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Episode 15(4)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3473字
  • 2019-04-12 12:26:40

“在那儿!”青木带着维帕丝和两个手下寻路而来。虽然没有看到她们两个走哪个通道,但卫星传到他电脑上的信息清楚地标示着她们的方位。他们一行人随后也冲上了那个楼梯。

费了一些时间,他们也来到了天台的门前,那个合金门已经被锁住了。维帕丝怀疑地看了青木一眼。

“都退开。”他举起水枪,对准合金门扣动扳机。一道及细密的蓝色光束从枪口射出,打到锁心,烧出一簇橙色的火星。很快那上面就被凿空了,锁直接融化在了空气中。

手下们都对它的威力有些瞠目,青木一手稳稳拿着水枪,一脚踢开了门。

他的目光马上捕捉到了天台上的两个少女身影。

太阳光下的沙金色和灰白色。虽然都属于浅色系发色,却完全不一样。一个明快温和,一个冷淡飘渺。

青木的目光在霎那间有一丝松动,很快又烟消云散。“原来是两个小鬼。”他瞥了一眼金发女孩拿在手里做防护的一块大钢板,“如果你们乖乖投降,没必要受皮肉之苦。”

安泊尔直视他,看到了他眼镜后冷酷的神情和虚假的微笑。她偏过头询问地看看伊丝克拉,后者低声说道,“还有一点点……”

她回过头让自己看起来更坚定无畏一点,“你休想!我们不会投降的!”

话音未落一道光在她脸前的钢板上炸出火花,“滋”地发出灼烧声,一股刺鼻黑烟冒了出来,钢板面也突然热起来。幸好钢板足足有三四公分厚,不然这一下就马上被射穿了。

“嘶……”但是顶在钢面上的手肘就没那么好运了,立即就被烫红了。

“我警告过你们,束手就擒吧。”

“做梦!”安泊尔挡着伊丝克拉慢慢后退,银发女孩仍是静静地站着,身边两个几何形小卫星闪着奇异光芒,在细微可辨的电流引导下绕着她头部转动着。

安泊尔不由得又回头看她一眼。

这回伊丝克拉没有回应她,仍是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看起来是到了极限了。

“那孩子好像还在入侵系统。”

听了维帕丝的话,青木敛去表情,将水枪的功率加大,他语气中也少了之前的玩味,“最后一次,放下钢板投降。”

安泊尔咬紧牙,“绝不!”

第二波光束掠来,差点击中她脑门,于是她只好将钢板竖起来抵挡。但是青木开始连续不断射击同一处地方,虽然暂时还不会被一击致命,但是她去撑钢面的手掌和手肘都起了一层水泡。

好疼啊!剧痛从皮肤上一阵阵袭来,安泊尔额头上的碎发早被汗水浸湿了,她不住地左右手替换着去顶钢板,以延缓烫伤发展。

不知不觉间,两个女孩就被逼到了天台边缘附近。

伊丝克拉闭上眼,面前安泊尔苦苦支撑的景象从她瞳孔里褪去,她正在完成一项她从未尝试过的复杂运算。为此,她动用差不多六千亿个脑部神经以及政府所属的五百多个技术平台和七颗探地卫星的支持。那枚她正在入侵的卫星拥有的最先进防火墙正在被疏通和瓦解。在经历了如此长久的不见天日的计算后,曙光终于要出现了。

“滴”,防火墙放行了。她连在脑部的一根神经控制线对卫星裸露在外的核心系统传出指令:新建狙击任务。

她睁开双眼,盯住前方青木的位置。

就在卫星系统纳入她念出的狙击目标时,它突然把任务锁死了:请输入启动验证码。

伊丝克拉冷不防被这个金属合成的声音重重抽中,心脏疯也似的跳动,她不能相信地瞪大眼睛看着对方,一瞬间被沮丧、气愤和绝望的洪流喷涌而出……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已经……不可以……

“伊丝克拉!?”

耳中同伴焦急的呼声被脑中控制不住的紊乱信息淹没,眼皮也沉重得看不见伸过来的手,身体不由自主地倒向一边。最终,黑暗的寂静压倒了她喧闹的感官。

“振作点!伊丝克拉!”安泊尔趁着对方停下攻势,放开了钢板去扶住晕厥过去的灰发女孩,顾不得背后完全暴露给敌人。

“真是叫人感动的友谊啊。”看到安泊尔下意识的保护动作,青木大笑起来,“原本你可以丢下她跑掉的,这下只能陪她一起遭罪了。”

他那种嗜血的虐待欲是很露骨的,安泊尔抱紧伊丝克拉,脑海中拼命搜索着酷刑逃生指南之类的课程。

这时青木得意的狞笑转变成了惊疑,对准着两个女孩的枪口忽然抬起,接着他对身后的人大喊,“小心!”

“哒哒哒……”一排子弹射到他刚刚站着的地方。

天台上,一架直升机顺风而来,在上面放枪的人是——

“学长!!”

