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Episode 15(2)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2867字
  • 2019-04-12 12:24:14

阿娜依在人群之上展开双臂享受膜拜。这一刻是她有生之年想都想不到的,不知不觉就沉溺在那种白日梦般的感觉里了,直到一阵尖叫打断。

她打了个灵激,被拉扯回现实中来,那喊叫从外围人群里传出,引起了一阵哗然。她隐隐觉得事情不对,往远处一看,正好看见远处海面冒出来什么红光闪闪的东西,似乎是一个长形的图案。

“只是个烟花吧……”

可是那图案变得更大更亮了,发出冷绿色的光,像个幽灵一样飘来。

阿娜依定定地盯着这个东西看了好一会儿,猛然认出这是一条四脚蜥蜴龙,她不由得朝诺拉和村长的方向看去,以为是他们搞出来的噱头,但很快惊讶地发现包括村长在内的村民们变得面无人色,对那个图案对出现惊惶不已。

“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许多村民开始奔走相告,男人们都拿出了武器集中在一块,她顾不得其他,从台上走下来抓住了诺拉,“你们这是干什么?”

“姐姐,待在这里哪儿也别去,那是地狱使者的标志。”小女孩一向乐天娇憨的脸上换上了严肃,双手在阿娜依手腕上也微微用力。

“什么地狱……”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你们都留下。”是若琳也跑了过来,黑色的长发飞扬在火光中,“内利已经去看是怎么回事了。”

阿娜依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便拉住了诺拉的手,“知道了。”

这时,大部分的村民在村长的带领下打着火把开始朝那个仍然高照绿光的方向走去/人们七嘴八舌的喊声此起彼伏。

若琳、阿娜依和诺拉一起坐在席上,看着他们的动作。

“我敢肯定是有谁在那儿装神弄鬼。”阿娜依不屑地一手指着那头的天际,一边对同伴们说,“用这种狗屁灯光就想骗我们?”

“……只要弄走大部分村民就够了吧。”若琳闻言。若有所察地笑了笑,她宽慰那面露忡忡之色的小女孩道,“别担心,一定没事。”

留守在沙滩的老人妇女儿童聚拢在一堆,虽说对那挂在夜空中的标志心有疑惧,但大家表面上都平静下来了。

由于祭祀前戒餐都关系,村民们都感到饥肠辘辘,纷纷开始煮食饮酒。

若琳很小心地注视着周遭人群的动作,有几个少年恭敬地在她们面前搭了堆火,架上一只野兔,看样子是专门为贵客准备的。另一群则合力从酒窖中抬出水果酿造的佳品,也往阿娜依这个方向送来。虽说听不懂他们的话,但对阿娜依的热情崇拜是不减半分的。

“哈哈……我可不太会喝呢。”有些犹豫地看看若琳,阿娜依一只手已经盛情难却了。

若琳见状,只好道,“别喝太多了。”她紧挨着诺拉,注意力一直被三个围在一起密谋着什么的中年男人吊着,待到三人站起来,她才明白原来他们这是在捣鼓一堆废弃的锅炉。

“……咦,若琳姐,你的脑袋怎么多了两个了?”阿娜依的手啪的拍到她肩上,一回头差点被迎面而来的酒气熏晕了。

“阿娜依,这酒度数看起来不低,你到底喝了多少杯?”

但此时抢下酒杯为时已晚,阿娜依眯着眼,直通通地倒在她身上,嘴里还笑着嘟哝,“我……我都喝了亿亿杯了……哈哈哈哈……”

见此情景若琳不自觉皱起眉头,“不要睡,阿娜依?”

回眸看向诺拉这边,她一下子屏住气。一杯满当当的酒正被一双手端在小女孩微微发红的脸前。刚才给阿娜依倒酒的正是这个衣衫褴褛颤颤巍巍的老人,但是她仔细一瞧这人的手指,却光滑得没有一丝皱纹,所以等到对方也给自己端来酒时,她冷不防一把抓住了那只手,“你是谁?”

那披着一头乱放的老人抽手出来,退后了一步,黑漆漆的脸上闪着光的银色眼睛那种威胁的意味更浓了。

只见他一手扯住额头发际,嘶啦一声,竟扯下一大块头皮,随后出现的是一张年轻苍白的脸。

“……是你!”若琳认出这个人是斯诺,下意识已经作出了攻击。她当胸踢起一脚,斯诺早有准备立即双臂阻挡。相触的一瞬抓住对方的小腿,再顺势一带,若琳身子一个不稳跌了出去。

她扑倒在地的那下即刻感到小腿肚上一阵麻麻的刺痛。

是麻醉剂!

