得自己再不出来阻止就违反NYG外出行为准则了,于是跑了上去,“喂,你们……”

被突然惊扰的二人马上转过头,这一走近才发现自己盯错人的阿娜依呆住了。原本应该是安泊尔的居然是一个亚麻色头发的美少年!而拥抱着他的是一位高大的黑发中年男人。

“什么眼睛,都是男的啊……”对那对情侣挥挥手,阿娜依回头张望,“安泊尔和那人跑哪儿去了呢?”

她离开那对尴尬的恋人,走回原路。

在安静的小巷里,有两道人影踏了进来,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抱歉,借过。”急于离开的阿娜依没有仔细辨认来者,直到其中一人在她经过时忽然出手,她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感到手臂的皮肤被针尖物体刺入,接着瞬间一小股液体被注射入皮下。

阿娜依大叫起来,想发出声音求救,可是嘴立即被那两人捂住,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随着她视线的倾斜,那两人的脸已经来到了她的上方,四周也暗下来。

接下去,昏迷的阿娜依被他们合力扶起,带往巷子边停泊的一辆小面包车上去。这个情景被赶来的克里斯撞见了,他厉声喝道,“你们想做什么!放开她!”

那两个男人互相对视一眼,从容地从车里跳出来,向克里斯走近。

尽管奋力抵抗,克里斯还是被这两绑架者轻而易举制服了。小面包车后厢又塞进一个少年,车门呼啦地关上了。

这辆面包车慢慢驶出了巷子,进入嘈杂的街道,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也没有人注意到车里躺着的两个不省人事的孩子。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