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Episode 18(2)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3716字
  • 2019-04-12 12:44:58

几日后,诺马市警察局缉毒科电子信息出入量忽然猛增。

“……什么类型的货船?”

“大型货轮。据海关通报说装载土豆的,两小时前从贝吉塔港口出发,向我市驶来。”

“货船时速70海里/小时,预计六小时左右会到达我们港口。”

“现在位置在XX海峡附近。”

“贝吉塔缉毒部门已向我们发出警报,确认这艘货轮就是目标。”

“该船准备进入我国海域了。”

缉毒警员在其所属办公室里走进走的画面出以及电脑上播报的信息都完整地收入了几公里外另一边的监控器里。

“我们就这样坐着看完吗?”

安泊尔终于受不了凝滞了许久的空气,推开自己的椅子站起来。

“不是说运毒的船要来了嘛?”

她冒失的发言只是让在座的几位前辈在自己的椅子里移动了一下。

靠在监视器旁边从头到尾一副昏昏欲睡模样的维帕丝好像被她的话吵醒了。她对小学妹笑笑,道:

“毒品是警方对事,我们只负责打赌下注。”

爱德华和若琳立即领会了她的意思,分别用手心向她摆出了个五的数字。

“很好,那我就买警方失败好了。”说着,她作了一个手背方向的五。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安泊尔声音高了起来,有点不满。她瞪着事情发起人维帕丝,“前辈,你这样好像不妥。”

“什么不妥?”维帕丝和另外两个打赌人相视而笑,反问她,“干涉警方事务才是不妥吧。”

“我知道,可是……我觉得这件事挺大的,恐怕……”

“哎,这种事警察比我们有经验,毕竟人家才是专业啊。”维帕丝见其他人不说话,只得继续应对安泊尔的问题,“小安,你要知道,NYG的使命不是这些。”

安泊尔撅起嘴唇,当然也无法找到更多理由去反驳她,便转向真的已经进入半睡半醒状态的内利,“喂,伙计,你的意见呢?”她捅捅他。

“关我屁事。”内利拍开她的手,接着补眠。

挫败之下,安泊尔只好不太情愿地举起一只手臂,小心地对兴致不高的前辈们道,“我……我还是坚持跟进,看警方的行动效果是否需要帮助。”

爱德华、维帕丝与若琳互相看一下,后来还是若琳笑着打圆场。

“好啦,这没什么好报告的,我们一起跟进。”

“还是若琳最棒了!”安泊尔跳过去抱住了她,“咦,内利你怎么不睡了?”

~~~~~~~~~~~~~~~~~~~~~~~~~~~~~~~~~~~~

六小时后,正当缉毒科调动全组人马来到市北边港口时,NYG的维帕丝、安泊尔和若琳也悄悄跟来了。

“唔,选在这种热闹的港口,是想浑水摸鱼吧。”若琳评论道。

她们三个在港口市场里的一个咖啡厅里佯装顾客同时监听着警方的通话。码头附近的海域已经泊满了船只,而且陆续还有船在靠岸。

“消息还不一定准确呢。”维帕丝的目光从望远镜里看到了一批警员已经跳上了一艘小艇准备向外海开去,“这帮家伙怎么那么冒失,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警察吗?”

像是为了呼应她的话似的,在警察的小艇穿过排在近港那密密麻麻的船只,就要来到宽阔的海域时,一艘轻型救生艇突然从后方启动直追他们那艘,而且上面无人驾驶。

安泊尔看到这一幕不由得要惊呼,“糟了!”

艇上的警员呆滞的瞬间,飞速撞来的救生艇轰地爆炸了,仿佛平地响雷,将他们的小艇震到了半空,撕成好几块,烈焰顿时上下翻滚。

即使是相距甚远的海湾,人们也忍不住用手挡住眼睛,免得被强光和气浪伤到。

咖啡厅里顿时人生沸腾,客人们纷纷走出去,只有她们三人还坐着。

维帕丝和若琳很快恢复平静神色,正迅速调试自己失灵的监听器。安泊尔则有的颤抖的注视着似乎没有人能幸存的事故地点,燃烧冒出的蛇形黑烟充斥着她的视野。

“把信号切换回警局缉毒科。”维帕丝先前半神游半认真的神态在爆炸后沉下来,她听到爱德华在耳机里说了声,“好,稍等。”之后哔的一声,传来电磁声。乘着这空闲的一小段时间,她又仔细研究了一下地图。

“一定是声东击西,先放出要在北边港口登陆的假消息,实则是要在南港上岸。”在两个相距几公里的海港上,维帕丝指着其中一个地标为南的点。

若琳的眼睛眯起来,不认同,“学姐,我觉得货船还是会在这儿登陆。”

“那……我们可以再打个赌。”而维帕丝却回到了玩乐的状态,缓声道,“下注的价钱还是原来那个数吗?”

安泊尔实在受不了呼地站起来,“科恩学姐,别闹了。”这时三人的耳机里都接收到了警局内安置的监听器传来的声音。

“嘟……嘟……我们的第一分队在北港遇袭!请求总部更多支援!”

“……救援队马上就到。请余下警员尽快赶往南港,货船在那边要靠岸了,到了那和第二队会合!”

“是,长官!”

“……”安泊尔抬头看向维帕丝,后者正冲着若琳微笑。

~~~~~~~~~~~~~~~~~~~~~~~~~~~~~~~~~~~~

“调转向南港!”