“姐姐!”

虽然极力想起身,但她头已经开始昏沉起来,目光也变得模模糊糊,耳中唯一听得真切的是小诺拉惊恐的呼喊声。

“可恶……别想……”狠狠拍打自己的脸,若琳的视线在疼痛刺激下清楚了一点,可困软的身体却连抬起手指的气力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瞧着近在咫尺的小女孩被斯诺轻松地掳走。

沙滩上的村民显然也注意到这边发生的异常情况,他们看到自己村长的女儿被陌生人抢夺当然不能坐视不理,几乎马上追了上去,想要将斯诺拦下。

毫无预警地,几枚闪光弹从后边的山上投下来,在斯诺身后炸开。迎着银白色强光的众人眼睛立即被亮瞎了几分钟,等到视线恢复,空荡荡的山坡上哪还寻得见人影?

~~~~~~~~~~~~~~~~~~~~~~~~~~~~~~~~~~~~

而另一边与村民大队一起去查看绿光发生地的内利面临的情况也令人恼火。几百号人举着火把散布在山上的森林中搜索,仍是没有线索。一个人走在树林中的内利抬头去确定光源的位置,越看越觉得这是从很近的地方打上去的,“不会是在这儿吧?”

就在这时,那蜥蜴的图案在空中也消失了。

同时,内利也听见附近的树丛里发出了嘎吱嘎吱脚踩落叶声,有一个人影从不远处掠过。

“哼,果然是在这儿!”他飞快地追了上去,“给我站住!”

那人听到他在后面的喝声一愣,倒也不逃走了,回过身来。

借助远处跳跃的火把微光,内利大致看得清对方的特征——玲珑的腰身,及臀的红发,嚣张的表情。

“是你!吉娜!”

吉娜也瞪着眼瞧着眼前的少年,恼怒中逐渐透露出一种被点醒的惊讶之情。“呵,我当是哪路高手,这不是笨蛋二人组之一嘛!”她嘲笑道,“怎么,你居然是NYG的小朋友?”

“想不到你是我们的死对头,这是什么缘分啊……”内利也不甘示弱,在开打前给自己嘴上赢点气势,“不过你别急,马上就让你尝尝正义之拳!”

“少装蒜了,小子!”

片刻之间,两人就互相对冲过来。吉娜首先挥拳砸来,内利举起手臂挡开,身下回旋一脚,又被吉娜弓起的膝盖顶回去。

两人的格斗方式颇为相似,仗着身体强壮,都属于硬打硬接型,所以不出几下都身上起了青紫,只斗了个不分上下。

“啧……骨头倒是挺硬啊……”两人不约而同抖抖发疼的双手,开始转着圈,以期找到对方的破绽。

吉娜准备好再打个组合拳,一抬眼却瞥见天空中一个光点缓缓上升,到了最高点啪的散成红色的礼花状。

“信号弹?”内利也看到了,再一回头却赫然发觉吉娜的拳头已经来到脸前,他嘿地用双手去挡,不想她只是佯攻,晃过了他。

吉娜嘻嘻一笑,跳下身后几米深的山坡,向山下加速奔去。

“想跑?”内利哪肯轻易放过她,紧追不舍。

两人在树林茂密的山丘上一前一后地跳来跑去,穿过了重重屏障很快就到了停靠船只的海岸边。

即使是在阴影中,那只崭新的游艇还是一眼就吸引到了内利的目光。果然是要出海逃走了。他奋力追赶,眼看就要抓住吉娜,一个闪着蓝光的东西突然轰了过来,他只得往后闪身一躲,身后砰地爆起一团橙色花火。

又是信号弹!

“你再跟过来,可就浪费掉救同伴的时间了。”

站住船舷边的男人身影光线暗淡,内利的方位只瞧得见他拿着的枪口。

“你说什么?”他停住问道,这时吉娜趁机翻上了游艇。

“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把一个昏迷的少女单独丢下很过意不去。”那男人的声调慢悠悠地从海浪声里传来。

内利回过味来,圆睁双眼,咬牙唾道,“如果她有事,天涯海角我都要把你们抓出来挫骨扬灰!”

他不再停留,一下子往原路狂奔回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