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Episode 18(1)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3031字
  • 2019-04-12 12:43:21

夏秋交季的十月份,吉娜把棉质编织帽往头上一套,走出了旅行社。这时,她很惊讶地看到对面车子两个熟悉的身影正等着自己。

“他怎么会来这儿找我,难道知道我今天从国外带团回来么?”

待她走近,那坐在驾驶座的英俊男子略微低沉的嗓音响起,“好久不见,马林少尉。”

“斯诺。”吉娜露出笑意,然后奇怪地瞥一眼他身边的女伴,“辛西娅·沃森。”她硬邦邦的叫出那个名字。

身着高级洋装的女孩对吉娜显而易见的不善也表示出不屑,“如果不想和我打招呼就别勉强了。”

皱了皱眉,吉娜嗤笑一声,“小姐,我刚坐完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可没力气和你斗嘴。到底是什么事,说吧。”

在车里握着方向盘的斯诺开口接下了话,“其实不是她找你,而是总部召集我们两回去。”

“召我们回去?”吉娜疑惑地咕哝,打开车门彭地坐在后座上了,“哼,非奸即盗。”

~~~~~~~~~~~~~~~~~~~~~~~~~~~~~~~~~~~~

半小时后,三人就来到了刚刚重新装修好的基地内部。上校已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等着他们了,同时还有青木。

“上校。”进门后,三人一齐向长官敬礼。

上校连正眼都没抬,脸色仍然像被霜打过似的。

就在吉娜心中默念着:该不会又是训话吧。上校接下来蹦出的话叫她整个怔住了。

“马林和沃森,你们二人现在由少尉升为上尉,即日生效。”

站在一旁的斯诺也微微诧异,而辛西娅则是仰起头露出惊喜之情。青木则一如既往看不出任何表情。

“升职意味着责任更大,现在有一个任务亟待你们完成。”上校看了看两人,又望向斯诺和青木,“这也需要你们几个通力合作。”

四人不约而同地颔首,静候他下一步指示。

但是上校只是对他们有些阴沉地笑了,“在此之前,我先问一个问题。各位,你们任务如今最快捷的挣很多钱的方法是什么?”

“……应该是走私军火。”辛西娅甩来甩光亮如锦缎的长发。

“打劫中央银行。”吉娜很笃定,已经在想象中了。

青木和斯诺两个男士则明智地保持着沉默。

“都是很不错的选择,”上校不置可否,“我们在行动里都可以采取这些方法。”

“那到底是什么?”吉娜最怕人卖关子了,她有点烦躁且不好的预感,“不会真是要打劫银行吧,我只是随口一说……”

“毒品。”上校终于揭晓了,“有一大批的新货要你们运送。就要看你们怎么把这笔大买卖以最快速度兑现成真金白银了。”

“……毒品,什么毒品?”吉娜的心脏顶着肋骨在乱跳,她嘴唇完全干了。

“冰毒,甲基苯丙胺。每克市场价二百八十元,中间提成10%,而我们有600吨。”

房间里的气氛奇怪地凝固了好一会儿。斯诺望着上校,突然发问,“我们有必要运那么多吗,诺马市的警察对毒品打击力度还是很大的。”

“如果你不想冒险,大可以从自己账户上给总部汇来4亿元以抵消上次基地被毁的重建费用。”上校冷冷地掐掉这种顾虑,“而且正因为诺马市缉毒力度大,如果有合适的毒贩我当然不会派你们这些精英上阵。”

闻言,青木对不太情愿的同伴射来警告的眼神,而后简短地对长官表示,“只要是对组织有利的,我们一定全力完成。”

“不错,你还是那么识时务,青木。”对戴眼镜的青年笑了笑,上校立即拍板,“那这次就交由你来指挥,希望你能做到像你说的那么好。”

~~~~~~~~~~~~~~~~~~~~~~~~~~~~~~~~~~~~

谢绝了斯诺好意提供的顺风车,吉娜独自步出了基地。她心神不宁地走了几公里在某个人烟稀少的地段搭上了一班公车。没去计较公车的去向,她直到坐在车椅上都在把玩自己的手机。

刚才在基地青木说的计划内容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沉浸在“毒品”“冰毒”这两个字眼的余震中。

她呆滞的目光从车窗外乏味的景色再度回到手机中的照片上。

在卡通人物“霹雳少女”巨大海报的背景下,一对男女正冲着她做鬼脸,那协调一致的表情动作透露出可爱的幸福。他们身边投下的一个女孩的阴影就是拿着手机摄像的吉娜。

记忆中的父亲和母亲的笑脸就这样被收录进了她十四岁的手机里。

“可恶,真是什么时候都那么没心没肺啊……”吉娜捏紧了手机边缘,挤出一个痛苦的微笑,“两个笨蛋……”