在北港码头陷入一片混乱之际。几辆在路上的警车接到新命令后朝另一个方向拐去。

警车上的时间显示在流逝,“快!快!快!”警员的激烈言语间,车子提速到了将近两百多公里时速。

约莫10分钟后,这几辆警车在南港码头急刹车,车上警员第一时间跳下来。他们绝望地发现装载这一时段货品的沿岸货运列车已经开出,只留下一个背影,“该死!”

警员们错失追赶机会的时候,那趟列车离站后加速,转弯时没人注意到一个潜伏在轨道边的人影扒上了车厢,跳了进去。

安泊尔灵巧地翻滚,从货厢里起身。她半蹲在这中空的车厢,仔细打量着周围——这是一个休息室,铁皮的墙边还摆放着一排沙发和一张小桌子。

“学长,我已经上了列车,能查出毒品是在哪个车厢吗?”

“应该是在前五节车厢。”

安泊尔飞快地看一下两边车厢数字,准备往后面的车厢走去。咯啷咯啷的轨道声不知不觉混淆了她的听力,身后的门突然打开让她来不及躲藏。

只见来者举着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心脏。

“这情况有点眼熟呢,安泊尔·里克。”

熟悉的声音,等看清楚那人的脸,安泊尔脸色发白,倒退一步。

不,不可能吧……

“吉娜?”

“是啊。”红发女子微笑回答的瞬间枪口吐出一枚子弹。

然而身上并没有传来中枪的痛感,安泊尔喘着气,缓缓转头去看那新烙在身后门楣上的小弹孔。

她回头对上吉娜平静无波的褐色眼睛,恍然大悟,“老天!那天在仓库的女人是你?”

“恭喜我们双方最终弄清了彼此的真面目。”吉娜的口气冷淡得像秋风,仿佛审视犯人一样盯着愣在了原地的金发少女。

“……吉娜,你在贩毒。”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安泊尔神色严峻起来,还带着点不敢相信。

吉娜转开眼,不想让她看出自己的动摇,手上的枪垂了下来。

“货在哪儿?”安泊尔上前一步追问。

吉娜沉默了一会儿,“不在这里。”

“什么……”

“如果计划顺利,它应该已经走水路运回北港了。”

安泊尔没想到她会回答得那么干脆,不免有些迟疑,“真的吗?”

“哼,”吉娜嗤道,“爱信不信。”

愤怒消退后,安泊尔纯蓝色的眼里浮现出暖色,“谢谢。”

“快走吧,我只是暂时不想收拾你而已。”吉娜笑起来。

安泊尔盯着她瞧了一下,也跟着笑了。

“喝!”在列车进入全速前,安泊尔跃出了车厢,滚到了铺轨道的碎石上。

从地上起来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她稳了稳天旋地转的视线,立即向若琳她们汇报。

~~~~~~~~~~~~~~~~~~~~~~~~~~~~~~~~~~~~

“毒品被运去了北港?”

安泊尔焦急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是!我正在从南港赶过来!”

“收到!”接着若琳的目光询问性地转向维帕丝,而后者没有说话。

“学姐,我们行动吧!”

维帕丝摇摇头,无动于衷,“放松,安泊尔也不能证明消息就属实啊。况且,我本来也不是来帮忙的。”

“可是,我和安泊尔需要你。”

维帕丝露出一贯慵懒的的表情,“那我给你们一个建议好了——货不会出现在这个港口,即使这里发出列车,也不过是为了吸引警方的视线。你们一定会扑个空。”

若琳听罢不语。在另一边等待已久的安泊尔忍不住大喊,“学姐!这不光是警察的问题,幕后黑手是OFL!”

这话在凝滞的气氛中像投下了一颗炸弹。

维帕丝与若琳同时抬起眼,眼神凌厉,“你怎么知道?”

“嗯……我刚才遇到……其中一个OFL。”

维帕丝的眉毛跳了一下,她不是没听出安泊尔话里的犹豫,“你确定?”

“对。”安泊尔催促道,“现在我们该出手了吧?”

维帕丝打了一个响指,“行,谁让我们和OFL是死对头呢。”

她们两人从咖啡店里出来了。当来到北港的货运列车站时,若琳注意到一个穿着灰色高领衫的戴眼镜男子站在她们对面的车道上。他转头对身后列车上的两个货运工人说话,他们三人的行为模式让她感到怪怪的,也许是那过于干净的工人制服。当她想走近看清楚时,那三人一晃眼就消失了。

“有点不对头。”若琳对维帕丝道。

“你指什么?”

若琳仍然在四处寻找刚才那些人的踪影,“我觉得他们在这边布了个局。”

“若琳,”维帕丝蹙着眉,“既然他们已经在南港登陆,又大费周章将货运到北港骗过警察,接下来就很明显了。他们总不会又运回去吧。”

“那并不是没可能。”若琳猜测,“也许这批货并不是用货运列车呢?”

“但他们也不可能再经由水路返回去了。警察和内利会封住这条线路,他们只能从北港出发。这儿的警力被调到南港了。”

维帕丝的判断让若琳明白她不会推翻这一判断,于是不再争辩。

“好吧,为了以防万一,我通知一下内利做好后援准备。”

维帕丝没理会她的话,正在全神贯注于发出的一趟列车。

“就是它了。”

~~~~~~~~~~~~~~~~~~~~~~~~~~~~~~~~~~~~

在高架桥边的车里,内利接到了若琳的信息,他一边把炸药用的电线和控制器接好,一边兴奋地自言自语,“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不会让你失望的!”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