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Episode 13(3)

  • 特工不好混
  • 季风琥珀
  • 3101字
  • 2019-04-11 22:15:39

放出了带着伊丝克拉研制的雷达在身上的鹰后,爱德华的脸色还是很不好看,他让唯一能保持风度的若琳去处理了“饭桌事件”,自己则闷不吭声地调试雷达。安泊尔大气不敢出。

“别生气啦,是我们不好。”

对于内利和阿娜依二人半开玩笑的道歉,安泊尔抱以白眼。

当雷达接收器发出异常讯号时,正好是下午15时整,从他们隐藏的房间内能很清楚地听到宾馆大堂的报整点钟声。

“他在瞄准总统的房间!”阿娜依指着传来的图像中的持枪黑影。

“别急!”爱德华喝住跃跃欲试的后辈们,他做了个下压的手势让大家安静下来,“若琳,你现在和总统一行人在一处吗?”

“是的,按计划行程现在是总统与首相接见技术人员的时候。”若琳的声音透过耳机传来。“把那个入侵者交给我处理。”

“OK。”爱德华答应道,并转头命令内利,“你去协助她。”

内利没等他说完就夺门而去了,没听到阿娜依嗤笑他,“护花使者。”

与此同时,若琳从一楼的大堂离开,利用员工通道登上了左侧的楼顶。尽管她全力奔走,但跳上楼顶时还是慢了一步。

相距二十几米的圆形楼顶上,那个持狙击枪的男人对于她的出现好像早有准备,只见他抬起枪把,朝天开了一枪,随后撒腿就往另一个方向逃跑,身影转眼间就消失在了屋顶。

“怪了。”若琳暗道,也马上追了上去。她心里有个声音已经下了判断:那一枪肯定有蹊跷,必须抓住这个狙击手!

她探出半个身子向下望去,看到对方利用井梯下降得很快,便打消了尝试同一路线追击的念头,转而向来时的楼梯下去。

“内利,开辆车到东门与我碰头。”

一路追紧着这个持枪男人的车,内利和若琳驾驶越野车在镇上的狭窄街道穿行。这个时段是出行的车辆和行人的密集高峰,无形中产生了很多阻碍。见前面那辆车高速在车流和人群里窜来窜去,后面追赶的内利和若琳也不禁捏了一把汗。正想着会不会发生意外,前方街角便闪出一辆搬家公司的卡车,司机一看那辆夺路而来的小车,惊了一跳立即踩下刹车,停在路口。这一停倒是让男人下意识往一旁打方向盘。只听见“碰”的一声,搬家公司的卡车没事,那男子的车却直直撞上了一旁的绿化带,掀了个底朝天。

“你跑不掉了!”

摁倒从破损的车里出来的男人,内利猛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你这家伙是不是OFL派来的?”

若琳在车里搜出了那支狙击枪,取下子弹研究了一下,登时脸色阴云密布。她疾步走到那狙击手面前弯下腰质问道,“说,你刚才打出去的子弹是什么类型的毒气?”

那满头血的男人嘿嘿地笑了,“算你识货,不过你们已经阻止不了啦!”

“你……”

“把他带回去审问。”若琳看了看周围聚起了的民众,提醒道。

内利点点头,将身下的男人双手拷起,然后将他从地上拖拽起来,“走了!”

若琳手中捏紧了那些子弹,回望一眼远处已隐藏在黄昏光晕里的梅德宾馆。

~~~~~~~~~~~~~~~~~~~~~~~~~~~~~~~~~~~~

“……总统与首相的房间并未发现有任何异常。”

安泊尔在耳机里听完这情况后和在场的同伴一样心有疑惑,“收到,你们可以让守卫撤出房间里。”

“没有异常?”阿娜依咕哝道,“他们那些守卫能确定?”

“他们确实拿着仪器去检查过了。”

安泊尔和伊丝克拉静静地等着学长下一步命令。

爱德华也有些疑虑,想了想还是道,“再让他们去检查一次。”

于是派遣去查房的守卫们又进行了一次工作。爱德华这边也用摄像头来监视着这一流程,结果也未发现任何异常,门窗和家具都没有问题。

仍是一无所获。守卫再次撤离房间,爱德华几人也沉默下来。

如果有人从首相房间的客厅窗伸头往下看的话,他很有可能会瞧见一处奇怪的光景——在外置空调机的一条进风管上,一个刚刚形成的小孔正冒出一丝丝绿色的浓烟,并有逐渐扩大的趋势。若是更贴近观察的话,还能看见一颗炸成好几片的弹壳散落在管子周围。

~~~~~~~~~~~~~~~~~~~~~~~~~~~~~~~~~~~~

一只灰色羽毛的老鹰悄无声息地在一排浓密的人造树林中滑行,避开那些白杨树叶冲回天际。它发出一声尖鸣,突然结束在高空的盘旋,箭一样冲向梅德宾馆的建筑。

“米利斯!”

