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Episode 16(2)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3367字
  • 2019-04-12 12:29:40

夜间20点45分。

在爱鲁特东海徐徐巡逻的第三舰队的中心航母上,青木安坐在舱内,等待着对面仪器为核聚变枪充电完成。

他习惯性地用手扶了一下鼻梁上的无框眼睛,盯着那块在核聚变枪里真空悬浮着的矿物。

这块小小的只有几克拉的矿物正在以一定速率翻转着,剥离了石化表层后显现的是一种紫红色发光物,在枪的漆黑容器中如同宇宙中一道星云。

尽管他目光专注,但随着时间推移,眼里也渐渐带着一种沉思的意味。此时在他身上感觉不到先前拿着这毁灭性武器时那种膨胀的狂喜和戾气,这次他看着矿物的神色更像是在审视、评估,平静地不带任何感情。

此时有人敲门打断了他的沉思。

“进来。”

吉娜推开门,双手交叉在胸前,面色不善地道,“上尉,翻译可以开始了。”她看着他站起来,关掉核聚变水枪的电源,“不过,小孩子理解学术词汇的进度有些慢,需要些时间。”

青木从她身边走过时看都没看她,“麻烦你了。”他丢下一句话后径直走向舱门外。

“切,搞什么鬼,当我上司的都是这样的人吗?”见他开始旁若无人的不知道在往暗夜的海里看什么,吉娜厌烦地撅撅嘴。当然,在她心里,斯诺和青木是不一样的,这个人才是真的冷漠孤独……但他又到底是在压抑着什么呢?

~~~~~~~~~~~~~~~~~~~~~~~~~~~~~~~~~~~~

舰桥之上的第三层船舱里,维帕丝那包裹在工装裤里的修长双腿在电脑桌下交叠着。屏幕上是缓慢挤出来的字母,她把一杯浓咖啡喝完时,单词蹦出来将近百余字而已。

她扫了一眼出来的字句,坐直身体,开始启动校正语法和重组字段的软件。

在这段翻译出炉的部分文字中,维帕丝感到了从未有过的醒目。

“……称其为‘太阳元素’,名称来源于《古代元素学说》……”

“熔点标准测试为最高值2726.85度,沸点尚无法可知。已知的化学性质是固态时通以电流时会发射出阴极射线,而其在液态形态下得到的则是相反结果,会发出大量阳极射线——氦原子核。”

“放出阳极后连续衰变,成为常见、无价值的铁元素。”

字句到此为止。

她揉了一下太阳穴,噌地推开椅子,走出了船舱。

~~~~~~~~~~~~~~~~~~~~~~~~~~~~~~~~~~~~

“她睡着啦,今天已经够多工作量了,毕竟有太多超过她理解的专业词汇。”吉娜示意小声点,随手关上了舱门。维帕丝只得匆匆看了一眼静卧在里面的女孩。

“我明白,不过看起来这文稿的意义超乎想象。我希望尽快得到更多的资料。”

“这……”吉娜对维帕丝的认真有点犯难。

“要不,你先借我看看博士的手稿,在已有译文的基础上我也许可以从中推断出一些文字规律……”

“行吧、行吧,你要就拿去。”对于这些乱七八糟的文字吉娜实在是不想深究,急忙答应免得再听她讲解下去。

“谢谢。”维帕丝露出一种算是高级别的微笑待遇,晃了几秒吉娜的眼睛。

~~~~~~~~~~~~~~~~~~~~~~~~~~~~~~~~~~~~

在中心航母周围的三艘护卫舰中,左边那艘上的大部分船员都在坚守岗位。斯诺站在甲板栏杆边监督着一些船员小心地将导弹从装载卡车上卸下,一会儿就要装备上发射机甲里。

一道光像天边的闪电一样出出现在他视野里,在这漆黑广袤的夜空中格外突兀。是一架轰炸机!它一下子冲入舰队的雷达领空内。

“B17?”用望远镜观察到那飞机到轮廓后,斯诺一眼认出那架飞机是OFL的,感到几分诧异,“青木那家伙召回的吗?”

这架B17从高空俯冲下来,安然掠过了军事卫星的防御系统,平稳地想核心航母的腹地靠近。因为中心舰与护卫舰相距几百米,飞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航母巨大的阴影下。

航母舰载机是攻击型航母舰队赖以生存的重要伙伴,鉴于它们的重要性,飞行甲板上的起降台配合飞机的收归也越来越多地改进。为了节约时间提升效率,飞机降下分离航后,通过一个回力轨道使飞机在几十秒内重新升上舱,在那里做好下一次的准备。

这架B17在与地勤系统对话后,确认这是一次暂时停靠,便马上被拽入升上舱,随时可以再次起飞。机内的五个人走出来四个,留下爱德华在驾驶舱内随时接应。

安泊尔和内利率先开路,若琳带着伊丝克拉紧随其后。

他们四人的脚步声在封闭的大舱内回响。四周最大的动静就是空调有节奏的换气声。但头顶上各处悬挂着的摄像头已经不约而同地对准了他们。若琳知道不久后舰内的士官将会从各个地方来围堵他们,对前面的同伴喊道,“计划A!”

“收到!”安泊尔领着同伴飞快穿过飞机林立的大舱,进入庞杂的船员通道。尽管岔道众多,但每一个人手腕上的定位器还是即时指出了任务方向。

“小心啦!”

那些分布在通道上的士兵的注意力转向了匆忙跑动的一行人,天花板上的扩音器开始传出冰冷的命令:“抓住入侵者!”

所有士官都行动了起来。

“可恶!”

安泊尔敏捷地跳开那些想抓住她的人,并撂倒了几个挡路的。幸运的是,虽然他们的速度减慢了,但这些海军官兵并不擅长打斗,她和内利一路护着若琳与伊丝克拉上到了第一层。