空荡荡的公共汽车载着她沉甸甸的思绪向逐渐不那么荒凉的海湾旅游区驶去。最后,她在静林街下了车。

“找豆芽女孩玩一下好了。”

这个时刻,吉娜心里比任何时候都想要安泊尔坐在那间小小的蛋糕店里边嚼着若琳端来的新出炉甜点,听她抱怨一下新麻烦。

“现在我最需要的是朋友的关怀之爱。”

自语着她脚步轻快起来。

处于晚餐时段的小蛋糕店从外面看显得有几分冷清,柜台前的两个女孩很少见地没有被客人遮住。吉娜露出一个微笑,小跑着过了马路,但随即又停住了。

她看见一个剪寸头,穿得像街头说唱歌手的少年正倚在柜台边上和安泊尔说话,刚才若琳站着的位置正好挡住了他。

“上那个NYG小子,怎么可能……”

那少年这时转过脸来,迫使她赶紧躲到路边的树后。而这一来她心里更加确定了,这个与自己三次交手的NYG队员,最近一次还让自己吃了大亏。

吉娜这时脑子开始快速转动,路遇死敌,在超过七千万人口的城市里可比买大乐透头奖要难中啊!我现在是偷袭他呢还是约他出来单挑?

但吉娜只是站着那儿,眼睛一瞬不瞬地偷看着他与两个女孩熟稔地互动,似乎忘了自己正在做什么或者身在何处。

第二重的打击让她感到更沮丧,无法思考,但剩下的那点理智还是足以让她迅速掉头在被发现前离开的。如果如她所判断的那样,那么第一次遇见那小子时,在仓库与她交锋的戴面具女孩应该就是安泊尔无疑了。

那纤细的身型和有点像亚麻色的沙金短发……难怪似曾相识。头绪终于被慢慢理顺了。她下意识地搜索着与安泊尔相识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画面,试图带着敌意的立场来剖析对方的动机。

“……不像,她感觉不是那样的人啊。”不过,吉娜同时也很愤怒,“可她为什么是NYG的人!?”

她走在路上的表情一定很可怕,因为迎面走来的行人都很自觉地避让了。

“可恶!这什么世道嘛!那我以后都不能去吃蛋糕了!”越想越气,吉娜对路边的垃圾桶飞起一脚踢上了天,在它落地前快步走掉了。

蛋糕店内——

“为刺激疲软经济,中央银行再次放松银根。存款准备金率有望降至二十六年来最低……”

“对面好像有人破坏公物。”无视电视机的新闻,安泊尔从柜台后走到窗前,对着外面张望。

“最近治安都不太好,前几天警察在市内还和一伙毒贩交火来着。”内利坐在那里翻了翻杂志,发现都是女孩子购物内容后又合上丢到一边,托着下巴观看若琳用水果刀给菠萝切片,“你们这里比较僻静,我就惨了,开业时间不单单要理发,还得对付各个上门收保护费的帮派流氓。”

“有这种事?那你报警了吗?”安泊尔被惊了一下,回头问道。

“报什么警呀!很想让警察来查你的档案吗?”内利顺手抄起一个菠萝砸去,被安泊尔一手接着,菠萝尚未削皮,尖刺疼得她龇牙咧嘴。

“不过我听说城里的帮派很厉害,你一个人应付得了?”安泊尔在手里垫了垫菠萝,又把它丢回给他,让他也尝尝尖刺滋味。

若琳握着刀,一脸悠然听着他们聊天,“其实去收保护费的多半是些混混,大帮派才不会干这个。”

内利连连点头,“没错没错,大帮派正经业务是军火走私、贩卖人口以及运毒……很少去做收保护费这种低级勾当。”

“那不就像OFL?”安泊尔瞪大眼睛。

“嗯……差不多吧,都是摆在台面上的东西罢了。”见两个小朋友都带着疑问望着自己,若琳便微微一笑,“真正恶人都是大隐隐于市。”

安泊尔和内利仍然是茫然,“比如说?”

“比如说……”若琳转身走向厨房,“印钞票给我们的那些人。”

安泊尔和内利面面相觑。

“我还是弄不懂她。”抓了抓头发,安泊尔喃喃道。

“……”这次内利没有接话,而是目光迷离地追随着那个身影。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