听到朋友的叫声,阿娜依立即探出窗子,伸出一只手臂来迎接它。

这只大鸟哗啦啦地拍动翅膀,轻轻地落在小女孩细细地胳膊上。

“你为什么回来了?”阿娜依和它贴着脸亲呢道,“什么?有可疑情况?”

这时,屋子里的其他人也围过来,关注着这只侦察员汇报的情况。

~~~~~~~~~~~~~~~~~~~~~~~~~~~~~~~~~~~~

“两架伪装车?”若琳看了一眼正在将那个枪手押送给赶来的安保队员的内利,又回过头问爱德华,“我们这条路有多远?”

爱德华顿了顿,“其中一辆车大概距离这里几百米,偏北方向。从宾馆这用望远镜看就只能判断出它们是从树林中不同方向来的。另一辆是相反方向驶来,我们会对付。”

“目标是首相房间吗?”

“没错,树林出来后的区域就是居所的游泳池。”

“明白了。”若琳道,“我们过去。”

反雷达的伪装车?她在脑海中马上反应出一个词:汽车炸弹。很显然,伙伴们也是这样认为的。

等内利跳上车,若琳便发动车子朝爱德华指示的方向开去。

因为无法使用雷达定位,若琳他们的车朝北不偏不倚地行驶了两百米后,就停在了长满灌木的路边。

“盯着北边。”若琳对东张西望的内利道。

果然,不一会儿那边的树林里就出现了一辆绿色涂漆的小型厢车,高速从他们身边越过。

若琳踩下油门跟上去,内利在副驾驶座松开安全带,在车窗探出身子,手里举着去枪。他们的车子匀速尾随那辆伪装车,保持着二三十米的间距,以免在接下来的行动中相撞。

正当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伪装车上时,耳机里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你们必须上车拆弹。”

“伊丝克拉?”若琳一怔。

“那是自动驾驶的车,车上的引爆条件被设置成时速0公里。”伊丝克拉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们。

这让原本准备让内利去射击轮胎的若琳后怕不已,差一点就误引爆了。

“看来,这能这样了。”内利收起枪做了个跳的手势,若琳点点头。

“小心。”她嘱咐道,松开车门锁,加速追赶上伪装车。

等到两车并行,道路相对平稳时,内利推开门朝另一边的伪装车跳去。

碰的一下,他双手扒住伪装车的车门,凭借臂力攀住了顶部和车把手,使得身子不至于在撞击下被晃到地面下。

稳住了平衡的那一下,他握车把的一只手快速抽出手枪,以枪托砸碎了伪装车的玻璃窗。接着他顺利开了车门钻进去。

就在此时,内利忽然听见了旁边若琳那辆车轮胎一声尖利的摩擦声响,似乎是失去了控制。他从伪装车驾驶座里扭头看,发现若琳的车子正试图转向避开一个不知道哪儿钻出来的岩石。虽然若琳极力控制方向,但为了不碰上伪装车,在来不及减速的情况下直接冲向了岩石。

内利惊恐地看着它从空中飞起,前方挡风玻璃被震碎,若琳被惯性甩了出来!很快,他的视线就被岩石挡住了。

前面出现的是连接宾馆的平坦道路,内利没有时间犹豫了。

他掏出螺丝在伪装车驾驶座前那排仪表盘上动手拆卸,打开盖子后发现藏在里面闪着红光的炸药包。它身上有三处机关:一个上连着红线的按钮,一个是全封闭的蓝线,还有一个是裸露的铜线。

“就是这个了。”他用小刀小心地切开其中一条,炸药包的电源即寂灭。

然而当他抬起头,那宾馆的大理石侧门赫然在前!距离如此近,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做逃脱。

慌忙之下,内利奋力拉动手刹,一阵巨响从车底盘发出,车子猛的咬住地面刹住了。他身子被掼向挡风玻璃,力道之大他也破窗而出飞了出去。

迎面袭来的是坚硬的石墙,虽然他本能地用手护了一下头部,但那撞击仍让他感到耳朵里传来头骨咯噔的响声。他从石墙上重重摔落,瘫倒在地上。

“若……若琳……”

和地面平行的目光开始模糊不清,意识滑入黑暗前他嘴里楠着这个名字。

在一动不动趴着昏迷的少年前,那辆绿色的伪装车徐徐冒着余下的热气。它与宾馆外墙的距离不过几米。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