~~~~~~~~~~~~~~~~~~~~~~~~~~~~~~~~~~~~

“哟……又是这帮小鬼啊。”欣赏着金发女孩在监视器上的后旋踢,吉娜摇摇头似乎是又好气又好笑。

“长官……”旁边的下属开口。

“我去收拾他们几个!”她打了个响指,对一直站在旁边的两队OFL成员说,“你们跟着。”

“是!”

~~~~~~~~~~~~~~~~~~~~~~~~~~~~~~~~~~~~

“哎,还有完没完啊!”安泊尔心里大声抱怨,再将前面一个家伙撞翻在地。对付人海战术比想象中要难,内利已经开始用嘴咒骂天地了,他平时凶狠的气势也被体力的过度消耗拖累了。

“用烟雾弹!”若琳在身后提醒。

“好主意!”

两颗小烟雾弹已经足够喷出浓浓刺鼻的烟雾,再加上密闭的空间,那些涌上来的士官都被呛得东倒西歪。戴着面具的安泊尔一行人顺利通过的这一层,上到第二层。

“怎么走?”

这时他们发现踏入的是船舱有两个反方向通道的入口。看来是要分组行动了。

突然左手边的通道拐口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几个身着便服的男人从后面出现。

“他们不是士官,八成是OFL的!”

听了若琳这么说,安泊尔往反方向推了她一下,“你和伊丝克拉往这边走!我和内利对付他们!”说着已经跳上去引开那些人。

“小心!”若琳见状,立即拉着伊丝克拉去往另一个通道。

这群OFL虽然比士官要难缠,但安泊尔和内利对付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很快就将他们打晕在过道上。

她和内利肩膀靠在一起,喘着气,汗水顺着脸颊滑落到地上。“没有了吧?”

“呵,比想象的还能打嘛,不知道你们的两个伙伴有没有这种能耐了。”

这时,绯红色长发的女子踏过横在脚下的身体,出现在他们面前,不过看上去倒是有几分愉悦。

两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内利首先向前一步摆出进攻架势,安泊尔则转身往若琳和伊丝克拉刚才走的方向奔去。

“哼,休想!”吉娜正要去追,内利马上用身体挡住了她。

“有我在,你别想动她们一根毫毛。”他毫不客气道,“你这暴力女,我们上次还没决出胜负呢,那么快就忘了?”

吉娜被逗得哈哈大笑,倒是被这狂妄的小子激起了斗志,“那好,我就宰了你!”

一时间狭窄的过道上又成了他们两人的搏击战场,拳拳到肉击打声不断。两人短兵相接,此攻彼守,见招拆招。又是几十个来回下来,谁也不知道打了多久,两人身上都满是瘀伤,尤其是吉娜,一缕血丝在她嘴边刺眼地挂着。作为女子,她体能上是那个快要先撑不住的。

内利见她还在明明很痛还要强撑的模样,虽然想趁猛烈攻击,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没想到你能抗那么久,但是再打下去,输的肯定是你,停手吧。”

“……好大的口气,哼。”她当然知道这点,但是一想起第一次交锋所遗留下的耻辱,一口气怎么也咽不下,怒吼道,“谁要你手下留情!我这次非揍到你趴下为止!”

“如你所愿!”内利的脸色也凶狠起来,准备接大招。

忽然,从吉娜身后传来一个枪响。还没来得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见红发女子向前踉跄了几步就倒地失去了知觉。

“……咦,若琳?”

吉娜倒下去后出现的是拿着手枪的黑发少女,她对惊讶的同伴点点头,镇定地说道,“足够的麻醉浓度,可以让她好好睡上两天的了。”

“你怎么来了?”身心上稍微放松后,内利立刻嗅到了自己冲上喉间的咸腥,他强忍恶心咽了下去,才哑着嗓子问道,“伊丝克拉呢?”

若琳面露忧色,没注意到他的异状,“我们刚才到了另一个岔路口,于是便决定分开行动。结果我沿着这条路就走了回来。”

“……那也就是说,现在伊丝克拉走的那条应该就是出口。”

若琳点点头,和他一起往那个方向行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