“快上来!”爱德华一面用机关枪攻击青木他们,一面对安泊尔喊道。

“好嘞!”安泊尔背起伊丝克拉,站起来去抓那直升机悬浮在边缘上的软梯。

“别想跑!”大怒之下,青木将水枪功率调到最大,切换成喷雾模式,想把整个直升机烧掉。

“不好!赶紧飞上去!”安泊尔带着伊丝克拉赶紧顺着梯子爬上直升机。

在爱德华的竭力调转下,直升机迅速爬升,勉勉强强避开了一波光雾,只是尾端的起落架被融化了。

“……好险啊!”见识到水枪威力的爱德华也是觉得后怕,赶紧驶离。

天台上,青木脸色铁青地目送着那架直升机远去,黑色的眼睛燃烧着从未有过的怨气。

维帕丝则没那么关心敌人的逃脱,她接到了手机里的信息后对青木道:

“斯诺和吉娜已经把目标带回总部了,你看……”

“撤退。”他收起水枪,头也不回地走了。

~~~~~~~~~~~~~~~~~~~~~~~~~~~~~~~~~~~~

在渐渐平稳地直升机上,安泊尔把没用完的绷带放回急救箱,药膏在皮肤上开始起作用,双手和肘部不像刚才那样疼痛了。她皱着眉看着脸色依旧很惨白躺在担架上不省人事的伊丝克拉,注意到那两个小卫星的光黯淡了许多,也不旋转了,好像有点电力不足的感觉。

琢磨了半晌,她觉得应该好好问问前面驾驶的爱德华。

“学长,她真的不要紧吗,我是说为什么每次都……”

“不要紧的,这只是神经元使用过度。”

“什么?”安泊尔一头雾水。

过了一会儿,爱德华才想起她并不知情,便解释道,“嗯,神经元是一种人体神经系统与电脑或各种电子平台联接的媒介,它是需要特殊体质的人才能发挥作用的。”

“……也就是说伊丝克拉是属于这类特质的人被学校挑出来的?”安泊尔不禁回望了一下女孩,脸上忧色并没有消减,“可我觉得她这样有点不妥……”

爱德华宽慰道,“她除了这个能力以外,其他方面和普通女孩没有两样。你不用担心身体问题。”

他们的谈话在伊丝克拉转醒时中断了。

只见两颗小卫星闪了一下光,她就慢慢睁开了眼睛。只是安泊尔觉得她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目光空洞地看着前方。

“失败了,我真没用。”

安泊尔看了一眼缄默不语的爱德华,心里有些无奈,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伊丝克拉,只好紧握住她的一只手。

她们像这般静静待了许久,连爱德华也不忍出声打破这种气氛。直到伊丝克拉身边缓缓浮动的小卫星发出嗡嗡的叫声。她右眼上的屏幕再次开启,一个待读信息在上面跳动,而信息上的地址署名是一个非显示号码。她眨眨眼,坐起身来将这个信息传送给直升机电脑。

“库尔。”

“等一下,”爱德华在手边的电脑屏幕上点开一下,一个隐藏地址出现了,“是我们的卧底。”

屏幕上的信息内容展开了:聚变水枪我已经装上了信号器,频率是88h369td7。  PS:伊丝克拉今天干得相当不错,值得表扬。

”哦,这么说那家伙有全程观看了。”爱德华扬起眉毛,回想了一下刚才天台上的情形,“真是个人精。”

“那人到底是谁?”安泊尔真的越来越好奇。

“这是个秘密。”

“什么嘛!”

伊丝克拉则久久地盯着短信息上的字,没有任何表情。

~~~~~~~~~~~~~~~~~~~~~~~~~~~~~~~~~~~~

距离安泊尔他们所在城市非常遥远的海边,浅水区上漂泊着一只小竹筏。上面的一个撑船的人咣的扔下木浆,晃晃悠悠地跳下水,艰难地用手推着竹筏一步步靠近银色的沙滩。

此时天色开始泛出霞红,少年把竹筏推上岸后,看了一眼在上面依旧不省人事的两个女孩,紧接着也扑通地倒在了暖暖的沙子上。

不知过了多久,他迟钝迷糊的耳里传来了轻悦的呼唤:

“内利,你醒醒……内利……”

“呃……”他向那个声音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双温柔得如同溪水的眼眸,“若琳……”他脸上腾地升起热度,一下子从女孩的膝上坐起来,睡意完全消失后又开始语无伦次,“我……我怎么会……”

“昨晚你太累了。”她对他微笑着,和平时感觉略有不同,也可能只不过是他累昏后对错觉而已。但是他不在乎,只要她在就什么都好,眼神、气味、手指的触感……这所有的一切都叫他着迷不已。

“喂,你看够了没有!?”

一张圆嘟嘟的小脸突然降临,遮住了他沉醉的画面。

内利忍下想一巴掌扇开的冲动,硬是挤出一个笑容,“阿娜依,你醒了,酒醉怎么不多躺一下。”

小女孩夸张地打了个酒嗝,哀叹道,“我倒是想睡来着,可是好像快要到上课时间了。”她一看手腕上的时间,嘴里咕哝了几句听不懂的话,“这可怎么办,现在咱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没关系,你先去上学,有事我们会叫你的。”

“那若琳姐,我就先走了,你们一定要救回诺拉!”

涛声不绝的海面上不一会儿就出现了一个银色的鳍。

“是白海豚!”内利和若琳都很惊讶居然在这浅海区出现的稀有动物。

阿娜依则对他们做了个“嘘”的手势,嗵嗵嗵跑下水,骑上海豚迎着碧波去往海岸线另一头的学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