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Episode 1(4)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2519字
  • 2019-04-11 16:16:55

又一次,安泊尔回到了曾经拥有的平静幸福的家,她的小房间,粉蓝色的床头柜一家三口笑容满面的合照,一切熟悉的景物都以一种难以忍受的模糊感出现,好像蒙上了一层薄纱,想看真切而不得。她觉得自己又要沉溺进虚空前,似乎远处传来学长的声音,“安泊尔,有客人进来了,快起来!”须臾后另一个声音又取代了学长,比较稚气像是小孩子,“约定好了,安泊尔,千万不要忘记哦。”

接着幻觉消失了,虽然还是很混沌,安泊尔却一下子从生理上惊醒了,因为四周开始让她难受和无法呼吸。

刚才的柔软舒适消失无踪,她感到身上的疼痛又回来了,睁开眼只见阳光虚弱地透过水波照到她身上。一束束折叠的光线在暗淡的水底照亮了鱼群和水藻的动态。

她又闭上眼,对了,自己刚才被那个红发考官修理得惨兮兮然后就被扔到湖里了。水里的沉寂让她昏昏欲睡,但多年的训练让她本能知道水里窒息的危险,求生欲让她燃起动力。她抿着嘴,开始奋力朝着头顶有光源的地方游去。

坚持了漫长如年的几十秒后,安泊尔终于破水而出,拍打着水面,大口大口吸入急缺的氧气。平静了一会儿以后,她看到正前方一个方型的入口,它似乎朝着仓库,只比湖面高一点点。

好奇地游过去,爬上锈迹斑斑的梯子,她往这入口猫着身走了十来米才来到尽头,向上一看有个井盖在头上。

安泊尔犹豫了一秒,爬上去推开了井盖。一入眼帘的是高高的铁皮屋顶,环顾四周,她很快发现这是仓库的一角。

她轻手轻脚地爬出井口,在一箱箱货物之间摸索前进,直到又一次寻见那抹亮眼的红色。

此时,红发女子正强迫内利趴在地上,准备用绳索捆绑他。

拔出藏在靴子里的微型手枪,安泊尔凝神瞄准了红发女。

“砰”红发女手里的枪应声飞出,险些砸到内利的脑袋上。

又是橡皮子弹,顾不上手疼红发女急忙去捡枪,可是内利已经抢先拿到了。

“别动,小心你的头!”这时内利手里的狙击枪打破了僵局,红发女虽然不甘心也只好先乖乖就范。

“安泊尔快去救人质!”

“OK。”

红发女咬着牙盯着他们的行动,等到内利分心的一刻,她一个跨步上前抓住了狙击枪。于是又开始了一轮拉扯。

“真是难缠!“在情急之下他竟然撕破了红发女的短上衣,”呃……“一下子愣住了,道歉的话还没出口就被扇了一巴掌。

“混蛋!混蛋!混蛋!”盛怒至极,红发女狠踢了几下内利的下体,让他痛的不得不松开枪弯下腰捂着。

“你这小崽子,敢对我毛手毛脚!还弄坏我最有型的衣服,看我不宰了你!”红发女向着内利挥起枪托,正要痛殴他一顿。安泊尔听到响动跑回来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聚集的火气窜上头顶,她奋力冲过去,撞开了红发女。

在碰撞中,狙击枪走火了,子弹不知道射到了哪儿,枪也飞出去好几米。

安泊尔和红发女又要扭打起来,忽然一股烧焦的气味传来。

“等等,那是什么?”两人警觉地停手,四下张望。

右手边几米处的一个两三米高的纸货箱上的一个黑洞冒出了烟,看样子是子弹打到了那里,正发出劈劈啪啪的声音。

“里面是什么东西?”安泊尔问道。

红发女面色想到什么似的面色煞白,“不好!”

顷刻间,整个昏暗的仓库里嗖嗖的被耀眼的火花点亮,金色的火焰冲上屋顶的天窗,中渐渐入夜的傍晚天空里炸开,接着是一大串有节奏的各色焰火,在连续巨大的爆炸声中,仓库四面都振得发抖摇晃,所储存的烟花在室内争相嬉戏,还不时危险地窜向瞠目结舌的三人。

“喂,别逃!”发现红发女溜向门口,安泊尔还想去追,内利出声叫住她,“管她干嘛,我们完成救人质就行了。”

“啊,对。”安泊尔拉起内利就跑。

~~~~~~~~~~~~~~~~~~~~~~~~~~~~~~~~~~~

关人质的房间是安泊尔搜遍了仓库所有地方才发现的,她根本想不到那个像重型货车那么大的集装箱里会藏着一个五脏俱全的小房间。里边那个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穿着有点被弄脏的洋装,睡在小铁床上,手腕和脚踝都被铁链子拴着。当他们进入房间时,小女孩正好惊醒。

“和我们出去吧,考核结束了。”安泊尔见那孩子一脸惊恐,还以为是自己脏兮兮的模样吓坏了她,安慰道。

内利扯了一下那些铁链子,“这也太逼真了吧。”

“你有钥匙开的吧?”安泊尔问那小女孩。

小女孩紧紧拉着安泊尔的手,眼睛含着泪花睁的大大的,摇头。

正想好好询问事情来龙去脉的安泊尔,被由远及近的警笛声打断。

~~~~~~~~~~~~~~~~~~~~~~~~~~~~~~~~~~~~

几小时后,安泊尔和内利又回到那间空旷黑暗的会议厅,爱德华站在他们身后,三人大气不敢吭地聆听着副总在巨大屏幕上发出的咆哮。想到平时自持不轻易大声说话的副总如此训斥,他们这辈子不想再听到第二次。

爱德华像冰雕一样一动不动,站在内利身后用一只手压着学弟的肩膀,生怕这少年又出言乱事。

安泊尔垂着头盯着自己脏的要命的鞋,上面还沾着些许湖底的水草,提醒她刚刚惊险的历程。四面八方回荡着的副总的声音她没怎么听进去,她内心十分复杂,一方面为他们今天误闯犯罪组织地盘而后怕,一方面更是为考核失败不能进入NYG而感到失望不甘。

正当她以为副总会接着再以更严苛的言语训话的时候,屏幕中一个女秘书模样的人出现了,她在副总旁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期间副总面色变了好几次。待那位女士离开后,副总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撂下一句话,“你们回去吧,成绩明天会下来。”画面啪的消失了。

三个人措手不及被丢在黑暗中,摸不清头脑。

~~~~~~~~~~~~~~~~~~~~~~~~~~~~~~~~~~~~

翌日,一早就收到副总办公室传真来的成绩单的爱德华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为什么才给了60分给我们?”内利在爱德华的手机里大喊大叫,“以我们的表现,这及格分数也太敷衍了吧?”

“闭嘴!也不想想自己是在考点以外的地方行动的,给你分数就该谢天谢地了!”挂了电话,爱德华又扯过安泊尔的成绩单反复确定,“不可能吧?”

“你最好相信这是真的,”见他还呆呆地站在走道上,同行的一位同事就慢条斯理地解释给他听,“那两个孩子本来肯定是要吃零蛋出局的,但是好巧不巧他们昨天救下的小女孩是副总几天前被OFL绑架的女儿,这下就明白了吧?”

“啧……还有这种事啊。”恍然大悟,爱德华不禁失笑,“走了狗屎运这两个小鬼,可我就倒霉了,副总说因为我带路失职要扣掉一个月工资呢。”

“唉,你怕什么,NYG那点工资怎么比得了拍电视剧的报酬。”同事们边走边取笑道,“不过你以后有的烦了,要好好带着两个活宝啊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